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驕陽毫不猶豫,沖入了紫氣通道。

「篡奪者!你……你怎麼能自由出入仙經神壁?」紫氣通道的力量一滯,龍驕陽被傳送的速度在減弱,這是仙殿之靈發現了龍驕陽的蹤跡,它異常的震驚。

「仙殿之靈,你太黑心了。居然想要讓我死在這隻允許仙血血脈傳承人來的地方,可惜你的如意算盤失算了!我還活著,而且還學了不少仙經!」龍驕陽快意的笑道

仙殿之靈鬱悶到了極點,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結果會是如此,龍驕陽不但沒有死,還得到了一些仙經。

「篡奪者,你不要囂張。我已經將你奪取極道星辰的事情告訴仙緣人,日後他自然會找你奪回法寶。你雖然在仙經神壁中得到了好處,但是卻不可能戰勝得到主人絕學的仙緣人,你遲早會死在仙緣人手中。」仙殿之靈冷聲道

「你不說,我還要忘記問了。仙緣人真是戚羽嗎?為什麼我到了仙經神壁的最後一個石碑處,都沒有發現他的蹤跡?他是不是早就出去了?」龍驕陽帶著遺憾與擔憂問道

黑暗神君來到了天荒,卻到現在都沒有出手,這讓龍驕陽非常擔心,他會對仙緣人下手,將仙緣人手中的仙經奪走。黑暗神君已經異常可怕,如果再讓他得到了仙經,後果不堪設想。

「仙緣人,所到的地方,豈是你這種人可以到的……等一等,你剛才說什麼?你到了仙經神壁最後一塊石碑處?」仙殿之靈本在鄙夷龍驕陽,可是當他回過神來,發現龍驕陽所說的話語很不對勁。

「我所到的地方,前方的確沒有路了。可能戚羽到了更加秘密的地方,而我無法看到。」龍驕陽聽到仙殿之靈前半句的諷刺之語,他覺得可能是因為血脈的原因,戚羽在更前方,而他無法看見。

「你快告訴我,你所看見的石碑上,鏤刻著什麼仙訣?」仙殿之靈不安的問道

「我得到的是混沌仙魔經,我還沒有認真看過經文,你能不能提前跟我說一說,這一門仙訣的攻擊力如何?」龍驕陽聳肩回答,順便詢問道

「蒼天啊,為什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這不可能啊……」仙殿之靈沒有回答龍驕陽的問題,他著魔一般的在胡言亂語。

青銅仙殿之外,戚羽被紫氣通道送出,他的一身傷勢早已經被仙殿之靈醫治好。在青銅仙殿之中,他得到了許多,這一刻出世,他頗有一種俯瞰蒼生的氣勢。

「仙血血脈傳承者,他果然是仙經的有緣人!」有人羨慕嫉妒恨的喊道

「戚羽得到的仙經,到底有什麼不同?他會不會與我們分享?」有人抱有幻想自語。

「你是不是腦袋壞了?誰得到了仙經,會拿出來分享?」

「……」

在無數人的議論聲下,康伯御空飛行要去接應戚羽,仙經的誘惑太強,這裡的強者說不定會鋌而走險的截殺戚羽。

不等康伯接近戚羽,一處莫名的黑洞,將戚羽給吞了下去。

這黑洞蘊含無盡魔煞之氣,帶著魔族特有的力量。康伯震怒的望向魔族所在的方位,對魔尊入主的美少女厲吼道「傲天魔尊,你是要逼老夫生死決戰嗎?」

傲天魔尊冷著臉道「本尊會怕你,而要暗中出手嗎?有人在使用祭祀之術,想要讓我們發生生死之戰,你最好先探查清楚。」

「祭祀之術?這一門早已經絕跡的法術,除了你們魔族的人,還有什麼人會?」康伯無法冷靜,他在催動一直用手握著的劍匣。

劍匣上天地在倒轉,乾坤在逆反,有無比強大的帝級劍氣在劍匣中醞釀,康伯要動用帝級法寶,死戰傲天魔尊。

帝威無敵!


玄帝所留的劍匣蘊含著逆反玄妙的道,在劍匣帝威震懾的方向,所有人都覺得天地在倒轉,氣息在逆襲,很多無辜的修者,不幸爆體噴血而死。

傲天魔尊,沒有動用帝級法寶,他本身就是帝級境的修者。雖然他入主在一個魔族女人體內,無法發揮最強戰力,但是一般的帝級法寶,並不能真正傷害到他。

「交出我家三少爺!」康伯魔障一樣長嘯道

「一個老奴僕,你真以為本尊會懼怕不完整的帝級法寶嗎?」傲天魔尊踏步向前,八翼魔翅透頭美少女的肉身展露,美少女的肉身根本無法承受,身體的多處在龜裂出血。

傲天魔尊並不在乎這一個美少女的生死,他在運轉最強法術,要一擊敗敵。

在康伯與傲天魔尊之間弱者全部被活活震死,聖級境巔峰的修者,都開始出現七竅流血的狀況,帝威之下,聖級境修者也如草芥一般,無力反抗。

帝級之戰,一觸即發。

在這一刻,青銅仙殿中傳出暴雷般的震怒之聲!

