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對於修士而言.閉關十年八載都極為平常的事情.但是以現在的情況下.李雲天竟然直接閉關便是半年.這或多或少還是讓眾人感覺到好奇.所以.這也難怪沐雪晴會有此疑問.

「主人的事情.在下不知.不過按照他之前所交代下來的時間.我想他應該再過不久.便會自行出關了.」天邪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並不知情.

聽到天邪這番話.在場的眾人才暗自點了點頭.只不過.經過了這次打擾.眾人卻已經沒有再去修鍊.而是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他們都很清楚.等到李雲天出關之時.也便是大戰即將來臨之際.

三天之後.

原本平靜的玄天鼎.頓時發生了一陣強烈的震動.整虛擬空間之中宛如放生了一場巨大的地震一般.原本沉澱在冥想之中的眾人飛快的站立了起來.以為此時他們清楚的感覺到了這強烈的地震.而且在這股震蕩之中.一股極為極其強大的氣息.正在不斷的向四周的極速激蕩而出.這股氣息伴隨地震所發出的那陣陣的轟鳴聲.直指眾人的心靈深處.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

破邪此時也從冥想之中清醒了過來.迅速的從自己修鍊得地方站立了起來.飛快朝著地震所傳遞出來的地方.飛奪而去.

「雲天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出來.」

當眾人追溯到震蕩所傳遞出來的地方時.才意識到.原來剛才的動靜正是李雲天所發出來的.想到這裡.沐雪晴更是疑惑的看著身旁的白晝、破邪等人.疑惑道.

轟轟轟.

就在眾人都處於疑惑之中時.一聲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頓時從李雲天所在的空間之中傳遞而出.強大的音波更是化為無數道如同波紋一般的漣漪激蕩而出.

在漣漪的激蕩下.原本靠近李雲天閉關所在的空間的幾名破家弟子.都頓時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在這一刻.被空間之中傳遞出來的一股強大的力量證明轟擊了一下.頓時都紛紛向後倒退的數步.隨後才勉強穩定住了自己的身形.

「好恐怖的力量呀.僅僅是體內所發出來的氣息.便已經強大到了這樣的地步.那麼他的本尊會強大到什麼樣的地步….太可怕了.這還是人嗎.」

「是呀.只是憑藉氣息.便能做到如此.這真的只是雷劫一層的修為嗎.」

此時被李雲天所發出來的氣息震退的弟子.臉上都同時流露出了一種驚訝之色.而那些看到這一幕的破家弟子.更是在一旁開始紛紛議論了起來.

對於破家而已.家族之中的雷劫修士固然不多.但是也絕跡不在少數.而作為門中最為精銳的弟子.與他們之間也少不了一些的接觸.但是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更加的驚訝.

因為他們很清楚.此時的李雲天也僅僅不過是剛剛突破雷劫一層.破碎境不久而已.但是在他所釋放出來的氣息之中.他們卻能夠清楚的感覺到一種在前所未有的強大壓力.這股壓力甚至已經遠遠凌駕於普通雷劫四五層的高手.所給他們帶的壓力.

至此.又如何能讓他們不驚嘆呢. 就在眾人還沉澱在這震驚之中時.李雲天閉關的虛擬空間之中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蟲洞.蟲洞一開.一股股強大而精純的元氣.頓時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狂瀉而出.一道道璀璨的星光.散發出無窮無盡的光芒.

而就在這璀璨的光芒之中.一個模糊的身影.頓時由小變大的浮現在眾人那驚異的雙眸之中.無窮無盡的星光在此時.彷彿僅僅只是為了那道身影而出現的點綴一般.

漸漸的.那模糊的身影終於開始清晰了起來.雖然眾人早在看到那道身影的時候.心中便已然知道他的身份.但是當這個身影真再次出現在眾人的腦海之中時.卻發現與之前的他全然不同.而此人也並非別人.正是閉關半年之多的李雲天.

此時的李雲天雖然外表並沒有發現怎麼樣的變化.看起來依舊是處於二十歲左右的年紀.但是不同的是.在他那英俊得讓人找不出一次瑕疵的臉龐上.卻隱約多了一份不屬於這個年紀.所應該擁有的成熟.而他那深邃的雙眸.在星光的璀璨的光芒下.更是閃爍著一股淡淡的精光.但凡是他目光所到之處.周圍的空間都瞬間產生出了一種輕微的扭曲.彷彿冥冥之中.整個天地都將會隨之他的心意生滅似的.

