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犀盾”乃是清水真人的本命法寶,已經在其丹田內培育了足有上千年,和他早已心靈相通,此番清水真人將其暫置於外人之手,已經初步具備靈智的靈犀盾像個孩子一樣,立刻翻臉不認人,在空中滴溜溜的直轉,就是不同意自己被這個小修仙者使用,還幻化成一個小孩的臉龐,非常形象的衝曦晨撇了撇嘴,很是不屑的意味。

曦晨無緣無故被“靈犀盾”嘲弄,頓時火冒三丈,他衝着“靈犀盾”破口大罵道:“不就一破盾嘛,有啥好得意的,不想讓老子用,老子還不稀罕呢。”

曦晨和玄陽子呆在一起的那段時間,也不經意間沾染上了玄陽子身上的那種痞氣,真不知道玄明子聽到了這些會作何感想,恐怕愛徒心切的他會立刻殺上開陽峯,與玄陽子大戰三百回合,這個混賬傢伙,真是太爲老不尊了,竟然把他唯一寶貝徒弟都給帶壞了。

清水真人被夾在二者中間,見他們互相的看不順眼,急的那是一個頭兩個大,“靈犀盾”雖然被他煉化已有千年了,可是初具靈智卻並沒有多少年,現在還是一個小孩的心性。而另一邊,卻是貨真價實的毛頭小子,傲氣正盛的年紀。

不得已之下,清水真人只有擺出師祖和主人的身份,對這兩個恃才傲物的小傢伙狠狠地震懾了一番。

靈犀盾見主人發火,立刻軟了下來,它騎驢下坡,幻化的臉龐對清水真人露出討好的表情,答應可以稍微的照拂曦晨一二,而曦晨見靈犀盾服軟,也不像方纔那般固執,他並沒有再拒絕清水師祖的好意,也算是間接地表明接受了“靈犀盾”的救助。

“有‘靈犀盾’對曦晨護持,這次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了。”清水真人對靈犀盾的威力甚是清楚,絕對是天地間少有的防禦型法寶。

清水真人身爲光屬性修仙者,自身的防禦力算是他最爲薄弱的環節,他不像大多數修仙者一樣,用進攻型的法寶來當作自己的本命法寶,而是理智的選擇了防禦型的,這在修仙界中還是極爲少見的。

畢竟對於修仙者來說,選擇本命法寶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一定要萬分慎重,修仙者在其一生中可以擁有各種法寶,但是本命法寶卻永遠只有一個,並且隨着境界的提升,以及丹田內丹火的煅燒,本命法寶的威力也會逐漸地增強,成爲修仙者最爲得力的幫手。

可是正所謂福禍相依,本命法寶是一把“雙刃劍”,也是有着他的弊端,一旦本命法寶受損,那相應的其擁有者的心神也會遭受到極大的損傷,甚至修爲境界會大幅度的倒退,更有甚着會丹田碎裂,從此便淪爲凡人。故而修仙者對於自己的本命法寶很是看重,若非萬不得已,他們不會輕易用他來與人拼死對戰。

清水真人此番將本命法寶借於曦晨,看似平常,其實冒了極大的風險,僅憑藉曦晨凝氣期的境界,根本無法發揮靈犀盾的全部威力,甚至連千分之一的威力也發揮不到,這也就導致靈犀盾自身的防禦力會大大減弱,一旦其在雷劫之下承受不住,片片碎裂開來,那對清水真人可是一個致命的打擊。


儘管如此,爲了使這個少年可以在雷劫之下安然保下性命,清水真人還是毫不猶豫地將它從體內祭出,足見其對曦晨的關愛之深。

其實清水真人能這樣毫無保留的去對待曦晨,完全是因爲其師父玄明子,玄明子曾跟隨清水真人修習陣法之道,可是說是清水真人的半個弟子,關係一直很是親密。而且在清水真人落難之際,是玄明子跪在天璇峯大廳之前整整的三天三夜,苦苦的向掌門清靈真人求情,這才留的清水真人一條性命,後來清水真人委身於這個陰暗不見天日的藏經閣,也只有玄明子,時常前來探望於他,幫他打點好一切。清水真人雖然從未對玄明子道過謝,可內心卻一直對其心懷感激。對曦晨的關心,可以說是愛屋及烏吧!

曦晨仰面望着無垠的蒼穹,從容不迫地將衣袖挽起,他雙目炯炯有神的望着劇烈翻滾的天空,烏雲凝固在一起,化作一條條長約百丈的巨蟒,張大巨口,在空中不停地盤旋。而漩渦變得越來越大,轉速也越來越快,逐漸地籠罩了半邊天際。

漩渦中一道亮光閃過,彷彿將那片混沌劈成兩半。

“來了”,曦晨心中一凌,他雙手飛快的結印,心中默唸口訣,一層層土質的盔甲瞬間覆蓋在其皮膚之上,將其身體嚴嚴實實地包裹在內。 (下一章預計會在兩點左右更新……)兩道身影自皇宮深處飛出,落到了這片天空之上。

這兩位,一個是當今西諾帝國帝皇西莫,一個是當今西諾帝國護國使者歐陽凌風。

他們兩人,西莫乃是聖階中期的強者,而至於歐陽凌風,則是聖階巔峰、半步至尊的存在。

他們兩個在後宮議事的時候,突感皇城上空出現了一批強大的氣息,其中還有一道就算是連歐陽凌風,都是感到心悸的波動。所以兩人立刻放下手中事物,便是立刻飛出來了。

但是當他們看到這支龐大的軍隊時,心中的震撼是無以附加的。

而在這支軍隊最前方的那名少年,更是讓兩人眼中滿是震撼之意。因為處在他們這種等級的強者,尤其是見多識廣的他們,自然可以憑氣息猜測出,眼前這位,絕對是一名至尊強者!

