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長歌剛說完,一旁的胡圖頓時開了口,身子使勁往前擠,連忙擺手道:「不不不,當然不嫌棄!」

眾人心中相當無語,陸長歌僅是點點頭,而後望向了慕炎。

「慕炎乃是我神風學院最傑出的導師之一,你們是他的友人,自然也不可能是默默無聞之輩,不知可否告訴在下,諸位來自何處呢?」

陸長歌開門見山的問道。

魏東和秦啟自然知道這是試探,想要將慕炎的身份拆穿,胡圖雖然稍許好色,但腦子也是非常靈光的。

「陸院長說笑了,我們三人可不像慕老弟,我們出身山野小戶,身份確實低微,不值一提。」

魏東委婉笑道。

「哦?這麼說來,慕公子還是有身份的人了?」

魏東臉色微變,心底「咯噔」響了一聲,暗道這女人好厲害,絕非一般女子,她心思縝密,言語犀利,非常難纏。

「陸院長說笑了,慕炎老弟能力出眾,我們甘拜下風,只是對於他能力的認可罷了,難道您不是這樣想的么?」

一直如同漆黑生鐵一樣,沉默不語的秦啟,這時緩緩開口說道,一排雪白的牙齒,非常閃亮。

陸長歌冷笑一聲,她越發相信自己的猜測,面前這三人沒有一個省油的燈,而且從他們身上,竟隱隱感覺到一股來自荒古的氣息,古老與強大。


荒古世家,乃大陸上最為古老與強大的世家,貫穿千古歲月,見證滄海桑田,亘古不滅!其底蘊的力量,那是屹立在巔峰的絕對主宰。

就連強大如龍族的變態,對於與這樣的世家,也是十分敬重。更勿說一個小小的九州。

陸長歌已經確定了慕炎的身份,並沒有多做停留,簡單詢問了幾句后,便離開了竹林。

慕炎問道:「覺得她怎麼樣?」

「強大,可怕,修為至少在祖境五階。」

魏東說完后,一旁的秦啟也是贊同的點了點頭。胡圖也不敢胡鬧了,若是慕炎的身份被拆穿,免不了生出事端。雖然胡圖有極道神兵在手,但他的能力發揮不出太大的力量。

「陸長歌一直想拆穿我的身份,如今看來,她已經確定了我的來歷,只是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

慕炎眉頭微皺,開始轉動起大腦。

秦啟點了點頭,道:「雖然說是試探,但她內心早就確定了你的身份,不然,那付長老也不會萬里迢迢跑去西北地域打探,只是她好像有什麼別的意圖。」

「我也看出來了,她的眼睛中並無任何波瀾,但正是這樣,越能說明她還有下文,我們只需要裝傻充愣,靜觀其變就好。」

魏東這樣說道。

慕炎稍微思索一陣,然後迅速的抬起頭對著胡圖喊道:「圖子,把東西拿過來!」

胡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道:「什麼?」

「嘩!」

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慕炎一把將那張白紙扯了出來,鋪在桌面。右手拿起毛筆,筆走龍蛇,寫寫畫畫,頃刻間,一張完美的勢力布局圖,清晰的出現在了三人面前。

魏東驚道:「慕炎,你這是要做什麼,你不是不同意我們貿然進入么?」

秦啟也說到:「之前我們確實低估了這位院長的能力,如今看來,這趟行動確實風險太大。」

「就是啊慕炎,萬一你要是被逮住了,我們的身份就徹底暴露了,到時候會很麻煩的!」

慕炎微微一笑,道:「方才東哥說的對,雖然不知這陸長歌有什麼意圖,可她確實有下文等著我。而且看樣子,應該不是關乎性命,不然他大可以當場拿下我。」

「話是這樣說,可我們畢竟沒有任何把握啊。」

魏東三人忍不住出言提醒他,雖然他們知道慕炎能力出眾,東荒聖體加上攻伐聖術的力量,戰鬥力絕對可怕。但是這神風學院,又何嘗沒有強者鎮守,這可是神風帝國的直轄力量!

