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周圍嘈雜萬分,但那聲音卻是清晰的落在耳邊,林風回過頭,望見不遠處那一身火紅色武服的秦烈正向自己招著手,便是笑著走了過去,拱手道:「副門主。」

「唔…不錯,達到中級武士標準了?」秦烈爽朗一笑。

林風點點頭,鈦極能量服,二層相比一層,龜鱗狀的紋螺更加清晰,緊密。

目光微移,在秦烈身邊,一個紅髮青年此時正是高昂著頭,面色冰冷。

「來,我給你介紹一下,王翱龍。」秦烈側首一指,臉上笑意濃濃,「阿龍,這個便是我跟你提過的林風,這次武者實戰考核,霄陽武門就靠你們兩個拿第一了。」

王翱龍傲然道:「我一人足矣。」

林風微微一笑,也並未太過在意。

「大言不慚!」背後陡然傳來冷哼的聲音,林風側首一望,只見一個高壯如黑熊般的青年手執巨斧,昂首挺胸。在他身旁的是一個面帶微笑的中年男子,看似貌不驚人,但男子軍服肩飾處竟是有三顆銀星!

林風一驚。

天武軍,上校?

「熊雷!」王翱龍眼中閃過一絲敵意。

「別以為拿了『1』號就是第一了。」熊雷手中巨斧鏗的一震,猛的一拍胸口,鈦極服的紋螺微微輕顫,林風這時才注意到,熊雷身上鈦極能量服的紋螺更是清晰,緊密,儼然比自己更勝一籌。

「三層?超出8鈦極的身體強度?他應該就是『2』號了!」林風心中暗道。

「一頭大笨熊。」王翱龍冷冷諷道。

「你說什麼,你這條凹龍!」熊雷抬頭站直身體,比王翱龍足足高了一個頭。

「哼!」兩人大眼瞪小眼,顯然是一對『冤家』,林風淡然一笑也不參合,目光移向那天武軍上校,只見他與秦烈正是四目相對,火花四濺,心中頓時瞭然。

看來,這兩人才是真正的對頭……

「李通,好久不見。」秦烈伸出右手。

「呵呵,秦副門主,別來無恙?」李通與秦烈握了握手,遂爾鬆開,目光落到林風身上,微笑道:「這位小兄弟應該便是林風吧?」

林風怔了怔,卻是沒想到這個『大人物』會認得自己,當即拱手道:「李上校。」

「考慮的怎麼樣林風?」李通眯眼一笑,親切道:「我兒子李蟒許可權不夠,給你的待遇低了。像你這樣的一級天才,我天武軍願意給你價值1000天武幣的獨立豪宅一套,另外還有1000天武幣的啟動資金,並且,即刻加入特種軍隊,你覺得如何?」

林風一楞神,他沒想到眼前這李上校竟是李蟒中校的父親。

而當聽到最後那驚人的數字時,林風整個人蒙了……

自己沒聽錯吧?

獨立豪宅?1000天武幣!

前些天李蟒中校提供的100天武幣和獨立屋苑已經夠豐厚的了,而現在待遇條件竟然足足提升10倍!


「天哪……」林風心中實在難以平靜。

雖然他不知道特種軍隊與精銳軍隊有什麼區別,但1000天武幣和100天武幣自己卻能分得清,1000天武幣…那可是整整10w金幣!據他所知,10w金幣那幾乎已經可以買下一個偏隅的山頭建立族群了!

然而,發矇的顯然不止林風一個,王翱龍和熊雷此時早已停止了爭吵,大眼瞪著小眼,不敢置信的望著林風。

一級天才?這個貌不起眼的林風竟然是一級天才?

開什麼玩笑!

(求推薦票啦,小小吼的嗓子都啞了,嘿!) 三項身體素質達到中級武士標準,是二級天才,例如王翱龍。

其中一項達到高級武士標準,而有一項未達到中級武士標準,也是二級天才,例如熊雷。


但林風,三項身體素質的兩項達到中級武士標準,更有一項達到高級武士標準。

這,就是一級天才!

事實上,二級天才雖罕見,但霄陽城勢力範圍內每年還是有那麼幾個,但一級天才……

卻是十年難得一見!

