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思索一下,然後道:“明天再說,今天我不太想談論這件事。”

說完,陳明直接轉身離開。

杜黎兒看着陳明的背影,臉上露出一抹無可奈何。

沒辦法,誰讓現在主動權握在陳明手中呢。

她也只能被陳明牽着鼻子走。

玲瓏城,陳明和柱子從停車場一起出來。

剛準備進大門時,陳明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臉龐,不過對方並沒有看見陳明。

“柱子哥,你先回去,我有點事。”隨即陳明轉頭看一眼柱子。

柱子點點頭,沒有多問什麼,直接走進了玲瓏城。

至於陳明則轉身朝廣場的一旁走了過去。

走到那人身邊,陳明沒有去打擾他看風景,而是靜靜的點了根菸,站在旁邊同樣看着遠方。

這時,那人也察覺到了陳明的到來,轉頭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陳總,挺巧啊!”

“是啊,挺巧,沒想到在這能遇到張總。”陳明笑笑道。

說話間,遞根菸給張南陽。

張南陽並沒有拒絕,接過煙點燃,深吸一口道:“這裏可是風水寶地啊,陳總挺會選址,在這建造一個這樣的別墅,有山有水不說,別墅還建這麼別緻,諾大的廬州,也只有陳總敢這樣。”

“張總過獎了,當初建玲瓏城完全是因爲理想,並沒有想太多。”陳明笑笑道。“張總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提前說一聲, 鋒豹 。”

“剛回來,魔都那邊有個活動,順便回來廬州住段時間,看看有沒有什麼好項目。”


“張總的意思是準備在廬州發展?”

“回饋一下家鄉吧,畢竟怎麼說也是土生土長的廬州人,而且也要爲自己的以後打算一下,畢竟在國外再怎麼樣,那也不是家。”

“張總說得對。”

“陳總,有什麼好項目,推薦一下?”

“張總你這可就問錯人了,我就只會守着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其他項目還真沒有。” 張南陽笑笑道:“陳總,你說如果在這邊搞個老年療養中心怎麼樣?”

“完全可以。”陳明點頭道。“風景好,環境好,遠離城市的喧囂。”

“陳總真這樣認爲?”張南陽詫異的看一眼陳明。

“當然,南湖的風景這麼好,搞老年療養中心非常合適,難道張總不是這樣認爲的?”陳明反問道。“在我看來,除了南湖,還有就是森林公園那邊了,空氣好,環境好,這兩處地方最適合。”

“我倒認爲森林公園那邊更加合適一些。”張南陽稍微思索一下道。

“哦?南湖怎麼就沒森林公園那邊合適呢?”陳明好奇道。

“陳總,你在南湖的項目我已經看了,完全就是想要把南湖打造成一個旅遊景點,等建好之後,每天遊人肯定會不在少數,所以還是森林公園那邊更加合適。”

聞言,陳明輕笑一聲,沒想到原來是因爲這個。

不過倒也不難理解。


等到南湖所有的項目建成後,客流量肯定會增加不少。

但應該不會有多少影響。

“那張總的意思是想要從森林公園那邊建立療養中心?”隨即陳明繼續道。

“我也只是暫時有這個打算而已,真想要搞的話,倒是看中一片地方,但好像已經被拍賣出去了。”張南陽微微搖頭道。

“哦?不知道張總看中的是森林公園的那片地方?”陳明好奇道。

“就是森林公園東南方向的一塊地。”

“巧了不是。”

聞言,張南陽詫異的看向陳明。

“陳總,那塊地不是在你手裏吧?”

“沒錯,很早之前就被我拍下來了,一直沒有想好開發什麼,本來準備在開發一座玲瓏城的,但南湖的項目太多,打亂我的計劃,所以到現在還一直荒在那裏長草呢。”

“陳總有打算出手的意思嗎?如果願意的話,或許我們可以談一談。”

“本來是沒有的,不過是張總你要,那就不一樣了。”陳明笑笑道。“既然張總你要的話,那我就以拍賣價轉手給你吧,怎麼樣?”

“陳總,那這樣的話真是太感謝了。”

“感謝什麼,張總,說來是我應該感謝你纔是,要不是你,我也得不到大地集團那百分之五的股份,當初你幫我,現在我自然也要幫你了。”

“一碼歸一碼,陳總,既然你願意把森林公園的地轉讓給我,那我用南湖的地塊跟你交換好了,至於差價我再補給你,怎麼樣?”