「我還未走,誰敢偷襲仙緣人!」

仙殿之靈發飆了,他本來不可以出手,但是這一次他被龍驕陽氣的要沒有理智。戚羽被一個強大存在拖入詭異之陣中,顯得無法對抗,這讓他選擇直接出手。

青銅仙殿爆發出,一道恐怖的仙劍之氣,這一劍斬破黑洞,將黑洞之中的一個頭戴金冠,身穿龍袍的存在被斬成虛無。

「黑暗神君……是他!」龍驕陽在這時候被紫氣通道送出,他恰好看見了青銅仙殿爆發的劍氣,將黑暗神君斬殺的過程。

不過當發現被殺的黑暗神君沒有流血,只是變成了虛無,龍驕陽就肯定了,這又是黑暗神君的分身。他的本體不會受到多少衝擊。

戚羽滿身是血的從黑洞中墜落出來,康伯無心思繼續與傲天魔尊對戰,他快速向戚羽衝去,要救下得到仙經的三少爺。

戚羽落在康伯的懷中,他精疲力盡的說道「康伯,我們快走,偷襲我的人是黑暗祭祀!」

「黑暗祭祀?這世界竟然還有修鍊祭祀之術的強者存在?」康伯極度意外道

「是的,如果不是這一次經歷,我也不會知曉,我敗給龍驕陽,就是輸在了他的祭祀之術上!」戚羽一臉不甘心的吼道 戚羽的聲音不小,同樣帶著怨意,這讓不少人開始尋找龍驕陽的身影。祭祀之術早已經絕跡多年,如今突然冒出了兩個祭祀之術方面的強者,這是不是說明龍驕陽與偷襲戚羽的人有關係?

康伯怒目圓睜,掃向四方,在尋找龍驕陽的蹤跡,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三少爺,如果確定龍驕陽與偷襲之人有關係,他會不惜代價出手滅殺。

龍驕陽已經來到青銅仙殿之外,他自然聽見了戚羽的話。

「戚羽,你有仙血血脈,就不讓別人有點絕學嗎?」龍驕陽主動現身冷哼道

康伯雙目如電,疾風暴雨一般的鎖定龍驕陽,他已經帶上了自己的帝紋威勢。

「輸了不服氣,要讓老一輩的人幫你對付我嗎?」龍驕陽不屑質問道

「少耍嘴皮子功夫,剛才以祭祀之術襲擊我家三少爺的黑暗祭祀與你是什麼關係?」康伯面如寒冰,如審判犯人一樣冷聲問道

乾坤鼎與不死葯池御空而行,來到龍驕陽身邊,不死葯池殺氣騰騰道「一個帝紋強者就敢如此囂張嗎?你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你們兩個阻止不了老夫!」康伯踏步虛空,要以絕對的境界優勢,將不死葯池與乾坤鼎震退。

「不死戰神!」

不死葯池低吼一聲,天地大道的力量在狂暴匯聚在它身邊,一個氣息異常恐怖的強者,在血火中緩步走來,在他腳步下,血火中燃燒的樹木,在重新抽新芽,若春回大地。死亡的生靈,奇迹般的從血火中站起來。

神祗的符篆之紋,在波瀾壯闊的展開,對抗康伯散發的帝紋。

乾坤鼎搖身一變,化為一條要撐爆虛空的巨龍,它此刻也運轉了神祗的力量,宛如龍皇降臨,天地間唯我獨尊!

康伯的神色都有些變了,龍驕陽身邊這二人非凡,並非以修為境界來衡量的強者。這是可以與他正面交鋒的古怪強者。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康伯厲聲道

