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豪隨隨便便的指了一些穿着古怪的人,這樣的人在天玄天很多:“喏,你看見沒,那些人的傳說你在你們村裏見過嗎?”

範小鳥搖了搖頭,自己還真沒見過,但是在電視裏見過。

“這就是了,給你說吧,在這裏的人全部都是住在小村裏的,根本不會走出村外去。所以你在這裏出名了,不是你在外面的出名,懂了麼?”

範小鳥這才點了點頭,似懂非懂的說道:“也就是說我參加天玄天,沒用。那我先走了,謝謝了哈。”

但是範小鳥才一轉身,高明豪又是一把拉住了範小鳥:“小鳥,雖然在這裏出名了不代表你在外面出名。但是隻要你聽我的,我有辦法讓你出名。”

範小鳥帶着不信的神色上下打量了高明豪一眼,道:“你很出名?”

高明豪乾乾的一笑:“不出名,但我相信我會出名的。 王者榮耀:撿了把劍送個大神 ,都是土豪。知道土豪什麼意思吧,就是他們都是很有錢的人,就我在的這家門派,天下宗,就有錢。所以只要你能加入天下宗,然後我讓他們隨隨便便給你個幾十個億。你想呀,有錢你你出名還簡單麼?”

“哦。”範小鳥點了點頭,好像高明豪說的話有道理。

見範小鳥動心了,高明豪就拉着範小鳥走到了自己天下宗的駐地,對黑雙問道:“師叔,這是範小鳥,他要加入我們天下宗。”

黑雙有點好奇的打量了高明豪一眼,不知道這貨怎麼把範小鳥給忽悠到天下宗了。剛纔他也是見識到了範小鳥的攻擊的,也許對他來說這點攻擊力量還不夠看,但是勝在速度呀,剛纔的速度簡直讓人只能夠看到光芒連思想都做不出反應。

而且根據黑雙很是仔細的打量,總算看出範小鳥還只是一個二重天的修行者,看他面容和高明豪差不多大,那未來強大會遠嗎?

“好,等天玄天回去,就爲他登名造冊。”

看着高明豪叫黑雙師叔,可是這師叔卻沒有穿得多好呀,雖然一身白白的。而且他身後還跟着兩個穿着破爛的和尚,這樣的人算得上有錢人嗎?

“天下宗真的有錢嗎?”範小鳥小聲的對高明豪問道,他心裏還是認同了高明豪。

高明豪擺了擺手,隨便從身上一掏,就把自己的銀行卡拿了出來:“這張卡上,還有着幾十個億。如果他們不給你錢,我就給你錢。”

可是範小鳥此刻甚至連高明豪都不相信了,這貨有着幾十個億?

高明豪見狀,直接從口袋裏面掏出手機,一邊鼓搗着手機的銀行系統一邊說道:“你看着,我現在查給你看看。”

其他的人,手機在氣場波動的環境,手機自帶的電波根本傳不出去,而且在這裏這麼久,手機裏面的電量也會因爲寒冷導致手機電量慢慢的消散。

高明豪就沒這樣的遭遇,只因他是電元素修行者。

而且他即使是在這邊,還能夠使用WIFI,而幸好驚人的滿的。

很快,高明豪的手機就登錄進了銀行的系統,隨隨便便的鼓搗了一陣子,高明豪就查到了自己的賬戶餘額,然後把手機遞到範小鳥的手中。

看着手機裏面顯示的驚人數字,範小鳥還是第一次見識這麼多的錢,雖然只是一連串的數字,可是引發的震驚也不會小。

見範小鳥愣住了當場,高明豪拍了拍範小鳥的肩膀:“如果你還是不相信,這也許是有作假的。你可以用你的手機登錄查看。”

“我手機沒電了。”範小鳥說道。

高明豪擺了擺手,自己手機這麼半年來都沒充過電,沒電算什麼。

“把手機給我,我幫你充電。”

範小鳥把手機從口袋裏面摸了出來遞給了高明豪,在錯愕的眼神之中,手機在高明豪的手裏,高明豪隨隨便便的一摁開機鍵,手機就直接的開機了。要知道自己也是開機過很多次,可是一開機就提示電量低,最後乾脆連這點顯示都沒有。可高明豪拿在手裏一下子就開機了,神奇呀。

接着高明豪又在範小鳥的注視下,用範小鳥的手機登錄了銀行網銀。

範小鳥這才徹底的相信高明豪所說的,接着又順着高明豪所指的邪祖和尚望去:“給你說,他是我們天下宗最大的土豪,回頭我幫你敲詐他個數百億,讓你風風光光的回家娶你的翠花。”

範小鳥進入天下宗,也需要一個領頭的人,故此,高明豪就對黑雙問道:“師叔,那小鳥進入門內是什麼身份呢?”

