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不少的強者也都上前,雖然被阻擾,無法接近陣圖,不過所有的人都不斷打出一道靈力出現在那道封印之處,一是鞏固這道封印,免得出現意外;二是在封印上留下自己的氣息,給自己奪取留下一線機會,同時也增加別人爭奪的難度。

下方爭鬥的差不多了,上面的凌雪與莫雲揚一同行動起來。

極天門與道光教的人紛紛強勢出手,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趁這個機會,凌雪與莫雲揚兩人接觸法寶,隱匿自己,潛伏到了那陣圖的不遠處。

兩人心機都不錯,若是僅僅只有一人存在,那著陣圖恐怕就要落入他們之中。然而此刻是兩人一同出現在那裡,各佔一邊,勢均力敵。

兩人同時抓在陣圖之上,還未用力,兩人便先行打了起來。

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兩人都不會將上面的封印打掉,不然誰都可能得不到。

一招之後,兩人皆是後退。

凌雪看著莫雲揚,沒有著急的動手,而是說道:「現在我們都同處靈境,你我境界都是靈境巔峰,在這裡我可不懼你!」

莫雲揚沒有反駁,曾經莫雲飛可是曾擊敗了他的,而著凌雪又被莫雲飛引以為大敵,豈會沒有特殊之處。這些年來,雖然他也有些進步,但是若是說在同等境界能擊敗莫雲飛,他莫雲揚還真的沒有這個把握,所以此刻面對凌雪,莫雲揚也極為小心。

遠處的玄風聽見兩人的話,心中嘆息道:「真的是靈境巔峰,境界還在我之上,果然是大教的子弟。不過你們修道比我早,當初遇到之時,境界比我高,若是論到這兩年的進步,你們永遠無法與我相比,超越你們這些所謂的天之驕子,並非難事。」

得知這些李靖霄心中自信心大漲,一股豪邁之情頓時而生,恨不得立刻大戰一番,抒發心中豪情。

然而此刻得忍著,衝動之下,暴露自己,可非明智的決定。

凌雪與莫雲揚對話才完,還不待兩人再次大打出手,四周反應過來的人紛紛將兩人包圍起來。

兩位天之驕子,雖然心中無敵,不懼任何人,但是面對如此多的『同階』之人,兩人也吃不消。


這一招計謀失敗,兩人只有立刻退去,暫時保住己身,免得在包圍之中被斬了己身。

兩人雖然有此心,不多四周的人卻不肯放過兩人。事情有第一次就難保不會有第二次,兩人都來自大教,手中法寶定當不少,誰也保不齊會不會還隱藏有更厲害的後手,所以眾人竟然高度一致的想要在這裡將他們解決了。

此刻眾人的注意力都已經放在了幾大勢力的身上,想要將他們滅除,或者逼退很遠,然後在出手爭奪。

而就在此時,在那陣圖的旁邊,一道影子出現,隨後很快的化作人形,最後竟然無視眾強者在上面施加的封印,一把將那陣圖奪取在手中。

「哈哈哈,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你們還真是配合,既然這樣那就謝過了,可惜我不會有謝禮給你的,就一句話了。」

那人說完,一路大笑,直接沖入了通道之中,穿越了在不遠處的盡頭,進入了那聖藏之中。

那人消失后,凌雪反應過來,說道:「影殿的人,聽聞黑影也來到了這裡,想必就是他了,竟然能瞞騙過我等,看來此人也非同一般。」

黑影已經進入了中央地帶,想追也只有進入其中,而如今手中還沒有陣圖,眾人不甘,於是瘋狂的對著那些擁有陣圖的人出手,也不管那些人究竟是何身份。

玄風看著那人消失的蹤影,聽見了凌雪的話,心中暗道:「影殿的人嗎?有意思,需要會一會!」

那位給他令牌的神秘老者,便是影殿的人,後來玄風也查詢過了不少關於影殿的事情,傳聞影殿不止一個,而且各方爭鬥也比較的厲害,所以那人的身份,玄風也想要搞清楚是敵是友,看這次是幫呢,還是為自己剷除對手?

