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三逃跑的速度快,懲罰之劍的速度更快。懲罰之劍宛如一道貫日長虹,劃過天際,穿透了龍三的頭顱,帶着點點的血花,又飛回了歐陽玉妍的手中。金光收斂,又變成了一把普通精鐵劍的模樣。

從懲罰之劍金光大冒到殺死龍三回到歐陽玉妍的手中只不過兩秒鐘的時間,歐陽玉妍和龍仁臉上頓時充滿了驚訝的神色。

歐陽玉妍能感覺到龍三的實力應該比她強,龍仁能感覺到龍三的實力比龍二強,而實力如此強大的一個人,就這樣簡單的被殺死,沒有泛起絲毫的波瀾,懲罰之劍的威力竟然強悍如斯!

歐陽玉妍的後天靈氣被抽調一空,在原地又休息了一天,待到歐陽玉妍完全恢復了,龍仁才進入到天書空間中,讓歐陽玉妍帶着他們向夾口關趕去。

歐陽玉妍是七重天的後天靈者,雖然沒有修煉魅影步法,速度比龍仁也只快不慢,在第二天的深夜時分回到了夾口關。

即使是深夜時分,夾口關也是燈紅通明,嚴以待陣,以防止龍族的偷襲。

歐陽玉妍擁有一個獨立的營帳,即使她不在,也沒有人佔用。沒有驚動任何人來到營帳之後,除了龍仁和歐陽玉妍之外,其他人都願意留在天書空間中修煉。尤其是李夢瑤、李夢琪兩女,也都開始轉修玉骨神功,幾乎大部分的時間她們都用在了修煉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在雲龍城若馨雖然經常被鳳凰壓榨,通過不斷的煉製丹藥,她已經快要成爲四品的藥師,只是修爲還不足而已,否則也不可能爲歐陽玉妍煉製出三品丹藥碧血丹了。因此,她也是卯足了勁拼命的修煉。

“正好,就咱們兩個人,我問你一個事,你一定要如實的回答。”歐陽玉妍對着龍仁問道。

龍仁點了點頭,道:“問吧。”

“你……你到底有多少個女人?”歐陽玉妍語氣酸酸的問道。

龍仁神情一滯,愣了一會兒,抿嘴一笑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我是依依的師傅,我這是在替依依問。”歐陽玉妍慌張的掩飾道。

“原來如此,不過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也要問你幾個問題。小晨曦是不是……”

歐陽玉妍好似知道龍仁要問什麼,打斷龍仁道:“晨曦只不過是我撿來的,我失血過多是因爲當初曾經深入過龍族境內,被龍族高手重傷所致。”

“……既然你不想說實話就算了,我去看看冷銘他們。”龍仁站起身來,向着帳篷外走去。

歐陽玉妍神色複雜的望着龍仁,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直到龍仁走出帳篷也沒有叫住他,低聲喃喃了句對不起。

歐陽玉妍作爲影月谷的谷主,而龍仁是人們口中的英雄,兩人的突然消失對人族的打擊可不小,而現在又突然出現,讓夾口關前人族高手的氣勢又提升了起來。

龍仁和歐陽玉妍回到夾口關一連五天龍族都沒有進攻,不過卻打探到了有很多的天妖級別的龍族強者向着惡人莊匯聚,每個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不進攻則以,如果進攻,肯定是異常的可怕。 待到龍仁一行人回到夾口關的第六日,龍族方面終於有了動靜,而且是大手筆。

這日,風和日麗,清空萬里無雲,和煦的陽光普照着大地,是一個絕好的天氣,不過大家都沒有心情這樣的好天氣,沉重到絕望的心情,彷彿暴風雨來臨前壓抑到極點的靜謐。

整整三百隻天妖行列的巨龍排列在百米寬的夾口關之中,全部都現出真身,龐大的身軀把夾口關從下到上堵的是嚴嚴實實,強大的威壓向着人族的營地壓迫而來,那些修爲沒有達到後天靈者境界的人幾乎都難以呼吸。

在三百隻巨龍的最前方,是兩頭身披黑色鱗甲的黑龍。這兩隻黑龍的體型最爲龐大,伸約十丈,黑漆漆的鱗片有臉盤大小,在陽光的照射下泛着滲人的幽光。健壯的四肢宛如四根擎天柱一般,輕輕一動,都會攪的空間都略微有些顫動。

