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蕭冷聲一笑,雙拳快速抬起,朝著壯漢轟擊而出。

修鍊到達了劍士九品,離蕭恐怕的力量解放出來,雖然沒有以前的強橫,但對付這幾個劍士八品的修士,綽綽有餘。

轟轟轟……


眨眼間,這五個壯漢摔到在地。

每一拳離蕭都轟擊在他們的丹田處,丹田破碎,修為皆廢。

「用蠻力就廢了五個劍士修士,他好強。」

周圍的人微微一凝,目光看著離蕭充滿了震驚之色。

… 「不殺你們,你們滾.」離蕭淡淡道,目光看了地面上的五個壯漢一眼,便移開了目光朝著啊紫看了過來。

五個壯漢臉上都是痛苦的神色,雙眼看著離蕭,充滿了害怕,急忙站起身來,一個扶著一個朝著多靈閣的門口走去這看起來面容清秀的少年,竟然有這等實力。

感受離蕭身體上並沒有劍氣波動,心中不由暗暗留意起他來,說不定是一個強者故意隱匿了修為。

啊紫臉上充滿了惶恐,看著離蕭一步一步朝著她走了過來,心臟在快速的跳動,離蕭每走一步,她就退後一步。

「呵呵……」離蕭輕笑了一聲,停下了腳步,嘴角微微上揚,幽聲道:「三十顆劍靈石,誰敢上她,這三十顆劍靈石就是他的了。」

說話,離蕭雙手輕輕抖了抖,三十顆劍靈石落在了地上。

這三十顆全部都是中品劍靈石,每一顆劍靈石都散發出一股精純的劍氣。

看著地面三十顆劍靈石,眾人的呼吸變得微微急促起來。

啊紫看著地上的三十顆劍靈石,臉上閃現出慌張之色,想不到離蕭用這樣的方法對付自己。

「你用你的美色想要殺我,我沒有美色,但我有這個。」離蕭淡淡道,根本不看啊紫一眼。

看著眾人的眼神,離蕭輕哼一聲,「不夠嗎!」

說著離蕭雙手再次抖抖,二十顆劍靈石掉落了下來。


「嘿嘿,得劍靈石還可以上一個女子,這個事情真心不錯,我黑千收了。」

一個中年男子走了出來,看著地上的五十顆劍靈石兩眼發光,看著啊紫的目光充滿了不善。

「這等好事,怎能少了我呢。」身穿棕色鎧甲的男子走了出來,這名男子走出,一股煞氣撲面而來。

看著這名男子走了過來,眾人不由微微一退。

離蕭神色平靜,看了男子一眼便移開了目光,輕聲道:「五十顆劍靈石歸你了。」

當初得了六百多顆劍靈石,離蕭自然不用擔心劍靈石的問題。


「傭兵團長李傲天,他也來了多靈閣了。」

「嘿嘿,這名侍女落到了李傲天的手上,定然生不如死,李傲天可是出了名的會折磨人,尤其是貌美如花的女子。」

眾人輕聲議論道,臉上充滿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看著離蕭的目光也變恭敬起來,一個隨手拿出五十顆劍靈石的人,豈會是平凡之人。

離蕭走在了他們的面前,他們不由自主的讓出一條路來。

「大人放過我吧。」啊紫臉上發白,心中充滿了悔恨,落到了李傲天的手上,她定然身不如死。

「如若我真是平凡之人,你那一掌足以要我了我的性命,我今日不殺你已是仁慈。」

離蕭說完,走到了另一個侍女的面前,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十顆劍靈石,放在了侍女的手上,輕聲道:「帶路。」

侍女看著手心中的十顆劍靈石,臉上布滿了歡喜之色,恭恭敬敬的朝著離蕭說道:「大人這邊請。」

劍靈大陸,實力為尊,有實力就有了一切,如若離蕭沒有實力,今日躺在地上就是他了。

啊紫臉上布滿慘白,怪不得離蕭只怪自己,如果自己狗眼看人低,今天她也不會落到如此下場。

「嘿嘿,小美人跟大爺走吧。」李傲天看了一眼啊紫的身材,忍不住吞吞口水,輕輕摟著她的腰肢,朝著多靈閣的大門走去。

啊紫身體輕輕顫抖,看著李傲天雙眼的yin意,心中狠狠的一顫,心中明白了自己將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多靈閣的人看了離蕭的背影一眼,搖了搖頭,朝著上樓走去。