而在他的身旁.則是浮現著無數條元氣凝聚而成的元氣真龍.這些元氣真龍圍繞在他身軀的周圍.不時的散發出一種無邊無際的強橫力量.就像是在守護著它們的主人一般.

眾人看著此時眼前的李雲天.心中都浮現出了同一個想法.那就是.李雲天的法力已然再次得到了飛躍性的提升.

「諸位.怎麼都聚集在這裡.」李雲天看著自己被眾人圍在其中.心中不由一陣疑惑.隨後彷彿想到了什麼一樣.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絲尷尬之情:「難道是在下修鍊時的動靜太大.打擾到了諸位嗎.真是不好意思.」

眾人聽到李雲天這番話后.才猛然反應了過來.有一些破家的弟子聽到后更是連稱「不會不會.並不打擾.」

其實這也難怪.要知道.在修真界之中.向來都是強者為尊.而對於每一個強者而言.他們的尊嚴都是那樣的神聖而不可輕犯的.可是現在李雲天的這番話.不但沒有那所謂的強者的風範.反而卻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

但是即便如此.在場的諸多破家弟子也不敢隨意亂說.畢竟誰也不知道.自己的話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後果.

李雲天聽到眾人緊張的神情后.臉上的尷尬還是不由的增添多了幾分.但是這也僅僅是轉眼即逝而言.隨即他那份表情便頓時嚴肅了起來.對著身旁的沐雪晴等人緩緩道:「現在也差不多是時候出去了.到時候就按照原定的計劃行事.」

沐雪晴等人聞言隨即對視了一樣.紛紛點頭表示自己清楚.

雖然對於李雲天所說的計劃.已經十分的清楚.但是為了以防萬一.他們還是將原先的計劃再次討論了一邊.包括其中許多的細節也仔細的再計劃了一番.以及到時候.可能發出的突變都一一推磨了一下.等到一切都準備計劃周全之後.他們才決定出關.

至於破家的那些弟子.因為實力較低.李雲天也並沒有打算讓他們參戰.雖然他們其中有不少弟子實力並不弱.但是對上對方那種雷劫六七層的高手.也只有當炮灰的份.不過.他們雖然並沒有出戰.但是李雲天卻將他們留在了自己的玄天鼎之中.讓他們支持其中的一些大陣.

這弟子雖然到了戰場上.並沒有太大的作用.只能白白喪命.但是如果將他們留在法寶之中.讓他們維持法寶中大陣的運轉.卻能夠讓他們的力量有所作用.並且也能間接保護他們的安全.

「既然一切都準備就緒.我們出去吧.」李雲天說完.隨即大手一翻.一道白色的光圈頓時將四人全部籠罩到了其中.隨後只見周圍的空間猛然一變.眾人便被全部送出了玄天鼎.而玄天鼎也化為了一道光芒.直接融入到了他的身軀之中.

隨後.他便朝著虛空之中發出了一道信號.示意離恨和離蒼.兩人趕赴過來會合.

轟.

而就在信號發出去差不多數十個呼吸之後.虛空之中頓時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蟲洞.隨後.只見兩個身影緩緩從其中走了出來.這兩個身影正是離恨和離蒼這兩位老者.

此時兩人看起來.和前些天相比起來.並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但是從兩人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而言.卻稍微強大了一點.不過也僅僅是一點而已.

而原因很簡單.那麼就是.在陰愁界這種鬼地方之中.他們根本無法溝通仙界.汲取到他們所需要的大量仙界元氣.要知道.修為越高的修士.他們日常所需要的元氣就越多.陰愁界只是一個平行的空間世界.在其中如果想要汲取仙界元氣的話.十分的困難.而這些汲取到的元氣.除去他們日常修鍊時所需要的外.根本所剩無幾.

而以這樣的積蓄速度來說.他們沒有個千八百年的時間.根本不可能有所作為的.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做夢都想要儘快的離開這裡理由.甚至為了這個目的.他們更是不惜放下自己身為強者的尊嚴.對李雲天窮追不捨的原因.

「諸位.是否已經準備就緒了.」離蒼微笑道.


