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軻又停頓了一下,因爲剛剛劉媽從客廳路過,他大概是不想讓別人知道。

“蘇小姐,我去買菜了!”


“嗯,那您注意安全!”

送走劉媽後,陸軻又繼續說道:“你跟我姐姐長的很像,她在黑幫安插了很多眼線,還有可以配合的臥底,也有一定的勢力,所以,我們想讓你以陸然的身份,重新臥底到黑幫,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情純屬自願!”

蘇藝欣的眉頭緊鎖,表情奇怪的看着陸軻,要不是那天看到了他穿警服的樣子,真會懷疑他是個騙子。

這種黑幫啊!緝毒啊!在她眼裏都應該是電影,電視劇的情節,信息有些龐大,突然,她想到了之前在X港,差點被綁架的那次。

不會這麼巧吧?如果她姐姐真的跟她長的如此相像,那那次差點綁錯人,想想看,就沒有那麼離譜了!

“蘇小姐,有點兒冒犯到您了!這件事,您可以再做考慮!考慮好可以聯繫我!”

陸軻從上衣兜裏拿出一個很小的記事本,在上面寫上電話後,放在桌子上,就準備起身離開了。

涉及到機密,在她沒同意之前,他不能再多透露了。

這件事,不是小事,也確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答應的事情,所以她也沒強出頭,只是點了點頭,送他離開了。

九哥是絕對不會同意她去冒險的,況且,她自己也不想,黑幫啊!緝毒啊!離她都太遙遠了。

送走陸軻以後,她準備上樓休息,剛把那張寫着號碼的紙條收起來,門前,硬是被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

蘇藝欣嚇了一跳,“九哥?你不是要出差嗎?”

“回來收拾東西!那個警察是怎麼找到這裏的?”眉毛微皺,眼睛裏透着懷疑的目光,掃在蘇藝欣的身上。

“我包落在醫院了,他幫忙送過來!”

葉景墨換了鞋,進了屋子,沒再提這件事情,“劉媽呢?”


“去買菜了!”蘇藝欣也不知怎麼的,她與葉景墨現在這樣,既不像之前那麼仇視,也不像前些天那麼親近。

這種感覺,讓她極度不適,但強大的內心告訴她,還是不要多想了。

葉景墨徑直上了樓,頭疼的厲害,他這次是打算去國外看看腦袋裏的那塊兒碎片,有沒有可能取出來。

他揉了揉額頭,蘇藝欣跟在身後,“哪裏不舒服嗎?”

“頭疼!老mao 病了!”

“是,之前車禍留下的後遺症嗎?”蘇藝欣這麼問的時候,葉景墨的身子微微一怔,原本他是覺得他車禍的事情,她可能並不知情,協議有可能是僞造的也說不定。

可是,她知道,沒有一點兒掩飾的知道,那就說明,那份協議,真的是她籤的。他有些失望,沒再說話。

一直走到葉景墨的房間門口,蘇藝欣又小聲問了一句:“你準備帶什麼,我幫你收拾東西吧!”

他看看她,心中那塊悶悶的地方,讓他長長的嘆了口氣,“好!隨便帶兩套換洗衣服!你看着辦吧!”

葉景墨說完後,便進了書房,把房間讓給蘇藝欣收拾,雖然他明明知道自己現在的態度不對,但是一時半會兒,他沒法調整。

特別是看到有別的男人在她身邊的時候,他就覺得她這些年,指不定跟多少男人有瓜葛。

他來到書房,打開電腦,準備處理下楚恆發來的郵件,剛點開郵箱,便彈出兩三封,來自國外的郵件。 他並沒有注意到,此刻的郵箱,不是自己的,他習慣性的點開,一條條曖昧的消息,來自埃利森!那不就是蘇毅豪?

他這才注意到,郵箱登錄的不是他的,而是蘇藝欣的。

看着那一句句曖昧關懷的內容,他整雙眼睛似乎都能冒出熊熊火焰來。“蘇藝欣,你不是甘願放棄一切嗎?現在是後悔了?”

噼裏啪啦,蘇藝欣在葉景墨的房間裏,正收拾着東西,就聽到書房一陣陣摔東西的響聲,她趕緊停下手中的事情,跑去書房。

看到葉景墨憤怒的樣子,還有一地的狼藉,還有……那摔成兩半的小泥人。

蘇藝欣有點疑惑,不過想到上午她在書房登錄過郵箱,劉媽叫她吃飯的時候,她只關了電腦,忘記退出了!

可是,他也不至於生這麼大的氣,她又沒有手機,又不能出門,只能用郵箱聯繫。

是不是他覺得她用他電腦之前沒告訴他,所以他才生氣?

她不說話,事實上,她不知道此刻該說什麼,於是不做聲的蹲在地上,收拾這一地狼藉!

