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悠兒回來後,身受重傷的的消息,很快傳遍整個府內,頓時引起一陣動盪。

先是正在大廳招呼客人的林天陽,最先聽到消息,連在招呼客人也不顧了,匆匆送走客人,第一時間趕了過來。

然後是林非城,還在養傷的林雲飛……等等,林家近親的幾乎所有人,都很快聚集到了林悠兒的房間。

可當所有人都看了林悠兒之後,都是搖頭嘆息,林悠兒雖然呼吸正常,可就是一睡不醒,不管如何叫她,卻是一點都沒有反應。

只有林天陽感覺到,林悠兒的體內有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這種力量簡直超乎了林天陽的實力。

因爲這股力量只要用出來,就是林天陽也要一招秒殺。

連林天陽都探測不到究竟,林家衆人只好在大廳裏等待姚洪的到來了。

很快,換洗了一身乾淨衣服的姚洪和林墨,一同來到了大廳內。

姚洪看了一眼大廳內,有個七八個人,除了主座的林天陽,和林非城、林雲飛、林風等等數個有點印象的林家人之外,其他人都沒有見過。

“姚洪,這次真是幸苦你了,讓你去妖獸山脈冒險。”林天陽急忙起身相迎,感激說道。

這次本身沒有姚洪的事情,是他林家的內部事,可這次卻讓姚洪再次冒險,不管林悠兒最後如何,他都十分感激姚洪爲他林家所做的一切。

聽着林天陽的話,姚洪搖頭說道:“悠兒是我的朋友,這事是我應該做的。”

林天陽沒有說話,只是攥住姚洪的手緊緊地。

客套了兩句後,林天陽終於詢問起林悠兒的事情。

林墨急忙開口說道:“爺爺,是李東海將悠兒給打傷的。”

李東海?!

靈水城只有一個叫李東海的,那就是李家家主李東海。

話音剛落,大廳內,忽然衆人感覺到一冷,一股沖天的殺意迴盪在整個大廳。

“李家,你欺人太甚。”

砰地一聲。

林天陽大手一拍,椅子上的扶手立刻變成了碎末。

不僅林天陽的臉色難看,林家衆人的臉色都極爲難看。尤其是林非城和林雲飛,自己最親的人此刻被李東海打的生死不知,他們更是憤怒,想要親手殺了李東海。

他們兩個人沒有說一句話,只是臉色陰沉的往外面走。

不用想,林非城和林雲飛也是打算要李家找李東海,爲林悠兒討回公道了。

刷。

一個和林非城差不多大的中年人,身影一閃,擋在林非城的面前。


“讓開。”

“大哥,你冷靜點。”

“你讓我怎麼冷靜,我女兒躺在牀上生死不明,我一定要殺了李東海。”林非城冷聲說道。

“可你好歹聽小墨說明白之後,在做決定也不遲啊。”

“非城,非凡說得對,你先聽小墨說完。放心,李家欠我林家,我們一定要他們加倍奉還。”

林天陽發話了,林非城只好點了點頭,退到了一旁,不過臉色依然不好看。

“悠兒到底怎麼回事,小墨你說明白點。”那中年人見林非城不在意氣用事,終於鬆了口氣,轉頭看向了林墨。

“是的,爹。”林墨點頭說道。

爹?林墨的父親?姚洪微微側頭,打量起這中年人來。

這是個和林非城極爲相似的中年人,長相相似度有八九成,但是比林非城臉上表面要冷淡一點。

他聽說林天陽一共有三個兒子,大兒子就是林非城,二兒子是林墨的父親林非凡,而三兒子則是林風的父親林非丹。

而林非凡據說極爲不合羣,從來不愛管家族之事,只想提升自己的修爲,據說他是除了林天陽,林家最強的高手了。

林非凡似乎是感覺到姚洪在注視他,也是看向了姚洪,對他微微一點頭。

姚洪一愣,也是點了點頭,急忙轉了回來,不知爲何內心有點心虛。

轉過頭來的姚洪,暗罵自己:“自己又沒有將林墨怎麼樣,爲什麼要心虛啊。”

隨着林墨的講解,從自己和姚洪去妖獸山脈尋找林悠兒開始被李東海追殺,然而到被血豹小隊的恩怨,最後到被李東海追殺,林墨講得十分清楚。

當然,林墨有些也是隱瞞了,比如藍色晶體,林墨倒是沒有說出給了姚洪,只是含糊不清的略過了。

雖然姚洪對林家有恩,但林家這個家族太大了,人也太多了,肯定不乏居心叵測之人。

林天陽肯定會大度不追究藍色晶體的事情,萬一有人要執意追究藍色晶體的事情,到時候事情還真不好說。

聽完之後,大廳內,靜悄悄的,只有一陣陣的吸氣聲。

這消息是在是太震撼了,那白色晶體如此神祕,竟然將林悠兒將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

大多數人羨慕不已。

林悠兒本身的資質就非常強悍,不僅實力出衆,還是三品天武宗的內門弟子,前途本身無量。可這次更是因禍得福,得到白色晶體的青睞,融爲一體,若是再次醒來,肯定成爲林家一個絕世高手。

不過讓衆人震驚還是姚洪,他和自己的妖獸配合,竟然讓李東海丟失了一根手指。

李東海的實力衆所周知,是地級七層的實力,而姚洪呢,纔不過地級一層的實力,就算加上那條小白蛇,頂多對付地級二三層的武者。

可這實力,衆人無法想到,到底怎樣才能讓李東海落敗,還留下一根手指。

而這還是林墨親眼所見,也不可能是假的。

他們不由爲此震撼。 林天陽望了一眼雲淡風輕的姚洪,就知道林墨沒有說謊,這件事是真的……林天陽不由倒吸一口氣,感到震驚。


不過想到林悠兒,他立刻就高興了起來。

只要林悠兒甦醒,實力就會大增,他林家又有了一大助力了

望着交頭接耳議論紛紛的家人,林天陽朗聲說道:“這件事誰也不能傳出去,若要我外面有丁點消息傳出去,我就家法處置。”

“是!”

