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包車上,歹徒頭頭頻頻透過後視鏡看向後面坐著的吳不爭和上官凌,「吳小姐,你放心,只要吳家肯交贖金,我保證你一定會平安無事的。」

「他呢?」

我能有什麼事情?

「???」歹徒老大聽著吳不爭沒頭沒腦的話,完全不明白她什麼意思?

「你們打算將上官凌如何?」

「也是拿到贖金后撕票嗎?」

歹徒頭頭聽著吳不爭的『也』字,心裡簡直想將張三活撕了!

「呵呵,吳小姐說笑了,我們從來都是拿到贖金就放人的。你看,我們今天搶珠寶店,也沒有殺人不是?」

「我們只求財,不求人命。」

「那是沒來得及吧?」發現她發現的太早了點,所以來不得干更多,店內的珠寶都不要了,只想著將她帶走。

歹徒老大:「!!!」

如果不是吳不爭的存在,代表著錢錢,上千億的資產?

某老大表示,他一定現在就動手打人!

他都說了,不會要她命了?怎麼感覺她還不滿了啊?

要她命才是她想要的嗎?!

吳不爭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吳小姐真是愛說笑。」

吳不爭小臉上表情嚴肅,正要開口說『她沒有說笑,是認真的』,身旁的人兒的手就捂住了她的嘴巴。

「吳不爭,吵死了!」

吳不爭這傢伙,不要命了是不是?!

上官凌狠狠的瞪了一眼被他捂住嘴巴的女孩兒,眼神示意她乖乖的閉嘴,不要再說話了。

上官凌在一旁光是聽著吳不爭和歹徒老大的對話,就覺得吳不爭會被打。

瞧瞧她說的話?

沒有一句是順著歹徒來的,一心求死啊?

「拿到錢,你真的會放我們回去?」上官凌的目光落到歹徒老大的身上。

「會,我對天發誓,只要我拿到贖金,一定會放你們兩個回去的,不然天打五雷轟,出門被車撞死!」

歹徒頭頭做出發誓的舉動,誓言內容不要太兇狠。

「這可是你說的。」吳不爭伸手扒開她家小天使的手,目光看向歹徒頭頭,這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啊!

「我說的!」

「那日後真的被雷劈死,或者被車撞死的話?那也是你活該!」誓言,還是不要輕易許下的好。

畢竟冥冥之中,皆有因果。

……

繁華區,天星珠寶店被搶,歹徒持槍劫持吳不爭和上官凌離開的消息,瞬間便在整個F市傳開了。

吳家,得知此事的吳老夫人吳海琴,差點沒有被嚇的昏厥過去。

「夫人,夫人,您別嚇我啊。」管家劉伯扶著吳海琴,扶著她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

「老劉,你說不爭她會不會,會不會……」

身為奶奶的吳海琴,都還沒有享受一丟丟親孫女回歸的歡喜,轉眼就遇上了這樣的事情?

是個人都無法承受!

何況還是年齡大的她。

「夫人,不會的,小姐一定不會有事的。」管家劉伯聲音篤定,滿是對吳不爭的信任。

「小姐她冰雪聰明,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對,不爭很聰明,一定會平安回來的!」吳海琴張嘴附和道,不斷點頭。

「零零——」

「零零——」

客廳座機,突然響起一道刺耳的聲音,嚇的吳海琴心臟狠狠一跳。她伸手捂著心口,臉色不是很好。

「夫人,電話,可能是歹徒打來的電話!」管家劉伯說著,已經拿起了話筒。

「喂。」吳海琴聽著管家的話,伸手接過話筒,緊緊的握在手中。

「吳海琴吳老夫人嗎?」歹徒頭頭聽著對面的聲音,開口問道。

吳海琴:「是我,你是誰?」

歹徒老大:「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孫女吳不爭在我手上。」

「如果你想讓你孫女不受傷,準備好五百億支票。明天午時,你派人將支票送到我指定的地方,我保證你孫女吳不爭平安回去。」

「不然?」

後面的話,歹徒頭頭聰明的沒有說出來,畢竟他想要是錢,不是吳不爭的命!

五百億啊,那可是五百億啊!

吳家過半的資產!

