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蜮這個黑暗的世界走到這裡終於有了絲變化,血魔老祖的地盤與其他地方有所不同,這裡不是黑暗為主導,而是血紅為主調。

暗紅的地面,暗紅的天空,放眼望去,前方皆是一片紅色,似乎越往裡面,紅的越發鮮明。

為了躲避追捕,清靈已經整整走了三天。

「不能在往前走了,前方也有危險存在。」紫寶加以提醒,終於讓三日趕路不停的清靈站住腳步。

三面受敵說的便是清靈此刻所面對的。她本來以為那兩方勢力到了血魔老祖地盤的一定深度便會退離,但是它們似乎是察覺到了清靈的氣息,如同兩群餓狼,對她勤追不放。

清靈皺起眉頭,只是幾天趕路,便讓她自己走上了絕境。

「小妞,我倒是想到了一個讓你得到一些靈氣的方法,但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去冒險。」紫寶古怪的說著,聲音裡帶著些不懷好意。

「你說。」到了這個地步,她沒得選擇,只能參考紫寶的意見,畢竟這傢伙也算是**湖的,懂的比自己多太多。

「嘿嘿,那兩方追趕的鬼物絕對不是一個陣營的,不是說那邊雙方征戰不休嗎?你說你要是送上門去,雙方誰才能對你加以處置呢?等雙方打起來……」

…………………………………………………… 「坐收漁翁之利?」清靈怔了怔,「恐怕沒有這麼簡單吧。」

「險中求富貴,那兩方勢力不弱,真的被你得利可不小,你那顆白色蛋不是可以凈化邪氣吸收嗎?跟它提前說好了,不吸收空氣中的邪氣,給它龐大的鬼物邪氣等凈化之後五五分,我想它應該會答應的吧,畢竟裡面那東西可是有了靈智,它也想要快快孵化呢。」

紫寶胸有成竹,連白色蛋的心思都猜的准透。

清靈:「…………」

——這樣都可以?

沒有其他好辦法,那就只能這樣試試了。

目光一掃,在附近的一塊暗紅色的石頭上坐下,清靈拍了拍懷裡的白色蛋殼,說道,「幫我凈化邪氣,我分你一半歷練怎麼樣?」

因為沒有清靈的同意,契約的緣故,白色蛋不能違背清靈的意思,如今主人主動提出,它怎麼可能拒絕?!立即晃了晃蛋殼,表示同意。

「那好,就這麼辦,關鍵時刻如果有需要的話,還需要你多多幫忙,畢竟這對我們來說是互利的事情。」

白色蛋再次晃了晃,表示同意,雙重的保證,終於讓清靈放了心。

「走吧,原路返回,去做魚餌。」紫寶提點一聲,清靈出發了……

……

清靈身後千里之外,兩方鬼物逐漸向她的方向接近,一方乃是八十隻骨魔組成的隊伍,被黑袍籠罩的白骨架子雖然是中級鬼物,可這些中級骨魔在骨魔群體中數得上是優秀。

屍魔尊者之所以派出骨魔前來,一來是低級鬼物力量太弱,不知道能不能完成任務,而高級鬼物一旦前來,就會讓這片地域的主人,血魔老祖以為他們骷髏山要出兵攻打。因此派出中級鬼物才是最好的選擇,實力不弱,可以抓到外來者,實力又不強,不會引起血魔老祖的注意。

而另一方冥魂魔尊所派出的力量則是一百六十隻食屍魔。這是一種沒有固定形體的橢圓形鬼物,生長著一張大嘴巴,幾乎佔據了全身的三分之一大小,滿身膿皰,渾濁的灰色眼球,讓人看到心生厭惡,而這種鬼物幾乎是所有擁有實體的鬼物剋星,因為它們的食物多數是鬼物的身體。

而食屍魔只算是下等的中級鬼物,除了吃以外,沒有什麼其他的力量,它們佔據的是數量上的優勢。

逃跑遠遁的清靈更該線路返回,自然是被兩股追尋的鬼物注意到,因為它們已經聞到了清靈身上屬於活物的味道,那種美味是它們從未有過的感覺,極為誘惑。

獵物送上門來,這樣很好,鬼物們也是心情大好的更加提高趕路的速度。鬼物愚笨,思想簡單,即便是高級鬼物也只有簡單的思維,更別說是中級鬼物了,他們只能按照主人的命令行事,也一些簡單的自主行為。