「這是自然.否則的話.也不會這麼快便通知兩位前輩.」李雲天輕輕一笑.隨即接著說道:「事不宜遲.我們就開始吧.這樣我們便能夠早點離開這鬼地方.不過我希望兩位前輩記得先前我們定下的條件.一旦我們離開這裡.我們便從此井水不犯河水.之前的恩怨從此一筆勾消.」

「這是自然.我離蒼向來一言既出.駟馬難追.道友自可不用擔心這點.」離蒼點了點頭.臉上並沒有浮現出絲毫的表情.但是此時此刻.在他的心中卻不停的暗笑道:「離開這裡后.恩怨一筆勾銷.行呀.不過問題是你們有沒有這個機會離開這裡再說.」

當然.此時心中存在的著算計也並非只是離蒼一人而已.其實李雲天也是如此.而對此.雙方都只是選擇了沉默.並沒有表示出來而已.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便開始吧.」

話一說完.李雲天等人包括離蒼離恨在內的六人.頓時戰成了一線.離蒼站在最前.隨後便是李雲天、白晝、沐雪晴、破邪.而最後的便是離恨.

至於他們組成這樣的陣型.其目的有二.第一.那麼便是方便將眾人的法力聯合在一起.防止浪費一絲一毫的法力輸出.從而藉由離蒼修鍊到雷劫七層.界域界的修為.在虛空之中開闢虛空通道.第二.便是防止對方在背後動手腳.試問誰願意將自己的背後露在敵人的面前呢.

我想.但凡那人不是傻子.都不會這麼做吧.

而藉由著這樣的法力傳輸方式.便是等於將眾人的力量凝聚在了一起.一旦其中有人想要乘機反水的話.那麼他必然是要撤回自己所灌輸的力量.而這樣的情況.那名瞬間撤回法力的人.必然會遭受到其他眾人的法力反噬.如此一來.最先反水的那人.必然是得不償失.

要知道.雖然此時的他們已經初步的達成了聯盟.但是在對方的心裡.誰也不相信誰.只是處於共同的利益.他們不得不選擇了聯手而已.

「開始.」

就在此時.站在眾人最後面的離恨突然大吼一聲.隨後.只見他全身頓時爆發出一種淡淡熒光.一股股磅礴的力量.猛然從他身軀的四肢百竅之中.爆發而出.這一股股磅礴的力量.圍繞在離恨的身軀周圍.紛紛凝固成為了一個個精緻的符文.

隨後.只見他一掌向前擊出.這些精緻的符文頓時如同潮水一般.蜂擁進入到破邪的身軀之中.

剎那之間.破邪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如同要被這股力量撐爆了一樣.整個人全身的氣息在擊極速的暴漲著.

感覺到這股力量的進入.破邪絲毫不敢有所怠慢.隨即也是一掌.將這些進入到自己身軀之中的元氣符文.連同著自己的法力元氣.一同輸入到沐雪晴的身軀之中.

而藉由著這種方式.眾人很快的便自己體內的法力元氣.和其他眾人的便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一種命運共同體的方式.

「虛空破碎.扭轉日月.」

就在此時.站立在最前面的離蒼.身軀猛的一震.雙手不停的揮舞了起來.在空中打出了無數道古老的符文.

這些符文.就彷彿是一道道正在燃燒著的火焰.不停的轟擊在他面前的虛空晶壁之上.使得周圍的整片的虛空.在這一刻.都被扭曲了過來. ZIyouge.com轟隆.

在無數道火焰般的符文轟擊之下.虛空之中.猛然被成功的轟擊出了一道巨大的缺口.密密麻麻的空間晶壁在這一刻.眾人所擊出的強大力量轟成了碎片.

剎那之間.無盡無窮的空間風暴從那缺口之中噴射而出.長達數百里.猶如一條濤濤長河.但是眾人都很清楚.這僅僅只是開始而已.單憑如此的空間缺口.不要說是逃離出這陰愁界.但是穿越到千里之外的空間中.還依舊遠遠不夠.

「再給我點力量.」離蒼見空間缺口已經成功被破開.隨即大吼道.

眾人看到眼前只一幕.心中都暗暗吃驚了起來.要知道.在場的所以人全部力量一旦聯合起來的話.是何等的龐大.但是在這樣的力量不斷的轟擊下.也僅僅只是這陰愁界中的空間晶壁之中.打出了一個缺口而已.這裡的空間晶壁的堅韌層段.可想而知.


雖然此時眾人都感覺到了十分的驚訝.但是對於他們現在而言.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了.否則的話.先不說之前的法力白白被消耗了.單單是眾人在收回法力的時候.那被轟破空間所產生的巨大反噬力.便足以使得他們身受重傷.

