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末,清晨。

池曉央還沒有完全睡醒,就有人感到在拽被子檎。

她幽幽一睜眼,只見蛋寶那雙萌大萌大的眸子正瞅著自己。

「乖兒子,怎麼了?」她不解地問,聲音慵懶而溫柔。

「媽咪,你記不記得今天下午三點我們幼兒園要開家長會?」蛋寶眨巴著大眼睛,奶聲奶氣地提醒。

「記得。」池曉央愣了半晌,笑著回答,探手,摸了摸蛋寶的小腦袋。

「那你會不會去?」蛋寶問,滿臉的期待。

「會。」池曉央莞爾,心裡甚是苦惱。

因為,她採訪陸逸辰的時間正好是在下午兩點。

「那真是太好了。」蛋寶高興極了,直接給了池曉央一個大大的擁抱。

「乖。」池曉央淺笑,心裡緩然升騰起一絲暖意。

午飯後,她先把蛋寶送到了學校,然後便急急忙忙地準備起採訪工作來。

轉眼間,兩個小時過去。

盛羽集團,總裁辦公室里,身著一套銀色西服的陸逸辰坐在老闆椅上思考問題。

然而,他的目光卻時不時地往門口的方向望去,似乎正在等待著什麼。

叮咚叮咚——

突然,門鈴聲響起。

陸逸辰立馬激動地站了起來,稍稍整理了一下微皺的西裝褲子,便踏著筆直穩健的步伐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隨即,他擰開了門,見來人是女秘書瑪麗,眼底倏地掠過一絲失落,轉瞬即逝。

「怎麼了?」他面無表情地問。

「總裁,那個負責採訪你的女記者已經在樓下了,您看要不要叫她上來?」瑪麗溫柔地回應,態度恭恭敬敬。

「好。」陸逸辰略一頷首,臉上表情古井不波,心裡卻早已掀起了層層漣漪。

這一次,他總算可以跟闊別六年的池曉央單獨見面了。

瑪麗見陸逸辰點了頭,出了門,並馬上打電話通知了前台。

「霍小姐,總裁請您上去。」前台得到命令后,立即通知了正坐在一邊等待的池曉央。

「好。」池曉央微微一笑,深吸一口氣后,便走到了電梯邊,修長白皙的手指按下了向上鍵。

三分鐘后,她到達了總裁辦公室門前,遲疑了許久,終歸是按響了門鈴。

叮咚叮咚——

門鈴聲再一次響起,陸逸辰不用猜也知道是池曉央來了,整個人都變得緊張起來。

好不容易緩和了情緒,他去開了門。

當那張熟悉不已的美麗容顏映入眼帘時,他心裡甚是忐忑,嘴角輕扯,磕磕巴巴,道:「曉,曉央,你過來了啊。」

聽到陸逸辰如此呼喚自己,池曉央心尖兒一顫,垂下眼睫,良久,才佯裝出一副驚訝的模樣:「啊?那個,陸總,請問您剛才是在叫我嗎?」

「沒錯。」陸逸辰毫不遲疑地回應,揚眸,從上至下好好地端詳了池曉央一番,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心疼:「曉央,你瘦了。」

「陸總,不好意思,我聽不懂您在說些什麼。我是霍琪,是負責採訪您的記者。」池曉央有些尷尬地道歉,心裡一陣發虛。

「哦,這樣啊,那麼,先進來再說吧。」陸逸辰見池曉央不肯承認,也不好意思強求,便順著她的話說。

「好。」池曉央點頭,臉上始終帶著溫柔和煦的笑容。

此時此刻,她在心裡不停地告訴自己要保持鎮定,千萬不要露餡兒了。

隨後,她跟著陸逸辰的腳步進了辦公室,順手關了門。

不多時,陸逸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瞅了瞅池曉央,又瞅了瞅不遠處的那把椅子,招呼道:「坐吧。」

