驍的長劍雖然擋住了狼的利爪,但身體依然被狼那強力的勁道,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拍飛掉,然後重重地被摁倒在地!

要知道驍雖然才11歲,但是他一直沒有疏於鍛煉,身體的力量已經比普通成年人要大許多,可是這點力氣,在狼面前依然感覺是這麼渺小…

背後著地的那種鑽心的疼痛差點讓驍背過氣去,但是他知道絕對不能昏過去,那樣話…就全完了。

狼嘴在眼前放大,口水已經流到了他的臉上…

然而,在這危急關頭,驍終於說了一句發自肺腑的話:「拿開!臭死了!」

正當驍以為自己的頭顱即將被狼咬下來的時候,忽然!在驍的頭和狼的腦袋之間的縫隙中鑽出了一把長劍,劍電光火石般插入土中,橫在中間將一人一狼隔了開去,冰冷的劍身就這樣緊緊的貼著驍的側臉!

刺出這一劍的不是別人,正是二弟格雷趕到了!

「笨蛋!戳到我臉怎麼辦?!」驍大大的鬆了一口氣,看來暫時沒有了被咬掉腦袋的危險了…然而大灰狼見好事又被打壞,惱羞成怒,反的一抬爪,便向格雷抓去。

就在這時,艾連已經從後面趕到,乘著狼不注意…

「呀!」

他大叫一聲跳向空中,用出了全身上下最大的力氣,雙手提劍就向狼肚刺去!

劍身伴隨著飛濺的鮮血,沒入了狼的身體,長劍直把大灰狼從左到右刺了個對穿!然後一聲凄慘的悲鳴在森林中響起。

驍連忙從狼腹下逃出來,和格雷與艾連站在一起,警惕的看著前面那隻身受重傷、搖搖欲墜的大灰狼…

狡兔三窟!三個男孩不敢有絲毫的懈怠,因為這不僅是頭大灰狼,而且還是一頭污染獸!除非砍掉他的頭顱,不然是沒那麼容易斃命的。

果然,大灰狼一點沒有要死的意思,四腳站穩之後,渾身的毛髮全部立起,眼睛和皮膚開始隱隱泛紅,顯得十分猙獰。

戰鬥還沒有結束。

狼爪亂飛,狼牙肆咬!三人就在污染獸周圍轉動,憑藉個子小,速度快,瘋狂的躲避著。人的移動速度遠沒有狼的攻擊速度快,只不過他們憑藉良好的眼力,並且迅速的計算著狼的攻擊軌跡,專跑到狼攻擊的死角,讓狼無從下手,這使原本就焦急的狼變得更加狂躁!

就這樣,狼不停的攻擊,男孩不停的靈活躲避,情況僵持了下來,導致出現了一種奇異的景觀,彷彿人與狼在樹林里跳舞一般,時而轉圈…時而跳躍…配合著落葉和樹葉中透出的陽光,顯得有些詭異與妖嬈。

似是在跳舞,其中卻是步步驚險!想象一下,他們的那小身板要是被巨大的狼爪給抓到了的話…後果會不堪設想,所以不允許出現失誤。

這種景象不知持續了多久…大灰狼漸漸發覺自己的動作越來越遲緩,身體也變得冰冷起來,地上全是一灘灘血跡,是狼血!

是戰鬥,戰鬥使他們越來越興奮!

男孩們看到差不多的時候,便一起後退,均是喘著粗氣警惕的望著條狼。

「最後一擊!」驍再一次舉起了劍。

「嗯!」

三人高高躍起,一同將長劍刺入狼的兩邊的脖頸之中!旋即污染獸轟然倒地,眼中的神采慢慢地消失,眼看是不活了。

這便是驍的初戰了。

————————————————————————–

… 第負二章挑事的傭兵

在三兄弟拚命的趕路下,五天的時間,終於是走出了森林.