但是,更讓他們感到震驚的是,眼前這名少年,明顯不過十六七歲啊。

不過現在這些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眼前這些人,明顯是沖著三皇子西曼來的。

「呵呵……在下乃西諾帝國帝皇西莫,不知尊駕駕臨,有失遠迎,還請尊駕贖罪!」

西莫和歐陽凌風同時彎下了腰,至尊強者已是能夠跟這些帝國皇帝相提並論的強者了,甚至地位還要更高,容不得他們不尊敬。

更何況,能夠培育出如此年輕的至尊強者的勢力,必定不是什麼尋常勢力。說不定,眼前這些人就是皇道十二宮或者兩大聖殿中人。

「少廢話,將三皇子西曼叫出來,我們是來找他的,物管人等,滾!」

吳東一句話,不管是天上還是地上的人,嘴角都是狠狠抽搐了兩下。這傢伙,是一點都不給一國帝皇面子啊。

夢炎睿看著吳東直接是不給西莫面子,眼中光芒閃爍間,連身體都是抖動了起來。

當然,夢炎睿這不是嚇得,而是激動的。他現在才知道,夢天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至尊啊!在這東大陸之中,至尊強者一共也就那麼十來個吧?甚至更少。

西莫面色一陣鐵青,但是隨即又是嘆了口氣,不說那位至尊強者,光是眼前這人,就是一位與自己同等級的聖階中期的強者。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聖階強者,現在卻是只能為人跑腿,這一個極大的反差,不由得讓西莫有些難以相信。

「把西曼那個混帳東西給本皇帶過來!」

西莫一聲怒喝,一名玄階後期的錦衣衛便是飛身而下,直接是進入到被紅色絲綢裝飾得極為華麗的後宮之內,從其中拎出來了一個人。

來到面前,夢天不由得有些失笑。

眼前這人,哪有一點皇子樣?長得非頭耳面的,說的難聽點,就跟個豬差不多。

那一身肥肉,讓夢天看著就沒胃口。

「父、父皇……」

西曼似乎對自己這位父親很是害怕,一上來就跪了下去。

「啪……」

正處在暴怒中的西莫一巴掌扇了過去,「廢物!你跟我老實交代,你這幾天又做了什麼?」

西曼被西莫一巴掌扇的明顯愣在了那裡,眼淚也是流了出來。

「我、我沒有……」

「啪……」

又是一巴掌,這一次,西曼的鼻血直接是被扇了出來。這做父親的,還真是不留情啊。

「你說不說?!」

西莫已是處到了爆發的邊緣,就是因為這個不爭氣的兒子,要是連累了整個西諾帝國,那西莫還有何臉面面見先祖?


「唉……我說小莫啊,你先熄熄火,我來問問他。」

見到西莫毫不留情的扇了西曼兩巴掌,歐陽凌風不由得有些心疼地走上前來,拉住了西莫。

「哼!不爭氣的東西!」西莫一聲冷哼,便是退了回去。

「行了,不用問了,把今天的新娘給我交出來。」夢天在這時候開口了。

經夢天這麼一說,不知是西莫,就連歐陽凌風的臉上,都是閃過了一絲怒氣。

感情這些人是來搶親的啊?

這要是真被他們搶走了,那自己這皇室,還有何臉面存在啊?

「尊駕,不知小兒哪裡找惹到你了?今日是小兒的大喜之日,可不可以……」

「交出施瑾宣,不然今日,踏平你皇室!」

夢天這一句話,是直接將西莫起的臉色鐵青。這番毫不給面子的話語,無疑是在西諾帝國皇室的臉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您這是要跟我們西諾帝國皇室開戰不成?尊駕,您可要想清楚了。我們是一個帝國,如果你要開戰的話,想想後果!」

歐陽凌風的語氣在這一刻變得凌厲了一些,顯然是想震住夢天等人。

「開戰的話,我們倒是不介意……」夢天微笑著看著西莫:「犯我夢家者,雖遠必誅!」

西莫的面色,一下子變得慘白了起來。

這支部隊,難道是夢家的不成?對於夢家,西莫是又愛又恨。愛呢,是因為夢家先祖奠定了西諾帝國軍事力量的基礎,讓西諾帝國一度成為東大陸第一強國。

而恨呢,則是因為夢家勢力太強,已經威脅到了皇室的統治地位,使皇室的威嚴降低了不少。

而至於出兵夢家,則是這些皇室中人在正常不過的做法了。不管你對帝國貢獻多大,一旦你的實力威脅到了帝國,帝國便會出兵剿滅你。

「你們,還真是好大的膽子啊。夢家的威嚴,也是你們能夠挑戰的么?」

夢天的聲音,在此刻帶上了一絲冷意,令得西莫等人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不管是天空之上,還是天空之下,那一道道充滿了震撼之意的目光,從沒有斷過。