慕炎像一隻狐狸一樣,狡猾的笑道:「這我自然知道,可我並不贊同東哥之前的說法。在你們的認知里,我是那種裝傻充愣,以靜制動的人么?我所擅長的是,大開大合,快刀斬亂麻!」

若慕炎是那種安分守己的人,當初也不會同妖族聖地結下這樣大的梁子,他並不傻,向來從刀口上跳舞,他知道還做出什麼樣的決定對他有利。

「你這小子,誰要是惹了你絕對是非常錯誤的決定!」

眾人思索一陣,秦啟和魏東同時笑了,搖了搖頭,他們終於想通了慕炎的意圖,忍不住讚歎這傢伙心思縝密,絕對是一個可怕的傢伙。

若是陸長歌別有所圖,慕炎以靜制動反而太被動,只要他不在外人面前暴露身份,搞出一點動靜,陸長歌絕對是吃悶虧。

「你們說的什麼啊,能不能把話說明,你這樣讓我很吃力啊!」

只有胡圖,撓著頭不知道眾人賣什麼關子,非常氣惱。

「陸長歌並不想殺慕炎,顯然別有所圖,誰先開口誰被動,但要想令她坐不住還不簡單,只要我們搞出一些動靜,不就可以了?」

魏東言簡意賅,對胡圖說道。

胡圖腦袋一轉,隨即也想明白了,喜道:「那我們得倒寶貝,她也只能吃悶虧,因為她的意圖不在慕炎殺慕炎!」


「沒錯!」

慕炎點頭一笑。

「我的天,你這傢伙也太變態了,這辦法都能想到。」

胡圖相當無語,慕炎年紀略小,心思卻如此細膩縝密,能捕捉到一絲空隙,便能擠進去尋找出路。眾人終於明白,慕炎屢次的危境脫困,並不是運氣那般簡單。

回房后,付鍾長老已經在房間內等候多時。

「院長,此人和那慕炎,可是同一人?」

陸長歌點了點頭,冷笑道:「是同一人,他真是一個厲害的年輕人。付長老,他到底是何處大勢力的弟子?」

憑藉如此年紀,便能踏進荒古禁地,怒殺妖族長老,力壓妖族聖子,簡直可怕。體內還擁有一把強大神物,若是成長起來,那絕對是一方人物!

付鍾搖搖頭,道:「不是什麼勢力的弟子。」

陸長歌疑惑道:「莫非是哪個大能強者的後人?」

付鍾長老依舊苦笑著搖搖頭,道:「他來歷不明,甚至無門無派,只是幾個月前,橫空出世,驚艷荒州!」

素來古井無波的陸長歌面色微微動容,她忽然感覺到有一陣濃烈的不安襲來,好似一支利劍懸在胸口。

。 第二天天黑之際,慕炎連同魏東三人直奔神風學院內部而去,既然打定了主意,便不再拖泥帶水。

穿越一片竹林,眺望遠處,前方是一座連綿萬里的山脈,鍾靈毓秀。每座山峰上都有一支傳承,星辰之力散落山峰,可謂縹緲玄奧。

正中央一座高塔聳立,其下有三條瀑布飛流直下,宛如三掛銀河,九天而來!

神風學院乃是帝國直屬勢力,身著盔甲的士兵來回巡邏,勢力布局可謂嚴密。而就在高塔下方,一座莊嚴大氣的石門,鐫刻著歲月的斑駁,出現在眾人眼中。


轟隆隆——

瀑布巨大的轟鳴聲從不間斷,四人站在瀑布前的石橋上,眺望著遠方,而慕炎的眉頭卻微微皺起,似乎感應到了什麼。

「我感應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一股熟悉的氣息令慕炎面色凝重,眼珠變為了金黃色,璀璨奪目,犀利如電。

他看不穿那股氣息的來源,一層強大的力量將一切隔絕,繞是慕炎葯尊一般強大的精神力,也無法探查,簡直詭異。這藏寶閣或許比想象中要神秘的多。


「莫非是那太古精石的氣息?像這樣的大勢力,肯定不缺精石的。」

胡圖這樣說道,他知道慕炎如今需要精石,若是今晚喜得,不僅能氣壞陸長歌也對慕炎受益匪淺,簡直一舉兩得。

在大千世界,勿說十幾塊太古精石,就算成千上百塊,聖地和世家也不在話下,只是這九州,資源確實非常稀缺。

「胡圖說的有道理,不若我們進去看看?」

魏東和秦啟也感受到了那股神秘的力量,封印了一切,也忍不住想要窺探一番。

「前方是何人!速速停步!」

前方傳來呵斥,十幾位身披盔甲的修士,發現了瀑布上站立的四道身影,皆拔出了手中的兵器!