「它們不是人,乃是人族以獻祭方式形成的圖騰虛神。」傲天魔尊一語道破天機,旋即他非常不屑道「它們其實是一種遇到真正強者,就如泥牆一般不堪一擊的虛無之神。」

魔族的人,可以無視圖騰虛神。人族的強者卻不行,康伯出著玄帝家族,自然明白圖騰虛神的意義,這是祭祀時代絕對強大的存在。

「看來真是你們出手偷襲的我家三少爺!無法你們是什麼,老夫都不會放過你們!」康伯將手中的劍匣拿到身前殺意衝天道

龍驕陽取出龍形拐杖冷哼道「你有帝級法寶,難到我就沒有嗎?」

康伯微微一怔,想起了之前龍驕陽與戚羽大戰過程中,想要動用帝級法寶,而被白面書生阻止的事情。

「黑暗神君,你怎麼如此喜歡做縮頭烏龜? 超時空評測 ,還不快出來見一見老朋友!」龍驕陽環視四周,言語挑釁道

龍驕陽的話,讓魔族之人倒吸涼氣,驚呼不斷。

「黑暗神君,他不是早死了嗎?」有一個魔族老者表情難看道

「龍驕陽,你別以為黑暗神君的名聲可以恐嚇到我們!他早已經被人族強者圍殺而亡了。」鬼武的表情也非常不自然,但是他不相信黑暗神君還活著。

傲天魔尊入主的美少女神情凝重,顯然對黑暗神君有所了解。

魔族之人的反應,讓龍驕陽很驚訝,當年黑暗神君統治九玄大世界之時,魔族不是早就滅絕了嗎?怎麼魔族的人,好像非常懼怕他一樣呢?

黑暗神君,祭祀時代最後一位霸主級的存在,這是人族修真歷史上,不會缺少的一筆。蓋世帝者的後裔家族,自然不會不知道。因為他們的帝者老祖,都曾經留下過相似的話,祭祀之術會捲土重來。

「篡奪者,速速離開天葬湖,我與青銅仙殿將要遠去,這裡的煞氣將無人阻攔,一場大殺戮將爆發。」龍驕陽想要繼續以言語挑釁,逼黑暗神君現身之時,仙殿之靈的傳言之聲突然到來。

龍驕陽非常的意外,這仙殿之靈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卻在這個時刻出言提醒?這會不會又是一個陷阱?

「青銅仙殿鎮魔神,大魔屠刀鎮仙皇……龍驕陽,當你修成混沌仙魔經之時,可以去地荒中取得大魔屠刀……」仙殿之靈的聲音在變的微弱,整個青銅仙殿紫氣沸騰,如煮沸的水在翻騰。

「你與青銅仙殿真的要離開?你們會去什麼地方?」龍驕陽感覺青銅仙殿真有要離開的跡象,他急忙問道

「青銅仙殿與我的使命已經完成,我也不知道會去什麼地方……你快走,一定要去取大魔屠刀……」仙殿之靈的聲音在消失,越來越弱。

龍驕陽經過短暫的心裡掙扎,最終他選擇相信仙殿之靈的話,因為如果沒有青銅仙殿的鎮壓,天葬湖早已經變回先前吞噬無數強者的可怕魔湖。

「乾坤鼎,不死葯池,不要跟這老者對峙了。 陰陽鎮鬼師 ,我們馬上離開這裡。」龍驕陽傳聲道

「現在離開?青銅仙殿眼見就要開啟,說不定有更大的機緣等著我們呢!」不死葯池提醒道

「仙殿之靈傳言給我,它與青銅仙殿的使命完成,要永遠離開天荒,我們不能繼續冒險待下去!」龍驕陽傳言給不死葯池與乾坤鼎認真說道


「少主,仙殿之靈的話可信嗎?」乾坤鼎傳言問道

「我現在是寧可信其有,要不然後果難以預料。」龍驕陽沉聲道

「我來將空虛和尚等人收入鼎內帶走,少主親自去說服天竺卓瑪吧,要不然她很可能繼續等待下去。」乾坤鼎同意道

「少主,仙殿之靈的話不一定可信,它極可能想要支開你,將真正的仙緣留給仙緣人,我們該等待一會兒,這樣才可以避免上當。」不死葯池非常不甘心的說道

「我們要立刻,馬上,離開這裡!」龍驕陽不想廢話,他強勢命令道

不死葯池極其鬱悶,但是現在卻不得不離開,它不甘的做最後掙扎道「少主,要不然我們慢慢退走,這樣也能在情況不對的時候,及時返回。」


「天葬湖太恐怖,要退就要退的徹底!」龍驕陽決心已下,一點都不想瞻前顧後,留出n條可行之法。 龍驕陽並沒有單獨去勸說天竺卓瑪,他高聲對眾人喊話道「青銅仙殿將要離去,天葬湖魔性將更強,大家要快些離開這裡,避免不可預料的災難發生。」

龍驕陽的喊話,招來無數譏諷鄙視的眼神,很多人冷笑的盯著龍驕陽,他們的神情在訴說,已經將龍驕陽的陰謀詭計看穿了。

「浩氣天碑的傳人,先是用早已經死去的黑暗神君恐嚇我們,現在又用青銅仙殿要離去的謊言,想要將大家全部騙走,你是多想一個人獨得仙緣?」鬼少力極盡嘲諷,他對龍驕陽的怨氣極大,因為他的兩個哥哥都因為龍驕陽而死。

