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驕陽與天竺卓瑪正要過去救人,一桿石頭雕刻的長槍,突然飛來,將老婦人的胸部貫穿,將其盯在了一面石牆上。

老婦人在中槍的瞬間,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將襁褓中的孩子,拋向了龍驕陽與天竺卓瑪。

她雖被刺穿心臟,被慘烈的釘在了牆上,她的眼睛還是追隨著襁褓中的孩子的。她嘴角蠕動的想要說些什麼,只是不斷湧出的鮮血,讓她的話語無法出聲。

「是誰,如此殘殺生命,給我滾出來!」天竺卓瑪飛奔過去,將襁褓中的孩子接下來,怒聲低吼。 吼……!

虎嘯之聲傳來,一個全身重甲,長發披肩的冷酷男子,騎在一頭巨型惡虎之上,氣勢十足從一處石道中走了出來。他身材高大赤裸上身,勁爆的肌肉如樹根一樣虯起來。

這全身重甲的男子,背上背負著一排寒光閃爍的石槍。

「好美的女人,沒有想到這一次拓跋玄蛇部落一行,還能有這樣的意外收穫。女人,跟我走吧,我能讓你過上,最好的生活。」重甲男子道

「你怎麼如此的殘忍?這樣的老弱病殘都不放過?」天竺卓瑪質問道

重甲男子殘忍笑道:「我們將奪下這一片山林,這些老弱病殘留著能有什麼用?」

說話間,重甲男子將目光落在龍驕陽身上。他從惡虎背上跳下道:「小貓,這個礙眼的男人交給你了,我來活捉這一小美人。」

惡虎聽懂了重甲男子的話,它咆哮飛奔,越過天竺卓瑪撲殺向龍驕陽。

龍驕陽紋絲不動,待到惡虎獸嘯撲來,他猛然前行。一拳轟在了惡虎的面門上,惡虎的腦袋被打的縮進脖子里,慘叫之聲都來不及發出,即刻斃命,飛躍數個石屋,消失在三人的眼前。

重甲男子在這個時候,已經撲向了天竺卓瑪。天竺卓瑪,銘記龍驕陽的交代,不用任何的招式,一力降十會的對戰重甲男子。

重甲男子與天竺卓瑪對轟三拳后,震驚異常的飛退低吼道:「你們也是真武勇士?」

「我們不是真武勇士,我們是正義勇士。」龍驕陽奔跑起來,勇不可擋的沖向重甲男子。

「嗷……」

重甲男子面色難看,發出一聲召喚同伴的呼嘯聲。

「真武勇士,讓我看一看,你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龍驕陽速度極快,力量極強的轟向重甲男子。

重甲男子不退反進,跟龍驕陽全力對轟一拳。

轟!

兩拳相擊,純粹的力量撞擊在一起,發出悶沉響聲。


強悍的力量交鋒,讓龍驕陽忍不住後退數步。重甲男子手臂上的軟甲,被幾次硬碰硬的對決轟裂,但是他的肉身卻沒有受到傷害。

「好強悍的肉身。」龍驕陽面色微變,在心中暗道

重甲男子剛才的呼喊之聲,將兩個殺戮的渾身鮮血的同伴召喚而來。這兩人也穿著重甲,騎著惡虎。

「嘿嘿,韓奇,沒有想到你這麼夠意思。發現這樣的小美人,還召喚我們來分享。」滿臉絡腮鬍的真武勇士道

「韓奇兄,你的坐騎呢?」另外一真武勇士,發現了事情有些不同。

「被我殺了。」龍驕陽目光犀利的看向這兩個雙手沾滿血跡的人。

吼……!