「謝謝。」池曉央有禮貌地回應,剛一入座,耳邊便響起了陸逸辰暖如春風的語調。

「喝什麼?」

「隨意吧。」池曉央愣了幾秒,回以淺笑。

「那就檸檬水吧!我記得你以前最愛喝得就是這個。」陸逸辰勾了勾唇,笑得一臉溫潤如玉。

「謝謝。」池曉央道謝,但是,為了混淆陸逸辰的視聽,便故意說:「可是,陸總,我想喝拿鐵。」


「啊?」陸逸辰猛地一怔,略一思忖,便明白了池曉央的心思,柔聲道:「沒有想到六年不見,你的口味都變了。」

「陸總,您說的我真的聽不太明白。」池曉央繼續假裝,抬眸,正好對上了陸逸辰灼灼的目光,迅速敗下陣來。

皺眉,想了一瞬,她開始轉移話題:「陸總,我想問問,您現在可以接受采——」

誰料,她的話還未說完,便被陸逸辰給打斷了:「曉央,你這麼聰明,應該知道我找你來的目的。」

「陸總,我真的聽不懂你在說什麼。」池曉央再三解釋,臉上的表情無奈又焦急。

她覺得自己已經快支持不了,果然,這採訪她不該來!

「曉央,你不要再掩飾了,我已經知道一切了。」說話間,陸逸辰已然走到了池曉央的身側,並一下子牽住了她的手。


「陸總,請您不要這樣——」池曉央掙扎,神情緊張,目光焦躁。

哪想,陸逸辰非但不放開池曉央的手,反倒是拉得更緊了。

猶豫了幾秒,他嘴唇開闔,說出口的話令人震驚不已。

「曉央,我看過醫院了,竟然發現當年你的打胎證明和死亡記錄全都是假的。」

「這——」一時之間,池曉央語塞,不知該如何接話。

「曉央,你知道嗎?聽說你還活著的那一刻,我又是難以置信,又是激動不已,就想著一定要單獨見你一面。現在,看到你就這麼完完整整地站在我的面前,我真的是快開心瘋了。」

一番話,陸逸辰說得情真意切,感人至深。


可是,卻在無形之中給了池曉央壓力。

該怎麼辦啊?

她果然還是被糾纏了,現在,又該如何脫身呢?

思忖間,她的眼睛東張西望,餘光無意瞅見了陸逸辰手腕的表,時間已經兩點二十了。

而蛋寶的家長會在三點舉行,很明顯,她趕不上了。

只是,她早上的時候已經答應過蛋寶了啊,要是不去的話,孩子肯定會非常傷心的。

想到這裡,她心一橫,瞅准了陸逸辰的胳膊,直接咬了下去。

「嗯哼。」陸逸辰吃疼,悶哼一聲,自然也鬆開了池曉央的手。

「陸總,對不起了,我今天還有急事先走了,採訪的話改天再說吧!」池曉央看時機差不多了,連忙拿起了包,甩下一句話后,奪門而出。

「曉央!」陸逸辰揚聲喚了句,沒有回應,連忙追了上去。

三點整,幼兒園,一間教室里。

蛋寶坐在最後一桌,陸陸續續地望著別的孩子和家長都來了,心裡甚是著急。

「咦,媽咪呢,怎麼還沒有過來呢?」他小聲地嘀咕著,明亮的大眼睛這裡瞅瞅,那裡望望,可是,都沒有看到池曉央的身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別的家長和孩子一齊上了講台表演,玩得不亦樂乎。

而蛋寶呢,則偷偷地從教室的後門走了出去,然後,睜大了眸子望向長長的走廊。

可惜,並沒有什麼收穫。

正在這時,半空中,響起了女老師溫柔和煦的聲音:「池正陽,小朋友,原來你在這裡啊?」

「嗯,老師,怎麼了啊?」聞言,蛋寶晃過神來,仰起臉龐,望著女老師,垂頭喪氣地問。

「現在該輪到你和你的家長上台表演了哦。」女老師淺笑地回答,舉目四望,好像是發現了什麼,試探性地問道:「難道你的家長沒來嗎?」 「嗯。」蛋寶回答,明顯有點垂頭喪氣。