「根據地圖上說描述的,前方應該就是羅格鎮了。」驍手拿地圖,淡淡的說道。

「我看到了!就在前面!」格雷看著前方的朦朧小鎮說道:「聽說這個地方魚龍混雜,經常有流動的傭兵、士兵、和一些其他職業的人在這裡休整、補給。」

「吃飯!我餓了!」艾連大叫道,的確,連續吃幾天的乾糧,差點讓他瘋掉。

進入小鎮后,驍獨自去尋找旅店,這樣一伙人好早些休息,格雷則是陪著艾連去找飯店去了,於是三人便分開行動。

但是當驍找到旅店之後,不出意外的,自己拿兩個愛闖禍的弟弟果然惹到麻煩了,就在一家光線昏暗酒吧里,三弟艾連和二弟格雷被一群傭兵給纏上了。

那傭兵團長名叫傑克,看見兩個身上帶著狼血,且無依無靠的小男孩,於是起了歹心,想要將艾連和格雷誘拐了,然後拿去販賣,不過在這個時候,驍及時趕到了。

酒吧里的眾人吃驚的看見,一個身上裹著紗布,有著深黃-色的瞳,手持和那兩個小孩一樣的長劍的男孩正站在傑克身後,此時劍已出鞘,正搭在傑克的脖子上。

「把手放下,你要是不想死的話…」驍淡淡的說道。

「哦?要動手么?」傑克流著冷汗說道,旁邊傭兵團的同伴已經站了起來,算上團長傑克,這夥人一共有十個人。

三兄弟交換了一下眼神,驍向他們示意這件事交給自己來處理,他笑了笑:「你們知道我們是誰么?竟敢在此叫囂,還敢動手打我弟弟!」

傑克不屑道:「哼!虛張聲勢罷了,你們能有什麼背景?」

「我們不需要背景。」驍嘴角的笑容漸漸擴大,「現在,我要向你發出一對一的挑戰!」

酒吧里的人都愣住了,人們都非常詫異,一個小男孩居然向體型比他大上一倍不止的叔叔發出挑戰?而且很多人都清楚,傭兵團長傑克的實力很強。

「哈哈…好,我接受了!只要你能接下我的一擊,便算是我輸!」傑克欣然答應,他正好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兩人將決鬥場所定在了酒吧門口的那條街上,這裡發生的事情自然也吸引來了部分看戲的人…來看一場看起來實力異常懸殊的決鬥。

傑克卻看見了驍專註的眼神,彷彿受到感染,拿起了從夥伴那裡遞過來的雙手大劍,也做好了戰鬥的姿勢,如臨大敵。

其他人都奇怪了,以他的實力對付一個孩子,有必要這麼認真么?

驍卻是手提長劍放於身前,虎步一邁,嚴陣以待。

人們均屏住呼吸望著街道中央,兩人的戰鬥已近開始了。

一大一小兩個人,兩把劍碰撞在了一起…

當兩人初次交鋒之後,傑克大吃一驚,雖然他自認為自己沒有輕敵,但是驍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依然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小子看似只有十一二歲,勁兒可不小,而且行動十分敏捷,自己的攻擊,他都能用劍以巧妙的角度化解開,或者直接躲開!但是身為傭兵團的一團之長,傑克的實力卻不是蓋的,一把大劍揮舞得虎虎生風,劍過之處,驍不得不暫避鋒芒。

在一旁觀戰的艾連和格雷心裡卻是翻起了驚濤駭lang,經過與污染獸的生死一戰,驍的實力在各方面都有了明顯的增長,出劍也更加果斷!

更讓他們吃驚的是,這傑克的身體力量實在是太大了!揮劍時所產生的勁風,竟可以刺痛站在一旁的他們的皮膚,大劍劈到地面上頓時出現道道裂縫!

…看來外面的世界真的是強者如雲!

驍一邊和傑克糾纏著,一邊腦子在飛速的轉動。

這傭兵使用的是何等狂亂的劍法啊!雖然自己可以在他攻擊時找到很多破綻,但是實戰和理論是有差距的,他的力量奇大,攻擊範圍也很大,強攻的話搞不好會弄個兩敗俱傷就結局…只有靠劍法和速度撐過去了!