“蘇藝欣!你是還打算離開是嗎?三個月結束以後,你就還是打算回去的!對不對!”聲音低沉中,帶着憤怒,連咬肌都跟着顫抖。

蘇藝欣還是不說話,正準備把電腦屏幕搬起來時,手腕被葉景墨狠狠的抓住,藉着手腕的力氣,他將她整個蹲在地上的身子拽了起來。

“當初我車禍的時候,你在哪兒?”葉景墨的眼神,像是一把利刃一樣看這她,可是她並不知道,他說的什麼意思。

“爲什麼選擇拿錢離開?爲什麼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你簽下協議,遠走高飛?爲什麼?”

攥着她手腕的那隻大手更用力了,像是要把她的骨頭握碎一樣,只是蘇藝欣並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也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如果他因爲她當時準備打掉孩子,而憤怒,她還能理解,可是車禍的事情,她也只是後來聽劉媽說了兩句,她並不知道啊!

“你說話啊!啞巴了嗎?”

傾舞歌盡長安花 ,眼裏的疑惑不是裝的,“你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什麼協議!”車禍的時候,他應該在國外治療眼睛,根本什麼也不知道啊!

葉景墨冷哼一聲,“好!你沒簽協議!那你告訴我!當初爲什麼要打掉我們的孩子?還是說!你打掉的,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孩子?”

“什麼?”蘇藝欣只覺得手指尖都在發麻,一直到頭髮絲,她不明白,葉景墨爲什麼會問這樣的話,難道在他心裏,她就是這樣的人嗎?

眼淚在眼圈裏,遲遲不肯掉落下來,她怕那砸碎在地上的眼淚,會像此刻她的心一樣,支離破碎。

她轉身回到葉景墨的房間裏,繼續收拾他的衣物。她只是個傭人,何必要跟僱傭她的主人生氣呢!

她讓自己儘量平靜下來,沉默,也許是最好的回答。

只是,葉景墨認爲,她是已經默認下來了。於是追在她身後,將她一把抓起來,扔在房間的牀上,將她死死的壓在身下!

怒火中燒,讓他更加暴躁用力,最後,蘇藝欣也不再用力反抗,只是渾身冰冷的被他壓着。

眼淚被胡亂的手蹭掉,身下疼痛難忍,絲毫不像之前的萬般溫柔。

葉景墨穿好衣服,提着還沒收拾好行李箱,離開了這裏,只留下牀上衣衫不整的蘇藝欣,絕望的攥着牀單。

劉媽回來的時候,嚇了一大跳,好不容易扶着樓梯上了樓,就看着書房一片狼藉,大少爺的臥室裏,蘇藝欣躺在那裏,衣服被撕的破爛不堪。原本幹練的短髮,也凌亂不已。

“怎,怎麼了這是啊?”劉媽趕緊跑過去,心疼的抱起蘇藝欣,不觸碰還好,當觸碰到她身體的時候,劉媽着實嚇了一大跳。

那中冰涼程度,就像一具已經死了好久的屍體一樣,劉媽用手探了探她的呼吸,好在還有微弱的呼吸。

劉媽趕緊找來被子,給她蓋上,她不相信,這能是大少爺乾的?她有些心疼,又無奈,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先幫她簡單的擦拭了一下身子。

又幫她換上了乾淨的衣服,她絕望的樣子,就像被強B了一樣。事實上,如果不是知道這裏很安全,劉媽是真的覺得,她是被人……

劉媽將書房收拾好,已經天黑了,她只煮點麪條,送上樓的時候,蘇藝欣還是那副樣子,在黑夜的襯托下,劉媽有些擔心,也有點兒害怕。

她把麪條放在一旁,下樓給大少爺撥去了電話,只是電話一直傳來的都關機的提示音,她也不知道要怎麼辦。

最後只能給江小姐打電話了,她是醫生,最起碼可以來看看蘇小姐現在的情況。

沒過多久,江子琳就開車到了這裏,在樓下時, 老師別亂來 ,江子琳都要氣死了!這是人乾的事兒嗎?

對於葉景墨,她也一點兒好感都沒了!男人,真是禽獸!這跟強B有什麼區別!

她上樓看到蘇藝欣的樣子,身上青一塊兒紫一塊兒,身下肯定還疼,蘇藝欣不說話,就是那副絕望的樣子,看着窗外。

“蘇小姐,我幫你帶了藥,塗上,就能緩解一下,你身上還有哪裏不舒服?我可以幫你看看嗎?”

江子琳見她不說話,又說:“你不說話,我就當你是同意了!我是醫生,請你相信我!”

江子琳觸碰到她的時候,蘇藝欣用她冰冷的手,握住了她的手:“江醫生,謝謝你!我,沒事!麻煩你了!”

聲音綿軟無力,卻字字清晰堅定,怎麼可能沒事,這種事情,身上和心裏,肯定都會遭到很大的傷害。

“那……”江子琳不敢過於強迫她,所以也尊重她,沒再查看她的傷情,“你,之前是受過什麼傷嗎?”

