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紅的旗袍保存的該如此完好,看上去異常的美麗,只是那旗袍之下的身體讓人生出一股寒意,乾癟的面部,像老樹的表皮一樣,兩隻眼睛已經沒了眼球,變成了兩個空洞。

這屍體一出現,就好生了得,四五米的深井,她直接蹦了出來。

我緊緊拽着小青和思安,屍體在地下這麼多年,出來第一件事肯定是要喝血。

果不其然,我就看到那張乾癟的臉突然一轉,看向了我們。

“快跑!”

我轉身,就拽着兩個小傢伙跑路,至於皇后就用不着我擔心了。

我們這裏一跑,那屍體就衝了上來,好不容易出來了,就有三個人送上門,她怎麼會輕易放過。

我跑的雜亂無章,根本就是哪裏有路往哪跑。

這個情況下,我已經不期盼吳清能夠趕到了,聽山上的鐘聲,估計講法大會剛剛開始,他這個上清宮宮主怎麼可能離開。

早知道就不來這裏了,我有些後悔去看三面佛家的祖墳。

身後傳來樹枝破壞的聲音,這乾屍真是凶煞,一路來就像是個破壞機器一樣。

惹不起的祁三爺 我回頭看了一眼,那些孤墳都是被這傢伙給破壞掉了。

而且她速度要比我們快上許多,我臉色沉了下來,這樣跑下去不是個辦法。

錦繡良醫 連皇后見了,都無心一戰,這乾屍的實力一定不是我現在能夠對付的。

突然,我心念一動,想到了一個傢伙。

“老醜,老醜出來幫我個忙。”

我趕忙聚神溝通老醜,這傢伙被我收服以後,還沒有出過手,現在這個情況,正適合他出來。

讓我沒想到的是,老醜這傢伙在那邊故意裝作沒聽見,不搭理我,這叫我一個氣啊,也不看看什麼時候,我要是被這乾屍弄死了,你他媽也活不成。

“快點過來,這邊有吃的!”

我一提到吃的,頓時就有了這傢伙的感應,只見我奔跑的面前,空間一陣扭曲,接着一個黑乎乎傢伙直接滾了出來。

“呀!什麼東西!”

奔跑中的思安沒剎住車,一下子撞在了老醜身上,頓時怪叫一聲。

老醜從地上站起來之後,思安更是一聲感嘆:“好醜的傢伙,小師哥,咱們用不用掉頭跑?”

我緊緊抓着小青的手,這小妮子已經藏在了我後面,皇后也是一臉警惕地看着老醜。

老醜能聽懂思安的話,所以他臉上的表情應該是生氣,是在太醜了,我看不出來。

“吃的在後面!”

我聽到身後的動靜,急忙指了指,然後帶着小青和思安繞了一下,藏在了老醜身後。

乾屍後腳跟過來,她沒有智商,只是對人血一種天生的渴望,看到老醜的第一下,我聽到了乾屍嘴裏一聲低吼,連身子都顫了一下。

連乾屍都給醜到了,老醜也算有一點值得自豪了。

乾屍對老醜的血根本沒興趣,但老醜就不一樣,他看到乾屍的第一眼,就想看到了母鬼一樣,整個人都躁動了起來。

我一想,這乾屍在地下封印了不知道多少年,身上的戾氣肯定積攢很多了,老醜對她感興趣也是在所難免,正好我也能瞧瞧老醜的實力了。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叫我一臉懵逼,老醜根本就不是乾屍的對手,一交手便是被幹屍打的抱頭鼠竄,到後面連跑都跑不過,只能縮在地上,忍受乾屍暴揍他。

乾屍出手極重,我看到她落空的一掌打在樹上,一棵人腰粗細的樹幹直接被劈碎了。

然而這樣的攻擊落在老醜身上,卻沒有造成實質的傷害,只會讓老醜疼的怪叫。

按理說鬼族的身體更精通精神方面的攻擊和防禦,在肉體方面沒有多少造詣,但如今看來,老醜根本就是個另類。

皮糙肉厚,防禦極高,但卻不會像樣的攻擊。

許是打累了,乾屍竟然站在那歇了半天,接着直接繞過老醜,向我們走過來了。

我一看情況不對,剛想掉頭跑,就看到乾屍後面老醜不屈的身影,他死死地抓住了乾屍的兩隻腳腕,差點沒讓乾屍蹌倒在地上。

老醜那張臉上雖然被打的不成樣子,但一雙眼睛還帶着不屈,叫我好一陣感動。

但接下來的事情,讓我愣是沒反應過來。

老醜抓着乾屍的兩隻腳踝,竟然是張開嘴,一口咬了上去。

我本想着以乾屍的實力,老醜怎麼也會被崩掉兩顆牙,但受傷的竟然是乾屍。

她嘴裏發出一聲嘶叫,十分的刺耳。

然後一用勁,把老醜直接給踢飛出去十多米遠,直到撞在一棵樹上,才停下來。

“老醜!”