能夠隨意拿出五十顆劍靈石的人,這樣的修士還是不惹為好,再說了一個侍女而已,豈會為了她得罪一個財主。

「大人,上三樓吧,那你或許有你需要的東西。」侍女輕聲道,微微彎下身子,胸前的玉兔盡顯無疑,臉上帶有一絲紅潤。

離蕭看了一眼便移開了目光,目光清純,心志若如磐石,這豈會誘惑到他。

侍女臉上帶有失望之色,隨即反應過來,帶著離蕭朝著三樓走去。

「師妹,來二樓的人可是非富即貴,我可是花費不多劍靈石才進來的。」

「這二樓確實不錯。」女子點了點頭,突然看向了一個身穿黑衣男子,不由輕咦了一聲:「這人的背影好像離蕭。」

這兩個人正是莫天和靈潔。

而靈潔正是救離蕭的那名女子,今天為了一個靈藥而來到多靈閣。

「師妹,你在說笑不成,一個廢物而已,怎麼可能進入多靈閣三樓。」

莫天不屑一顧道, 絕對獨有

能夠上三樓的人,定然不凡。

離蕭微微停下了腳步,看了下來當看見了靈潔和莫天一眼,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

「去二樓。」離蕭朝著二樓走去。

侍女臉上閃現出疑惑之色,三樓不進,進二樓,要知道越是上樓的人越體現出一種身份,但想到了離蕭的手段,侍女乖乖的帶離蕭朝著二樓走去。

「他走下來了。」靈潔輕聲道,雙眼緊盯在黑衣男子的身上,越看越像是離蕭的背影。

「哼,有什麼好神氣的,不就是走進了三樓而已。」莫天忍不住輕聲嘀咕道,尤其是看著靈潔的目光緊盯在黑衣男子身上,心中很不舒服。

離蕭走到了莫天的面前,壓低了草帽,輕聲道:「他手中的靈藥我要了。」

侍女微微停頓了一下,目光看向了莫天手中的花靈草。

靈潔蹙眉,臉上閃現出不喜之色,這花靈草是他們花了不少時間,才在二樓的多靈閣找到,最重要的只有一株。

「你以為你是誰,想要花靈草不可能。」莫天冷聲道,緊緊握著手中的花靈草。

「這花靈草我要了。」離蕭再次說道,聲音很是沙啞,摻雜著一股不可違逆的口氣。

侍女微微動容,雖然不知道離蕭是何等境界,但給她的壓迫感卻比眼前的兩人還要強,而啊紫的那一幕給她的刺激可不小。

「這為公子,還請拿出花靈草。」侍女對著莫天輕聲道。

她叫離蕭為大人,而叫莫天為公子,在她心中的重量還是離蕭。

靈潔不語,眼眸緊緊的盯著離蕭。

莫天不屑的冷哼一聲,「在我的手中之物,豈有歸還之禮,叫你們掌柜過來,我到底看看多靈閣還要不要做生意了。」

侍女並沒有看著莫天,而是看著身後的離蕭一眼,見到離蕭點了點頭,她才轉身過去。

這小小的舉動,卻讓莫天心中燃起了怒火,看著離蕭的目光越來越不善起來。

尤其是在靈潔的面前,他不如離蕭。

「你是不是離蕭。」靈潔輕輕走了一步,說道。

離蕭看了靈潔一眼,沉默不語。

心中忍不住嘀咕,這女子心思倒是細膩。

「師妹,離蕭只不過是一個廢物而已,此人豈會是他。」

莫天拉著靈潔走了過來輕聲道。

離蕭目光閃爍,輕輕一步踏出,一巴掌朝著莫天的臉甩去。

「啪!」

這一巴掌離蕭幾乎用了全力,修為雖然只有劍士九品,但離蕭的力量只減少了一半,他此時的臂力有五千斤,一掌甩在了莫天的臉上,頓時讓他倒飛了出去。

身體狠狠的撞在了牆上,臉上頓時臃腫了起來,嘴角洋溢出鮮血出來,頓時被眼前的人打懵了。

他不明白,眼前的黑衣男子為何打他。

「煩躁。」離蕭輕聲道,冰冷的目光看著莫天一眼。

靈潔急忙跑了過去,扶著莫天起來。

「你為何打他。」靈潔怒聲道,臉上充滿了憤怒之色。

「看著心煩,想打就打。」

離蕭退後一步,坐在了二樓的椅子上,閉目養神。

莫天看著離蕭,雙眼充滿憤怒恨不得掐死他。

不過想到了離蕭那詭異的腳步,這股怨恨消失了一半,心中明白,此人不是他能夠對付。

