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寧繼續抽咽著,看著趙雲清的臉,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如果自己真的能逃脫這次的險境,她願意全身心地去愛他,不管多少艱難,都會與他在一起。

兩個的濃情蜜意,絲毫沒有感動旁邊的黑衣人們。他們仍面無表情,而且帶有很強的殺氣。

帶頭人嚴肅地對趙雲清說道:「大皇子,就算你救走這位姑娘,也是逃不掉的。我們既然奉了皇上的命令,就不會放棄殺她的。所以還請大皇子不要再阻攔,讓她一個人安靜地死去吧。我們這裡有毒藥,她會死得毫無痛苦的。」


趙雲清呵斥:「你們要她死,先過了我這關再說!本皇子在此,絕不會讓你們得逞的。如果不想把我們的關係鬧僵,你們最好快快離去,我自會向父皇負荊請罪的。」

「我們的任務沒完成,是絕對不可能就此回去復命的。如果這姑娘不死,死的就是我們所有的弟兄,所以我是絕對不會同意大皇子的要求。」

「那沒辦法,只有動手啦!」趙雲清難費口舌,這些人都是他父皇的人,不可能會聽自己的命令的。

他輕輕地推開了馨寧,讓她趕緊逃走,而自己轉身應付這群高手中的高手。

馨寧堅決不做逃兵,既然他們要殺的是自己,那自己就等在這裡,一直守著他。

她害怕這些人連趙雲清都會傷害,她不能只顧自己逃命,必須和趙雲清一起共患難。

無論趙雲清怎麼規勸,還是無法請動馨寧離開,他知道她這一刻真的很在乎自己,不想連累自己出事。

帶頭人心中驚過一浪波瀾,對方可是大皇子,未來的儲君。一旦與之結下仇怨,只怕日後不能容得下他們這幫人。他想要不通融一下,賣他這個人情?

他很快否決這個念頭,且不管日後怎樣,現在如沒有完成皇上交的任務,皇上是絕不會對自己的兄弟手下留情的。

「殿下,既然您執意如此,我們就只能對不住了。大家趕緊動手,勢必以最短的時間制服大皇子,以最快的速度處決了韓馨寧。」

「遵命!」各黑衣人齊刷刷地飛向趙雲清,來勢兇猛。他們才不管大皇子是什麼身份,只是簡單聽命令做事就夠了。

馨寧聽著那些人大叫喊的聲音,就毛骨悚然,隨之往後退到了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

她本想讓大皇子沒有後顧之憂,可以專心對付黑衣人。

沒想到帶頭人突然飛到自己的身邊,拿出了一個小瓶子,明顯的就是他所說的毒藥。

他的動作之快,趙雲清都沒反應過來,就這樣帶頭人得手了。

待趙雲清發現之時,自己已經被重重包圍,插翅也難及時飛出,來解救他心愛的女人。奈何他如何橫衝直撞,這些人如銅牆鐵壁一般,無法攻克。

他最厲害的秋水劍也敵不了這麼高手,自己的內力一開始就消耗了不少,他絕望地大叫:「啊……啊……放了她,放了她,要不然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他的叫喊聲很快被淹沒在山林中,當他再望向馨寧的時候,那個帶頭人已經撬開了馨寧的嘴,正要灌下毒藥。

那毒藥是這世間最厲害的毒藥,名為一秒死。一旦馨寧喝下哪怕一滴的毒藥,也會馬上死去,死前無任何徵兆,會安靜地離開人世的。

而馨寧這邊亦是反抗無力,奈何不了這種武功高強的男人,眼見著自己就要喝下毒藥而死了。馨寧怕毒死太難看了,於是用自己的牙齒咬舌尖。

可那帶頭人的手勁很大,馨寧只咬到了一點點舌頭,嘗到了血腥味,並未死過去。

「小姑娘,咬舌自盡會死得更難看的。你還是乖乖喝下毒藥,保准你死前毫無痛苦,而且死相也會安詳,不會變醜變嚇人的。」帶頭人猜出了馨寧的心思。

「我自己來喝。」馨寧勉強地咬出這幾個字。

她接過瓶子,深情瞥過趙雲清一眼。她不知喝下這毒藥后,是徹底死了,抑或是魂回現代,與父親重聚。她越想越傷心,生命如此凋零,天可知我還眷戀著。

趙雲清大聲呼喚著她:「馨寧,扔了它。只要你不喝毒藥,就有辦法活下來。」

可是帶頭人已經在防範著,嘴角露過一絲笑意:「丟了一瓶,我身上還有的是毒藥,隨便你選!」

既然註定要自己今晚死去,那就痛苦點吧,馨寧舉起了毒藥,準備一飲而盡。

突然一個石頭出現,將毒瓶打翻,眾人皆望向不遠外,一個身影漸漸浮現出來。

他就是趙美廷,他穩步走來,臉上帶著始終不變的微笑,和藹地喚著馨寧的名字。

馨寧沒想到許久不見,再次見面竟是這種痛徹心扉的方式。

「王爺,你來了……」她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其中夾雜了一些喜悅,更多的是擔憂。大皇子也救了不了自己,難道他就能嗎?