「哦,那怎麼辦啊?」女老師犯了難,皺眉,想了一瞬,溫聲建議道:「要不,這樣吧,我們回教室,老師先叫別的同學了,最後再叫你?」

「這,這——」蛋寶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點了頭:「好吧!」

只是,他跟著女老師進教室的路上,總是忍不住扭過頭去看看。

此時此刻,他是多麼希望池曉央就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啊魍!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後來,他還是乖乖地進了屋,正好迎上了其他家長和孩子的異樣眼神,心情簡直低落到了極點。

走廊的一角,一抹頎長挺拔的身影將一切盡收眼底,俊眉微蹙,眼底不經意間地掠過一絲心疼檎。

適時,幼兒園的負責人走了過來,見季唯川臉上的神色不大對勁,便用無比討好的語氣問道:「季總,您怎麼了?看上去好像不開心的樣子!」

「沒事。」季唯川晃過神來,搖了搖頭。

「哦,這樣啊,那季總,我可否請您喝杯茶?」聞言,負責人諂媚無比地笑。

不過,季唯川卻一本正經地拒絕:「不用了,你們的幼兒園,我會繼續支持的。」

「哦,那真是多謝您了。」負責人一聽這話,喜上眉梢,嘴角扯起的弧度誇張。

「好了,我還有急事,就先走了。」季唯川面無表情地說完,便準備離開。

「好,季總慢走。」負責人滿臉微笑地說著,見季唯川朝著蛋寶所在的教室走去,有些驚訝,竊以為他是不認路呢,便扯著嗓子喊了句:「季總,出去的方向在那邊,您走反了!」

誰料,季唯川並沒有因為負責人的話而停止腳步,依舊是繼續往前。

旋即,他到達了後門處,揚眸,往裡面一瞅,便發現蛋寶就在不遠處。

於是,他略一思忖,便打算走進門去。

哪想,突然,從教室的最前面傳來了女老師響亮的聲音:「現在,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最後一組的池正陽同學和他的家長。」

話音一落,眾人的目光一齊投向了蛋寶。

見他身邊並沒有家長,大家不禁滿臉詫異。

他們面面相覷了一陣,又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奇怪,這個孩子身邊怎麼沒有大人啊?」

「是啊,看他自己一個人在後面,好可憐的樣子!」

「媽咪,他是個沒有爸爸的孩子!」

「對,爸比,他不但沒有爸爸,就連媽媽都沒有——」

聽了這些話,蛋寶非常的生氣。

最開始的時候,他直接還站了起來,大聲地吼道:「你們不要亂說,我媽咪答應過會來的!」

可是,後來,在好多的質疑和嘲笑聲中,他只感覺羞愧不已,惶然低下了頭。

緊接著,他還用小手捂住了耳朵,眼淚呢,更是不聽使喚地從眸子里流了出來。

「咦,他哭了!」

不知那個小孩子這麼說了一句,異樣的目光再一次從四面八方射了過來。

女老師自然看不得這樣的場面,連忙走到了蛋寶的身邊,溫言安慰:「好了,乖孩子,不要哭了。」

可惜,蛋寶聽完,哭得更加的厲害了:「嗚嗚,我媽咪明明說過要來的,你們等等她,好不好?」

「好。」老師毫不猶豫地回答,可是,當她抬眸,看到在座的其他人臉上都帶著不耐煩的表情,便改了口:「蛋寶啊,老師最多給你兩分鐘了。畢竟,你是最後一組,要是大家都一起等著的話,多耽誤事情啊!」

「謝謝老師。」雖然蛋寶也知道兩分鐘是等不到池曉央的,但心裡還是存著一絲渺茫的期頤。

給女老師道謝后,他探手,輕輕地擦了擦眼淚。

旋即,他睜著萌大萌大的眸子,望了望門口,竟瞅見了一張熟悉不已的俊朗面容。

一瞬間,他驚喜不已,原來是他最喜歡的叔叔來了。



嘴唇微動,蛋寶正準備和季唯川打招呼呢。

然而,他還沒有發出半點的聲音,季唯川便大步一邁,到了他的面前,然後,長臂一伸,將他小小的身子抱起,寵溺無比道:「蛋寶,對不起,爸比,來晚了。」

頃刻間,眾人皆驚,目光迅速轉移到了季唯川那張帥氣逼人的臉上。

「叔叔,你開玩笑吧?」而蛋寶呢,一聽這話,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