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肯定還比不上華京的那些妖孽們,但應該也相差不遠了吧?龐家真是虎父無犬子啊!”

頂層裏的衆人皆議論紛紛,驚歎不已,都因爲龐博的剛纔那一擊而驚訝。

“接下了是握力了,不知道龐博少爺的數值又是多少?”

在衆人期待的眼光中,龐博緩緩握住了握力槓桿,回頭看了一眼依舊平靜的劉零,放慢了速度,看似是在教劉零使用的方法,實則實在挑釁。

“吼!吼!吼!”

和小五一樣大吼了三聲,龐博的手臂肌肉突然隆起,讓不少看到這一幕的女生暗暗臉紅,不知道在想什麼不健康的事呢。

“710KG!”

握力很快也就測試完畢了,比之龐博的出拳力量稍微低了2KG,但這記錄也十分驚人了,在他們的貴族圈子裏又是一個嶄新的記錄。

要知道這已經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數字了!別看小五他們的力量和龐博比只是差了幾百而已,但其中的差距可是天與地,不是通過簡單的訓練就能得到的。


要不是龐博食用了無數朵珍貴的【沙華】,他根本就達不到如此程度。

“呼,呼。怎麼樣,小白臉,你是自己認輸呢,還是上去試一試再輸呢?”

龐博接過了一條小五遞來的毛巾擦着汗問道,剛纔的一番測試就算是他也不太輕鬆,現在渾身淌了不少的汗。

不過他覺的勝負已定了,在場的人根本沒有看好劉零的人,他們覺得像劉零這樣的平民根本就沒有食用【沙華】的財力,怎麼可能比得上將【沙華】當飯吃的龐博呢。

面對着龐博的嘲諷,劉零沒有做任何迴應,而是直接與龐博擦肩而過,來到了計力器的測試範圍內。

“喂,龐博,只要我打這個打出來的數據比你還要大就算我贏了對吧。”

“當然了,前提是你能做到……”

轟!!!

龐博的話沒能說完,就聽到了一聲爆炸般的聲音響起。


這個聲音普通炮彈炸開,十分響亮,震耳至極,從帝豪酒店的頂樓足足傳到了樓下,一時間不知多少人爲之耳鳴。

“我的天!樓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帝豪酒店的值班經理以火箭般的速度從樓梯爬到頂樓,比之坐電梯還快了幾秒,這些樓上的小少爺小公主們可是金貴無比,要是出了什麼事還不得把這個酒店給拆了。

當這個值班經理打開了頂層大門的時候,他發現大廳裏的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什麼,好像都發魔怔了一樣。

到底怎麼了?感到氣氛有些詭異的值班經理往前站了站。

因爲他站的位置比較靠後,所以視線並沒有完全看到最裏面的位置,只能看到裏面的一角。

但就是看了這一角之後,他同樣愣住了。

計力器他是認識的,他也親自嘗試過,能打出140KG呢。


但是他從來沒有見過……被打穿了的鋼板吶。

以及電子屏幕上顯示爲滿值的1000KG!

(今天第二更,疲勞碼字,求大家支持。) “咕嚕咕嚕。”

龐博嚥了一口吐沫,仍未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東西是事實而不是做夢。

他一遍遍,一遍遍,一遍遍的回想着劉零之前的動作。

只是簡單的走上去,擡起了手,握成了小小拳頭,對着計力器打了出去。

看上去很簡單,很樸實無華,一點兒也不如龐博的姿勢帥,對不對?

但是那一拳打出去的時候分明形成了淡淡的殘影,那小小的白皙的拳頭足夠堅硬,也足夠暴力的擊碎了棉花包裹着的鋼板,直至……穿透。

周圍的人們看着劉零用那小小的拳頭直接將這一臺計力器的出拳測試鋼板給毀了時,全都震驚到極點,震驚的啞口無聲,震驚的繼而爲此歡呼起來。

所有人的歡呼聲造成的高分貝音波震的酒店經理以及一些富家子弟都耳朵短暫的失聰了。

即便如此,平時裏嬌慣無比的很多富家子弟們都沒有爲此而抱怨,反而是繼續的發出響亮的喊叫聲,以此來爲今天的勝利者表示着讚賞之情。

剩下的握力測試已經不再需要了。

因爲能夠摧毀計力器的最低力量就是1000KG,那就是至少突破十次人體極限者才能達到的。

在他們上層的圈子裏,有一種神聖並且不可侵犯的存在,他們被稱爲……修真者!