不遠處的趙雲清看到了希望,「皇叔,你一定有辦法救馨寧的,是不是?」

趙美廷點頭默許,然後對帶頭人說:「黑大,本王命令你立即把韓馨寧放了。」

帶頭人跪下行禮:「王爺,萬福!如若沒有皇上的旨意,小的是不能放過這位姑娘的,一定要送她上西天。」

眾黑衣人不再糾纏大皇子,而是跑過來向美廷王爺行禮。其實他們的心思,主要是為了防範王爺把韓馨寧救走了,而使他們自己丟了性命。

趙美廷突然由笑轉為嚴肅的表情,拿出了自己王爺的威嚴說道:「我看你們誰敢動本王的女人,這是皇上的旨意,已經韓馨寧賜給我了。所以她不能死,只要你們敢動她,本王定不會饒了你們。」

他將衣服中的聖旨拿給了帶頭的黑大,面帶殺氣,讓那些黑衣人都不寒而慄。

黑大仔細查閱聖旨,皇上果真下旨要饒了韓馨寧一命,還把她賞賜給了美廷王爺。

他忙誠懇地跪下,向王爺認錯:「剛才是小的冒犯王爺了,還請王爺原諒。小的在這裡恭賀王爺,喜抱得美人歸。」

黑大面無表情的臉,終於露出了人情味,這時所有的黑衣人也全都恭賀王爺大喜。

這個場面只有兩人不喜歡,那不就是馨寧和趙雲清,他們才有一點點進展,想不到竟被王爺硬生生地插了一腳。

趙雲清一直以來都表現得很沉穩,如今聽了這個如晴天霹靂般的消息,簡直是狂奔過去的。

當他接過聖旨,看到了「將秀女殿的三等宮女韓馨寧,賜給美廷王爺」一句話時,整個人都崩潰了。他想不到自己苦心經營的愛情,就把父皇的一道聖旨給摧殘了。

如果說馨寧的心不在自己這兒,他還不會如此心痛。可是剛剛馨寧也表示對自己的好感,就來了這樣的旨意,他是萬萬不能接受的。

「皇叔,這究竟是為什麼?你一直都知道侄兒心裡只有馨寧,為何還要奪人所愛。」

馨寧也失落地癱坐在了地上,不管自己以前如何對大叔王爺有好感。可如今自己心底的人是大皇子,如何能容得下別人呢?

趙美廷雖很喜歡大家的祝賀,可是他知道現在最痛心的是馨寧和皇侄。當他選擇了這個方法來救馨寧,就知道他倆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元佐,皇叔當然明白你的心意。可是我的皇兄,也就是你的父皇,他是不會同意你娶一個宮女做以後的國母的。而我趙美廷就不一樣,我都已經有了三妻四妾,多一個婢女進王府,也是對皇室毫無影響的,你明不明白?」他本想安慰自己的皇侄,可最終卻說了一些輕視馨寧的話。

「皇叔,你這樣對馨寧是很不公平的。你的王府女人成群,個個還很潑辣兇悍,恐怕馨寧一進去,就沒有好日子過。如果你真喜歡她的話,還不如讓她待在皇宮,過些風平浪靜的日子。」趙雲清此刻真難想象馨寧不在皇宮的日子,該是多麼的乏味。

趙美廷不認同他的話,激動地反駁道:「難道這皇宮就能適合她?若真是風平浪靜,也不會有她今日差點被處死的境遇了。我這是為了救她,才向皇兄要了這份旨意。我實在想不出其他辦法來救馨寧了,你有辦法嗎?」

趙雲清被說得體無完膚,確實是自己沒能好好守護好心愛的女人,才會有失去的一天。

而馨寧躲在那一直發獃,兩個有權勢的男人為自己爭來爭去,又要何高興的。

她想要的簡單地活下來,就那麼難做到嗎?

她不想卷進任何人的鬥爭中的,她只想生存下去,然後安全地回現代。

到底她該何去何從,敬請期待!


!! 馨寧不想嫁作他人婦,還是個卑微的小妾,她寧願死也不會答應。

她表情木訥地站了起來,走到了黑大面前,說:「麻煩你拿出毒藥,我只求一死。我不願嫁給王爺,麻煩成全!」

這次黑大隻認皇上的命令,如今皇上既然要饒了她,那自己就不能害了她的命。


「對不住,我的兜里其實並再無毒藥了。既然任務解除,我們回去復命了。」

黑大帶著他的黑衣衛齊刷刷地飛走了,成為天空中一個個黑點,最後消失不見了。

直到此時美廷王爺才對馨寧說:「韓馨寧,本王為了救你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你怎可如此輕生。本王求下這道聖旨,只是權宜之計,並不會影響你現在的生活。這聖旨只要我們三人不說,那黑衣衛自然也不會說,皇上更不會管這閑事,這樣就不會有人知道了。你還是你,等皇上淡忘了你的名字,我就說不要你了,這樣皇上也不會有異議的。」

