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我這就趕回公司!”

掛了電話,馬嵐旋即擺出一臉的歉意,道:“項司長、林局長、方總,在場的各位,我公司裏出了點急事兒,必須馬上趕回去處理一下,請恕我失陪了。爲了表示我的歉意,臨走之前,我自罰三杯!”

馬嵐說完,旋即端起酒杯,一口氣連喝了三杯。

“既然馬總有要緊事兒要處理,那我們也就不強留了!”項司長笑着迴應道。

“多謝大家的理解!方總,那這裏就交給你了,等我那邊處理好之後,就立即趕回來!”

馬嵐滿臉致歉的對方雅男說道。

“既然馬總有要緊事兒,那您就先去處理好了,這邊有我呢!”

看着馬嵐風風火火的離開,方雅男心中無緣無故的一緊,腦海當中旋即閃電般的閃過一絲不安的感覺,不過這個念頭只是轉瞬即逝,很快的就消失殆盡了!

馬嵐和她的祕書離開之後,現場的氛圍就又很快的恢復之前的熱鬧場景。

末了,明顯喝高了小趙,還拍着肚皮說:“好、好吃!五星級酒店做的飯菜,就是不一樣——呃,方總,我們吃飽喝足了,也該撤退了。”

之前一直規規矩矩的李長順和李榮發也都不由自主的打了飽嗝,手裏正拿着牙籤剔着牙,一副很是吃飽喝足的模樣。

“謝謝方總今晚的款待,呃,我、我們哥兩也該走了,家、家裏還有老孃們等着我們回去辦事兒呢!”李長順看着對面的方雅男,眼神當中竟然流露出一絲猥瑣!

一晚上沒動幾次筷子的方雅男,站起來強笑着說:“好,那各位在路上慢點。”

總算是要打發這些瘟神了,方雅男心裏算是鬆了一口氣。不過當她掃過對面李長順的眼神的時候,心中不禁有泛起了一絲絲的不安!

方雅男注意到了李長順剛纔不輕易間向她流露出的那道眼神,和那天晚上的一模一樣,這讓她感到非常的不快,同時一股莫名的不安感覺開始油生起來!


不過看到他們馬上就要走了,她也就不再好說些什麼了!

小趙嘿嘿一笑,搖搖晃晃的站起身:“方、方總,後會、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方雅男客氣的敷衍道。

“後會有期!”

“咳咳,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小趙一字一頓的說道。

小趙一連說了三次後會有期,最後一次還特意拉高的音量,盯着方雅男,腳下卻是沒有移動,嘿嘿的笑着,似乎在向方雅男暗示着些什麼!

方雅男黛眉皺起,看向了項司長和林局長。

只不過這兩人卻是都低着頭,還有說有笑的,絲毫沒有留意到方雅男正在看着他們。

小敏站了起來,笑着說道:“趙先生,李村長,我送送你們吧!”

“可、可以。”

小趙吐了口酒氣,看着項司長:“老、老項,來的時候,不是說吃喝完後有紅包拿嗎?”

小敏的火,蹭地一下就上來了:“趙先生,什麼紅包?”

小趙斜着眼的說:“嘿嘿,沒、沒紅包?沒紅包我們來是幹嘛的啊?沒紅包,誰稀罕和你們吃飯啊?沒紅包,我們怎麼有臉回去?”

“對,對,拿紅包!現在來酒店吃請的,怎麼可能會沒紅包拿?”

其他人,包括那倆掃馬路的大嬸,都漲紅着臉的嚷嚷。

“我說你們——”

任菲菲也忍不可忍的站了起來,一臉的惱怒,正要說什麼時,方雅男卻擺了擺手:“小敏,給趙先生他們發紅包。”

“哼,真是不可理喻!”

任菲菲很是惱怒的冷哼了一聲,然後對着小敏說道:“小敏,給他們每人一個紅包!領了紅包,趕緊讓他們走!”