唯有修真者,才能在突破九次人體極限後繼續突破那禁忌的第十次人體極限!纔有能力擊毀一臺計力器!

劉零他孃的是一個修真者?!

龐博根本無法接受這個離譜的現實,之前的小白臉怎麼可能一下子變成了無比高貴的修真者呢,一定是我看錯了對吧,對……吧?

劉零甩了甩表面有些微紅的拳頭,因爲他那強大的體質屬性,所以他的拳頭在貫穿了鋼板之後仍然毫髮無損,連一丟丟皮都沒有破。

“龐博,這次還是你打賭輸了,你自己說過的,要願賭服輸,可不要賴皮哦。”

劉零看着一臉茫然的龐博說道。

“劉零你……你是修真者?”龐博艱難的開口問道,雖然他心中已經隱隱確認了,但他潛意識的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你說呢?”

雖然劉零沒有明說,但是在場的人中除了一個一臉懵逼的酒店值班經理以外是都已經明白了。

同時也知道了他爲什麼能夠輕輕鬆鬆的拿出了一條比龐博的祖母綠還要珍貴的透明項鍊,知道了他爲什麼敢輕易的答應龐博的賭約。

一切的原因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劉零是一個足以輕易摧毀龐家的修真者!

劉零之前爲何不畏懼跟本就不懼怕龐家的報復,更何況一個小小的龐博?只要他想,他完全可以覆滅龐家的一切!

對於這樣根本不在同一個世界的劉零,龐博根本就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

是男神不是女神

今晚註定是一個動盪的夜。

首先是龐家與陳家之間的聯姻被攪黃了,其次就是劉零之名在上層圈子裏傳開了。

在貴族的論壇、QQ和博客上不斷的重複着一句很經典的話來告誡自己的後輩們:寧惹龐家,莫招劉零。

……

作爲這些事情主角的劉零倒是不知道這些事情,他自己在聽着龐博兌現了諾言之後就悄然離去,現在已經回到了家裏。

和貌似已經有好幾天沒見的父母一起坐在客廳裏一邊看着電視上的星光大道,一邊聊了一會家常,劉零就起身上樓走回了房間。

“最近好累啊。”

劉零換了一身衣服後懶懶的躺在牀上,眼神茫然的回想着最近發生的事情,順便總結着之前在墓穴內幾次戰鬥的經驗,讓自己吸取着教訓,爭取不要再犯。

對了,讓麥克買了保養冰清劍的材料之後還沒有用過呢,要不保養一下試一試?

劉零的眼睛的餘光在房間裏隨意亂瞄的時候突然瞥見了桌子上擱着的一瓶雪蠶精油,如此想到。

既然想到了就去做。

從牀上一躍而起, 天庭採購商 ,拉開拉鍊,拔出了冰清劍的淡藍色劍身後放在雙膝之上。

用白皙的小手從裏面擠出來了一些雪蠶精油,劉零用這些精油按照麥克說過的方法塗抹着劍身。

劍身是極涼的,明明和冰的溫度差不多呢,可是和空氣接觸後卻一點也沒有異狀。

劉零覺得這柄冰清劍之中必定是有大文章的,不論是能夠和凜冬劍聖的鱗片共鳴還是自己從聶大師那裏第一次接觸的時候形成的無盡冰霜都說明了這柄劍的不簡單。

不過那些厲害的古武器貌似都不簡單呢,冰清應該也是其中的一個吧。

耗費了大約十分鐘的時間,劉零將冰清劍的劍顎、 劍莖、劍把、劍格、 劍脊、劍刃和劍鋒全都如同對待情人一樣細細的用雪蠶精油塗抹了一遍,使冰清劍閃閃發光,好像變成了新的一樣。

一把劍對於劍修來說就像一個情人一樣呢。

這一刻,劉零對此有了淡淡的明悟,通過之前的保養,讓劉零對這把冰清劍的結構等等有了一定的瞭解。

雖然這可能對戰鬥力的增幅沒有這麼明顯,但是卻讓劉零對冰清劍的掌握大大的增加了。

這種感覺就好像原來只是爲了揮劍而揮劍,動作有一些僵硬,根本不靈動,而現在揮劍纔是真正的揮劍,揮真正的劍!