此時此刻.眾人也不想其他.隨即全力催動起全身的法力元氣.而李雲天甚至是直接召喚出龍界的大門.為眾人加持法力元氣.以防到時候有人出現法力接濟不上的情況發生.但是有一點.李雲天對於加持在離恨和離蒼兩人身上的龍界元氣.卻並沒有經過自己的洗滌.而是連同著其中的狂暴氣息.也一同融入到他們的身軀之中.

對於這兩人而言.龍界的元氣本就是大補之物.他自然不會愚蠢到幫助他們恢復實力.到時候調轉槍頭來攻擊自己.

龍界的元氣之中所蘊含的狂暴之氣.雖然並不會對修士造成什麼樣的負面問題.但是如果過多的將這種氣息汲取到自己體內的話.那麼便會逐漸的使得體內的法力開始轉變成一種狂化的狀態.

這種情況在平時修鍊的時候並不會對本身產生什麼嚴重的負面問題.但是一旦與他人鬥法的時候.弊端便會逐漸的浮現出現.雖然在那樣的情況下.修士的實力會或多或少的比正常狀態下強大一點.但是對於自身法力的消耗卻變得異常的龐大.

而李雲天之所以會如此行事.正是心中十分肯定.一旦雙方到時候交起手來的話.那麼絕對是一場消耗戰.根本不可能會出現其中一方以壓倒性的方式.戰勝例外一方.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這些狂暴的龍族氣息.在關鍵的時候.便會產生極為重要的作用.

想一想.如果雙方進行了消耗戰的話.一方的消耗的法力代價要遠遠超過另外一方的話.至於結果會如何.那麼可想而知.

而就在眾人得到了龍族元氣的灌輸后.一股股浩瀚而磅礴的氣息.瞬時便從眾人的四肢百竅之中爆發而出.這一道道浩瀚的氣息.在虛空之中化為一條條的元氣真龍.隨後一條條的元氣真龍便瘋狂的潮湧進入到離蒼老者那瘦小的身軀之中.


撲赫.

突然之間.離蒼頓時大吼了一聲.身軀之中便不斷的升騰起一黑一白兩不同的元氣.這兩股元氣彷彿決堤的洪水.迅速的朝著他的頭頂上方聚集而去.瞬間便凝結成一個巨大的太極圖騰.這股圖騰仔細看去.便能夠清楚的看到.它那曲線紋路都是由一個又一個古老的符文結合而成的.在這些細小而古老的符文中.正不斷的傳遞出一種純正.宏大.厚重.代表著天地陰陽的無上氣息.這股氣息彷彿便是承載著整個世界陰陽變化的源泉.

隨後.只見離蒼手中正不斷轟擊的拳頭頓時停止了下來.朝著自己頭頂頭頂上的太極圖騰.伸了過去.做出一種將它托起的姿勢.

剎那之間.太極圖騰似乎感覺到了離蒼此時的用意.居然快速的旋轉了起來.一道道精緻的符文頓時從太極圖上脫離了下來.化為了一黑一白兩股元氣.朝著那托在它下方的雙手.聚集而去.

而就在太極圖徹底轉化為了元氣的那一刻.突然之間.原本寂靜的虛空之中.頓時傳來一陣陣鬼哭狼嚎的聲音.眾人只感覺到.此時的離蒼全身上下正散發著一股股強大的法力波動.使得周圍的空間都不禁為之顫動了起來.而他的雙手更是激蕩起一陣陣法力的漣漪.似乎其中正有一股強大得足以毀天滅地的力量.正是蠢蠢欲動著.隨時隨地都可能爆發而出.

「陰陽極變.破碎虛空.」

剎那之間.離蒼原本那那擎天巨柱一般.高舉在空中的雙臂.再出揮舞了起來.剛勁的強勁.伴隨之一股股滂湃浩瀚的大力.不斷的朝著面前那正在以極快速度癒合的空間蟲洞轟擊而去.

轟隆.

接連不同的碰撞聲、爆炸聲.不停的從晶壁和拳勁的的碰撞處發出.而周圍的空間也彷彿感受到了離蒼此時身上那股強大的法力.都在不斷的發出陣陣翁鳴之聲.而那於他的拳勁碰撞在一起的空間晶壁.更是在他的不斷轟擊下.開始崩潰了起來.化為一粒粒用肉眼都難以分別的粉末.