在一旁圍觀的群眾都吃驚的看著戰局,弱一點的人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幾步,他們沒想到這樣一個小孩子能在傑克面前撐這麼久,那將來的他,能達到何等高的境界?

「那真的是一個小孩子么?實在是難以置信!我從來沒有見過小小年紀就這麼能打的!」

一時間議論聲四起,有的人羨慕,有的人嫉妒…但是幾乎所有人都不再懷疑,這個男孩子的實力與勇氣!

驍通過自己的速度,將戰鬥拖進了僵局,此時正是中午,羅格鎮的一條街道上,越來越多的人圍在來觀看,驍和傑克激戰正酣。

「哈哈哈!好久沒有打這麼痛快了。」傑克大叫道。

「彼此彼此,還有什麼招盡量使出來吧!」驍回了一句。

不知過了多久…

「臭小子,有種你別躲!」

「臭傭兵,有種你別砍呀!」

偶爾出現了這樣奇怪的對話。


又不知過了多久…

鏘!的一聲,兩把劍拼在一處,傑克正以一個下劈的姿勢,驍以一個上挑的姿勢,兩人就這樣僵在了那裡。

眾人可以清楚的看見傑克現在已經很累了,而驍那邊就更好不到哪去了。

「怎麼樣…臭傭兵,沒力氣了吧!我擋下你的劍了!」驍喘著粗氣說,這一劍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握劍的虎口已經震出了血,同時,男孩也已經筋疲力盡了。

「額!」傑克瞪大了眼睛吃驚的看著驍,眼中閃過了不甘,喜悅,或是暢快淋漓?

「哈哈哈!」傑克大笑著放下了手中的大劍,豪爽的說了一句:「我輸了!」

「團長!」傭兵團其餘九人難以置信的喊道。

傑克搖了搖頭,道:「你們也都看到了,這小孩在和我戰鬥之前就已經受過傷,而且我的年齡是他是兩倍不止,能在我手下堅持那麼久,還接住了我全力一劍…我雖然愛財,但最起碼知道尊重對手!」

傑克轉過身,兩手握劍,插在地上,昂首挺胸道:「你是個強者!下次再見到你的時候…嘿嘿…一定要把你拐賣了,賣個好價錢!」


說罷,他向同伴擺了擺手,向人群外走去,準備離開。

「團長…就這麼放過他們了?」傭兵團的那幾人跟在傑克的後面,顯然還在為他惋惜,敗在一個小孩手裡的確是讓人不能接受。

傑克卻是道:「你們看見那個孩子的眼神了么?那是一雙倔強無比的眼神,他擁有比誰都要強的好勝心!比誰都要強的好勝心,不是誰都有的,一個人想要成為傳奇,這是必要的前提…這樣的人,只要不死,今後或許會是一個傳奇,我很期待。」

「等等!」驍喘了兩口氣,突然喊道。

傑克轉過身來,聳了聳肩:「什麼事?我可不想再和你打了。」

「呼呼…你們不是傭兵團么?呼…我,我雇傭你們了!」驍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

傑克吃了一驚,不過馬上就恢復了正常,露出了奸商一般的表情,「哦?那麼關於價錢的事情,咱們去旅店裡說吧…」

————————————————————————–

… 第負三章熾炎魔

經過一番商量之後,傑克還是沒能敲詐到三個機靈的小鬼,雙方將價格定在10金幣,傭兵團將負責護送三人到【神無學院】.

神無學院,是坐落在各國的中央的頂尖學院,從未被戰火所侵,各大王國的王宮貴族、天才妖孽們,都會被各個地方學院推薦到這裡,接受更高的武學教育!