三百隻天妖級別的巨龍在兩條黑龍的帶領下並沒有對人族發動攻擊,而是整齊排列着在夾口關中,好似在故意嚇唬人族。

每個人的臉色都異常的凝重,龍仁也不例外,他雖然還沒有復明,可靈魂力的感知比眼睛“看”的更加清楚,龍仁甚至能都感覺到每一隻巨龍的實力高低。

領頭的兩頭黑龍,身上散發的氣息最爲恐怖,給人的危機感最強,龍仁見識過敖天的實力,經過對比得知,這兩隻黑龍的實力大約相當於人類九重天境界的後天靈者。

龍族如此大的陣仗,其實每個人心中都萌生退意,只是龍族沒有什麼動作,人族也不敢輕舉妄動。

“龍族這是要做什麼,難道是先示威,滅掉我們人族的士氣,然後對我們一網打盡?”龍仁低聲對着身邊的歐陽玉妍詢問道。

“也許吧。”歐陽玉妍不確定的道,其實她也是滿頭霧水。

正在這時,兩道人影在人族列隊後方閃現在了最前方,兩人聯合散發出了一股強大的氣勢,抵抗這龍族強大的威壓,衆人身上的壓力大減。

兩道身影,一位老者一位老嫗,都是鶴髮童顏的模樣,面色紅潤,臉上並沒有多少歲月的痕跡,如果不是滿頭的白髮,還真讓人難以認爲是兩個耄耋的老者。

“風老和風婆婆。”龍仁低聲道,通過靈魂感知倒影在他腦海可不就是影月谷的兩大太上長老風老和風婆婆麼。

歐陽玉妍道:“在得知龍族調集大量強者的時候,我就傳遞信息讓風老和風婆婆趕來了,這兩日風老和風婆婆一直都隱藏在後方。”

“風老和風婆婆都是什麼修爲?”

“他們二老都是後天靈者境界巔峯的強者,只差一步就可以邁入先天靈者行列。”

在龍仁和歐陽玉妍交談的時候,風老也和領頭的兩頭黑龍開始了對話。

“龍黑雲,龍黑羽,難道你們龍族真的要對我人族趕盡殺絕?”風老殺意盎然的道,身上凜冽的強大氣勢,哪還有絲毫老頑童的影子。

“風老頭,弱肉強食,只有強者纔可以站在食物鏈的頂端,而我們龍族已經成爲了鬥龍大陸的主宰,成爲了食物鏈頂端的存在,對於你們這些螻蟻,我們偉大的龍皇可是從來沒有把你們放在眼裏,更是不屑滅絕你們弱小的人族。”其中體型稍微大一點的黑龍不屑的道。

聞言,風老和風婆婆的眉頭都是一皺,風老疑惑的接着問道:“龍黑雲,既然你們龍族不屑滅絕我們弱小的人族,那你們龍族擺出如此大的陣仗,難道只是爲了炫耀你們龍族的實力?”

名叫龍黑雲的黑龍張開血噴大嘴嗤笑一聲,道:“你們可以這樣認爲,不過本座前來是奉了龍皇陛下的命令,給你們人族送機緣來了。”

“機緣?”風婆婆眉頭大皺。

“不錯,是一個天大的機緣,這個機緣可關乎道你們人族的生死存亡。如果你們把握住了這個機緣,龍皇陛下承諾,再也不會進攻四方之域,而且龍族和人族互通友好,你們人族可以搬到我們龍族的地盤居住生活,而我們龍族不得有一人踏入四方之域。”令一隻黑龍道。

這一番話可謂是讓大部分的人心馳意往,如果真的是這樣,對人族來說是百利而無一害,不過大家都知道,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抓住這個機遇,一定是要有所付出的,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這是大家關心的。

“說說你們龍族的條件吧。”風婆婆思索了片刻,道。

龍黑雲搖身一變,幻化成了一個身穿黑色鎧甲的大漢,手一揮,龍族方面的強勢威壓立即收回。見此,風老和風婆婆也立即收回了散發的氣勢,他們的實力雖然強大,可是對抗三百隻天妖級別龍族的氣勢依然讓他們壓力巨大。

“我們龍族的條件很簡單。”龍黑雲道:“只是向你們人族要一個人。”

龍黑雲此話剛一說完,風老和風婆婆下意識的向着龍仁站立的方向瞥了一眼,而龍仁的心也是咯噔一跳。

“你們要誰?”風老臉色凝重的問道。

“他叫龍仁,也就是不久前拯救你們人族的英雄。“龍黑雲淡淡的道。

龍黑雲的話音還沒有落下,“唰”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和歐陽玉妍並肩站立的盲人青年身上。

見到衆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身材修長的盲人青年身上,龍黑雲就知道,這個青年就是他們龍皇大感興趣的龍仁。

龍黑雲和龍黑羽是黑龍部落的兩大族長,也是龍族中的兩大名譽長老,在整個龍族中的地位不低。當他們接到龍皇這個命令的時候,他們疑惑不已,無論如何也想不出龍皇爲什麼會對一個人類感興趣,不過命令已經下達,他們必須要完成。

