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教官淡淡的看向了自己身側坐着的趙泰斗,眼底浮現了一些笑意,他淡淡的哼起了曲子,心中無比得意,看到他這輕鬆的樣子,使趙泰斗記得是咬牙切齒,喘着粗氣,他用盡了全身力氣才壓住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要不是還有上層在這裏的話,他此刻只怕早就暴跳如雷,要衝過去報答陳教官了。

偏偏陳教官還要去刺激他,陰陽怪氣的說道,“哎喲,我還以爲某些人有多厲害呢,現在看看這不是一邊倒嗎?根本就是我方隊員的主場,你們那些人怎麼搞的還沒有來得及找到我們呢,眼睛不太好使呀,要不要去配眼鏡?”

趙泰斗氣急敗壞地瞪着他,指着陳教官剛想說話,陳教官卻是將話接了過去,偏偏還做出關心的樣子。

“趙泰斗你這是怎麼啦?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呀?需不需要我幫你叫個救護車什麼的?雖然我們兩個人平時關係不太好吧,但是對於給你叫救護車這種事情我還是可以做的,畢竟我可是助人爲樂的好人。”

聽到他的話時,趙泰斗咬了咬牙,他握緊了拳頭,突然裂開嘴衝着陳教官冷冷一笑,“tnd雖然不知道你從哪裏找的人,但是你給老子聽好了,今日之仇他日我必定加倍讓你償還。”

看到他氣急敗壞的樣子時,陳教官裂開了嘴巴,他淡淡的說道,“哎呀,你看看你是不是犯癲癇了,淨說些沒用的話,早知道我就讓我手底下的那些人都認了,你們好了,之前我交代了他們都認了你們,沒想到現在他們竟然做出這麼可惡的事情,你放心,等他們回來之後,我一定好好的訓斥他們。” 趙泰斗氣得差點吐血,這傢伙還能不能再不要臉一點。

聽到他們兩個人的爭吵時,基地的總教官回頭呵斥了他們一句,“都別嚷嚷,認真看看大屏幕。”

兩個人這才平息了戰火,繼續轉頭看,向了大屏幕。

他們看着鷹爪部隊還剩下的最後一隻小分隊,現在他們正向無頭蒼蠅一邊四處亂闖,完全崩潰了底線,他們原本還以爲自己戰勝無疑,但是沒想到這一狼圖騰太厲害了,讓他們都沒有一絲反轉的餘地,突然衆人都吃驚地站了起來。

鷹爪部隊的人此刻正緊張地滑實着4周,他們用包圍圈來進行防守,可是4週一片沉靜,完全沒有聲音。

這些人也不知道去哪裏了,怎麼會這麼安靜,倒是讓人有些不可思議了。

“他們都去哪兒啦?”隊長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些人在無聲無息之間就拿下了自己5個小分隊,他們現在還剩下一隻小隊,現在運用包圍人士解決掉一個也好,那他們也能夠說的過去,不至於全軍覆沒,但是那些人遲遲沒有出現,讓他原本的計劃都有些失控,這些人到底去哪裏了?他們到底還在謀劃些什麼?

正在這時他們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女人,小隊隊長看到那女人的時候,眼前一亮,他們嘴角浮現出一抹玩味的笑意。

小隊隊長冷冷的說道,“tnd狼圖騰都是一些什麼人呀,自己不敢出面,反而讓一些女人拋頭露面,不過戰場無情就別怪我們對你們不客氣了。”

說着他們就連忙舉起了手槍,沒想到那個女人沒有一絲的畏懼,反而邁着輕盈的步子上前,淡淡的說道,“哎呀,你們還真的是沒打算憐香惜玉呀。”

“這裏是戰場我們都是軍人,如何憐香惜玉。”

說着他們就舉起了槍,對準了那些女人。

然而此刻他們的身邊又多出來了,五六名女人

看到這一幕時,那些人瞬間緊張的舉起了槍,對準了所有的人,然而其中一個女人卻是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說道,“什麼時候規定屍體也能夠動手了。”

小隊隊長聽到這話時,連忙朝着他們的肩膀看了過去,果然發現他們肩膀上的燈已經變紅了。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啊?

小隊隊長瞪大了眼睛,他們剛纔一直在觀察着4周,完全沒有發現到人,而他們現在卻已經被淘汰了,沒有看到他們動手怎麼會亮紅燈?

小隊隊長不敢置信的樣子落在了成雪的眼裏,她只是冷冷的笑了一下,並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看到她們轉身離開,小隊隊長頹廢的跪到了地上,滿臉的蒼白,這些女人可以稱得上是幽魂來無影去無蹤,他們剛纔完全沒有一絲察覺,這tmd到底是何方神聖?