從剛纔範小鳥露出了一手直接把土元素修行者逼出,雖然沒有多大的傷害,可是這份洞察力和那超乎反應的速度,去任何門派亦是能夠得到很好的待遇。

黑雙想了想,雖然範小鳥表現出來是可以,可是他究竟是什麼體質還是沒有辦法斷定。

這時零時加桌的極樂門老者看着範小鳥,而那個土元素修行者就是在指着範小鳥給老者說着什麼一般。

“光之子?”

範小鳥的身份也被黑雙暫時的放在這裏了,有前途的人,自會有好生的教導,就像高明豪這般。邪祖和尚直接代師收徒,還得到了太上長老的肯定。 天玄天的比賽繼續着。

法源和尚爲聖明門贏得了一次勝利,火焰老頭也一鼓作氣,派出了門內的另外一名名叫悔當初的實境後期的長老。

聖人教也知道這次的勝利很關鍵,如果再輸了自己也就喪失了問鼎天玄天的資格了。

故此他們也派出了門內的高手,扎瓦希瓦。

兩人上場了,相互示意了一個眼神, 總裁大人的意外驚喜

悔當初很瘦,故此他奔跑起來之時居然還能給人一種這貨不要跑着跑着風太大瞭然後把他吹回去的感覺,但是此人的身份勝在輕靈。

扎瓦希瓦這人十分的壯,每一腳落地都會使得地面嗡嗡作響一陣陣。

悔當初不是一個正常的修行者,當然這不是說他人不正常,而他不是主流的修行者,他主修的是殺,明殺暗殺。

故此眼看兩人距離沒多遠,悔當初的嘴角就揚起了一絲弧度,一把鋒利的斷刀很是沒有徵兆的插在了扎瓦希瓦的肋骨之間。

這讓周圍圍觀的衆人也是一愣,這刀什麼時候出現的。



故此一些圍觀的人就謾罵了起來:“這算偷襲。”

“人家都沒使用武器,這還偷襲。”

“贏了也不光彩。”

只有一些清境強者紛紛爲之側目,他們居然也沒感受到斷刀如何出現的。

悔當初沒有在意周圍人的議論,而是帶着十分平淡的眼神望着扎瓦希瓦:“如果刀子再偏一點,你的心……”

其他的門派也沒有做聲,悔當初的資料他們也有,就是一個刺客,你想一個刺客和你明着幹,這可能嗎?

所以,聖明門很直接的拿下兩場直接的勝利。

婆羅門弗洛澤甘地此刻已經沒有比賽的念頭了,丫的比怎麼比呀。

這些人完全的不熟悉,萬一自己贏了人家不服氣,直接的找自己婆羅門PK,自己婆羅門這點人扛得住嗎?可是不比,妹的又要丟臉呀。

第三場是黑手黨對九方園。

高明豪也爲範小鳥充當了導師,指着黑手黨的方向:“小鳥,你看,那邊的那些外國人其實就是黑手黨背後的大佬喔。黑手黨的名號你知道吧,就是有着他們撐腰。”

接着又指向山口組的方向:“那邊就是山口組,R國第一大黑幫,但是在修行界裏面也是有名的。”

阿薩米克斯得到了火焰晶石,很開心,即使這次輸掉了天玄天自己也沒有損失什麼。

而此刻,火焰晶石已經被阿薩米克斯交給了自己身旁的一個年輕人,而這人赫然就是前不久火燒教堂的比瑞休斯,而在他身邊的正是當初的教堂大主教的莫阿羅。

原來是莫阿羅帶着比瑞休斯直接去投奔的黑手黨,莫阿羅雖然已經老邁,可是也是一個清境初期的強者,何況又帶着一個火元素修行者,所以一進入了黑手黨。莫阿羅和比瑞休斯倆師徒就受到了最好的待遇,而在黑手黨的教導下,比瑞休斯掌控火元素也是越發強大。

此刻的比瑞休斯已經足以單挑實境後期強者的存在了,而且現在阿薩米克斯又爲他取得了火焰晶石,現在的比瑞休斯正在吸收着火焰晶石裏面的火元素來加強自己的元素沉澱。

九方園,是非洲的一個祭祀門派所演化而來的門派,此刻已經成爲了非洲最大的修行門派,還和非洲的許多國家有着關係。

九方園的修行者,清一色的黑人,而且一個個都是五大三粗的壯碩男子。

面對黑手黨,做爲九方園的大祭司的登拉,此刻也穩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等着黑手黨派遣人手出來。

黑手黨也沒讓九方園多等,很快阿薩米克斯就派出了第一場比賽的人。

這人一出來,衆人都錯愕的看着。因爲這人的修爲只有九重天,但是他那不算強大的氣場卻讓人即使站在冰原上都能夠感受到炙熱,而在此人腳下的冰塊已經融化成水不多時居然還翻滾了起來,貌似開水了。

