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金光先是遲疑了一下,這才恍然說著,而後就沒有了什麼聲音。

房間裡面陷入了安靜之中,李浩然透過墨鼠的眼睛,看到霍金光正在一些玉器令旗上繪刻陣紋,在旁邊的無言則是來到了宋大狗等被綁著的眾土匪身前,讓看守的黑衣侍衛將一種散發著奇異香味的葯灌入了宋大狗等人的口中。

不多時,待這些黑衣侍衛灌完之後,無言才出劍斬斷了眾人身上的繩索。

「草!我殺了你!」

宋大狗滿眼憤恨的看著無言,在鎖鏈斷裂的瞬間,忽然暴起,出拳朝著無言轟來。

昏暗的房間裡面,宋大狗拳頭上元氣凝聚的狗頭狂吠一聲,砸向了無言的胸口。

嗡!

無言冷笑一聲,手中的劍眨眼之間釘在了宋大狗的胸口,將憤怒攻擊的宋大狗擋了下來。

「喝了迷迭喪心水,你還想要報復的話,我也只能送你去幽冥了!」

冰冷的聲音在房間裡面響起,聽得周圍欲要攻擊的土匪們都停了下來,所有人的眼中泛起了一抹莫大的驚慌。

迷迭喪心水是一種在土匪山寨裡面慣用控制犯人的葯,此葯能夠讓人暫時喪失智慧,變作一具只會聽從命令的玩偶,不過服藥三個時辰之後,此葯的藥效就會自動被人體的消化系統解除,是一種具有時效性的藥物。

宋大狗更是身體一顫,看著無言沉聲說道:「哼! 魔王修仙 !」

「呵呵!我隨時恭迎!」

無言輕輕一笑,戲謔的看著宋大狗說著。

話音剛剛落下,宋大狗和眾多土匪眼中光芒一幻,下一秒瞳孔裡面的光芒,變作了茫然和空洞,一個個都呆立在了原地。

「走吧!帶著他們跟我去山寨裡面布置陣法!」

此刻,霍金光抬起頭來,看著無言輕輕說著。

……

「回來!」

地宮之中的李浩然睜開了眼睛,通過精神力量給出去探查的墨鼠下達了回歸的命令。

齊妙音關心的看著李浩然問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狗頭寨淪陷了……他們很快就會發現這裡的,我要做一些布置!」