蘇藝欣聽到她這麼問的時候,收回了看窗外的目光,而是認真的直視着江子琳的眼睛,“江醫生,方不方便告訴我,他是……什麼時候成爲你病人的?”

江子琳知道,她指的應該是葉景墨,她轉動眼珠,想了想,“大概是五年前的一個夏天,他因爲車禍,被送進醫院,他當時受傷很嚴重!搶救了很長時間,小腿骨折,肋骨斷了一根,腦袋受傷最嚴重。”

江子琳有些猶豫的又接着說,“那時候,如果他醒不過來的話,很有可能會是植物人!不過好在,他只昏迷了半年,醒過來時,其他地方都恢復的還不錯!” 蘇藝欣的眼睛,這會兒才透出神色,之前就跟一具行屍走肉差不多,“江醫生,您能記住他車禍的具體時間嗎?”

葉景墨最後問她那些話,還回蕩在她的腦海裏,什麼協議,那個時候她去哪裏了?

江子琳想了半天,畢竟是快五年的事情了,她拿起手機,不知道在翻找着什麼,隔了一小會兒說道:“應該是那年,九月初左右!這是他的病例資料!破例讓你看一下吧!”

她將手機遞到蘇藝欣的面前,看着時間,她才明白過一切來!她神色難看,江子琳也看出來了,“怎麼了?蘇小姐?”

蘇藝欣搖了搖頭,老天是跟他們開了一個玩笑嗎?那時候,她找不到他的時候,是因爲他出了車禍?

她還沒來得及跟他解釋什麼的時候,她也被車撞了!他們的孩子葬送在了那個雨夜,而當她醒過來的時候,身邊沒有他的原因,是因爲他也昏迷不醒。

她承受着失明,和失去孩子的打擊時,他也在承受着那麼多的痛苦。

“謝謝你,江醫生!謝謝你告訴我這些!”蘇藝欣的鼻子有點酸,這一切都像設計好了一樣,可是,他說的協議,到底是什麼?她真的不清楚啊!

後來,她就被蘇毅豪帶出國治療眼睛了,她沒有給葉景墨留下任何解釋,因爲那時候,孩子已經沒了,任何解釋都顯得太蒼白。

她以爲,葉景墨不願意原諒她,所以她出了車禍,他都遲遲沒有出現。她離開藍城的時候,是比現在還要絕望的。

她覺得,葉景墨恨她,事實上,他確實比她想象的還要恨她!

江子琳覺得自己怎麼說,也算是外人,她把藥放下以後,囑咐了幾句,便離開了。

一連幾天,蘇藝欣的不眠夜裏,都在苦苦掙扎,沒有葉景墨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回沒回國,她真的想跟他解釋一下,不想他們在爲之前的誤會,而生氣了。

她去葉景墨的書房,沒有再去碰電腦,而是把那摔成兩半的小泥人,用膠水粘好,拿回了自己的房間。

大概又過了幾天,眼看着,她已經住在這裏快兩個月了,剛回國的時候,還是四月份,現在已經步入六月了。

陽光很好,這些日子,她一直又lucky陪着,還不算太孤獨,劉媽一個人收拾這麼大的房子,確實有些吃力,她的傷已經好了,每天都是她跟劉媽一起收拾。

午後的陽光總是刺眼,蘇藝欣的眼睛在這段時間裏,沒有突然漆黑的時候。

劉媽做好午飯後,正當兩個人一起用餐時,別墅的大門被打開了。

開進來的車子有點眼熟,很普通的SUV,車子挺穩後,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視線裏,這種花花綠綠的穿着,大概只有查爾斯了。

蘇藝欣放下碗筷,走過去,有些疑惑,他是怎麼找到這裏的?難道是公司出什麼事情了?

Lucky一路跟在查爾斯身後,不亂叫,只是觀察着他的目的,好像準備隨時把他撲倒拿下一樣。


查爾斯瞥了一眼這隻大狗,吞嚥了一下口水,被它咬上一口,肯定會要命的。

“老,老大!是我!”他在門口向屋子裏揮了揮手。“可算是找到你了!你,你怎麼,像人間蒸發了似的啊!在這裏做什麼啊?”

查爾斯的娘裏娘氣的聲音,讓蘇藝欣渾身起雞皮疙瘩,“我在這,修身養性!怎麼了?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嗎?你怎麼找到這裏的?”


“是大蘇總!大蘇總回藍城了!根據你發郵件的IP地址找到這的!讓我來接你!你,你怎麼會在葉總家裏啊?”

蘇藝欣沒說話,蘇毅豪果然還是回來了!只是……她與葉景墨的合同還有一個月才能到期。

“老大,走啊!大蘇總都急壞了!只是說,這是葉總的家,他不好親自過來接您!讓我來的!”

蘇藝欣看了看飯桌上的劉媽,反正葉景墨也不在,出去一趟應該不會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