我有些擔心地叫出聲,畢竟他是我請出來的,我可不想看到他死了。

吼!

老醜迴應了我一聲,我看到這傢伙靠着樹站着,嘴裏還在嚼着什麼東西。 再看向乾屍這邊,豔麗的紅裙之下,竟然少了一隻腳,那斷裂的地方就如同枯木裂開了一般。

乾屍現在的面色很難看,如今少了一隻腳,更是實力大減,竟然磚頭就要跑路。

我不敢追,但老醜豈會在乎那些,回味的砸吧兩下嘴,眼中大放異光,張開嘴巴就撲在了乾屍身上。

我估摸着乾屍要是會說話,一定再喊:“非禮啊!”

兩道身影纏鬥在了一起,老醜是硬扛着捱打,也要撕下乾屍身上一塊肉來。

但老醜的抗擊打能力太強,幾回合下來,反倒是讓他佔據了上風,乾屍被他壓在了身下。

老抽每一次俯身便是會撕下乾屍身上一塊肉下來,漸漸地乾屍被他咬的沒了動靜。

我牽着兩個小傢伙在遠處看着,不出十幾分鍾,老醜突然抹抹嘴站了起來。

我再看向他身下的時候,卻只剩下了幾塊紅色的破布,乾屍連一塊骨頭都沒留下,全被這傢伙給吞進了肚子。

老醜大大咧咧朝我走了過來,我卻怔怔地退後兩步,因爲老醜吃掉那具乾屍後,似乎又變強了,雖然距離鬼師的境界還有不小的距離,但比起我來說強太多了。

老醜走到我的面前,並沒有露出任何恭敬地樣子,反倒是衝我哼唧了一聲,隨即便是一陣空間晃動,消失在我的眼前。

老醜回到鬼界之後,我面色十分難看,難不成我真要被這傢伙超越兩個境界,然後弒主麼。

我堅定地搖了搖頭,被這麼醜的傢伙殺死,那我也太沒面子了。

因爲答應了思安和小青要下山玩,我也沒有半路折回去,反正這兩個小傢伙不同常人,剛纔的事情對他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影響。

我就帶着兩個小傢伙回到了下山的階梯,從那裏往山下走,因爲在古井那耽誤的時間太長,等我下了山,根本就沒時間再往遠處跑了。

好在是今天講法大會,山下有附近的村民組織的趕集,我便帶着兩個小傢伙在集市上逛了一遭。

等回到上清宮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正門已經封了,我們繞到後山,還沒進門就看到了一道人影站在門口。

“師傅……”

思安不情願地走了過去。

吳清雙手負後,擡頭凝望着山頂的夜空,時而舒眉,時而皺眉,時而又掐指,嘴中還唸唸有詞。

“思安啊,你跟我有幾年了?”

“回師傅,從思安生下來到現在,已經十二年了。”

“十二年啊,一個輪迴都過去了,你也該出去闖闖了,上清宮還是藏不住你的啊。”

吳清長嘆一句,隨即收回目光,有些落寞地看向了思安。

“師傅,你不要趕思安走,思安要陪師傅一輩子。”

“呵呵,一輩子,當初我也是這麼跟師傅說的,但雄鷹翔空,總歸是要踏出雛巢的,你收拾收拾,明天便走吧。”

“師傅!”

“吳宮主!”

在我和思安的叫聲下,吳清幽幽地踏進了上清宮之中,消失不見。

思安哭得很委屈,但卻很短暫,這小子一抹眼眶的淚水,挺直了腰板,朝着吳清離開的方向,哐哐磕下三個響頭,起身便是往山下走去。

我急忙伸手拽住了他,“天亮再走吧。”

思安掛滿淚痕的臉上充滿了堅定,“小師哥,你不懂,我跟師傅緣分已盡,必須要離開。”

我愣了愣,沒說話,或許在普通人看來十二歲的娃娃,就讓他一人出去闖蕩,太沒有人性了,但在道家,十二歲即是一個輪迴,也可以讓一個嬰孩從稚嫩,變到成熟,但還不足以形成屬於他自己的性格,思安不是普通孩子,他是上清宮宮主的徒弟,所以他未來的路,不會限制在上清宮,我想這也是吳清的意思。

“我送送你吧。”

不知爲何,雖然跟思安接觸不多,但他的天真,善良還是讓我對這個小傢伙很喜歡,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樣。

“小師哥,你們回吧,五年之後,我會來上清宮找你們的,希望那個時候,小青還沒有喜歡的人!”