小敏白了一眼小趙等人,旋即一副很是不情願的樣子,從包包裏摸出十幾個紅包,擡手就仍在了桌上。

這十幾個紅包是吃飯的時候,方雅男特意吩咐她臨時準備的,說是假如一切順利的話,就給這些人每人發一個紅包。

小趙眼睛發亮的搶過一個紅包,打開一看,就不高興了:“咦,怎麼才這麼一點?” 這十幾個紅包是吃飯的時候,方雅男特意吩咐她臨時準備的,說是假如一切順利的話,就給這些人每人發一個紅包。

小趙眼睛發亮的搶過一個紅包,打開一看,就不高興了:“咦,怎麼才這麼一點?”

方雅男原本以爲只要給了紅包,就能儘快的將這羣瘟神給打發走,沒曾想這個小趙竟然還嫌少,這簡直就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任菲菲接過小趙的話,冷冷的說道:“趙先生,那你想要多少?”

“最、最少加十倍!少了,少了免談!”

小趙等人儼然擺出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簡直就跟街上的混混流氓已經沒什麼區別了。

“哼,能夠讓你們和方總一起用餐,就是你們天大的面子了,再加上每人五千塊的紅包,你們還不滿意,這也太貪得無厭了吧!”

小敏再也忍不住了,啪地一拍桌子站了起來,在外面門口候着的趙明他們,這時候也開門走了進來。

“小敏,冷靜些!”

方雅男低喝一聲,沉默片刻後對小敏說:“給趙先生等人重新包紅包——這樣吧,現在銀行已經下班了,就給他們一張支票,讓他們自己明天去取吧!”


“表姐,這……”方雅男旁邊的任菲菲忍不住湊到她的耳邊表達自己的不滿。

“菲菲,能忍就忍忍吧,有什麼事兒,咱們等回去以後再說!”

而小敏就算有一百個不甘心,但方雅男既然這樣吩咐了,也不好再說什麼,加上李長順二人,只好開了一張七十五萬的支票。

拿到支票後,小趙等人嘿嘿問道:“方總,這不會是假的吧?”

“支票造假,那是要觸犯國家法律的,我們四方集團可是從來不做違法的事情!”

方雅男仍然一臉的笑容,不過說這話的時候,特意將目光移向了項司長和林局長。

項司長和林局長這才擡起頭來,還是項司長先開口說道:“小趙啊,你們該幹嘛就幹嘛去吧!”

“好咧,老項你既然都這樣說了,那我們就不客氣了!”

小趙裝起支票,擡手點着小敏,酒氣噴天的說:“我、我要她陪我睡一宿!”

“睡、睡尼瑪個頭啊!”


小敏俏臉騰地變紅,摸起一個酒瓶子就用力頓在桌子上。

“草,不是都說好了嗎?吃喝拿了紅包後,再找個娘們陪一宿!?”

小趙獰笑一聲,快步走到小敏面前,擡手就抓住了她手腕。

“你鬆開我,鬆開!”

小敏掙扎着擡手,狠狠在小趙的臉上撓了一把。

這個時候,已經喝得醉醺醺的李長順和李榮發二人也搖搖晃晃的來到了方雅男的身後,滿口噴着酒氣的說道:“方、方總,老李我想、想……”

“想你媽個頭啊,你是不是真的想變成太監啊?”任菲菲終於忍不住了,猛地一下從位子上站了起來,瞪着美眸死死的盯着李長順,心裏的怒火蹭的一下就起來了。

“嘿嘿,村、村長,這、這小妞脾氣還、還挺辣的!”李榮發一雙狗眼色迷迷的盯着任菲菲看個不停,已經是垂涎三尺了!

看到這些人原形畢露,特別是李長順這個老流氓,方雅男就是再委曲求全,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表妹和下屬受到侮辱,厲喝道:“趙先生你最好放開她!項司長、林局長,你們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項司長和林局長卻是依舊低頭有說有笑,絲毫不在意桌面上正在發生的事兒!

“好,好,你們……”

方雅男終於明白了,她的忍耐限度也就算是到了頭,只見她緊咬嘴脣正想大喝保安隊長趙明的時候,就看見從門口那兒“嗖”的一下,一條身影閃電般就掠到了小趙的跟前。

站在一旁的趙明,先前早就蠢蠢欲動了,當他看到小趙抓住小敏的手不放的時候,就再也忍不住了,還沒等到方雅男下命令,就一個箭步衝了上去。

只見趙明一上來,就直接抓起小趙的衣襟,毫不猶豫的,衝着他的胖腦袋就是一記火力十足的重錘!