或許沒事的時候要多對冰清劍做幾次保養了。

劉零將冰清劍收回了劍鞘,又開始了銀河劍訣的修煉。

劍訣剛一運轉,天上的九顆星辰就感性到了劉零的氣息,於是同時降下了九道微微不同的星光能量。

星光能量悄聲無息無色的跨越了空間的距離後落在了劉零的身上,和他的銀河源力結合在一起,成爲了劉零和星辰鏈接的橋樑,讓星辰能量慢慢轉變銀河源力的一部分。

同時劉零將隨身攜帶着的一塊高品靈石置於雙手之間,雙手手心散發出了一股股澎湃的吸力,讓高品靈石內的靈石能量被從中抽離,吸收到劉零的身體內成爲了銀河劍訣第三層突破的後續儲備。

現在劉零的劍訣第二層已經達到了99.7%,已經完成了這一層的絕大部分了,剩下的0.3%就只是因爲能量不足才遲遲無法突破的。

不過因爲銀河劍訣是最頂樓功法之一,所以每次突破所需要的能量也自然是別人的數倍或數十倍,就算劉零溝通了九顆星辰再加上高品靈石的輔助進行修煉,那也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劉零計算了一下自己需要突破的能量,發現至少還需要不分日夜的修煉上十天才有可能突破成功。

這還只是保守估計。

果然還是很需要系統這個作弊器啊。

雖然十分渴望再花100潛力點來一次能量池的修煉,但那也只是想一想而已,囊中羞澀的他暫時是搞不到那麼多的潛力點了。

所以劉零隻能老老實實的控制着星光能量和靈石能量來填補銀河劍訣這個大胃王的大胃口了。

(未完待續,作者大大換小說封面了,這是今天第一更,請大家來支持一下吧。) 雖然滴水可以穿石,但那無疑需要不少的時間,銀河劍訣的突破亦是如此。

一晚上的修煉讓劉零體內的銀河源力如同滔滔江水般涌流在體內各處,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循環,一點點的沖刷着劉零的肉體,讓劉零的四維屬性在沒有加點的情況下慢慢變強着。

這種變強的感覺簡直令人慾罷不能般的上癮,根本停不下來。

不過劉零的意志力堅定,說停就停,當即就停止了體內銀河劍訣的運轉,讓遊蕩於身體各處的銀河源力迴歸丹田。

“六點半了嗎?”

看了一眼牀頭櫃上的鬧鐘,劉零起身穿衣服,不過衣櫃裏全是清一色的黑白色系的服裝,劉零也沒有什麼可挑選的,隨便找了一件白色的便服穿上。

簡單的用清水洗漱了一番,劉零就下樓來到了廚房裏,想起來好幾天都沒有親手做過飯了,這一拿起菜刀還真是不習慣啊。

劉零拿起菜刀當劍一點點的給土豆削皮,鋒利的刀刃將土豆的外皮順着土豆的生長紋路和土豆的內部分離開來。

當劉零的媽媽曉靜推開廚房的門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劉零將一個土豆的土豆皮削成了一條直線的一幕。

這刀法,很厲害,不是一般意義上的。

“媽媽,你起來了,今天我來做飯吧,你平時工作那麼辛苦又要起這麼早做飯肯定不容易,再去睡一會吧。”

劉零見曉靜在門外怔怔的看着他削土豆,不由得笑着說道,溫暖的笑容溫暖了曉靜的心房。


“哦,也好,用菜刀的時候要小心點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