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電聚雲!

接連兩式擊打在先前的那個小口之上,頓時將破壞力逐漸臻至極限,鋪路的冰雪終於是滿天散去。

「想不到居然被他化解了!」

遠處,看到這一幕的煉器谷弟子有些不甘,旋即又陰沉著道:「不過沒關係,言師兄只用了一招就逼出了他所有的底牌——火之意境和天級原始真元,還把他逼得如此狼狽,看他後面還有何本事應招!」

同時,言旭川也看著林淵,勝券在握道:「你已經敗了,接我一招要連用三招,我再出招你如何應接?天級原始真元並不可久,認輸吧,說出你搶奪劉師兄秘籍的經過,我或許會從輕發落你。」

「認輸?」

林淵淡漠一笑,仰首道:「抱歉,在我的字典里,沒有這個詞。至於發落,我林淵也從不將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手上。」 「不見棺材不落淚!」

言旭川動了真怒,「暗害劉兄便罷了,明知已經不敵,還死不認輸,看來我有必要教育教育你,什麼叫做天高地厚了!冰舞十三!」

唰!

長劍一引,頓時滿天冰霜!

無窮無盡的冰霜將林淵包裹起來,瘋狂舞動著,迷亂他的視線,同一時間,冰雪中一抹身影如鬼魅如魍魎,眨眼間包裹著林淵刺出十三劍!

嗤嗤嗤嗤嗤!

十三劍不僅角度刁鑽,更有種同時刺出來的感覺,將林淵全身每一個死角鎖定。

饒是林淵也不得不感慨,宗門之中一旦與頂尖沾邊,這類弟子的確不是一般武者可以比擬的。

當然,目前這情況,林淵還不至於害怕。

「破空!」


體內第十竅穴之中,星力湧出。

同一時間,體內的魔神種子也有了動靜,魔神之力加持在星力之中,霎時林淵手中寶劍綻放出耀眼光芒。

斬!

沒有任何猶豫,《雷切虛空劍》第五式,破空斬出。

那一剎那,隨著林淵的舉劍,他周圍不多不少湧出十三道雷光。——每一道雷光都是一把劍!

轟轟……

一連串的轟鳴響起,十三道帶著火之意境的雷光之劍成功擋住冰雪中幾乎無跡可尋的十三詭異劍氣。

不僅如此,十三劍刺出之後,周圍狂舞的冰雪也散去了。

「嗷!」

一聲悶哼,隨著天地間的冰雪散去,林淵後方,言旭川一口鮮血嗆出,踉蹌後退三步。

「怎麼可能?言師兄受傷了?」

遠處, 仙若空嵐

「你剛才那是什麼力量?為何比天級原始真元還可怕?」言旭川震驚地看著林淵。

「為何要告訴你?」林淵沒什麼表情地看著對方。

「不要以為你就真的戰勝我了,我一樣還有底牌沒出!」言旭川並不服輸。

「是嗎?是天級原始真元,還是天階武技?又或者是第二種意境?」林淵依舊淡定從容地問道。

「你!」

言旭川暗怒不已,他的底牌的確被林淵猜中了!

天級原始真元!

而且是比林淵還高一品的天級中品原始真元!

原本他想作為反敗為勝的利器使用的,誰知對方那淡漠的表情,彷彿根本不怕他施展出來一般。

「用還是不用呢?」

言旭川猶豫起來,天級原始真元只有一滴,一旦使用,恢復起來將會非常慢!

如用出來勝了還好,至少目的達到了,顏面也還在;

敗了,那就真的是不僅丟臉,還將導致很長時間內他無法保留自己的最強狀態。

「你還戰嗎?不戰就快走吧,我沒時間陪你浪費了。」林淵掃了一眼一動不動的對手。

「為何不戰?」

言旭川被林淵的話語一激,頓時想到了死去的好友,想到了自己衝擊神勇境的夢想,如果這點困難就畏懼,那他還有何希望去衝擊武道更高境界。

原本猶豫的眼神一瞬間變得堅毅,言旭川再次握緊了自己手中寶劍。

林淵都沒想到會有這個結果,不過他倒是樂見其成,最近遇到的對手幾乎沒有一個可堪一戰的,全都能一擊秒殺。

遇到一個勉強可以一戰的對手,倒是可以磨練磨練自己,最近修鍊過多,劍術也是初成,有個這樣的對手來磨練,再好不過。

遠處,青年煉器谷弟子想的就和林淵完全不一樣了……

「嘿,言師兄要動真格的了,我不信那新來的還能贏!」

他期待著看到林淵落敗的一幕。

與此同時,大決戰開始了。

咻!

言旭川的身影率先動作,他剛剛一動,林淵便是感覺到了一股如山巒傾軋,大海顛覆般的壓力朝著自己壓來。

幾乎要將他逼得喘不過去!