「我是實話實說,無論你們信不信。」龍驕陽知道很多人不會相信他的話,他身邊的不死葯池都是他強行命令,才肯離開,更何況這些外人。

武心傑在這時候問道「龍兄,你從什麼地方得到的消息?」

「這我不能透露,你們如果不信,我也無法勸說。」龍驕陽搖頭道

天竺卓瑪自然是相信龍驕陽的,她不聽智明主持的勸說,第一個飛遁而走。

乾坤鼎並沒有強行將李明等人收入鼎中,想要留下來的人,乾坤鼎一律不強行帶走。

空虛和尚表達意願要留下來,結果乾坤鼎二話不說,將他強行收入到了鼎內。

「媽的,你剛才可是說過的,願意留下來的人不會被強行帶走嗎?」空虛和尚罵道

「少主特別交代,你無論怎麼選擇,都要帶走。」乾坤鼎淡定道

空虛和尚非常鬱悶的罵咧,「本僧可以自己做主,我又不是他的屬下,沒有必要聽他的,你快放我出去。」

「別白費口舌了,我們都已經離開天葬湖了。」乾坤鼎說道

「啊……仙緣啊……莫大的仙緣本僧就這樣錯過了!我要與龍驕陽決鬥,我要他賠償損失!」空虛和尚慘叫抱怨道

龍驕陽等人離開天葬湖后,武心傑聽了龍驕陽的話,緊隨其後的離開。劍皇後裔郄天,也非常意外的聽了龍驕陽的話,帶著劍皇一族的人撤離。

戰神後裔戰王,也在手下小黑的建議下先離開了。


而後,康伯帶著戚家的三個少爺離開。

青銅仙殿之內,仙鼎之靈化身白面書生,隔著沸騰紫氣將外面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龍驕陽將危難快要來臨的消息告訴所有人,這讓他非常吃驚。

仙殿之靈,是同時將青銅仙殿要離去的消息傳給龍驕陽與戚羽的,結果戚羽一語不言,毫無救所有人的意思。

「難到這就是龍驕陽可以篡奪到主人真傳的原因嗎?」仙殿之靈喃喃自語。

仙殿之靈並沒有欺騙龍驕陽,龍驕陽等人離開了一株香的時間后,青銅仙殿如最絢麗的煙火,化成紫氣長虹,轟爆天荒的蒼穹,剎那芳華的消失無蹤。

天葬湖,轉瞬間煞氣浩瀚,無盡吞噬魔威,將未曾離去的強者全部吞入到了最中間的小漩渦之中。

煞氣衝天的魔氣,在恐怖蕩漾,天級境修者轉眼就死,聖級境初期的修者也如草芥般,被這恐怖魔氣穿刺成了馬蜂窩。

這是一場殺劫!

當眾人反應過來,向外崩潰逃亡的時候。上古人族,異獸大軍,骷髏亡靈大軍殺到,無數在外界霸絕一方的蓋世人物悲慘的隕落在了天葬湖附近。

天玄老者,傲天魔尊,長孫霸天等人,陷入了重圍,情況異常糟糕。

「可惡啊,怎麼會如此?青銅仙殿沒有給我們仙緣,卻給了我們無窮的殺戮?」鬼少力怒吼道

「悔不聽浩氣天碑傳人的話啊……」有一個魔族慘死之前,如此不甘的悲嘆。

傲天魔尊霸氣十足,橫掃四分道「不用怕,本尊在此,你們都不會有危險。」

嗡,嗡,嗡……

傲天魔尊話音剛落,一聲恐怖吼聲傳來,無盡山河破碎成虛無,天地大道完全消失,這是絕對的力量,遇著全死,而且是粉身碎骨,死無全屍。

這是針對傲天魔尊殺音,傲天魔尊全力抵禦,他入主的美少女肉身轟然炸裂,顯然無法承受這樣這殺音的威力。

「帝級殺音……這天葬湖中有帝級境強者!」傲天魔尊的一婁元神出現在外面,他非常驚駭的吼著。

錚!

忽然,一道恐怖手指截殺而來,傲天魔尊的一婁元神躲避都無法躲避,直接被鎮殺!

魔族的人,這一下全部膽寒了。傲天魔尊分出的一婁元神的力量,雖然只能使用帝紋強者的力量,但是他的元神卻可以承受帝級境的攻伐,如今還未曾露面的敵人,一擊就將傲天魔尊的元神斬殺,這個敵人絕對恐怖到了極點。

天玄老者在不遠處看見這一幕,一顆心冰寒無比。他什麼念想都沒有了,在這一刻展開今生最快的速度,在向遠方逃離。

天眼族帝紋強者巫海,本想要攔截天玄老者,要替龍驕陽教訓這無恥的傢伙的。可是當他看見天葬湖一指滅殺傲天魔尊元神的攻擊力量,卻不敢去對付天玄老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