玄風混跡與人群之中,隨意的出手,不緊不慢,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另一邊那些得到了陣圖的大教之人,面臨著重重的包圍,倍感壓力。

而今他們已經至少得到了一塊陣圖,其餘的想要奪得也絕非易事,於是紛紛的向著中央帶地衝過去。

凌雪與莫雲揚也是如此的想法,而且前面已經有黑影進入了其中,難保不會讓其得到什麼好處,這一點,莫雲揚作為最先進入其中的人,可是深有體會的。

「走,快速進入其中。」莫雲揚反應過來,快速對著身邊的人說道,、

得到命令,道光教的人改變了陣型,化作一柄利刃向著中央地區前去。

在通道上,已經有不少的人,都不願在爭奪陣圖,想進入其中,一探究竟,看看有沒有些許的收穫。

這些人儘管沒有對道光教的人出手,但是莫雲揚依舊一個都沒有放過,只要有人出現在自己前面,一概格殺之。

莫雲揚那邊行動起來,凌雪也不甘落後,相似的命令下達給了身邊極天門的人。

極天門如同道光教一樣,眾人同樣組成一道陣法,力量大增,眾人一同的速度也提升到了極致,向著內部衝去,隱隱約約在後面有追上莫雲揚等人的趨勢。

莫雲揚看著後面冷哼了一句,沒有理會追上來的凌雪,再次施展其餘的寶術,提升速度快速的沖入了其中。

那些教派之人紛紛的效仿,一時間已經不少的人都沖入了其中。

那些得到了陣圖了人已經全部進入其中,後面的人自然就不在有什麼好爭執的,一個個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快速沖入其中,擔心寶物被其餘人先得去了。

玄風在外面等候了一會兒,見到人已經漸少,便進入了其中。

通道的盡頭,乃是一道光幕。

玄風靠近,速度並不快,那光幕上流溢著的「風雷之地」四個字,清清楚楚的映入玄風的眼中。

「有意思,這個地方有些不簡單。已經步入到這裡,境界便被壓制在了靈境初期,進入其中,會怎麼樣,可就有些有趣了。」站在光幕之前,玄風輕笑道。

輕聲之後,玄風踏入了其中。

穿越光幕,即便李靖霄已經擁有靈境的境界,不過依舊被拿到光華給照耀的掙不開眼睛。

緩緩的適應了,玄風感知身邊的一切,驚訝道:「果然如此,實力被壓制在靈境之下,連精神力量也施展不了了。」

隨後繼續的探知了一會兒,玄風繼續說道:「不過這樣也好,即便皇境強者又能如何,同等層次,我們究竟又何人是我的對手?」

輕笑之後,玄風選定了一個方向,快速的過去。

風雷之地很大,在其中又僅僅只能發揮出不少過靈境的力量,玄風飛行了很久,中途才遇見了一些人。

因為這些地方沒有出現任何的寶物,沒有利益的存在,即便遇上了互不認識的人,也沒有人-大打出手。

一路上,遇見了不少的人,也聽取了不少的消息。外面的那些道光幕乃是一道隨即傳送結界,進入其中的人都被傳送分開了,幾乎沒有人聯合在一起,

聽到這些消息,玄風心中將目標明確了下來,繼續輕笑道:「既然全部分開了!這裡還真的是一片好地方,既然分開了,那就方便動手了,一個個的將你們找出來吧。」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 風雷之地之中一時間消息四處飛,玄風聽到的消息不少,雖然有一部分有辦法能將其排除,不過剩下那一小部分的假消息都是那些大勢力之人精心的準備的,實在無法排除。

總結了那些消息,留下了那些分辨不了真假的,將其排列出順序后,玄風打算一個個的去證實。

前往了一處地方,打聽了那裡的消息,證實那裡的確發生了消息上提及的事情,不過隨著玄風繼續的深入調查,發現與陣圖並無關聯,果斷放棄。

前往下一處,消息依舊一時難以辨別真偽,只能繼續深入下去。

深入調查了到一定的程度,再次被證實是假。

接連數日的時間,玄風都在為證實那些消息奔波。雖然知道這些消息大部分都是假的,甚至李靖霄都不知道其中有沒有真的,不過希望存在,總好過沒有消息。

短時間內四個消息被證實為假,玄風的步伐也沒有因為這些假消息而停下,繼續奔波。

第五個消息調查沒有多久,突然信息中斷,在某一個地方,居然無法證實是真是假。

「這些勢力中的精英們果然還真是不能小覷,短時間內竟能弄出如此多的虛假消息,而且還能瞞天過海。不過,既然在著風雷之地中,遲早會有拋頭露面之日,我就不信你能一直這樣躲下去。」