山口組的阿里稱眯着眼睛仔細的看着黑手黨派出來的人,此刻的他總算明白爲何阿薩米克斯想要火焰晶石,原來他手下藏着一個火元素的修行者。早知道這般,自己就應該獅子大開口的要價了。

知道對手是火元素修行者,登拉也是眉頭一皺。高明豪電元素修行者擊殺過清境中期強者,而土元素修行者能夠懂得他人的心思和幻化,那火元素修行者有着何等本事呢。

想了想,登拉吩咐道:“巴拉雷,你上。”

巴拉雷不是登拉手中最強者,這次派巴拉雷上場是看看火元素修行者的本事,如果本事不夠大巴拉雷實境後期足以把他撕成碎片。

比瑞休斯看着前方走來的壯碩的巴拉雷,輕蔑的擡頭一笑,此刻的他不再是以前那個懵懂無知的少年了,他如今正爲未來的輝煌戰。越是瞭解,越是知道黑手黨的強大,他也想要在黑手黨裏面有着一畝三分地,這次的天玄天就是一個很好的契機。

巴拉雷一上場,雙手合掌對比瑞休斯一作揖,隨即整個人的氣場一下子爆發了開來。


他雖說是在炎熱的大陸上長大的,可是他的氣場卻是冰寒氣場,在這天峯之中更能夠發揮出自己的能量,這也是登拉派巴拉雷上場的原因,看是否能夠剋制比瑞休斯這個火元素修行者。

氣場很強大,但是一旦觸碰到比瑞休斯周圍三米之處,就不斷的冒着白煙,被火化爲了蒸汽。

如果是水元素的話,也許巴拉雷還會擔心一點,可是隻是依靠這個寒冰氣場就想要擊敗自己,除非你能夠達到清境,可是比賽卻不能用清境.

“嘿嘿,接我一招吧!”

比瑞休斯說道,說着雙手往前一伸,在他的手心處兩團火焰突兀的出現。這火焰和平常的火焰不一樣,普通材火的火焰通常是金黃色,而天然氣的也是青藍色,可是在比瑞休斯手中跳動的火焰,卻是驚人的紅色。

這是他吸收了火焰晶石的能量之後,他的火元素完全就被這種火元素佔據,而他感覺這火元素的溫度至少比起平常火焰高上幾十倍。

這是能夠在石頭裏面燃燒的火焰,這是火山裏面的火焰。


火焰的跳動, 平安的重生日子 。加大力量的輸出,可是這危險的感覺隨着時間越久就越發濃厚。

不能在等了,在等下去自己面對這火焰生不起出手慾望了吧。

“呀!”

巴拉雷快步的朝比瑞休斯衝去,而他整個人和他的氣場好似一巨大的冰凍機器一般,所過之處冰面更加的堅固。

氣場和比瑞休斯那微弱的氣場接觸。

“呲呲呲”的氣場當中的水珠被化爲了蒸汽消散在了空氣之中。

隨着兩人的距離越近,使得場中完全被水蒸氣所掩埋,只憑視線觀看的話完全看不到了。

衆人就想着用氣息感應。

可是當氣息一感應進去,修爲低於實境中期的修行者紛紛感受到一股炙熱,好似連自己的氣息都能灼燒,連忙把氣息撤了出來。

不少沒來得及撤出的人,此刻的鼻子已經完全的融化了,十分的嚇人。

與此同時,在蒸汽瀰漫的白霧之中,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叫聲傳來。

‘啊……’

聲音分貝很高,由此表明裏面的人正承受着劇烈的痛苦。

緊接着白霧裏面閃現了幾團火焰,白霧被吹散,露出了裏面的景象。

比瑞休斯已經慢慢的朝黑手黨的方向走去,而在他剛纔位置的地面,一個比起黑人來還要黑的人此刻正在地上翻滾着。

這是巴拉雷,皮膚被完全燒焦的巴拉雷!

登拉早就預料過會輸,可是沒想到比瑞休斯的下手會這麼狠,巴拉雷的氣息已經完全的紊亂了,而且一時強一時弱,還有身體完全被燒壞,即使能夠繼續活下去,那也是一個廢人了,這時此次天玄天比賽第一個重傷,而且還是讓修行者最爲驚恐的重傷,對於修行者來說,死了並不是太可怕,可是修爲沒了那世界也就沒了。

登拉的面色很不好看,但是他也沒有辦法指責,畢竟這是比賽。

“奧利比,去把巴拉雷抱下來吧,等會兒你上。”

奧利比是登拉身後最壯的一個,聽了登拉的話身影一晃來到場中,抱起巴拉雷下場然後給了自己同伴,然後他再次來到了場中。

奧利比站在場中,氣場緩緩的散發開來。

周圍的衆人此刻忽然都覺得心中一涼,一種寂寥傳遍自己的身心。連極樂門的老者在奧利比氣場展現的時候也皺了皺眉,可以影響情緒的氣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