李浩然站起身來,看著齊妙音將他探知到的一切都一一講述了出來。

除卻在房間裡面聽的那些之外,其他的墨鼠在整個營地周圍發現了大約三十多個穿著黑衣斗篷巡風司的侍衛。

這些侍衛都是武士,若是單個對上的話,根本不是李浩然的對手,可他們這三十多人在寨子的外面布置下了一座幻陣,現在貿然衝出去的話,李浩然也沒有把握離開。

故而,他想到的唯一可能就是,藉助地宮的便利,在裡面布置下陣中之陣,將敵人引誘到此一一解決。

齊妙音聽后也跟著點了點頭,一拍腰間的藏玉,拿出了一個陣盤和十八桿陣旗:「我這裡有一套藏匿隱身的陣法,正好可以藉此隱藏咱們的氣息和身形!」

說著,齊妙音將陣盤和陣旗給了李浩然,並將布置的方法一一講述了出來。

她的身上還有禁止,根本無法施展元氣,雖然她能夠通過精神之力開啟藏玉,卻並不能施展元氣布置陣法,也只有將布置之法告訴李浩然。

李浩然將陣法布置在了地宮大門的一側,且按照齊妙音的方法開啟了陣法。

而後,李浩然復又提著筆,在地宮的地板、牆壁上寫上龍文,並在關鍵地方將布置下了百顆元晶。

「呼!」

正待他布置完陣法的時候,外出的墨鼠盡數歸來,融入墨鼠體內的魂念被他提取出來,僅留了十隻墨鼠留在了地宮之外,以查探外面的情況。

「沒想到你對龍族的陣法知道的還挺多的,竟然連這兩儀真龍陣都懂得布置!」

齊妙音站在藏匿陣法之內,看著走入進來的李浩然,略顯意外的說道。

兩儀真龍陣並非是什麼厲害的陣法,和李浩然先前布置的喚心魔十幻陣是相輔相成的雙子陣法,此陣最大的功用是混亂氣息,擾亂武者體內的元氣。

倘若兩陣套在一起,可以組合成殺心幻滅陣,只不過此陣若要布置下來,需要武宗的修為,且其中一些關鍵的節點和技巧都為精妙,李浩然是有心無力,只能分開布置。

「我也是第一次布置,依樣畫葫蘆而已!」

李浩然一笑,謙虛的說著。

齊妙音美目流轉波光,嘻嘻一笑,輕盈的說道:「普天之下,第一次能如你這般自如銘刻陣紋的人,僅有一個巴掌之數,在你這般修為能夠如此的,僅你一人!……見你如此,我都有些動心了!」



「呵呵!我可以給你賣力,卻不能賣身!除非你以身相許,哈哈……」

李浩然一笑,心念一轉,拋開了心中的成見,調笑的說著。

他的話音落下,聽的齊妙音微微動情,眼中光芒一綻,認真的點頭說道:「這倒是一個方法!能招你這般的人物,進入我們家族的話,絕對有助於父親的大業!」

「哈哈!倘若如此的話,倒還不如讓你父親投入我的麾下來做事!」

李浩然傲然抬頭看向了地宮入口,略帶狂傲的說道。

齊妙音聽的愣在了原地,頓時知道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也沒有在反駁解釋什麼,也跟著扭頭看向了地宮入口。

一時間,地宮裡面一片安靜,李浩然和齊妙音的呼吸漸漸的消失,修鍊到了武師階段,他們已經能夠自由的控制自己的呼吸,甚至閉氣時間可長達一個時辰之久。

在地宮外面的野狗寨內,僅剩下的五十多名狗頭寨的土匪,猶如行屍走肉一般,跟在巡風司的侍衛身後,正將一張張的黃符貼在狗頭寨的各個地方。

霍金光則是拿著一個陣法,正將一桿又一桿的陣旗插入寨子裡面,且還拿出了數百顆元晶,分別布置在了關鍵節點之中。

就這般,霍金光無言等人布置了一個時辰之後,這才停了下來,聚集在了狗頭寨的廣場之上。

呱!呱!呱!呱!

眾人剛剛聚集在一起,自寨子外面的四個反向,分別傳來了一個叫聲。

「魚兒上鉤了!霍老,您且坐鎮陣法中心,我去寨子後面躲藏!」

無言聞聲哈哈一笑,拱手對著霍金光一禮。

霍金光點頭,將一面令牌扔給了無言:「拿著這面令牌,可自由出入此陣!待會兒抓捕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交代了一句之後,霍金光帶著周圍的眾多侍衛朝著聚義廳之中走去。

無言冷冷一笑,看了眼周圍被控制住的眾多土匪,低聲吩咐道:「都跟我走吧!待會兒,還需要你們有大用!」

說著,無言帶著眾人朝著山寨的後面走去,在路過山寨房間的時候,他又點出了一些土匪進入了房間等待。

當無言來到山寨最後面一排木屋前的時候,身後僅剩下了宋大狗和三個土匪。

「你們依次去這幾個房間隱藏,等待我的命令!」

無言又吩咐了一聲,待眾土匪進入指定的房間之後,他扭頭看了眼一眼,正要走向掛著一面黃旗的房間時,忽然停住了腳步:「這個房子不錯,普普通通能夠藏人!」

說著,無言轉身朝著角落裡面的那一間木屋前走去,這一個房間正是地宮之上的房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來!希望大家喜歡! 第一百七十三章對戰無言

吱呀!