雙方都是竭盡全力的拉近距離,上千里距離在幾個時辰之後,三方便將要齊聚一堂。

清靈忽然停下腳步,這裡空氣中的血腥味淡了許多,也讓她好受一些,一群骨魔攔截到了清靈的道路,二話不說蜂擁而來,就要將清靈拿下。

「想要抓我,沒那麼簡單。」清靈一步步看似毫無章法的踏在地面上,每次都剛好多開了骨魔的衝擊。

由她帶領,思維簡單的骨魔被清靈帶引著向另一股鬼物的方向跑去。

這一幕極為拉風,一位人類少女在奔跑,而少女身後的不遠處,一大群身著黑袍的骨魔在奔跑。

「踏踏、踏踏踏踏轟轟轟……」八十隻中級鬼物骨魔成群,奔跑起來黑袍下時不時的露出兩根森白的骨腿,寬大的袖袍里,也總是可以看到骨爪隱約。

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清靈只有堅持,逃命的速度並不是問題,問題還是從這裡到另一群鬼物那邊,還需要一段路程。

「真是群傻瓜,被帶著往別的鬼物那邊拉近,竟然沒有一隻骨魔發現。」紫寶不住取笑,約么著以清靈的速度幾分鐘才能夠和另一股鬼物的勢力『匯合』。

一路奔跑,清靈可以感受到懷裡白色蛋的激動,時不時的搖一搖,晃一晃,證明它也在時刻準備著。

『轟隆轟隆~~~~』大群骨魔跑路發出的聲音不小,這樣也沒有讓不遠處的另一群鬼物察覺,看來另一邊也是傻子居多,兩幫沒頭沒腦的鬼物相遇,清靈已經不覺得自己會有太大的危險了。

「到了!」前方肉眼可見,一片黑壓壓數量在一百隻以上的異形鬼物向著清靈的方向迎面奔來。

……………………………………………… 夜幕降臨,英國的夜晚比華夏要寒冷的多,大街上的人不約而同的穿上了大衣。

而克里斯丁家族的停車場裏,停滿了各種各樣的豪車。

因爲今天,是克里斯丁家族家主哈里·克里斯丁的五十歲生日,同樣的,今天也是米歇爾家族向蒂娜·克里斯丁提親的日子。

雙重喜事,幾乎讓克里斯丁家族所有的朋友都趕到了英國,參加這一次的晚宴。

就連英國**,都派出了代表參加。

當最後一縷陽光徹底沒入地平線的時候,天色徹底的黯淡了下來,城堡裏亮起了五顏六色的燈光,讓整座城堡充滿着喜慶的氣息。

城堡中央的那棟主城堡門前的小型廣場上, 一張紙鋪着白色餐布的桌子擺成一排,上面擺放着華貴的餐具,精美的食物和酒水,每一樣都是價值連城。

數百名客人聚集在小型廣場上,幾個人圍成一圈,端着酒杯聊天。

大部分人對於哈里會在自己的生日宴會上允許米歇爾家族向蒂娜求婚感到疑惑,但他們都沒有去思考太多,在這個聚集了世界各地上流社會名人的地方,他們應該做的,是去擴張自己的人脈和關係網。

廣場的最前方臨時搭建了一個舞臺,而廣場的中央也被佈置成了一個舞池,一支世界聞名的精英樂隊在伴奏。

數十名受過專業訓練的傭人,拿着托盤,給客人們服務。


也就只有像克里斯丁家族這種頂級的家族,才能提供這麼優質的服務。

身爲克里斯丁家族現任的家主,哈里沒有理由不出現。

在宴會剛剛開始的時候,哈里就在兩個傭人的陪同下,從主城堡裏走了出來。

哈里面帶微笑的接受客人們的祝福,畢竟他可是今天晚上的主角。

“哈里先生,生日快樂。”一名穿着名貴晚禮服的中年男子對着哈里說道。

他,是英國**派來的代表,英國政壇的新秀。

“查理先生,很高興你能來。”哈里連忙熱情的和他握手,笑道:“希望你能玩的高興。”