眼下見到龍仁,看到他那黯淡無光的眼睛時,龍黑雲和龍黑雲的眉頭都是一皺,可看到龍仁那平靜的神色時,心中多少有些觸動,能在這種情況下保持冷靜,最起碼心智不一般。再仔細凝視時,他們又驚訝的發現,竟然完全看不透龍仁,往那一站,彷彿就是一個謎,讓人難以窺得半點真相。

看到這,龍黑雲和龍黑羽心中不得不佩服龍皇的先見之明,如果這樣的一個人成長起來,絕對是龍族的大敵,當然,這也是他們對龍仁的評價。

在龍仁身上收回目光,龍黑雲對着臉露爲難之色的風老道:“風老頭,機緣我們龍族已經給了你們人族,我們給你們時間考慮。明天早晨,要麼交人,要麼就等着你們人族生靈塗炭,孰輕孰重,你們可要考慮清楚了,我們走。”

龍黑雲說完,不待風老有什麼反應,就帶着三百隻龍族強者離開了。

沒有了龍族的威脅,整個營地立馬炸開了鍋,絕大部分都喊着要把龍仁交出去,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不同意把龍仁交出去,還有一部分保持中立,暫時沒有表態。

“吼~”一聲怒聲虎嘯乍然傳來,人族營地中的喧鬧着立馬安靜了下來。黑炎虎帶頭,冷銘和遲紹天帶着上千只妖獸向着人族營地逼來。

龍行雲的話他們當然聽到了,龍族剛剛離開,就有那麼多人喊着要把龍仁交出去,冷銘和遲紹天怒了,黑炎虎更加憤怒,要不是龍仁傳音制止它,它恨不得直接殺進人族的營地中。

“龍族狼子野心,他們的話不足爲信,龍仁上次的出現讓龍族打敗,龍族這是故意的挑撥離間,大家可不要上當。”皇甫遙趁機立馬高聲喊道。


在皇甫遙不遠處的孫乾立馬反駁道:“此話差矣,龍族的強大大家都看到了,如果不把龍仁交出去,明天早晨龍族大軍進攻,誰能阻攔的住。”

孫乾的話更能引起人們的共鳴,只是遲紹天和冷銘帶領的上千妖獸虎視眈眈,衆人都沒有吭聲。

“族長,我覺得皇甫族長說的話有道理,龍族的話不能相信。況且做人要有良心,上次如果沒有龍仁的幫助,我們人族恐怕早就生靈塗炭了,對待英雄,不知是叫叫那麼簡單。”一個臉色冷毅的揹着一把血色大刀的青年走到孫乾的身邊,定聲道。


看到家族之人反駁自己,孫乾大怒,指着青年怒聲道:“孫飛,不要忘了你的身份,孫家還輪不到你來說話。”

青年正是孫若靈的哥哥孫飛,龍仁這次回到夾口關也見過孫飛了,他替龍仁說話不僅僅是因爲孫若靈的緣故,還有着對龍仁敬仰。當初非常弱小的人已經完全成爲了他仰視的存在,他的心中沒有嫉妒,只有不服氣的火熱,龍仁已經成爲了他要追趕的對象。


面對孫乾的憤怒,孫飛沒有反駁,而是默默的退到了一邊,該說的他都說了,他雖然是孫家青年一輩第一人,可在家族中並沒有多少話語權。

“孫乾,我看你是越活膽子越小,我不同意把龍仁交出去。”歐陽絕表態道。他之所以不贊同把龍仁交出去,除了看好龍仁的潛力之外,最關鍵的一點是因爲妙優府的前車之鑑。 妙優府可以說是被他們一手推到龍族陣營的,而現在妙優府的實力絕對非常的強大,不是他們任何勢力可以匹敵的。而龍仁,是龍皇感興趣的,發展的潛力必定比妙優府這個勢力更加的恐怖,如果把龍仁交出去,後果難以估量。

因此,歐陽絕心中雖然也是傾向於把龍仁交出去,可未來會怎麼樣,他不敢拿未來當賭注。無論如何,不能讓龍仁對歐陽家族產生惡感。

“龍族對龍仁勢在必得,就算我們拼勁全力保護龍仁,能夠抵擋得住龍族的進攻嗎,老夫建議爲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還是應該把龍仁交出去。”影月谷的五長老道。

“五弟說的沒錯,我們不是不想保護,而是沒有那個實力。”四長老附和道。

……

二長老、三長老以及其他一些勢力的首領也先後表明了態度,只有少數幾個人表示和龍族對抗到底,其他人都表示把龍仁交出去,避免和龍族交鋒。

聽到大家幾乎衆口一詞的要把龍仁交出去,歐陽玉妍急了,求救似的看向了風老和風婆婆。他們二老是人族的最強者,他們的意見可是非常重要的。

風老和風婆婆兩人也很是爲難,他們對龍仁也很欣賞。從情義上來說,他們兩人是不同意把龍仁交出去,但從大義上來講,爲了整個人族,確實應該把龍仁交出去。見到衆人把詢問的目光投來,風老和風婆婆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龍仁,你有什麼想說的嗎?”風婆婆心思一動,向着自始至終一直沒有說話的龍仁問道。