木屋的門被無言打開,在他進入房間之時,整個山寨的陣法被啟動,和山寨之外的幻陣連接在了一起。

倘若有人在山寨周圍的話,定然會發現,狗頭寨恍惚之間,消失在了空氣之中,在這片山丘周圍,一團團的霧氣悄然升起,不多時就已經瀰漫了數十里之遠。

在距離這裡有四十多裡外的地方,正有十幾道身影在紅楓林中極速穿行。

在這群人的身後,還有數十名穿著黑衣,手持虎頭大刀的漢子,一邊嘶喊著一邊追逐著。

「達哥,咱們跑個什麼!難道還怕了這些該死的土匪不成?」

正在前方奔行的隊伍之中,一個穿著華麗錦衣的青年,看著前方帶頭奔行的霍達不解的問道。

霍達扭頭看了眼這青年,搖頭一嘆:「這些人雖然不足為懼,可我總覺得心裏面毛毛的!我想對方既然引走了兩位師叔,定然是有備而來,一旦咱們被他們纏住,到時候恐怕就難走了!」

「達哥,自從上一次在墓界出來以後,你的膽子就小了許多!咱們九霄真龍洞怕過誰,想我堂堂少主,竟然被一波土匪追的四處亂跑,這事要是傳出去的話,可要被人笑掉大牙啊!」

青年搖頭一嘆,眼中泛起了一抹決然,正待他想要停下來的時候,在他身邊始終跟著他的兩個輕甲侍衛忽地抓住了他的雙臂,帶著他一步不留的朝著前方疾而去。

「放開我!該死,你們這是要幹什麼?」

青年臉色一變,怒聲吼著。

抓著他的兩個侍衛並未說話,仍舊是跟著霍達朝著前方走去。

霍達也不看身後嘶吼的青年,一邊觀察著周圍的環境,一邊沉聲說道:「霍寧!你他媽給我老實一點,這一次可不是出來殺人的,咱們是去相親的,倘若是你丟了一條腿,或者是一條手臂的話,我可不敢保證大千幻變宗那邊會不會反悔!」

聽著霍達的話,霍寧一下子冷靜了下來,他的眼中泛起了一抹寒光,氣鼓鼓的看著前方的霍達,臉色陰沉讓人不安。

「師兄,左右兩側忽然出現大量不明身份的武者!」

御前女宮 師兄,前方出現十幾個武者!」

正在眾人前行了約十里的時候,在霍達周圍遲來了三道人影,他們匯合隊伍之後,將各自探查的情報報告了出來。

霍達眉頭皺起,一邊前行,一邊看向了天空:「霧氣越來越濃了……真是天助我也!走,朝著左前方前進!」

……

「嗯?土狗雕像?……莫非這山寨裡面還藏著什麼秘密不成?」

無言走入木屋,在將房門關上,轉身之時,被眼前的兩尊土狗雕像一震,緊接著他扭頭看向了通往地下地宮的通道。

通道是由青色的長條石磚鋪砌而成,看起來有些年月,這讓他不由退後了兩步,正當他退到門口,背過去的右手正抓住門栓的時候,他忽然停了下來:「這裡若有什麼危險的話,宋大狗恐怕早就引我們過來了……走!去看看,倘若有什麼秘密的話,那也是老子一個人的秘密!」

容後傳 ,無言鬆開了握著門栓的手,抬腳朝著前方走去。

啪噠!啪噠!

腳步聲在地宮通道之內傳遞出來,聽的等候在門口多時的李浩然微微一笑,他扭頭看了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齊妙音說道:「巡風司的統領來了,待會兒我出去一戰,你只管留在這裡!」

「嗯!」

齊妙音點了點頭,望向了地宮的門口。

陣法並未被李浩然開啟,而是任憑無言走入到了地宮之中。


無言來到地宮后,看著周圍的壁畫兒,還有那地宮中心的狗頭雕像,眼睛裡面泛起了一抹振奮的光芒:「這是神族的遺迹!……」

說著,無言快步朝著前方狗頭雕像前走去,他先是輕輕撫摸了一下狗頭雕像,轉而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當他看到狗頭雕像后銘刻的功法之後,無言更是狂笑了起來:「王侯功法,此功法竟然能夠修鍊到王侯,天不負我啊!」

說著,無言仔細的看起了這上面的功法。

啪噠!

正待他看的仔細之時,李浩然一腳踏出了藏匿陣法,大步朝著無言走去:「無言,山不轉水轉,咱們又見面了!」

「李浩然?你怎麼會在這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