小隊隊長搖了搖腦袋,突然他目光變得鎮定了起來,他堅持擡頭朝着面前的人看了過去,目光朝着樹上看了過去,心想這些女人難道是從樹上飛過來的樹尖行走嗎?

之前他沒有考慮到這些,是因爲他覺得這些人能夠在樹上行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爲樹與樹之間的間隔較大,他們若想要跨的話,除非是擁有輕工才能夠做到這些,要不然的話就算能夠從另一棵樹跨度過去也會發出聲響,雖然很細微,但是足以讓人注意到他們。

然而這些人卻悄無聲息的沒有意思的聲音,這絕對詭異,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被淘汰了。

成雪沒有要解釋的意思,他直接帶着自己的隊員離開了這裏。

小隊隊長苦笑着搖了搖頭,正打算帶着自己的剩下的隊員離開叢林,然而卻看到五六十個人回了過來,而且他們手上也不知道從哪裏搶來了槍,還有的甚至找來了棍子。

小隊隊長正疑惑的時候,卻聽到石傑的聲音傳了過來:“打!”

這到命令剛下,那羣人彷彿是餓狼,看到了食物一般,雙眼發光,迅速的朝着他們撲了過來,小隊隊長察覺到不妙,想要腳底抹油溜的時候卻依然被追上,他們舉着拳頭不客氣的朝着自己的身上揮了過來,頓時悶哼聲與呼痛聲並響起。

看到這一幕時,坐在觀戰廳的劉教官坐不住了,他憤怒的拍着桌子站了起來罵到,“這tnd到底算怎麼一回事,我們不是已經認輸了嗎?你們到底想要怎麼做,難道還打算一直羞辱人不成嗎?”

“別生氣嘛,我們現在也只是不知道情況。”

在劉教官看來他們簡直是欺人太甚,幾十個武者齊聚在這裏不說,甚至再戰勝了他們的成員時,還要對他們成員拳頭相向侮辱,這是精神方面赤luoluo的侮辱呀。

雖然一開始就覺得自己的小知瑞成員跟舞者對陣的話沒有一絲贏的希望,但是現在他們調達了自己不說,還將自己成員的臉面踩在地上踩。

太欺負人了,他一臉憋屈的凳子,趙泰斗讓他給自己一個解釋。

趙泰斗則是悠悠的站起身來,扯了扯嘴角,不屑的說道,“這算什麼道理呀,我哪知道他們會這麼做,再說了,大傢伙打架本來就是要痛痛快快的,之前都沒有好好的打一架,現在終於能夠好好的打架了,豈不是要好好的玩一玩。”

看到他漫不經心的臉色時,劉教官氣得渾身發顫,他咬了咬牙說道,“你真是欺人太甚,太tnd欺負人了。”

偏偏趙泰斗做出一幅你奈我何的表情,讓他有苦說不出,這次還沒有等到劉考官發話一旁的陳考官已經迫不及待的說道,“之前也沒有規定說死了不能夠動手,現在若是換做真正的戰場,你們這些成員怕是已經成了一個死人,現在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劉教官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他知道這話的用意,身子晃動了一下,差點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他搖了搖頭一句話也不說,坐了下去。

其他高層倒是沒有發表什麼意見,反正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哪怕是這裏也不能夠倖免。

再說了他們兩個人原本就有些紛爭,此時此刻趙泰斗想要小小的報復一下也是無可厚非的,只怕是劉教官自己心裏有氣,他們原本就產生了糾紛,自己這些人插手只怕會讓他們的糾紛更加的嚴重,倒不如在一旁看着他們,誰也不幫,這是最好的。

觀戰室的其他人震驚地無言以復,他們吃驚地看着大屏幕回過神來之後,想起剛纔那匪夷所思的戰鬥,他們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滿臉寫着不敢置信。 原本以爲狼圖騰戰隊是倒數的根本就不值得一提,但是現在人家卻以實力征服了他們,他們就算是想要去反駁,也沒有任何反駁的理由。

正在這時,石傑帶領着小隊的成員走了進來,當他們剛剛出現在觀戰室的時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他們看了過去。

小六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之後挺胸擡頭的走了過來,臉上佈滿了自豪。

等到他們落座之後,陳教官立馬跑了過來,笑嘻嘻的說道,“小杰乾的不錯,我可是出了一口惡氣呀,你不知道我這兩年到底有多憋屈。”