龍驕陽此話一出,真武勇士座下的兩頭惡虎震怒咆哮起來,龍驕陽殺死的是它們的同伴。


「想要得到這個小美人,要看我們誰先斬殺此子,誰先戰勝她。」韓奇指著龍驕陽道「他們也是真武勇士。」

韓奇的話,讓這兩位真武勇士露出凝重之色。

不過沒有人會退縮,真武勇士都是具有絕對勇氣的戰士,只會戰死不會後退。

「韓奇,讓我們兩個來對付這個小子。你去活捉小美人,她是我們今天絕佳的戰利品。」滿臉絡腮鬍的真武勇士,從背上取下一根石槍,凶神惡煞道

「田輝兄,不要輕敵,他非常厲害。」韓奇提醒道

「嘿嘿,在怎麼厲害,他也無法戰勝我!」田輝催動惡虎,勢頭極猛的向龍驕陽發動攻擊。


另外一個真武勇士,也在同一時刻催動惡虎,手持石槍,從另外一遍攻向龍驕陽。

「吼!」龍驕陽低吼一聲,一腳跺地,無數石頭騰空飛起。龍驕陽的身體騰空而起,一腳踢出十幾塊石塊,直擊田輝兩人坐的惡虎。

砰砰砰。

田輝兩人儘力去阻攔石塊,只是他們的速度不夠快,無法完全阻攔這樣的石塊。

在哀嚎聲中,他們兩人的惡虎都撲倒在地上,一時間無法在起身。

龍驕陽如過江猛龍,主動發起攻擊,直衝滿臉絡腮鬍的田輝,他的拳頭每一次擊出,都有兩萬多斤的巨大力量。即便是真武勇士,肉身超凡的田輝,也無法承受的接連後退。

一場力量爭鋒的大戰,在拓跋玄蛇部落中展開,這一片地方的石屋,都被龍驕陽等人轟擊撞裂成了齏粉。

龍驕陽與天竺卓瑪因為服用了八轉力拔山河丹,他們力量在一個時辰之內,都是一樣的,不會因為大戰而下滑。韓奇,田輝三人卻是**凡胎,無法持續的發出最強的力量。

本來信心滿滿,要斬殺龍驕陽,活捉天竺卓瑪的三人。越打越心驚,越打越沒有信心,最後三人約定好一樣,在同一時刻飛退,想要離開這裡。

望著三個分頭逃跑的人,龍驕陽將目光鎖定在韓奇身上,他撿起地上的一柄田輝遺失的石槍低吼道:「韓奇,哪裡逃!」

石槍劃破虛空,以極快速度刺向韓奇的大腿。

「啊……」

韓奇慘叫的摔倒在地,他的左大腿被石槍刺穿,疼的他忍不住慘叫。

龍驕陽飛奔過去,一拳打在想要忍疼拔出石槍,繼續逃走的韓奇頭上。

天竺卓瑪懷中嬰兒非常的安靜,這樣的大戰下,他都沒有哭泣,也沒有任何的動靜。

「他還活著么?」龍驕陽問道

「嗯,他還活著。」天竺卓瑪笑容燦爛如蓮花盛開,她剛才跟韓奇大戰,為了不讓這嬰兒受到傷害,可是害得自己受了不少,可以避免的傷害。

「你看好這個真武勇士,我去阻止殺戮。」龍驕陽吩咐道

「嗯。」

……

拓跋宇等人趕回拓跋玄蛇部落之時,一場大戰已經落幕。龍驕陽擒獲了韓奇與拓跋鳳凰部落的二十幾人,替拓跋玄蛇部落奪回了女子與百名成年男子。

「真武勇士萬歲,真武勇士萬歲……」

拓跋宇等人,朝拜聖人一樣的朝拜著龍驕陽。

「不要叩拜了,都去替死難者收屍吧。」龍驕陽道

拓跋宇等人叩謝之後,開始搜尋活著的族人,收集慘死族人的屍體。

龍驕陽與天竺卓瑪,在一個石屋中審訊韓奇。

「你們不要得意,田輝兄會帶著祭祀大人,來收服你們這兩個妖孽的。」一見到龍驕陽與天竺卓瑪,韓奇立即威脅道

「祭祀?很厲害么?」龍驕陽問道

「祭祀大人,可以呼風喚雨,能掌天地之力。我們是臣服在陶風大祭祀手下的真武勇士,這一次攻伐拓跋玄蛇部落,也是陶風大祭祀的命令。你們膽敢破壞陶風大祭祀的好事,自然是妖孽,是要被火煉而死的。」韓奇厲聲道 韓奇的話,讓龍驕陽與天竺卓瑪大驚。