在眾強者的心中,夢家已是接近衰敗,根本不可能再出現至尊甚至天劫三境的巔峰強者,所以皇室才敢大舉包圍夢家。

皇室本來算盤打得很好,借抹除夢家致命,警告那些蠢蠢欲動的勢力,連大陸最強勢力之一的夢家都不是皇室的對手,勸你們還是死了那條心吧!

不過西莫萬萬沒想到,這夢家,竟是還有著如此強悍的實力。

難不成,以前夢家的衰敗,只是裝的不成?還是其中有什麼陰謀?

「那你是夢家的什麼人?」

歐陽凌風看著夢天,腦海中閃過夢家所有人的資料,但就是找不到有關於眼前少年的資料。

「呵呵……我就是你們口中的那個夢家廢物,夢家大少爺夢天!」

「什麼?!」

不管是歐陽凌風也好,西莫等人也罷,就連下方的諸多勢力和強者,都是在此刻發出了一道難以置信的聲音。

「咕……」

無數人在此刻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誰又能想到,那個廢物大少爺,竟是一名至尊強者?

十六歲的至尊啊!

「難怪……難怪啊……」

西莫緩緩閉上了雙眼,難怪夢步塵要把夢天隱藏起來,要給他安上一個廢物的名號。

現在的西莫,已經將夢天當做夢步塵隱藏起來的強者了。但他要是知道夢天現在的這番成就,僅僅只花費了一年的話,還不知道要震撼成啥樣呢。

「夢天大少爺,呵呵……」歐陽凌風呵呵一笑,然後便是捋了捋鬍鬚:「按照備份,我和你爺爺是朋友,你應該也叫我一聲爺爺才對。不如這樣吧,我們到皇宮內去喝杯茶,然後彼此都平和的談一談,怎樣?」

歐陽凌風說出這番話,已經是很忍讓了。

夢天見到這個台階,知道是歐陽凌風在示好。夢天同樣也不想打鬧,便點了點頭,順著這個台階下去了。


「好吧,就隨你去一趟皇宮。不過今天這婚禮嘛……」

夢天微眯著雙眼,然後淡淡的聲音,緩緩傳盪開來。

「還是別辦了吧……」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土盾術”,這是目前曦晨所學過的唯一土系防禦型法術,乃是前些日子由掌門玄真子親自傳授,如今正好拿來使用。

曦晨並沒有一上來便祭起靈犀盾進行防禦,他已經從清水師祖那裏得知,此次的雷劫,對他的身體的作用那是譭譽參半,用肉體承受的玄雷越多,那得到的好處便越大,肉體會越加的強橫,故而不到萬不得已,生死存亡之際,曦晨決不願將這個絕佳的機會白白喪失掉。

漩渦正中心的黑洞慢慢的變大,突然間,一道銀白色的強光突兀地出現,朝着正下方的曦晨迎面劈來,曦晨縱身躍起,並在自己身上施加了一個“懸空術”,迎面撞上疾速而來的九天玄雷。

玄雷猛烈地擊在曦晨的身上,巨大的衝擊力將其飛躍的身形重重的砸了下去,可是曦晨還未墜落地面,便強行止住了身形,又再次飛回到半空中,迎接着下一道玄雷的衝擊,他剛剛長出爲數不多的頭髮,如今被玄雷擊的根根直立,看起來頗像一個刺蝟。

第一波的九道九天玄雷在眨眼間便結束了,每道僅僅有手指頭這麼粗細,對曦晨的身體並未有多大的損害,他只是感覺身體略微有些發麻而已。

曦晨盤膝坐在地上,氣沉丹田,利用這空隙的時間休息片刻,來恢復體內已有所消耗的元力。

不一會兒的功夫,空中的烏雲再次劇烈地翻滾起來,漩渦裏雷電交加,風動雲涌,彷彿一條條的銀蛇在相互的糾纏一樣,曦晨站起身來,仰望蒼穹,朝着深邃的天空再次飛去。

這次渡劫整整的持續了近一個時辰的時間,曦晨已經連續的度過了五波九天玄雷,這使得站在遠處的清水真人大爲驚訝,他本以爲憑藉此時曦晨的修爲,最多隻能支撐三波玄雷,那已經是他的極限了,可是沒想到他現在竟然還看似留有餘力。

清水真人此時此刻的心情和當時的玄真子很像,曦晨這種猶如怪獸般的體質,簡直就不是常人所能擁有的。

“這孩子,還真是與衆不同。”清水真人一直高懸着的心漸漸地放了下來,看情形,這一劫算是有驚無險,憑藉“靈犀盾”超強的防禦力,絕對可以將剩餘的幾波九天玄雷擋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