眼前的人連劍氣都沒有使用,只用了蠻力就讓他變成了這樣,如果用了劍氣恐怕連命都不會留下。

「你好生無禮。」靈潔聽著離蕭回答,肺都快氣炸了,剛想上前,被莫天拉了下來。

離蕭不屑的冷哼一聲,當日他被打了幾巴掌,沒有殺莫天完全是看在了靈潔救過他的份上,否則現在莫天躺在了地上。

「待叫天福叔過來,有你好看。」莫天心中想到,看著離蕭的目光充滿了怨恨。

此人噔噔的聲音響了出來,只見一個中年胖子走了過來,而在胖子的身後正是接待離蕭的侍女。

胖子走來看著離蕭一眼,眉頭忍不住輕輕一皺,剛才還在一樓惹事,現在在二樓惹事。

他不了解離蕭的背影,對待離蕭他心中可不敢大意,自認為離蕭應該是大家族的弟子。

「這位是多靈閣的長老。」侍女恭敬的介紹道。

聽到侍女的話,莫天站了出來,忍不住厲聲呵斥道:「不是叫你把這裡的掌柜叫出來嗎。」

離蕭用看傻逼的眼前看著莫天一眼,站起來對著中年男子柔聲道:「長老請坐。」

中年男子有些厭惡的看著莫天一眼,礙於莫天是多靈閣的客人才不好發作,看著離蕭的目光則柔和了許多。


「不驕不躁,是個人物。」

中年男子心中想到。

… 靈潔瞪了莫天一眼,能當上多靈閣的長老實力定然非同一般.

「長老你好,我是靈仙閣的弟子。」靈潔輕聲道。

中年男子端著木桌上的茶水,輕輕喝了一口,頭也不抬的一下,輕笑一聲,「靈仙閣。」

「對就是靈仙閣,這小子想跟靈仙閣搶靈藥,還望長老做主。」莫天昂起了頭,傲氣道。

靈仙閣雖然是四流門派,但實力自己接近三流,這樣的門派足以讓中年男子給點面子吧。

莫天心中想到,越想頭越昂起來,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看著離蕭。

離蕭搖了搖頭,端著桌子上的茶水喝了一口,極為淡定。

中年男子看著離蕭一眼,再看著莫天,不由嗤笑一聲,並不說話。

侍女站在中年男子的面前,隨後站在了離蕭身後。

一時間,氣氛變得安靜下來。

莫天眉頭皺了皺,臉上閃現出一絲怒氣,怒想到這中年男子竟不知道好歹,聽到靈仙閣竟沒有任何反應,這不是落了仙靈閣的面子。

「他手中的花靈草我要了,還望長老行個方便。」離蕭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含笑道。

「花靈草。」中年男子看了莫天手中的花靈草一眼,侍女叫他來的時候,早已說明了一切。

「這花靈草在他的手中,公子想要恐怕只能問他。」中年男子道。

看著莫天和靈潔的衣裝,中年男子心中明白,這兩個人定然是仙靈閣重要弟子,離蕭的身份此時不知,他不可能為了一株花靈草而得罪靈仙閣,同時也不可能為了一株花靈草而得罪離蕭,所以才說出這樣的話來。

離蕭心中自然知道中年男子再想些什麼,輕笑一聲,「這花靈草我買了。」

「我也買了。」莫天不屑的看著離蕭一眼,立馬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口袋,狠狠的甩在了地上:「一百塊下品劍靈石,足夠了吧。」

說完還忍不住瞪了離蕭一眼,臉上充滿了得意的表情。

莫天心中還在滴血,這一百顆下品劍靈石可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而花靈草的價格只不過是七十八顆下品劍靈石,之所以拿出一百顆劍靈石,只不過是給離蕭一個下馬威。

中年男子面色平靜,扭頭轉看了離蕭。

「沒劍靈石趕緊滾蛋,少在這裡充當大尾巴狼。」

看著離蕭不說話,莫天心中得意萬分,心中認為離蕭沒有這麼多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