林家衆人不由震了一震,大廳立刻就安靜了下來。當聽到最後的家法處置,年輕的小輩更是渾身一顫,眼神中流露出一種惶恐。

林天陽的做法,得到姚洪的暗自點頭。這事如果傳出去的話,知道林家有個潛力無窮的林悠兒,肯定會一切其他家族的妒忌。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所以還是小心避諱點比較好。

見大廳內,安靜了下來,林天陽滿意的點了點頭。在林家,身爲族長,他的每一句話,任何人都要聽。

林天陽看向姚洪,再次感激的說道:“姚洪,這次我們林家又欠你一個恩情,哎,真不知道我們林家欠了你多少恩情了。”

“林老爺子客氣了。若不是當初林家幫我,或者靈水城已經沒有我姚洪的立足之地了。”姚洪謙虛說道。

林天陽笑笑,只是拍了拍姚洪的手,內心卻是嘆了口氣。

他知道姚洪所說的意思,的確,沒有他林家庇佑,李家肯定對姚洪趕盡殺絕。但請注意,姚洪所說的是他在靈水城沒有立足之地,並不是他活不下去。就算沒有林家的保護,姚洪也能自保,最多就是遠走他鄉而已。

而姚洪這段時間對他們家族所做的,不僅將狩獵大賽第一名拿到手,而且還獨自前往危險重重的妖獸山脈,去將林悠兒給帶了回來。

這其中任何一件事,都要比林家爲他所做的事情要重要的多。

單說狩獵大賽,已經能讓林家衆人感激不盡,要知道狩獵大賽對於每個家族重要性不言而喻,這些並非有用,可是這象徵着五大家族的榮譽。

所以林天陽內心是很感激姚洪的。

“姚洪今天晚點走,我們爺倆晚上喝兩盅,不醉不歸。”林天陽豪爽的說道。

姚洪汗顏,想了想還是提出拒絕道:“林老爺子,如果沒什麼事,我還是先回去好了,至於喝酒之事,還是改日好了。”

說着,姚洪也不管林天陽同意與否,就打算離開。

可這時,林天陽沉吟了一下,說道:“的確有一事,差點忘了跟你說了。”

姚洪愕然,說道:“什麼事啊?”

“這事是關於你的……哈哈,現在到了吃飯的點了,我們爺倆邊喝邊聊。”林天陽哈哈一笑,然後將大廳所有人都轟了出去,吩咐管家林聰雲上酒上菜。

姚洪翻了個白眼,看林天陽的樣子,怎麼都像是讓他留下來喝酒似得。

想了想,最終還是留了下來,姚洪打定主意,若是林天陽沒什麼事,在說離開也不遲。

很快,八個小菜就上到四方桌子上,姚洪和林天陽就入座了。

讓姚洪沒想到的是,林天陽年紀如此大了,喝酒卻如此痛快,飯菜沒動上幾口,卻下了好幾杯酒了。


姚洪天生不愛喝酒,酒量並不好,所以再次對飲了一杯,姚洪一抹嘴角的酒,再次開口問道:“林老爺子,到底有什麼事啊。”

林天陽聞言,放下了酒杯,沉吟了下說道:“恩,這幾天海家一直託我們來找你。”

“海家?他們找我什麼事啊?”姚洪眉頭一皺,有些不喜。

歷過狩獵大賽,和海家人接觸後,對於海志峯這種虛僞的小人,他還真不喜歡接觸。

海志峯這人還不如李東海,最起碼李東海是真小人。

“這幾日,你沒在靈水城裏,城內發生了一件大事。”林天陽呵呵一笑說道。

“哦。”姚洪有些好奇,也想聽聽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靈水城發生了哪些大事。

“姚洪你知不知道一家名叫袁氏拍賣會?”林天陽道。

袁氏拍賣會?姚洪一怔,這拍賣所他還是知道的,很出名,不過不是靈水城最大的拍賣會,而是一家比較神祕的拍賣會。


主要還是這家拍賣會,經常不開,經常關閉這大門,有時一年半載也不會拍賣一次東西,弄得有時從外面看,更像是一家倒閉的拍賣會。

但只要拍賣一次,就必定引起靈水城一番風語。

因爲,每次拍賣的東西,都是讓人引起關注。

姚洪記得上次三個月前,這拍賣所就拍賣出一本煉器祕籍,據說這祕籍可是煉器大師鬼風子所注的一本書。

鬼風子是千年前的煉器大師,他的每本著作已經都消失在歷史當中,絕對屬於有錢無市的一本珍貴的著作。

當時姚洪引起關注,主要還是鬼風子這人,記得曾經就連他師傅都說過,鬼風子的著作,就算是他也不一定能找到。

連武神都這樣說,可見尋找起來非常困難。可這袁氏拍賣所卻能找到,還拍賣了出去,這件事立刻在靈水城引起了轟動。

一看姚洪的神色,就明白他知道袁氏拍賣會的,林天陽繼續說道:“這次他們拍賣的是東西,說起來與你有點關係。”

“我還是弄不懂,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姚洪臉色露出一絲不解。

林天陽頗有些神祕的說道:“因爲這次他們拍賣的是一塊地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