龍驕陽問道:「你是說,梵界之中有修真者存在?」

「什麼修真者?我說的是,有通天徹地之能的祭祀。」韓奇冷聲威脅道「你們最好馬上將我放了,要不然誰都無法熄滅陶風大祭祀的怒火。」

「你的手上沾滿拓跋玄蛇部落之人的鮮血,你的性命該由拓跋玄蛇部落的人處置。」龍驕陽道


「嘿嘿,沾滿他們的族人的鮮血,他們就敢殺我么?」韓奇臉上露出囂張笑容道

龍驕陽與天竺卓瑪離開關押韓奇的石屋。

「天竺卓瑪,你覺得韓奇口中所說的陶風大祭祀,是不是修真者?」龍驕陽皺眉道

天竺卓瑪茫然搖頭。

龍驕陽皺起劍眉低聲道:「如果這裡真的出現修真者,我們可就有麻煩了。」

咚咚咚……

拓跋玄蛇部落中,傳來擂鼓之聲。

龍驕陽與天竺卓瑪走過去之時,只見拓跋玄蛇部落的屍體之前,放著一排頭顱。這是龍驕陽替其擒獲的拓跋鳳凰部落的人。

「仇敵的鮮血染地,頭顱祭奠,你們安息吧。」拓跋宇悲傷高喊。

「安息吧。」百名族人隨著拓跋宇凄涼高呼。

天竺卓瑪的小臉蒼白,拓跋玄蛇部落的人殺了俘虜,殘忍的割下了他們的頭顱,來祭奠死去的亡靈。這看起來理所應當,可是天竺卓瑪卻無法接受。

「這是一個野蠻的世界,他們只會以殺止殺,絕不會對敵人手軟。」龍驕陽嘆聲道

天竺卓瑪喃聲道:「為什麼這個地方會是梵界?這裡沒有一點仁善,全是血腥的殺戮,怎麼能被稱為梵界?」

「或許,這個梵界並非你們佛門弟子嚮往的梵界。」龍驕陽安慰道

「龍驕陽施主,我們還能回到九玄世界么?」天竺卓瑪目光閃爍的問道

「能,我們一定能回去的。」龍驕陽肯定的點頭道

「你找到了回歸的方法了嗎?」天竺卓瑪激動道

龍驕陽尷尬的摸鼻道:「我暫時還沒有找到回歸的方法,但是我一定會找到的。」

「為什麼你一定能找到回歸的方法?」

龍驕陽堅定道:「因為我一定要回去,所以一定會找到離開的方法。」

天竺卓瑪認真看著信心十足的龍驕陽,她輕聲道:「龍驕陽施主,其實你有一顆成佛的心。」

「成佛?」

龍驕陽搖著頭笑道:「有女人再等回去娶她,我不能去做和尚。」

天竺卓瑪聞言心頭一陣刺痛,他有想要娶的女子了。

「是為你中了焚炎毒的女子么?」天竺卓瑪小聲問道

龍驕陽眉頭輕皺,最終還是搖了搖道:「不是的。」

「那個女孩漂亮善良嗎?」天竺卓瑪低著頭,眼淚在眼眶中打轉,但是她還是忍不住要問。

龍驕陽點頭道:「她很美,性格如劍。」

「那我呢?」天竺卓瑪猛然抬頭,眼淚忍不住滴落道

龍驕陽怔愣當場,他對這佛門女子很是敬佩,從未想過要褻瀆她聖潔的佛心。

天竺卓瑪知道自己失言了,她飛快跑離,留給龍驕陽凄美的背影。

天竺卓瑪離開不久,拓跋宇來到了龍驕陽身邊,他虔誠道:「真武勇士,我已經無法表達心中的感激。以後,只要是您的命令,我們拓跋玄蛇部落,就算是毀滅,要會去做。」

「拓跋宇,你們這裡的祭祀很厲害嗎?」龍驕陽問道

「祭祀,他們是梵界的統治者!」拓跋宇面露懼意道

「他們是修真者么?」龍驕陽再次問道

「我不知道,您口中所說的修真者是什麼。我們這裡的祭祀,是可以呼風喚雨,搬山移海的。」拓跋宇道

龍驕陽已經可以確信,韓奇與拓跋宇口中是祭祀,是梵界的修真者。龍驕陽很期待見到他們,弄清楚自己與天竺卓瑪無法運轉靈力的原因。

不過鑒於現在他抓了對方的人,是敵對關係。龍驕陽覺得先避開韓奇口中所說的陶風大祭祀。

「拓跋宇,你有認識的祭祀么?被我抓到的真武勇士說,這一次他們會攻擊你們的部落,是受了陶風大祭祀的命令。有兩個真武勇士逃走,你們很可能會面臨陶風大祭祀的襲擊。」龍驕陽道

拓跋宇神情極其難看道:「陶風大祭祀,這是想要一統邊緣山林。我要去找到拓跋狐大祭祀,才可能躲過這滅頂之災。」

「那還等什麼?還不快去找?」龍驕陽催促道

「真武勇士,實不相瞞。拓跋狐大祭祀,隱居在我給你說過,有一大片止血草的深谷裡面。我一個人進去不了,所以要請真武勇士幫忙。」拓跋宇尷尬道

「好,我跟你去深谷找拓跋狐。」龍驕陽爽快點頭。

尋找拓跋狐大祭祀的事情,刻不容緩。龍驕陽叫出了天竺卓瑪一起,在這野蠻的梵界,他不放心讓天竺卓瑪一個人待著。天竺卓瑪也已經收拾了情緒,面對龍驕陽她笑的很甜。

拓跋宇,是希望天竺卓瑪留下來守護部落的。只是龍驕陽不同意,他也無可奈何。

不過,天竺卓瑪這一次要去深谷尋找大祭祀,竟然要帶著一個襁褓中的嬰兒,這讓龍驕陽很無語。

「龍驕陽施主,就讓我帶上他好不好?」天竺卓瑪撒嬌道

「不好!我們隨時可能面臨襲擊,怎麼能帶著一個嬰兒去?」龍驕陽不同意道

「我會保護他的。」天竺卓瑪堅持道

拓跋宇很焦急,他很害怕陶風大祭祀殺了,把他的整個部落都給滅掉。見龍驕陽與天竺卓瑪爭執不小,他急忙道:「真武勇士,進入深谷的凶獸很多,不過它們肯定不是您的對手。不然就讓她帶著這嬰兒一起?」

「天竺卓瑪,為什麼一定要帶著他?」龍驕陽不解道

「我已經決定收養他,我是他的母親,到哪裡都會帶著他。」天竺卓瑪道

龍驕陽與拓跋宇都是一愣,拓跋宇激動的手舞足蹈道:「您真是一個仁慈的人,我替這個孩子感謝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