他說完這話就迅速的鼓起了掌,他一個人帶頭之後,其他人也跟着鼓掌,場面上雷聲響動。

正在這時基地教官發話了,他淡淡的說道,“好啦,你們都安靜一下,現在有請兩位考覈官評分。”

陳考官率先說道,“沒想到狼圖騰隊竟然會給人這麼大的一個驚喜,原先我還低估了他們,現在想想是我太偏見了,他們這次表現特別出色,我這裏願意給20分。”

此話一出衆人譁然,20分,那可是特別優秀的人才能夠得到想了想剛纔那是他們的表現,衆人又覺得這20分當之無愧,這些人身手特別好,讓他們看的是眼花繚亂,也忍不住想要去好好的學習一下人家的戰鬥方法。

雖然這支隊伍不是他的人,而是留考官的人,但是這都不算是什麼,主要是能夠爲他們服務就可,戰鬥力非常的強悍。

顯然陳考官之前的那點不滿意將煙消雲散,王彪等人的實力已經征服了他的胃口,他現在看得出來這些人能力不凡,個個都是武者,若是能夠扶持他們,不出一年便可成爲獨當一面的兵王。

但是他不知道,石傑等人來到這裏並不是爲了成爲他口中所說的那個兵王,而是專門過來捧場子的。

等到陳考官發言完畢,有考官溫和的笑着說道:“你們表現的很好,我們現在正是缺少像你們這樣的人才,希望你們之後多爲部隊效力,這裏同樣給你們20分。”

基地教官算了一下分數,說道,“狼圖騰勝利獲得60分,再加上之前的34分,兩位考官給出的40分,一共是134分,而鷹爪部隊沒能擊殺一個敵人,此次團戰分數得分爲零,共計69分。”


基地教官沒想到他一直看好的鷹爪部隊竟然成了倒數第一,他的目光當中多少帶了一些驚詫。

之前鷹爪部隊可是他一門心思看好的佼佼者,現在成了墊底的,而他們先前不怎麼看好的人已經成了第一,這逆轉無疑是絕對的勝利。

所有人都陷入到了驚訝當中,在兩個分隊的身上掃來掃去。

陳教官揚眉吐氣的看向了趙泰斗,淡淡的說道,“某些人的臉怕是要丟盡了,曾經以後就要離開梯隊了。”

聽到他的話時,趙泰斗咬了咬牙,眼底近視憤恨之色。

他捶了一下桌子,直接站了起來等着陳教官說道:“我不服。”

陳教官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勝敗已負,怎麼難道你想要違抗命令嗎?”

瞬間場面的議論聲消失的無影無蹤,衆人並住呼吸,看着兩位教官之間的鬥爭,他們現在一點都不把考官放在眼中竟然在這裏喧譁,膽子未免太大了,難道他就不怕考官去告他們的狀?

“報告考官,這些人根本就不是我們部隊的人,而是昨天陳教官輸給了我們鷹爪部隊之後,外出尋找的援軍他們怎麼可能會是狼圖騰的人,之前狼圖騰的所作所爲大家也都有目共睹,這些人一時之間都能變得這般認真,怕是不可能吧,他們是在造假,這根本就是不公平的,這對我們這些戰士來說,這一場比賽有爲初衷,那如果按照陳教官的做法,是不是等待下一次考覈的時候,我們大家都可以同樣利用此等手法外出尋找援軍呢?”

衆人眼裏劃過一絲詫異,就連那些高層也都不可思議地看向了陳教官。

劉教官早就急不可耐,看到趙泰斗出面之後,他作爲總教官自然是要幫幫趙泰斗的,於是他立刻說到,“如果打破規定的話,那考覈還有何意義,這種行爲根本就是作弊,我建議組織能夠處罰。”

陸豐的臉色變了變,他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

陳教官原本只是想要給他們一個教訓,也沒想太多,沒想到這小子輸了之後竟然倒打一耙,他來獻自己於不義之地。

場面陷入了死寂,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如何處罰,他們說了不算,真正能夠有話語權的是坐在上面的兩位考官他們若是一句話就可以解決。

在衆人的目光中,陳考官淡淡的說道:“陳教官,你上前一步,我有話問你,他們真的是你從外面找過來的援軍嗎?”

在陳考官銳利的視線中,陳教官不由的皺起了眉頭,他向來直來直去,不會撒謊面對,考官的逼問他心裏有些茫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正在這個時候石傑挺身而出。

“輸的人現在還打算轉移視線嗎?”