陳明一怔,壓根沒想到張南陽手中竟然會有南湖的地塊。

自己當時爲了拿下玲瓏城旁邊的地塊,可是足足花了三十億。

“張總,不知道你手中的地塊在那一段?”隨即陳明連忙問道。

“諾,就在別墅酒店的旁邊,一直到那邊的山腳下,都是我前些年拍下來的。”張南陽指了指對面,道。

遠遠的看着對面的一大片空地,陳明心裏忍不住一陣震驚。

這段時間他都在研究南湖的情況,心裏也知道別墅酒店過去的那一塊地有多大,比起玲瓏城所佔的地也是隻大不小。

如果以現在的價值來看,自己想要從拍賣上拿下那塊地,起拍價最起碼要在十五億。

當時拍賣玲瓏城旁邊的地塊時,起拍價還要八個億呢,那塊地可是比玲瓏城旁邊的地塊大多了。

“當初拍下來的時候,只用了一點五億,但因爲一些原因,我去了國外,也就一直沒有開發。”這時張南陽繼續道。

“現在那塊地最起碼也得值十個億,所以張總還是賺了。”

“這不還是陳總你的功勞嗎,如果不是你把玲瓏城建在了這裏,另外又把南湖規劃的那麼好,南湖這片地方怎麼會成現在這樣,就算再過十年,價錢也上不去。”

陳明笑笑,沒有繼續說話。

不過不可否認,張南陽的話有道理,要不是玲瓏城的出現在,自己拍下玲瓏城旁邊的地塊也不得花掉三十億。

雖然玲瓏城賺了一點錢,但也遠沒有三十億。

也就陳明,否則換做旁人任誰也不會這樣做。

而現在陳明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當初想的是用南湖的項目拉攏關係。

在看到六子和李濤對南湖項目的態度後,陳明心裏對南湖項目的想法也發生了改變,完全建成後,將是一個巨大的成就。

至於關係不關係的,現在已經不是那麼重要了。

雖然沒有關係可能會在某些方面有些麻煩,但現在網絡那麼發達,誰也不願意手下負責的事情鬧大。

那些手握權力的人最怕的就是輿論。

看清楚這層關係後,陳明也改變了心裏的想法。

“張總,森林公園的地塊和這裏的完全不能比,所以原價置換還是算了,你這樣的話,我心裏絕對過意不去。”隨即陳明看向張南陽,思索一下道。“實不相瞞,前段時間爲了拿那一片地方,足足花了三十億。”

“我知道,所以說嘛,廬州怕是找不到第二個陳總這麼大手筆的人,就算是高天龍在這一點上也跟你沒法比。”張南陽笑笑道。“高天龍或許會換個方法得到那塊地,但絕對不會花三十億。”

“張總這麼一說,讓我有種冤大頭的感覺。”陳明苦笑一聲。

“哈哈哈,陳總,你想太多了。”陳南陽大笑幾聲道。

“張總,時間不早了,要不咱們換個地方聊,順便小酌兩杯?上次溫哥城之行有點倉促,也沒和張總把酒言歡。”隨即陳明看一眼天色,道。

“行啊,剛好我也想見識見識陳總的酒量。”

隨即,陳明便帶着張南陽朝花海餐廳所在的方向走了過去。

兩人走在南湖邊的小路上,不停地聊着天,宛若是多年的老友一般。

不久後,來到花海餐廳跟前。

剛進入其中,陳明便看見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白院長,挺巧,你也來這吃飯?”隨即陳明打招呼道。

“剛吃好,準備回玲瓏城呢。”白雪嫣然一笑道。


“那我就不留你了,改天有機會再一起吃飯。”陳明客氣一句。 白雪點點頭, 歡喜如初 ,沒多說什麼,便從花海餐廳離開了。

而於此同時,張南陽看着白雪的眼神中也浮現一抹疑惑。

“張總,怎麼了?”陳明察覺到張南陽的情況,於是忍不住問道。

他眼中的世界 沒事,就是看着有些眼熟。”張南陽搖搖頭道。

“眼熟?莫非張總也認識她?”

之前陳明就已經感覺到白雪的身份不簡單了,不過並沒有做過什麼調查,畢竟和白雪之間也沒有什麼利益關係,調查也是多餘。

但現在聽張南陽這樣說,倒是可以瞭解一下。

“應該在某個地方見過,但不認識。”張南陽思索一下道。“對了,你跟我說說她叫什麼名字。”

“白雪。”

“白雪?”張南陽皺皺眉頭,呢喃道。“莫非是江南白家?”

“江南白家?”陳明疑惑道。

“沒錯,是江南白家的人,我想起來在哪見過她了,就是在江南商會的活動上。”張南陽解釋道。

江南白家陳明自然聽說過,江南商會的領頭羊,資產雄厚。

陳明沒想到白雪的身份竟然如此驚人。

雖然之前已經想到了白雪的身份不簡單,但怎麼也沒想到白雪會是江南白家的人。

出自如此龐大的家族,竟然甘願在廬州做一個福利院的院長,可還真是讓人有些意想不到。

“陳總,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會跟江南白家的人認識。”這時張南陽打量陳明一番,忍不住開口道。

“張總,我要說在此之前我都不知道她的身份,你相信嗎?”陳明苦笑道。“我認識她還是因爲廬州福利院的事情,根本就不知道她是什麼江南白家的人。”

“現在知道也不晚,陳總,說不定你們可以發展發展…要是能夠和江南白家扯上關係,什麼許家杜家,他們絕對不敢再找你麻煩。”

聞言,陳明連忙搖頭:“張總,你就別拿我開玩笑了。”

說話間,陳明和張南陽來到樓上。

一直到晚上十點多,兩人這才喝盡興,於是一起回了玲瓏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