「我見此地鍾靈毓秀,景色甚好,打算進來游賞一番,你們不用這麼慌張。」

慕炎風輕雲淡的說道。

「游賞?」

那十幾人頓時一愣,可就在他們短暫的思考間,慕炎雙臂突然一展,幾百道金色的細線,從他體內衝出,密密麻麻,鋪天蓋地而來。每一條細線都有靈性,瞬間將那十幾人包裹住。

「這……」

那十幾人面色大變,他們意識到不不妙已經來不及,慕炎變態的精神力,直接將一方空間封印,傳不出任何聲音和氣息。

「你這個變態。」

胡圖咽了一口吐沫,明顯感覺到慕炎的修為達到了仙台頂峰境界,其餘二人也是搖頭苦笑。

沒有遲疑,四人立馬飛入藏寶閣門前,打算直接踏進去,尋找機遇。

可就在慕炎一腳踏進石門邊緣地帶的時候,石門突然華光閃耀,一股強大的力量,突然從門上涌了出來,「轟」的一聲,直接將慕炎打飛了出去,震裂了一座山嶽。

「這……」

眾人迅速後退,面色驚詫不已。能將東荒聖體一下子震飛,那得需要多大的力量,雖然是在猝不及防之下,也足以令人震驚。

魏東跑過去急道:「慕炎,你……你沒事吧。」

「放心,我沒事。」

嵌入山體中的慕炎,飛了出來,金色的身體並無大礙。

慕炎說道:「這是一座銘文大陣,其中還有祖境高階強者鐫刻的道紋,一般人很難突破進去。若我施展攻伐聖術,倒可以轟碎它,只是怕引起學院的警覺。」

胡圖說道:「慕炎你讓開。」

慕炎剛剛退開一步,胡圖的體內就湧出了一股至強的力量,那股莫大的威壓,差點將慕炎的膝蓋骨震裂,東荒聖體骨骼咯咯作響!

這是極道神兵的威壓!

轟——

一聲悶響過後,石門上的銘文大陣盡數破滅,道紋全部化為烏有。大帝的氣息一出,令一切阻礙灰飛煙滅,不復存在,看的慕炎震撼不已!

而這時,那股熟悉的氣息出現在了慕炎的感知里,非常清晰。

「我知道這裡面有什麼東西了。」

話罷,慕炎直接推門走了進去,其餘三人也是緊跟其上。

待三人踏進藏寶閣之後,慕炎正站在一座石台上,手中拿著一個黑色的石盒子端詳著。腳下散落著數十塊太古精石。

「這是什麼東西?」

眾人一陣疑惑,四周儘是奪目的寶物,譬如神器法寶,修行秘籍之類,但以這幾人的身份,自然看不上眼,紛紛對慕炎手中的盒子起了興趣。

慕炎淡淡開口,道:「若我沒感應錯的話,這應該是一株天階藥草,但並不純凈……」

「慕公子果然好眼力,真是一位厲害的年輕人。」

石門外突然傳來了陸長歌輕靈的聲音,這令眾人頓時色變。

依舊一身白衣,修長筆直的玉腿,一步一步慢慢的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兩位長老,其中一位是付鍾,另一位正是凶神惡煞的七長老。

「慕炎,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闖我學院禁地,我就知道你來我學院,肯定別有所圖,如今看你如何逃生!」

七長老冷笑著,恨不得將慕炎生吞活剝,他與慕炎之前就有間隙,早就想殺之而後快。

「慕炎……我們怎麼辦?打么?」

魏東在一旁說道,身為荒古世家的後人,他們手中皆有秘術逃生,並不懼怕。

「宰了這狗日的,這老傢伙怎麼這麼囂張!」

說著,暴躁的胡圖就想擼起袖子來打,慕炎趕緊拉住了他,但不是怕胡圖受傷,身為大千聖地,神風學院還沒有那個勇氣將他打傷。

只是眼下並不適合動手。

七長老陰沉著臉,嘴角不斷抽搐,被一位晚輩口出污言穢語這般侮辱,以他的身份來說,他根本難以忍受。

「你找死!」

說著,一股預謀已久的靈力,突然爆發了出來!

七長老迅如閃電,眨眼朝著胡圖奔來。途中五指張開,變為鋒利的爪子,狠狠的抓向了胡圖乾淨的喉嚨,一擊必殺!

眾人色變,沒想到他竟然出手這樣狠毒乾脆,直接取人性命!

然就在胡圖面色凝重,準備出手反擊的時候,慕炎一步踏出,一下子將胡圖扯開,擋在他的身前,璀璨的金光,第一次肆無忌憚的爆發了出來。

只是他的臉色,已經徹徹底底的陰沉了下來!

「七長老這樣狠毒,難道不覺得有失身份嘛!」


自從那次姜國差點滅殺慕家之後,親人,便成了慕炎的逆鱗,任何人絕不可碰觸,這是他的底線!

「我是在維護學院利益,擅闖禁地者,殺無赦,就算是你慕導師,也必須得死!」

七長老五指狠狠的抓向了慕炎的喉嚨,打算一把扯斷他的氣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