吳海琴:「好!五百一支票,換我孫女平安回來!」

歹徒老大:「吳老夫人就是爽快,明天上午,我再聯繫您。記得讓明天送支票的人,甩開警察,不然事情會變得很麻煩。」

「拿到錢,立刻放了我孫女!」

「吳老夫人放心,我們都是很有原則的人,錢到,人一定平安無事。」

「我要和我孫女說話,確保她現在無事。」

「吳不爭,你奶奶要和你說話。」

歹徒頭頭直接將手機遞到吳不爭的手中,此時他們身處一個廢棄倉庫中,四周的信號已經被擾亂,讓人無從追蹤。

「奶奶,你放心,我沒事。」

「不爭,等奶奶,奶奶一定會救你的!」

「……其實,您不用……」『來救我』三字還沒有從吳不爭的口中說出來,歹徒頭頭就敏銳的奪走了手機。

「吳老夫人,吳不爭的聲音您也聽到了,您放心,只要錢到,明天絕對還您一個完好無損的吳小姐。」

歹徒頭頭說完,電話就被掛斷。

「吳小姐,您剛剛想說什麼?」

歹徒頭頭緊緊的盯著吳不爭,很想知道眼前這女孩兒的腦子裡在想什麼啊?

他幹了這麼多年非法的事情,就從來沒有遇到過像吳不爭這樣的人!

不怕死,一心求死?

這世上竟然真的有這樣的人?!

活著不好嗎?

不香嗎?

為什麼非要選擇絕路,想讓你的家人不用拿錢贖你呢?

「我想說,不拿錢贖我也行。」吳不爭實話實說,看向歹徒頭頭的目光清澈透亮,宛若寶石一般,漂亮的讓人移不開眼睛。

「吳小姐真的想死嗎?」歹徒老大不願意相信。

吳不爭一臉嚴肅:「我是心疼錢。」 這小鎮上也太熱鬧了吧,果然這種熱鬧只有在西北這樣的地方才會感受到,因為像西北人都普遍熱情豪爽。

周安帶著黎夢潔和沈天宇兩個人走了這麼長時間,「你們累了嗎?」

沈天宇搖了搖頭,倒是黎夢潔畢竟是一個小女孩,而且體力也沒有沈天宇的那麼好,就點了點頭,自己感覺現在又餓又累的,只不過黎夢潔害怕自己說出來,他們會丟下自己,才一直忍著。