“啊!我操,他敢打人,揍他,揍他!”

趙明動手後,項司長和林局長帶來的那些人,仗着人多,呼啦一下子就圍了上來,其中那倆掃馬路的大嬸,更是直接抓住了任菲菲的頭髮,而站在方雅男身後的李長順,早就忍不住了,就像是一隻發了情的公狗一樣,一下子就伸出了那雙魔爪,一把將方雅男給抱了起來!

方雅男徹底懵了,嚇得連聲尖叫。

而邊上的任菲菲和小敏也好不到哪裏去,都紛紛的遭到了衆人的圍攻!

與此同時,趙明先前帶來的那四個保安看到他們的老闆被人給欺負了,哪裏還忍得住,二話不說,也立馬加入到了戰鬥當中。

現場頓時陷入到了一片混戰當中,乒乒乓乓的嘈雜聲是不絕於耳。李長順更是藉着方雅男不備的機會,從後面死死的抱住她,不停的搖晃,好能夠讓自己的胸膛不斷的跟方雅男的後背摩擦,以達到他那下流骯髒的目的!

趙明再怎麼說也是方雅男公司的保安隊長,看到自己的老闆和同事遭到攻擊,也就不再手下留情了,猛吼一聲,抓起桌子上的一個酒瓶子,狠狠的就砸在了小趙的頭上。

小趙這邊足有十幾個人,可他們剛纔基本都喝大了,再加上趙明帶來的那四個保安平常可都是打架的好手,對付他們絕對是綽綽有餘。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趙明他們就把小趙等人都給全部放倒在地,其中包括項司長和林局長,也被他們一腳給踹到桌子底下!

“表姐,表姐,你沒事兒吧!”

任菲菲和小敏二人顧不得去整理自己的衣服,連忙去攙扶倒在地上的方雅男。

方雅男從地上起來之後,髮絲凌亂,俏臉已經黑成一片,二話不說,咬着牙就上前擡腳對着倒在地上的李長順一通狠踹!

就在這個時候,包廂的門就突然被推開了。

接着,就聽到咔咔聲響起,暴閃連成了一片。

見到此情此景,方雅男心裏咯噔一下,不由得的停下了腳下的動作,同時心裏猛的一下沉了下去:這、這根本就是一個事先就設計好了的圈套!

…………

“與君有約”西餐廳。

“來,我敬你一杯,謝謝你那天晚上前後兩次不顧一切的救我!”朱丹端起手中的酒杯,美眸含情的看着對面的葉三平說道。

葉三平淡淡一笑,也端起面前的酒杯:“能夠救美女於危難之中,這本來就是我們這些男人們該做的事情。”



二人舉杯輕輕的碰了一下,一口紅酒便下了肚!

“呵呵,不是所有男人都有以一敵四的勇氣和膽量的!”

朱丹這話裏的意思就是說他葉三平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樣,至少身手要比一般的男人要好上許多。

“你這是在誇我嗎?”葉三平哂笑的說道。

朱丹先是微微一笑,並沒有直接回答葉三平的話,接着臉色稍微一變,一副“咎由自取的模樣,自嘲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很賤,一個好端端的女孩子,卻跑去給人家當小三?”

葉三平收起之前的笑容,道:“你怎麼會這樣認爲呢?這根本就是那個男人的錯,跟你一點關係都沒有。是那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勾搭你在先,他明明知道自己是個有家室的人,還要去欺騙你的感情,這種人簡直是豬狗都不如!”

說起那個欺騙朱丹的男人,葉三平就滿臉的忿忿不平!

“謝謝你能理解我!其實你也不用安慰我,我知道外面的人是怎麼評論我們這些所謂的小三的!確實,說到底到頭來,還是我破壞了人家的家庭的和睦!”朱丹無奈的笑道。

“你也不必太自責了,這種男人趁早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反而是對你有好處!只要我們自己覺得自己所做的都是問心無愧的,那有何必管人家怎麼說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