「靠!」秦烈率先反應過來,頓時面紅耳赤吼道:「好你個李通,竟敢在這裡赤裸裸的挖人,當我秦烈死的啊!」

李通笑了笑,也不動氣,「話不能這麼說,秦副門主,一天未簽定契約便一天算不得數,好像你霄陽武門也挖過我天武軍不少人吧?」

「我!」秦烈語一塞,論口才他顯然及不上李通,但是——

「不好意思,李上校。」林風微微俯首,聲音卻是不卑不亢。

雖然這筆數目確實很震驚,但對他而言,誠信,遠比金錢重要的多。

哪怕價格再提升十倍,自己依然會拒絕,為了錢而出賣人品,林風並不願意。

「只要我有足夠的實力,100天武幣,1000天武幣甚至更多更多,我都能親手賺來,而不是靠出爾反爾!」林風心中暗道,擁有『火靈師』的底牌,他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信心。

任何一個天靈師,最起碼,都是大武師級別的存在!

「既然如此,我也不強人所難。」李通微微一笑,也不惱怒,拍拍熊雷的肩膀,便是轉身離去。

熊雷那火辣辣的目光望向林風,充滿著挑釁和敵意,讓的他直感不自然,林風苦笑的搖了搖頭,顯然,熊雷已經完全把自己當作了『競爭對手』。而且……林風目光微微一側,似乎卻還不止一個。





隨著時間流逝,很快101號試煉森林的人數便已達到了一個飽和的狀態。

林風抬頭望著天——

時間,到了。

「各位。」

響亮的聲音傳入每一個預備武者耳中,林風抬頭望去,只見秦烈屹然站在高處,向所有預備武者說話,「這次實戰考核,和以往的規矩一樣,歷時一天一夜,明天巳時前未回來,便算失敗!」

「試煉森林分三個區域,外區,內區,中心區,你們可以看下手上的定位器。」

林風抬起左手,目光所見有兩道圓線,一道紅,一道黃,將整個定位器割成了三個不同的等份。其中黃線外屬於外區,足佔了九成面積,黃線與紅線中間屬於內區,佔了近一成,而紅線以內的中心區,僅佔了百分之一。

「試煉森林共有初級獸兵10w頭,中級獸兵100頭,以及唯一一頭高級獸兵。其中初級獸兵平均分散在內、外兩區,各5w頭;中級獸兵分散在內區和中心區,各50頭,而唯一一頭高級獸兵,位於中心區。」

林風點點頭,霎時便是明白。

簡單說來,就是越往裡,魔獸的實力越強,而收穫也越多!

「殺戮魔獸越多,積分越高。其中初級獸兵一分,中級獸兵一百分,而高級獸兵一千分,割下魔獸頸后的晶片當作證明!另外,作為獎勵,每獲取一頭中級獸兵的黃色晶片,我霄陽武門獎勵10天武幣,而若能獲取高級獸兵的紅色晶片,獎勵1000天武幣!」

眾人一片嘩然,林風的心亦是怦然一動。

對他而言,積分是其次,但天武幣……卻是相當重要!

有錢,家人才能過好生活!

「記住,禁止自相殘殺,你們的一切活動都在監視下,違者,殺無赦!」

冷然的聲音凌厲而決然,讓的人心中一顫,便是林風亦不敢直視秦烈,那火紅色如戰刀般的身軀殺意盡現,並非開玩笑。

「你們這一萬人中積分前三千名者,獲得武者資格!戰績相同者以距離中心區的位置而定,離中心區越近,排名越高。記住,如果受了重傷,或是支撐不住,就按求救按鈕,會有人立即來救你……但同時,也代表著你的武者實戰考核結束。」

神筆聊齋 ,秦烈大手一揮,彷如一柄戰刀出鞘,大聲吼道:「現在,出發!」

霎時間,所有預備武者的戰意無不被點燃,彷如洶湧的浪濤,迅速的湧入試煉森林之中。

「我不會輸給你的。」王翱龍腰間戰刀鏗聲震動,神色傲然。

林風微微一笑,並不答話,右腳砰然踏地,彷如陣風般『嗖』的竄了出去。

武者實戰考核,正式開始!