在這個晚宴上,一個個信息在廣場上傳出,一筆筆生意在笑語間談成,這就是真正的上流社會的聚會。

晚上八點,經過化妝師精心打扮的蒂娜,穿着一身白色的長裙,脖子上戴着一條天藍色的寶石項鍊。

在她的要求之下,她那金色的長髮披散在腦後,而不是盤起。

化妝師的意見是將頭髮盤起來,這樣才符合晚宴的要求。

但蒂娜拒絕了,因爲,葉寒就喜歡看到她把長髮披散在腦後的樣子。

化妝結束後,化妝師離開了房間,此時,房間裏只剩下蒂娜一個人。

在化妝師離開後,葉寒的身影,出現在了蒂娜的身後。

“今天晚上的你,真美。”

葉寒將手搭在蒂娜的肩上,笑道。

蒂娜輕輕的握住葉寒的手掌,柔聲道:“親愛的,今天晚上會有很多不起眼的爬蟲給你帶來麻煩,你準備好了嗎?”

葉寒俯下身,聞着蒂娜身上散發着的清香,在她的耳畔說道:“你認爲呢?”

蒂娜輕輕一笑,藍色的大眼睛不停的眨着,說道:“我等着你大放光彩的那一刻,讓那些看不起你的人,統統跪在你的腳下。”


葉寒笑了笑,輕輕的抓住蒂娜的下巴,笑道:“你永遠都那麼會說話,放心吧,今晚,我會讓所有人都仰望我們。”

“親愛的,好像有人來了。”蒂娜剛想轉過頭吻葉寒,就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

“呵呵,我想是布魯克那條爬蟲來了,我先閃了,不過,你要記住,我一直在黑暗中看着你。”葉寒在蒂娜的耳畔輕輕一吻,然後消失在了原地。

“咯吱!”

在葉寒消失後,蒂娜的房門被推開,穿着一身白色晚禮服的布魯克走了進來。

“親愛的,客人們都差不多到齊了,我們也該出去了。”布魯克那一頭帥氣的金髮梳到了腦後,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

“你叫誰親愛的。”聽到布魯克對自己的稱呼,蒂娜的眼神一冷,頭也不回的說道:“布魯克,你要記住,在婚約公佈之前,我們沒有任何的關係,當然,以後也不會有。”

聽到蒂娜的話,布魯克的腳步頓時停頓了一下,他想不到蒂娜會那麼絕情。

布魯克一直以來都仰慕着蒂娜,因爲她的歐洲公認的女神,沒有哪個男的不愛慕她。

而米歇爾家族一直都被克里斯丁家族打壓着,他們一直都想找到別的辦法來攻擊克里斯丁家族。

於是,他們想到了聯姻,並且利用依附來誘.惑克里斯丁家族。

讓他們驚訝的是,克里斯丁家族上鉤了。

只要這次聯姻成功,布魯克不僅能得到蒂娜,還能得到整個克里斯丁家族。

因爲,蒂娜,是克里斯丁家族的第一順位繼承人。

只要控制住蒂娜,就相當於控制住了整個克里斯丁家族。

而事後,他們也可以瘋狂的掠奪克里斯丁家族的資源。

這纔是米歇爾家族的目標。

“親愛的,你怎麼了?”布魯克往前一步,想要靠近蒂娜。

“布魯克,你離我遠點。”蒂娜臉色一冷,沉聲道。

蒂娜的聲音,讓布魯克停在了原地。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米歇爾家族的計劃,你認爲,你們會輕易的得逞麼?”

蒂娜緩緩的站起身,看着布魯克那張帥氣的臉龐,諷刺道:“你以爲他們把我們訂婚的消息公佈出去,你們就能得逞麼?”

“不,今晚,將會是你的噩夢,你別忘了,我是誰的女人!”

蒂娜滿臉陰沉的說完,沒有再理會布魯克,直接走出了房間。

而布魯克依然愣在原地,沒有從蒂娜的話中恢復過來。

蒂娜前幾年一直和一個男人走的很近,而這個男人,是讓世人都恐懼的死神,頂級的殺手。

布魯克搖了搖頭,沒有再多想,跟着離開了房間。

在兩人都離開後,葉寒顯出了身影。

他一直使用隱身,看着兩人的談話。


“蒂娜。”聞着房間裏蒂娜所留下的清香,葉寒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謝謝你。”


十分鐘後,蒂娜和布魯克一同出現在廣場上。

不同的是,布魯克一直帶着一副迷人的笑容,而蒂娜一直滿臉陰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