三兄弟也是如此,一個月前,他們便接到了通知。聽說,能進神無學院是一件十分光榮的事,但是他們卻有些興趣索然,而且認為哪兒的學院都是一個樣子。但是在母親的一再勸說之下,三人終於是離開了家鄉,踏上了旅程。

在一片荒蕪的山谷中,十大三小,一行十三人正在趕著路。

走在前面的那三個大搖大擺的領頭,正是十一二歲左右的三兄弟,他們天生便不知道恐懼為何物,腰間的長劍拖在地上,發出滋滋的聲音,欣賞著四周的風景。而在他們身後,背著大劍的十個大人們,卻是和三個孩子不一樣,警惕的望著四周。

進入【哥斯山脈】之後,已經三天了。

傑克的精神前所未有的繃緊,對著前面的三個男孩說:「這破峽谷里寸草不生,全tm是黃土,上面極容易發生塌方,大家要注意了,還有…前面那三個小機靈鬼!萬一遇到不能應對的大麻煩,第一時間就跑,我們斷後,千萬記住了!」

團長經驗老道,彷彿做好了應對一切狀況的準備。

自從那日傑克和驍的戰鬥之後,整個傭兵團對這三個孩子都刮目相看,其態度上和之前相比也有了很大的差別,也客氣了不少。

強者,無論在哪都是被尊敬的。

走著走著,眾人的腳步忽然停了下來。

「哥哥…」格雷感到全身都有一股涼意,他拉了拉驍的衣袖。

他們看見了前方的土裡露出了一堆白骨…不,不止一堆,這一帶四處都是白骨!有人類的,也有動物的骨頭,在烈日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森白刺眼。

驍看向了傑克,面色嚴肅。

「怎麼?怕了?」傑克斜視著驍。

「人的一生有所為有所不為,如果做什麼事都是瞻前顧後的話,連後悔的機會都不會有,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驍回答道。

「切,人小鬼大。」傑克乾笑了兩聲,又向一旁的傭兵們喊道:「你們聽著!好好的看看我們的這三個僱主!我們的僱主不是傻瓜,我們的委託也不是兒戲!明白了么?不就是幾根破骨頭么,繼續往前走!」

驍似笑非笑的看著傑克,「哥斯山脈的兇險,我早有耳聞…聽說,越危險的地方,越可能有寶藏喲。」

聽了這話,傑克立馬轉過身來,悄聲說道:「發現寶藏,分我一半!」

兩人相視一笑,懷著不同的心情,一行人往山谷更深處進發。

「等一下!噓…」

突然,傑克一擺手說道,自從進谷之後他一直保持這警惕,剛才有一瞬間,他聽見了山谷上方,隱約傳來了陣陣隆隆之聲,「要發生塌方了?」


眾人均是小心翼翼的望著上方,如同驚弓之鳥一般,不敢發出一點聲音,就保持著這種狀態,宛如幽靈一般行走著。

艾連一下子大叫起來:「喂!你們看看見上面有東西!」

傑克連忙捂住艾連的嘴巴:「你小聲點!你這樣大叫,山壁會更容易鬆動而脫落的!剛才還在誇你們,現在就犯錯誤!」

他卻的沒發現,自己的聲音更大。

但為時已晚,大塊大塊的石頭從山壁上宛如雨點一般的脫落下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從下方往上看去,其落勢彷彿毀天滅地一般,頗為壯觀。

「還看什麼!跑呀!「傑克大喊一聲,撒腿就跑!其餘的人也反應過來了,拚命的往前跑去。

轟隆隆!!

巨石紛紛砸在地上,震耳欲聾的聲音從後方傳來,揚起陣陣灰塵。

沒有人願意lang費時間回頭看上一眼,一些細小的碎石砸在身上更是隱隱生疼,他們可不想再被更大的石頭砸到。然而這片山谷的塌方似乎是有計劃性一般,緊緊的,猶如死神一般的追著眾人,稍有不慎,便是埋葬的結局。

終於,險險的逃出了塌方區…

大家都在喘著氣,並不是因為累,而是因為一種劫後餘生的后怕。

「呼呼…看來沒有人受傷。」傑克清點了一下人數。

「喂,傑克!剛剛是你跑得最快吧?你還說要保我們周全呢!剛才遇到危險,你一下子就沒影了,我可是看到了的!」艾連沖著傑克大叫道。

「你還不是跑得跟兔子一樣,都跑到我前面去了…嗯?」傑克說著,好像發現了什麼,凝神往眾人身後看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