現在幾乎可以確定聖藏就在著風雷之地之中,若是想要知道聖藏究竟藏於何處,躲著是肯定沒有用處的。

或許得到陣圖的那人不會出現,但是其所屬勢力之中必然會有人出現的,只要找到這些人,從這些人的口中就能判斷出那些消息是假的。

「就如此辦!」

想到這一點辦法,玄風沒有遲疑,立刻行動起來,找尋那些人的下落。

「運氣還真的不錯,如此便能發現一人!」行走了沒有多久,便發現了一人。

那人整座皇軒教的標誌,而皇軒教的少教主正是獲得陣圖的人之一。

此人乃是皇境一重的強者,自認實力強橫,所以明知有不少人都盯上了自己,但是卻依舊沒有去掉身上皇軒教的標誌。

不管其實力,確定這些消息,李靖霄也不疑問,上前便出手。

「你是死神拳王?我與你無冤無仇,不要自誤,斬殺了封王之人,並不代表你就是皇者的對手了。」

不過此刻看見玄風出手,心中有些忌憚,畢竟在這裡境界被壓制,實力發揮不出來,此人也沒有絕對戰勝玄風的把握,於是想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被別人撿了便宜。


「找的就是你,有一句話叫做懷璧其罪,要怪就怪你們少教主吧。」


「狂妄,既然你找死,我成全你。」畢竟還是皇境強者,豈能容忍玄風如此的輕蔑,瞬間大怒道。


說話之間,兩人已經交上手來。

玄風不問其他,直接出手,並不僅僅只是想要儘快的擒下此人,還有另外的一層原因,那就是在實戰中檢驗自己的死神王拳,看這拳法還能強大到何種程度。

每一拳打出,都蘊含天道,拳風所過之處,大有撕裂空間之力。

「不可能,我等實力都被壓制,為何你還能爆發出這等戰力?」交手十餘招,每一招都難以招架,那位皇境強者心中明白了玄風的恐怖,不可置信的問道。

玄風可沒有空去回答他的問題,此時拳法演化進入關鍵時期,這一戰雖短,不過在其中玄風依舊找到了強化的方法,正在進行更進一步的實驗,驗證自己的道。

「接招吧!」眼看成功在即,玄風興奮一句,再次衝上前去。

近身大戰,玄風穩佔優勢,交手至此,那位皇境強者也有所了解,故此玄風從來,那位皇境強者迅速退去。

可惜,玄風的死神王拳不僅只有近戰之威,遠距離同樣氣勢不減。

看著那位皇境強者退去,玄風一拳打出,隨著拳印出去,一座死神像出去,手持碩大死神鐮刀,斬向前去。

這一招之中,玄風調動了陰本源之力,演化出了真正的死氣,這才能有如此的聲勢。

「轟~」

迅速判斷出來這一拳不可力敵,那位皇境強者取出法寶擋住這一擊。

畢竟是皇器,即便在這裡力量依舊得到壓制,憑藉自身的強度依舊擋住了玄風的這一拳。

這個空隙,玄風從旁繞去,拉近了與那位皇境強者之間的距離。

全力地方那一拳,無暇他顧,只能看著玄風前來。

「死神王拳雖然強大,不過肉身力量我更勝於你,束手就擒,省得遭受痛苦。」

出現在那位皇境強者身旁,玄風下一拳準備好,直逼其而去。

已經找不到時間遠離玄風,那位皇境強者一邊應對玄風,一邊將祭出的皇器收回,握在手中,以皇器抵擋玄風的攻勢。

玄風肉體力量的確遠勝皇境強者,不過面對皇器,依舊有些不足。尤其是皇器力量雖然被壓制,不過在體內還是充盈的很,若是親身接觸,必將會背起所傷。

是以至此,玄風沒有退卻的理由。現在的身份乃是死神拳王,無人知曉他便是玄風。

失去了這個顧忌,玄風施展了法則之體,身體力量猛增,雙手直接硬接皇器。

原本以為玄風即便再強,也不可能以雙手接下皇器,就算以王器也不能,一旦對碰,力量將直接流通,玄風必將手上,到時就算不能反敗為勝,想要逃離也有了足夠的時間。