龍仁沒有說話,臉上無喜無悲,微微搖了搖頭。其實在龍行雲在說出他名字的時候,龍仁心中就有了決斷,他一直沒有說話,就是看看衆人都是什麼態度。毫無疑問,大家的表態儘管無可厚非,可讓人心寒。

風婆婆嘆了口氣,道:“龍仁是我們人族的英雄,要不要交出我們的英雄,大家舉手表決吧。同意把龍仁交出去的舉手。”

風婆婆話剛結束,她便第一個舉起了手,緊接第二個、第三個……

在場之人,絕大部分都舉手贊同,還有一部分人在猶豫。風婆婆也沒有催促大家,直到幾分鐘以後再也沒有人舉手,風婆婆才道:“既然超過八成的人同意,那麼明天龍行雲要人的時候,就把龍仁交出去吧。”

風老這次並沒有跟着風婆婆舉手,見到衆人的舉動和風婆婆決定性的話,臉露不忍之色,他打算說些什麼,不過被風婆婆一瞪,立馬焉了下去。

聽到風婆婆的話,歐陽玉妍大急,心中也是氣憤之極,剛打算爲龍仁鳴不平,卻見龍仁轉身向着黑炎虎和冷銘他們走去,急忙跟了上去。

龍仁的舉動,在一些人看來是要逃,孫乾對着自己家族的兩個二重天后天靈者境界的強者一示意,這兩名強者立馬攔在了龍仁的身前。

“讓開。”龍仁冷冷的道。

“龍仁,你休想逃走。”其中一個人。

龍仁表情雖然平靜,可心中怒火熊熊燃燒,再次冷冷的道:“讓開。”

感受到龍仁身上的冷意,兩名強者不自覺的機靈靈的打了個寒顫,腳步不由的向兩側移動了一下。

“龍仁,你還是不要祈求逃跑的好,就算你這次逃走了,龍族還是不會放過你的。”風婆婆怕龍仁把事情鬧大,趕忙來到龍仁身邊道。

龍仁的嘴角露出一抹譏諷的笑容,漠然的道:“我說過我要逃走嗎,如果我要逃走,憑你們還攔不下我。”

風婆婆露出歉意之色,有些歉意的道:“你這是要做什麼去?”

“交代後事。”淡淡的四個字,讓那些以爲龍仁要逃走的人全部慚愧的低下了頭。

第二天清晨,龍黑雲和龍黑羽兩頭黑龍再次帶領龍族的強者前來,一來到就高聲喊道:“風老頭,你們交不交出龍仁。”

“我跟你們走。”龍仁在營帳中走出來,滿臉淚痕的歐陽玉妍緊跟其後。

“有骨氣,到本座的背上來。”龍黑雲燈籠似的眼中的讚賞之色毫不掩飾。

龍仁向前走了兩步,停頓下腳步,轉身對着歐陽玉妍歉意道:“玉妍,依依她們我就交給你了。還有晨曦,等孩子長大了,替我跟她說聲對不起,如果我不死,肯定會回來找你們的。”

說完這些話後,龍仁沒有絲毫的留戀,魅影步法施展,幾個閃爍間就來到了龍黑雲的旁邊,毫不客氣的坐到了龍黑雲寬闊的後背之上。

龍黑雲仰天發出一聲龍吟,帶着其他龍族強者快速的穿過夾口關,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當然,與之消失的還有龍仁。

昨天晚上,除了龍麒麟和孫若靈之外,龍仁把皇甫依依她們全部召出了天書空間,把此事一說,她們全部都哭成了淚人,無奈之下,龍仁只好把她們全部打暈了。

做出這個決定,不是龍仁想當英雄,而是不想逃避。躲在天書空間中也許龍族一輩子也找不到他,可那樣活着還有什麼意思,與其逃避還不如直接面對。再者,結果如何,還是個未知數。

歐陽玉妍悲慟之下也向龍仁吐露了晨曦的實情,龍仁也就得知了在魔月幻靈中救他的正是歐陽玉妍,而小晨曦,就是一個意外的結晶。

一晚上的時間,龍仁都在抱着小晨曦這個可愛的女兒。初爲人父就要離開,龍仁感覺最對不起的就是晨曦,雖說沒有意料到會當父親,可事實就在眼前,責任就在肩上,他是不會逃避的。再者,能有這樣一個可愛的女兒,龍仁覺得這是他的榮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