周安也看出了黎夢潔神情有些不對,「這樣吧,我們先去找個地方吃飯,歇一會吧。」

「好。」黎夢潔聽到吃飯那心裡別提有多高興了。

就這樣,三個人找了半天才找到了吃飯的地方,畢竟對這裡人生地不熟的,也實在不太清楚這個小鎮,飯菜一上來的時候,黎夢潔就一下子沒有了小女孩的淑女形象了,狼吞虎咽的。

沈天宇把自己面前的菜往黎夢潔的位置上推了推,「沒有人和你搶。」話說的很高冷,不過動作很暖心,簡直就是一個小暖男。

周安看了看,還好沈天宇是比較懂事的那一個,不然自己還真不知道這黎夢潔自己該怎麼照顧,周安的思想不知道飄到了哪裡,有些心不在焉。

「周先生,周先生。」沈天宇發現了周安的不對勁,在他面前招了招手,也沒動靜,沈天宇晃了周安一下,周安才反應過來。

「怎麼了?」

「就是看你剛才沒有反應。」

「我沒事,對了,一會吃完了飯,你們兩個人就在這待著,我去外面探探路,你們就在原地待著哪裡也不要去,我很快就回來找你們,聽明白了嗎。」周安囑咐道。

「嗯嗯,明白了。」黎夢潔使勁的點頭,沈天宇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

周安吃的比較快,吃好就準備去探路,突然沈天宇拉著他的胳膊,「周先生,我和你一起去吧。」沈天宇站起來想跟著周安一起離開。

黎夢潔嚇得抓著沈天宇,以為他們是想偷偷的溜走,不告訴自己,還以為要把自己扔下了呢。

「你幹嘛?」沈天宇無奈的看了一眼黎夢潔的手。

「你們不會是想把我一個人丟在這什麼也不認識的地方吧?」黎夢潔眼神裡帶著懷疑和防備,周安無奈的笑了笑,這是賴上他們了,就算他們想走也走不了啊。

「好了,天宇,你在這裡陪著她,我很快就回來。」

沈天宇還想再說什麼,被周安的眼神制止了,「那好吧,那你自己小心點。」

「好了,你們兩個在這裡,一邊吃飯,一邊等著我,等你們吃完了我也就回來了。」

「好的好的,你去吧。」黎夢潔看到沈天宇留下來陪著自己,心裡高興的不得了,說話都有點歡呼雀躍的意思。

沈天宇乖乖的聽周安的話,坐了下來,其實這一路上沈天宇對周安產生了依賴性,周安一離開,沈天宇的心裡就會害怕擔心,沈天宇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周安的背影都看不見了,沈天宇還在看著,黎夢潔突然嘴快來了一句,「人都沒有影了,你還看著,他又不像你是個小孩子,是個大人了。」黎夢潔吃的正香,根本就沒有心思想其他的,可是沈天宇不一樣。

沈天宇跟著周安來這裡是因為沈天宇家的事情,周安是為了幫助自己,所以在沈天宇的心裡,已經對周安的感情不一樣了,把他都快當成了自家人了。

「都是你,一個大拖油瓶,沒事凈給我們添麻煩。」沈天宇現在根本就不想和黎夢潔說話,偏偏沈天宇的心情不好,黎夢潔還往槍口上一趟。

黎夢潔瞪了他一眼,繼續吃自己的飯了,哼,真不通情達理的一個小屁孩,好沒有意思。

而周安在這個小鎮里感覺自己就快迷路了,周安看到一對小情侶在旁邊經過,「你好,請問你們知道這小鎮之後再往哪走才到西北嗎?」

「不好意思啊,我們也是過來旅遊的,也不太清楚你說的那個地方。」

「好吧,那謝謝。」

「沒事沒事。」周安看著那小情侶離開,撓了撓頭,繼續又往前走,周安的眼神突然一亮,看到了在路邊小攤位上的老大爺。

「大爺,您好,能跟您問個路嗎?」

「哎呀,這小鎮上就沒有我不熟悉的,你算是找對人了,小夥子,你問吧。」

周安這一聽,心裡就高興的不得了,看來自己還真的沒有找錯人,「大爺,我想請問您知不知道這西北這邊,有幾個大的家族?」

「大的家族,那可多了去了,你要是數還真不一定能數的過來,不過你找的是哪一個家族?」

「上……」周安剛想說出來,突然就話到嘴邊就咽了下去,自己這麼冒昧的突然問到上官家族的話,肯定會引起大爺的懷疑,畢竟這鎮上什麼人都有,萬一再被其他人聽到,盯上了自己。

「上次啊,我來的時候聽人家講了那些家族的趣事,想著去看看。」

大爺眼神打量著周安,「小夥子,我看你也是個老實人,實話告訴你,你還是不要去惹那些大家族的人,那些人一個個的都不是什麼簡單的人。」

周安本來想問路,結果被大爺拉著講了很長時間的大道理,周安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

吃飽了的黎夢潔,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啊,好滿足。」

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這麼好好過的,吃過一頓飯了。

不是因為吃不飽,而是因為已經一個人生活的時間太長了,吃飯也只成了一種任務而已。

但自從認識眼前這一大一小兩個男人之後,黎夢傑幾乎已經忘記了自己從前的生活,跟他們在一塊的時候,甚至從來不用擔心那些瑣事,可以什麼都不用想。

整個人彷彿又回到了無憂無慮的年紀,找回了屬於他這個年紀該有的生活。

只要待在他們倆身邊,就感覺特別有安全感。

「哼,沒出息。」沈天宇看了一眼黎夢潔,兩個人這一路上真是沒少了拌嘴,又都是小孩子,誰都不讓著誰,這已經爭了一路了,吃飯都還這麼不老實。

「沈天宇,你是不是不說我特別難受啊,我又沒吃你家的飯。」

「我是怕你吃的太多,變成一頭豬。」小孩子之間鬥嘴就是最開心的時候了。

沈天宇眼神一直盯著外邊,這都已經很長時間了,周安還沒有回來,沈天宇等的沒有耐心了,黎夢潔看出來了沈天宇的想法了,「沈天宇,你一個小朋友在擔心什麼,像我一樣多好。」

「你懂什麼!」沈天宇白了黎夢潔一眼,他們來是有重要的事情的好嘛。 歹徒頭頭:「!!!」

上官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