馨寧的臉終於舒緩了一些,忙問:「王爺,你如果反悔,算是抗旨不遵嗎?」

趙美廷嘴角露出了幾分笑意,坦然地說:「馨寧,你不用擔心本王,這些事情本王還是能應付能過來的。本王反而擔心你,老是惹禍,自然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以後學聰明點,少知道別人一些秘密為妙。」

馨寧嗯嗯地點頭笑了,終於可以不用死,也不用嫁人了。

趙雲清自然也笑開了花,他愧疚地與王爺說:「皇叔,剛才是侄兒誤會你了。多虧你這次,想出這樣一個辦法,保住了馨寧的命。其實馨寧這次被父皇下處死命令,真的好冤枉,都是那個瑜妃娘娘自己說出來的,馨寧被動知道的。」

「是呀,這次被這個瑜妃害慘了,以後再也不敢見到她了,免得惹了一身騷。他背著皇上與別的男人偷情,還被我看到了,就在那個皇上下禁令的地方。」馨寧終於把藏在心底的心事說了,舒坦極了。

趙雲清拉著馨寧的手,關切地問:「瑜妃是不是知道你看到了她的醜事?」

「那倒沒有吧,就是我與你出宮的那天晚上,我迷路了,才闖進了禁地。反正我覺得這瑜妃是一個不善的女人,還是遠離她吧。」

趙美廷嚴肅起來,鄭重地告誡馨寧:「你必須將這個秘密死死地保守下去,直到瑜妃死去或者失勢。現在她正在盛寵階段,萬一讓她發現你知道她的醜事,肯定會想方設法幹掉你的。這次因為她的過失,才致使元佐的身份爆露,但皇上並沒降罪於她,而是把你處死。可見皇上對她的極度寵愛。」

「皇叔說得極是,如今絕不能得罪這個瑜妃,她可是有仇必報的人。雖然沒有城府,但是有了父皇的寵愛,就沒什麼做不到的了。」

「遵命,兩位大人!」馨寧終於嘻笑了。

「本王連夜趕來皇宮,如今睏乏了,得回去王府休息了。元佐,你帶馨寧回秀女殿吧。」趙美廷饒有深意地望了一眼馨寧,很快就飛走了。

趙雲清和馨寧兩人對視一笑,也不知該說什麼好。雖然兩人都淺顯地表達地彼此的感情了,可還沒有到光明正大地在一起那步。

「嗯,馨寧……」趙雲清低著頭。

「怎麼了,趙兄……不是,大皇子,有什麼要與馨寧說嗎?」

「你現在想睡覺了嗎?」馨寧差點吐血了,猶豫了如此久,原來是想問這個問題。她只好勉強地一笑:「呵呵,奴婢困得不行,站著都能睡著了。」

趙雲清嘴角勾了勾,溫柔地拉著馨寧的手,一起飛上了天空。

馨寧都已經習慣了被他這般帶上天空,也不再害怕,只是靜靜地享受這一刻。兩人都不說話,沉默著,心底在醞釀著感情。雖然之前偶爾有過肌膚之親,可是這次的牽手,卻讓兩人都心跳加快。所以他們不願再靠近,怕會觸高壓電,電暈了就不妙了。

「馨寧……」

「嗯嗯……大皇子……」

「你剛才以死來拒絕嫁給皇叔,是不是為了我呢?」趙雲清終於敢問出來了。

馨寧的臉粉中帶紅,嬌嫩可愛,讓趙雲清看來,都很想親一口。

趙雲清深情地湊過臉來索吻,卻被馨寧用手擋住了,她嬌嗔地說:「大皇子,你專心一點。萬一掉下去,我們就都摔成肉餅啦。」

此時的氣氛歡快了一些,趙雲清靦腆地笑了,想不到原本淡定的自己,也會想占馨寧的便宜。他想自己是情不自禁,應該不會讓馨寧討厭自己吧。

「馨寧,以後你不管人前人後,都叫我趙雲清吧。我現在身份還需要保密,不能讓別人識破了身份。還有……你還沒回答我那個問題呢?」

馨寧淺淺地笑了,說:「怎麼可能?我還年輕,幹嘛現在就嫁人,還是嫁給人做小老婆。我當然得以死來相抗了,要不然我的幸福就沒有了。」

「原來是這樣,看來是趙某自作多情了。」趙雲清臉上全寫滿了失落。

馨寧想:你大皇子真笨,不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呀。

但她也一個女孩子家家的,怎麼能明說出來呢,還是保持點矜持才好。要不然,以為自己很容易追到手呢。

「至於我的幸福,會不會有你,那就要看趙兄的表現了。」馨寧覺得還是給他點希望吧,要不然氣氛太過於沉悶了,自己確實對他也是有點感覺的。

趙雲清的臉果然由雨轉晴,笑開了花,他一直盯著馨寧看,好似看不夠。

「專心點!」

沒多久,他們就到了秀女殿,快樂的時光總是那麼短。

趙雲清不舍地飛出了殿下,輕輕地,不想驚擾了各位小主。萬一讓人看見了,又得連累了馨寧遭受流言蜚語了。

馨寧雖也有不舍,卻未表現在臉上,只是淡淡地一笑,然後就回房休息了。

她此時的睡意全無,就安靜地躺在床上,想著晚上發生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