……

喧鬧的聲音此起彼伏。所有人的目光無不集中在林風身上。

確實,雁翎府最強者。擊潰巫族的超然存在,有誰不好奇?視頻之中因為背面見不到臉龐,所以無法目睹林風的廬山真面目,但眼下,卻是真正看到了本人。

很多武者,就像看到偶像一般。 超能神醫

唯獨一人,卻是面色鐵青。


乾君!

在這個時候前來,林風斷然不會是來看望如夢這麼簡單。

無事不登三寶殿!

乾君心中,極是忐忑!

驚懼、害怕、躊躇,各種心情混雜。

「我是奉師傅之命。來幫舊盟友一把。」林風微笑而道。

自己,確實是領命而來。

按師傅的話,這般事情對自己來說,只是舉手之勞。

而事實上,就算只為了如夢這個朋友,自己來這一趟也是心甘情願。

「這是岐月宮自己的事,林風兄弟,這和你們厲雁門應該無關?」乾君目光深澤,強壓住心中的不安。

「那就錯了。」林風淡然一笑,回首望著如夢,「我厲雁門和岐月宮在老宮主時期一直便是同盟,如今天雄幫蠢蠢欲動,妄圖欺壓岐月宮。同盟有難,我厲雁門又怎能袖手旁觀?」

如夢微笑點頭,雖不知林風要做什麼,但她相信他。

林風,決不會害她。

「哦?」乾君眼眸一亮,倏地笑道,「剛才林風兄弟可是說,你也主戰?」

多一個厲雁門幫手,有百利而無一弊,乾君自是樂意。

反正,這並不會影響到他統領岐月宮。

但,有那麼好的事?

「對。」林風點點頭,目光直射乾君,倏地轉頭望向如夢,笑道,「不過岐月宮,必須由三小姐如夢為首。」

乾君面色頓時一變,寒聲道,「這是我岐月宮內部之事,厲雁門無權干涉。」

林風霎時間眼眸一冷,蓬然氣息猛的爆裂開來,帶起一股沉然威壓,「誰說無權?」霎時間,岐月宮整個大殿變的劍拔弩張,眾人面色無不是一變。林風手中出現一個黃金色盒子,『啪』的一聲便是打開,一個印章霎時懸浮在空中,閃爍發光。

「乾君,你與雁翎萬族勾結,妄圖吞併岐月宮。」

「你說我厲雁門有沒有權干涉!」

聲音鏗鏘錚鳴,林風目光寒亮,氣勢直逼乾君。

半分不讓,霎時跨步,帶起凌然氣息。

林風,殺氣盡露!

「我,我……」乾君面色霎時變的極為難看。

望著這枚印章,面如土色,乾君卻是瞬間什麼都明白。眼前的林風仿如惡魔般可怕,驚人的氣勢將他完全壓制,好似一股高山壓在他的頭頂之上,讓他無法動彈。

「這是栽贓嫁禍!」乾君聲音尖銳,厲聲而道,「光憑一枚印章,怎能輕易定我罪名!」

「你錯了,我此行並非為定你罪名而來。」林風冷然一笑。

跨步的身影旋即停下,卻已在乾君身前不到十米處。

「錚!」寒光閃亮。紫晶槍頓時閃現。

濃烈的罡氣蓬然,林風眼眸如雷光轟鳴。

「我來,是為殺你。」林風淡淡開口。

聲音並不重,卻是讓所有人都為之驚然。

孤身一人,獨闖岐月宮的地盤,殺岐月宮的副宮主!

何等囂張!

但。沒人動彈。

所有人,都是被林風氣勢所震懾。

乾君面色慘白到極致,這一刻,他陡然發現,哪怕他身處在岐月宮大殿之中,周圍有數以千計的強者,但眼前,卻只有林風一個人!誰能幫他?沒有,一個人都沒有。唯有自己。

然而……

下一刻,乾君便是心之窒息。

眼前,那紫色光芒閃動,可怕的力量彷彿將所有一切都是吞沒。

氣息蓬然,讓所有一切都是毀滅。

包括,他的意識。

「轟!!」劇烈炸鳴。

乾君,瞬時間化作一片虛無,死無葬身之地。

在最後的一刻。他突然間完全醒悟,原來。哪怕權勢滔天都是無用……

實力,才是根本一切!

強如乾君,近乎到達星海級巔峰,卻連林風一招半式都接不住。

這就是差距。

**裸的差距!

所有人,都驚呆著神情,望著眼前這一幕。說不出半句話來。

太震懾!

「嘩!」紫晶槍閃動,收入鞘中。

林風淡然一笑,彷彿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

定罪?

需要麼?

自己要殺他,那便殺了。

需要講什麼理由。

若非為了如夢,自己根本不用找馬狂要那什麼『印章』。或許。這根本無法定『乾君』的罪名,但卻足夠中立的岐月宮武者偏向如夢這一邊,能幫如夢順利許多的接掌岐月宮。

至於自己……

岐月宮這些武者怎麼想,又與自己何關?

就算他們想要動手,想要殺自己,他們有這個本事么?

這就是實力!

真正肆意枉為的力量。

在整個雁翎府,想做什麼,便能做什麼。

無所顧忌,更不需要擔憂,因為自己,就是雁翎府的最強者!

「我的任務完成了,如夢。」林風微微一笑,望著仍是陷入獃滯狀態的如夢,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這片殘局就交給你自己處理了,我還有事,先走一步,後會有期。」

言罷,不待如夢回話,便是宛如一陣風般消失。

卻是來無影,去也無蹤。

留下一整個大殿的岐月宮武者,張大著嘴,久久未能合攏。


所有人,都是懵然。

林風,颯然離去。

時間不多,直往雁翎尊府而行。

「你交代的任務,我已經圓滿完成了,師傅。」林風微微一笑。

雖然和師傅之前交代的處理方法不同,但……


起碼也是完成任務。

「雖然不是最好的辦法,但這應該是最簡單也是最直接有效的辦法。」

「一勞永逸!」林風雙眸輕璨。

乾君已死,他的手下僅僅只是一群蝦兵蟹將,難成氣候。

只要如夢不笨,剩下的事不過是整合和安撫,對於有長老院支持和三小姐身份的她來說,再簡單不過。

至於自己……

不過是一個路人而已。

就算讓岐月宮眾武者記恨又如何?

自己,此行雁翎尊府之後,很快便將離開,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再回來。

林風淡然一笑,身形如電,再是加快速度。

「再見了,如夢,我的朋友。」

「希望你一切安好。」

自己與如夢之間的緣份,到此為止。

應該說,自己與雁翎府之間的『緣份』,已是走到了盡頭。

林風眼眸淡淡,卻是並未太在意,既然自己選擇了這條路,便早已料到。

唯有,一路不斷前行。

(加更送上!第四更~~)(未完待續。。) 雁翎尊府,一片熱鬧非凡。

匯聚了無數雁翎府的天才,匯聚幾乎所有雁翎府大中型勢力。

交頭接耳,眾人無不是期待萬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