從試煉森林入口處進入,很快,10000個預備武者便是分散,人流霎時間被衝散。

不急不緩的跟在眾人身後,林風暗自琢磨著,「我的實力應該在中級武士上游,優勢在於攻擊力,槍的力量凝聚一點,攻擊係數達到1.5倍,6000斤的力量能發揮出約9000斤的攻擊力,就是唯一一頭高級獸兵或許都能破開防禦,但問題是……命中!」

林風很明白,槍屬於中型兵器,論威力確實勝過刀和劍,但命中卻是稍遜一籌。

威力再強,無法擊中敵人,又有何用?

「我的弱項…是實戰經驗幾乎為零,而速度更是最弱項,若是與那頭高級獸兵戰鬥,別說擊中它,能否逃命還是個未知數。」林風暗暗一喃,直接便是放棄了進入中心區的想法,僅僅擁有中級武士的速度,那是找死。

「我現在身體強度是7.3鈦極,穿上二層鈦極能量衣,防禦力能達到11鈦極,普通中級獸兵想傷我並不容易,但……」

林風雙眸一閃,卻是因為鈦極能量服所保護的,僅僅只是『身體』而已,而自己的雙手雙腳以及腦袋卻是並不保護。而在武者實戰考核中,手腳傷殘是最多的。

「魔獸嗜血瘋狂,具有很強的攻擊性和殺戮性,謹慎起見,我還是先在外區熟悉戰鬥,再進內區賺積分,賺天武幣!」


「反正一天一夜…時間長的很!」林風微微一笑,右腿猛的踏地,速度陡然加快一倍,化作點點流光殘影,霎時間讓的本是跟在他身後的預備武者無不傻眼。


……

全速疾馳了約一炷香的時間,甩開了身後預備武者,很快——

林風便遇見了第一頭魔獸。

雖然相隔甚遠,但依然清晰可見,那是一頭全身漆黑,彷如鐵皮似的壯實魔獸。足有兩米高,招風耳直挺鼻,那一張大嘴中兩根巨大的獠牙在光芒的映照下,反射出令人心悸的寒光。

「黑皮野豬。」林風很快便是認了出來,為了實戰考核,他特意惡補了一些常見的獸兵級魔獸知識。

「初級獸兵實力,防禦相當驚人,攻擊全集中在兩根獠牙上,弱點是…速度奇慢!」林風雙目一灼,身體幾個起落,頓時更加的接近那頭黑皮野豬,甚至已經聞得到那股難聞的腥臭味。

「我的第一個獵物,就是你了!」林風從背後抽出騰龍槍,銀色的亮光帶著驚人的速度霎時破風而襲。

「赫赫~~」

此時,黑皮野豬已是發現眼前這個手執長槍的人類,發出一聲低沉的怒吼,隨即那粗壯的蹄子猛的踐踏地面,濺起一片土石,帶著一股腥臭的狂風便轟隆隆的沖向林風,將攔路的小樹都是撞倒,氣勢無比驚人。

雙目精光一閃,林風絲毫不敢畏懼,減速,踏地,發力,騰龍槍如同蛟龍出水,槍法一氣呵成。

混跡江湖開客棧 哧!」

銀色的流光乍現,穿過黑皮野豬的頭顱,鮮血飛濺,林風只覺右手臂倏地一麻,身體禁不住的後退了幾步,眼前那黑皮野豬的雙眸已是沒有了神采,鮮血帶著腥臭味更是不住的往外冒著,死的透透徹徹。

「呼,呼。」林風深呼吸了兩口氣,儘管他早有準備,但當殺戮真正發生在面前時,卻還是心中顫慄。

畢竟,這是他第一次殺戮……

「實戰,果然完全不同。」林風自嘲的一笑,動了動有點發麻的右手,自己知自己事,看似殺的輕鬆,但在那一瞬間他的槍法卻是完全亂了套,威力根本沒能發揮,「若非我力量本身已經到達中級武者標準,恐怕就算能擊殺,右手臂也得受傷。」

反省這一戰,林風很明白,這次的擊殺,靠的並非槍法,而是——

蠻力。


黑皮野豬的防禦很強,但那是相對於初級武士級別的武者而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