然而玄風的變︶態打破了他原有的計劃,此刻就連皇器也被玄風握在手中,與其爭搶。

肉身力量上擁有絕對的優勢,握住那件皇器,限制與空間之中。

「還有什麼招式,都施展出來吧,不然你就沒有機會了。」

雖然是皇境強者,不過此等初入皇境之人,身上的法寶在度過天劫是毀壞殆盡,如今能動用的手段少之又少,可以說幾乎沒有了。

「既然你已經沒有手段了,那就不浪費時間了吧。」

「啊~~~」隨著玄風一聲長嘯,那件皇器被玄風拋開到一邊。

失去了皇器這一道壁障,玄風如入無人之境,直奔那位皇境強者而去,出手之間勢如破竹,不可抵擋。

不到白息時間,那位皇境強者身上四處傷痕,被玄風提在手上。

不過接下來玄風有些失望,無論怎麼問也得不到自己的想要的答案,對那位皇境強者的回答,玄風也無可奈何,找不到破解的理由,看來對方準備充足,似乎早就想到會有這種可能。

而對方乃是皇境強者,對其施展靈魂搜索之法,反噬太強,玄風不敢貿然動手,危險性太大。

沒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玄風怒視的看了那位皇境強者一樣,最後忍住了將其斬殺的衝動,暗中抽出一道混沌陰源體的陰本源之力打入其體內,便將其丟到一邊。

轉身走開,沒有理會那位皇境強者,將其皇器收起,向著某個方向離去。

皇器被奪走,心中憤恨不已,奈何玄風的恐怖已經領教過,無膽子跟上玄風,憤怒的看了玄風離去的方向,同樣也轉向某個方向離去。

那位皇境強者離開沒有多久,玄風返回到那裡。心中已有計劃,沒有猶豫,立刻跟了上去。

那位皇境強者雖是有目的的離開,不過在離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一直圍繞某個地方在繞圈子。

玄風跟在其後,也不著急,知道那位皇境強者在繞圈子后,便沒有跟上去,反正其體內有混沌陰源體的氣息存在,只要還在這片區域內,便就不可能逃出手掌心。

在繞了幾圈,確定沒有任何的發現,那位皇境強者突然找准了一個方向快速的飛去。

這個方向與之前選定的方向沒有任何的聯繫,不過到了此刻,玄風已經沒有懷疑,皇軒教的少教主一定就在那個方向。

確定了方向,玄風不再著急,與其保持一定的距離,在後面保持一定的距離,不緊不慢的跟上。

那位皇境強者前往了一片山脈,一個眨眼消失在山脈之中。

儘管其將自己的氣息抹除了,不過混沌陰源體的氣息依舊殘留。

如今已經九成的可能確定皇軒教少教主就在此地,找到殘留的混沌陰源體的氣息,跟著其方向,玄風慢慢潛伏上去,想要先了解清楚對方的實力然後再出手。

潛伏過去,一群人聚集在那裡。這一群人為首的有三人,那位皇境一重的強者出現后也就排在那三人的身後。其中站在最前面的那人最為年輕,不用說此人便是皇軒教少教主,而另外的兩人地位也在那位皇境一重強者之上,說明那兩人也都是皇境強者。

三位皇境強者,玄風也不得不思量,而且身後還跟著一群人,其中想必也不乏王境強者,甚至是封王的存在。

「煉化大陣!皇軒教準備的還真是充足。」在皇軒教這群人的面前,有一座大陣存在。儘管隔著很遠,玄風還是看出了那座大陣的類型。

看清了被關在大陣之中的人,玄風繼續驚呼道:「怎麼是凌雪?皇軒教雖強,但是應該遠比不上極天聖地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