「好可怕的感覺,看來是天級原始真元無誤了!而且比我的原始真元還強大得多!」


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這時對方的劍招也是初露端倪。

「接我自創的地階頂級武技,雪不葬心吧!」

唰!


至酷的風雪襲來,但偏偏這風雪之中卻蘊含著一絲溫暖!

實在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極端!

那風雪之後,好似有一顆瘋狂調動的心臟,那是一個人隱藏在風雪中的野心!

「好!」

林淵大叫一聲好,眉毛也跟著挑了起來。

很好的劍招,他就需要這樣的對手才能真正磨練自己!

「來吧,小魔蟾之體!」

微微變身,林淵變得並不明顯, 我的異能悠閑生活

一瞬間,變身之後的林淵實力強勁了不少。

「弧光!」

一記帶著火焰的驚雷弧光以林淵為中心閃掠了出去。

這將火之意境,星力,魔神種子之力,魔蟾之身加成融合在一起的劍招,比起第一次林淵施展不知強悍了多少倍。

然而,即便如此,這也沒能幫林淵獲勝……

咔擦!

驚雷炸在風雪之中,擊退了風雪,卻沒能將那跳動的野心擊退。

「我不會輸,輸的是你!」

風雪中,言旭川長劍狂舞,天級中品原始真元一點也不省,這一刻的他儼然眼中已經只剩下勝利!

「是嗎?那我們最後再看吧!」

林淵手中的劍同樣不停,一擊不成,第二擊立即便是斬了出去。

「我的天,那新來的居然有這麼強,和言旭川師兄斗個旗鼓相當?這是什麼樣的戰鬥?」

遠處,旁觀的那名煉器谷弟子早已經被眼前這華麗,頂尖的對決完全震懾,雙方旗鼓相當,斗個你來我往,完全就不是他這個等級可以比擬的。

雖然他的修為也達到了通武境後期,但對他來說,對方兩人完全就是不可逾越的天譴!他這一輩子怕是在武道之上都追不上對方,唯一可以自傲的只有煉器。


唰唰唰唰唰!

眨眼間已經不知道是幾十招過去,陡然風雪之中傳來一個聲音。

「你敗了。」

隨著這淡漠的聲音響起,風雪便是陡然消退。

下一刻,言旭川從風雪之中倒退回來,臉色蒼白,幾難支撐。

「不……不會吧,敗的是言師兄。」

那煉器谷弟子看到這一幕,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我……敗了!」

言旭川一臉地不甘,無法接受最終的結果,他將天級原始真元幾乎耗盡,最終卻依然敗了!

如果敗了就敗了還好,但他還要接受對方的處置。

在星月谷之中,三個分谷弟子是禁止到別的分谷之中去挑釁的,他一時情緒失控前來挑釁,當時想的是一個剛入谷的通武境中期弟子能有多強?為了查明朋友的死因他一定要來!

但不料,對方的強悍遠遠超出了自己的預期,如今主動挑釁的自己落敗,面臨的將是對方的處置。

對方如果夠狠,要斷他手腳都是可以的。

「你走吧。」

正當言旭川內心之中掙扎不已的時候,不遠處,林淵淡漠的聲音卻響起。

「你讓我走?」

言旭川驚訝地抬起頭去,「你不知道星月谷三個分谷之間的規矩?」

「不知道。」

林淵的確不知道,也不關心。

「我越谷挑釁你,卻被你打敗,你可以……按照谷規處罰我……」

言旭川不是敗了不敢認的那種人,雖然心中後悔,但他還是毫無保留地說道。

「沒興趣。」

林淵語氣淡漠,對方不是他討厭的那種人,一非故意挑釁,二來為了替友報仇甚至敢越谷挑戰,這點他甚至有些欣賞。

再者他不僅沒從此事中受到傷害,相反利用對方磨練了自己的武技,獲得好處,自然更不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好吧,多謝。」

言旭川深深看了林淵一眼,轉身離去。


走了幾步,他卻又忽然回過頭來,道:「劉雲飛師兄真的是你殺的?」

「不是。」

林淵如實道。

「那……」

言旭川一愣,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了。

「秘籍是從兩名武仆手中奪來的,聽他們的語氣似乎來源於另一名武仆的盜竊。」

林淵見狀,淡漠說道。

如果對方一開始就開門見山地問,或許就沒那麼多事了,但只可惜對方喜歡拐彎抹角,他也不是那種喜歡主動解釋的人。——而就算他解釋,也未必有用。

「原來如此。」

言旭川點了點頭,這番話他相信!

「我相信你的為人,不過有件事我必須告訴你,劉兄其實還有一個同姓哥哥在武道谷。他現在在閉關,等他出關,他可能會來找你,他的性格和你相似,都喜歡打過再說話,所以……」

點頭之後,言旭川並沒有走,而是突然說道。

「無妨,讓他來便是。」

林淵不懼挑戰,淡漠應之。

「你沒聽我說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