而當李雲天、沐雪晴和破邪三人看到眼前的這一幕時.心中都微微有些震驚了起來.心中都不由感嘆道:「這就是雷劫七層.界域境的真正實力嗎.」

但是白晝對於這一切.卻絲毫不以為然.要知道.當初他的本體霸天鼎處於全勝時.身為器靈的他.可是完全可以媲美一般的虛仙.只不過.由於長久以來的封印.消耗了他自身極大的法力.這才使得霸天鼎的力量發生了銳減.而他的實力也在本體的影響下.不斷的下降著.

「再給我點元氣.就差最後一步了.再給我點力量.」


就在此時.正不斷揮舞著拳頭的離蒼.再次發出了一聲巨大咆哮聲.這一聲咆哮.彷彿是他用盡自身全部的力量所發出來的一樣.巨大的音波.就連他周圍的空間都瞬間被震得支離破碎開來.

而眾人聽到離蒼這如撕心裂肺般的咆哮聲.心中頓時浮現出了一絲希望的曙光.彷彿等待了許久黎明.即將到來一般.

至此.眾人不敢有絲毫的怠慢.瘋狂的將自己身軀之中所以的力量都傾瀉了出來.劇烈的朝著離蒼那瘦弱的身軀之中灌輸而去.而李雲天.更是直接催動那正懸浮在空中的龍界的大門.不斷的噴射出一股股浩瀚的本源之力.直接將眾人沐浴在了其中.

此時此刻.可以說眾人完完全全的聯合在了一起.誰的心中也沒有再去想那事後算計的事情了.當然這一切.對於那正在朝著眾人灌輸龍界本源的李雲天來說.可以是例外的.

「虛空通道.給我打開.」

離蒼怒喝了一聲.那緊握的拳頭.猛然再次轟擊而出.隨之他這一拳的轟出.所有人都感覺到身上全部的力量.在這一刻.都沒時間抽光了似的.這一拳.就如同天際的流星.劃破蒼穹.穿梭層層空間.這一拳.如同黑暗之中的曙光.照耀世間的一切黑暗.給予無上的光明.

砰.

伴隨之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徹而去.周圍的一切空間.在這一刻.化為了齏粉.周圍的元氣也在這一刻.猛然倒流.朝著離蒼眼前那巨大的空間蟲洞潮湧而出.

此時此刻.眾人都能夠清楚的看到.就在離蒼老者的面前.一條悠長的空間隧道正出現在空間的晶壁之上.

眾人此時心中都知道.自己成功了.虛空隧道終於徹底的開闢出來了.

「太好了.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破邪最先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整個人頓時大吼道.全身更是興奮到不停的顫抖了起來.

而站立在他們身旁的沐雪晴和李雲天.在他那瘋狂的歡呼下.心中也隨之被熏染.不由的大笑了起來.


「既然如此.我們便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吧.」破邪興奮道.隨即便朝著那虛空通道飛了過去.而李雲天幾人.見狀也是隨後跟了上去.直接將離恨和離蒼兩個人拋在了身後.

「想走.門都沒有.」

但是就在李雲天等人距離虛空通道不到十丈時.一聲蒼老而熟悉的聲音頓時從他們的身後響徹而起.

而就在他們正準備轉身的時候.眾人都頓時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正朝著他們直接籠罩了過來.隨後.只見一隻巨大的手掌伴隨著道道強勁的罡氣.以眼耳不及迅雷之勢.朝著他們轟擊了過來.

看到手掌正朝著自己等人轟擊而來.李雲天也來不及做出絲毫的反應.隨即手掌一翻.掩天魔手隨即凝聚而成.朝著那一掌便迎了上去.

砰.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頓時隨之雙掌的碰撞.響徹而起.原本停止了震動的虛空.再一次動蕩了起來. ZIyouge.com彼此之間.一拳對撞后.李雲天的身軀頓時劇烈的後退.直到退出了數丈開外.這才勉強了穩固住了自己的身形.而離蒼老者.則是若無其事的站立在原地.一雙深邃的雙眸正僅僅的盯著李雲天等人.不時的閃爍出陣陣殺機.而在他那布滿了皺紋的老臉上更是流露出一種陰冷的微笑.