思安走了,夜色之下,他的背影十分蕭瑟,十分孤單,但我卻期待着五年之後跟這個小傢伙的見面,他會變得多強,而我那時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小屁孩,誰會喜歡你啊!”

小青看到思安走後,一臉生氣地說道,然後緊緊抓住我的手,“我就喜歡哥哥這樣的。”

我愣了一下,我有什麼好的,卻全然沒察覺到小青對我的感情變化,還是一心把她當成妹妹來看。

……

思安走後的半年時間裏,我便成了吳清唯一的徒弟,他對我極其的嚴厲,經常會罵我,說我連思安一半天賦都沒有,我知道他那是氣話,我不會反駁他,其實我看得出思安走了之後,這老頭心裏很落寞。

“成了!”

我滿意地放下毛筆,拿起了自己畫成的第一張符籙,沒錯是真正的符籙,雖然還沒達到一品,至少也是半品了。

“這就滿意了?堂堂一品之境,卻畫出半品符籙,這要傳出去,可別說我教的。”

吳清一臉的冷漠,似是很不看好我,但我卻在他眼底深處捕捉到了一絲欣慰和驚訝。

這麼久畫符,我早就打聽過了,再天才的道士,也不可能在初到一品之境的時候就畫出一品符籙來,更何況我學習畫符也就半年的時間。

當年的吳清畫出半品符籙還用了大半年的時間呢。

看着吳清嚴厲的態度,我只好放下手裏的符籙,又拿起毛筆,還是畫了起來。

讓我欣慰的是,半年的畫符,我的念力終於在昨天晚上突破到了一品之境,我也正是步入了一品道士行列。

我晉級之後,一直期待的就是老醜出現,估計這傢伙看到我現在的境界一定會很沮喪吧。

“宮主,外面有位自稱趙括的先生求見。”

今天是上清宮的閉宮日,所以根本沒人能夠進來。

“趙爺?”

我輕咦一聲,他來做什麼。

“快帶他進來。”

“宮主還是親自去一趟吧,那位先生受了傷,行動不便。” “什麼!”

我驚呼一聲,直接放下手中的毛筆,衝了出去。

趙爺受傷,連路都走不成,我頓時擔心起來。

等我和吳清奔到山門前的時候,兩道熟悉的身影相互攙扶着,依靠在樹上。

的確是趙爺和唐老,道長沒有跟過來,唐留也不見了,我預感有些不好。

“怎麼回事?”

吳清和我急忙上前,趙爺臉色蒼白,手捂胸口,似是受了內傷。

唐老的樣子好不到哪去。

滅生教查到我們的行蹤,我們被追殺過來的,他們就在後面。

趙爺聲音有些虛弱,他說完之後,我朝着山下掃了一眼,果然看到有黑影在往山上趕。

“小子,記住我的話,實力沒達到之前,千萬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要去找滅生教,更不要來救我們。”

趙爺話鋒一轉,臉上突然換上了果決的表情,讓我爲之一愣。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這話聽上去怎麼有種交代後事的感覺。

“老道走了,被六魂殿殺死的,屍體都沒留下。”

趙爺臉上充滿了憤怒。

我一臉的震驚,當初那救我一命,把我從禿頭胖子和地產商手上救出來的道長就這麼死了。

拳頭被我狠狠地攥了起來,我甚至現在就想衝上去跟山下那些黑影廝殺一通,但我忍住了,我知道自己現在衝過去根本就是送死。

道長的實力都不能夠打敗的六魂殿,我又有什麼力量去抗衡呢。

趙爺走了看了看山腳下,直接對我道:“李開,記住我之前說的話,帶着小青先走!”

小青不知何時從上清宮跑了出來,小臉上滿是茫然和擔心。

“走不掉了,上清宮今日一人都不能走!”

一道雄渾的聲音籠罩了整個上清宮,我看到一道裹在黑煙之中的身影慢慢從山下飄了上來,只是看一眼,我都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強大的力量和邪惡。

“快走,別他孃的墨跡!”

趙爺對我吼了一句,接着不再看我,三個蒼老的身影,竟轉身朝山下的黑影衝了過去。

“小子,別難過,滅生教不會殺我們,一定要等你實力足夠了,再現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