「兩位.還真是夠卑鄙的.沒有想到這麼快就開始過河拆橋了.」李雲天冷哼了一聲后.便又接近著道:「枉你們還是修為高深的前輩.居然沒有想到如此不講信用.想我等這種小輩出手.傳出去.就不怕同道中人笑掉大牙.」

「哈哈哈.」聽到李雲天這番話.離蒼頓時大笑了起來.絲毫不以為然道:「信用.什麼叫做信用.小子.你根本不用在這裡用激將法.今天無論如何.你們都是必死無疑的.」

「老傢伙.你可不要忘記了.當初在達成協議的時候.我們彼此可是立下了心魔契約.一旦我們離開這裡.我們雙方之前的恩怨便隨之一筆勾銷.不得再向其中一方尋求報復.難道你這麼做.就不怕從此心魔纏身嗎.」

沒錯.當初在眾人達成協議的時候.李雲天和離蒼便用自己的心魔.簽訂下了契約.一旦眾人離開這裡之後.彼此之間的過往恩怨.都將從此煙消雲散.無論是任何一方.若是敢率先向另外一方動手的話.必然會遭遇到心魔的反噬.萬劫不復.

但是.此時的離蒼卻竟然毫不顧及心魔契約的存在.貿然便對他們下手.

「哈哈哈.」離蒼聞言.再次大笑了出來:「說你們蠢.你們還真是不可救藥.你難道忘記了.契約之中所簽署的條約.乃是離開這裡后.方才不能對其中一方下殺手.但是你們似乎忘記了.我們現在還並沒有離開陰愁界.即便現在我們動手將你們統統斬殺在此.心魔契約也奈何我不得.」

此話一出.原本站立在離蒼身後的離恨.也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隨即大手一捉.風起雲湧般的氣息.頓時爆發而出.直接朝著李雲天便捉了過去.

「老傢伙.既然你這麼想死.那麼我就成全你.早日送你歸西.」李雲天看著離恨這徒呼其來的一擊.臉上不但沒有絲毫的畏懼.反正是流露出了一抹淡淡冷笑.

因為此時的他.清楚的發現.在離恨這一擊中.所蘊含著力量已經是處於一種極為狂暴的狀態.很顯然.這正是之前被他吸入到身軀之中的元氣.導致而成的.對於這樣的力量.李雲天絲毫不為之所動.他很清楚.此時對方的攻勢雖然凌厲.爆發力十足.但是越是如此.他便更加容易被自己狂暴的力量所吞噬.直到法力消耗殆盡為止.

想到這裡.李雲天右手猛然緊握成拳.直接便朝著對方對轟了過去.這一拳.雖然看似極為簡單、樸實無華.但是在這拳的力量之中卻蘊含著無數的天道法則.這些法則如同道道天軌.將自己全身的力量都濃縮到了一點.徹底奉行了以點破面的真諦.

轟.

頓時之間.虛空中便傳來一陣劇烈的轟鳴聲.無數道法力的漣漪以兩人碰撞為中心.不斷的向著四周激蕩而出.這陣陣漣漪的震蕩下.周圍的空間晶壁都被震的開始動蕩了起來.

此時此刻.李雲天和離恨兩人的雙臂.緊緊的貼合在了一起.誰也奈何不得對方.

兩人僵持了數息之後.離恨見這樣僵持下去對自己十分的不離.隨即便抬起了自己另外一隻手臂.直接朝著李雲天的面門轟擊了過去.

「老傢伙.你居然玩陰的.那麼我奉陪到底.」李雲天見離恨突然變招.頓時冷哼的一聲.隨即划拳為掌.直接將離恨的手臂緊緊扣住.用自己的肩膀狠狠的撞向了對方胸口處.

這一擊看似極為兇險.但是李雲天卻不得不如此.畢竟以當時的情況.他根本來不及做出其他的防備.唯有以破釜沉舟之勢.才有夠為自己爭取到一線的優勢.

而離恨老者也根本沒有想到李雲天會用這樣兩敗俱傷的方式.和自己發起肉搏上.原本直擊對方面門的手臂迅速回攏.想要將對方的肩膀硬是格擋了下來.但是此時的他.卻還是低估了李雲天那肉身的強悍程度.終然是有手臂的格擋.但是一退一進.以柔克剛的方式.還是間接的卸去了他大部分的力量.使得他的防禦力.在這一瞬間.被直接消磨了大半.

要知道.李雲天的身體本就十分的強悍.而在經過了數次雷劫的洗禮之後.更是得到了一種本質的升華.身軀之中的龍里.雷霆之力.五行之力.霸王罡氣.更是被徹底的熔煉在了一起.終然此時的他修為並不是極為高深.但是他那強悍的身軀.卻完全能夠和普通的道器相媲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