石傑淡淡的撇了一眼趙泰斗他上前了一步,站在陳教官的身側,衝着高臺行了一個禮,一字一句的說道:“狼圖騰特種部隊第1支隊石傑前來報道。”

聽到他的話時,剛剛還有些想要問罪的陳考官愣了一下,面對面前的這一場景,眼底劃過一絲狐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看樣子這傢伙真的是狼圖騰的人。

一直沒有開口的劉考官在看到這一幕時,眼底瀰漫了一絲笑意。

陳教官在反映了過來之後也連忙說道,“考官他是我們部隊的佼佼者,先前我安排他去執行祕密任務,所以這些人是他在外面的編外人員,但是若有人真的不信想要來從中挑事的話,我也沒辦法,他們儘可以去查。”

看到陳教官光明磊落的樣子,陳考官搖了搖頭,他並不打算再追問。 基地教官見狀連忙站出來打圓場說道,“現在都已經打完團戰隊伍請坐下,有請下一支隊伍。”

那他這麼說也只是想要緩和氣氛從中做調節,卻沒想到趙泰斗不服輸的站了出來,大聲的吼道,“這不可能,這一定是假的。”

趙泰斗死命的瞪着陳教官咬牙切齒的說道,“如果真的有這麼厲害的人的話,爲什麼之前在個人站的時候從來都沒有見過他們,你到底想耍什麼花招,你騙得了別人,絕對騙不了我,如果你問心無愧的話,你就來跟我單獨比試一場。”

趙泰斗挑釁的態度讓陳教官忍無可忍,他咬牙切齒的說到:“姓趙的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讓你,你tmd是沒完了,對不?”

趙泰斗冷冷地注視着他,眼底滑過一絲幽光,他認定了這傢伙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之所以會這麼說,肯定是害怕他的伸手纔會說出這樣的話,於是他冷酷的說道,“怎麼難道你慫了嗎?”

陳教官剛想說話,石傑拍了拍陳教官的肩膀走,上前了幾步冷冷的望着趙泰斗說道,“想要跟我們教官動手,你問過我的意見了嗎?”


看到石傑的時候,趙泰斗想起之前他對自己隊員做的那些事情,拳頭不由自主的握緊怒罵道,“你tnd算什麼玩意兒,還想跟老子打,我告訴你這裏就沒你說話的份兒。”

趙泰斗打定了主意,要是這個小子再膽敢插話的話,他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讓這傢伙知道自己的厲害。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這傢伙二話不說就直接朝着自己衝了過來,趙泰斗眼底劃過一絲幽深,他冷冷的呵斥道,“tnd自尋死路是吧?”

說着他也迅速的朝着石傑衝了過去,衆人看到他們兩個人的舉動時不由的面色大變,沒想到他們兩個人竟然會在這種場合打起來。

所有人都清楚的知道趙泰斗的實力,不由的搖了搖頭,爲石傑感覺到了一絲惋惜,雖然說石傑剛纔的表現可圈可點,但是在趙泰斗絕對的實力面前,他肯定不是對手,要吃虧的。

正在衆人感到惋惜的時候,看到接下來的一幕,瞬間不敢置信地站了起來。

只見石傑迅速的衝上前去,趙泰斗看到石傑的拳頭時冷冷的一笑,他覺得這小子的拳頭肯定能夠輕而易舉的躲閃過去。

沒想到到了跟前他剛要閃身的時候,石傑的拳頭一下子追了上來,直接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趙泰斗被他打的一個踉蹌後退了幾步,他臉色陰沉地盯着面前的石傑,眼底充滿了憤怒,緊緊的捏着拳頭,心中充滿了不甘心。


在這種場合他豈能夠輸給這樣的人,要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他的笑話。

只要想着他,不僅擡腿伸出了自己的左腿,力量在他的腳上彙集,迅速的出擊朝着石傑衝了過去。

石傑也沒有意思要退讓的意思,他臨危不懼的對視着趙泰斗那吃人的眼神,嘴角微微向上揚起,臉上竟是一些漫不經心的神色。

趙泰斗被他徹底激怒,大吼了一聲,又再次朝着面前的人衝了過去,他以爲這個傢伙好對付的很,沒想到又很快就被他打退了,兩條腿交織在一起,傳出了一聲肉體碰撞的聲音。

然而分開之後趙泰斗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腿部傳來了一種麻酥酥的感覺他吃驚的看向了石傑,卻發現這小子什麼事都沒有,氣定神閒的望着自己反而揚了下眉頭,眼底充滿了挑釁。


看到這一幕時,趙泰斗不僅握緊了拳頭,他早已步入中元期,對自己的實力充滿了自信,怎麼可能會輸給陳教官手底下的人呢,就連陳教官自己都未必是他的對手,現在他更不可能會輸給陳教官的手下。


若是連陳教官的手下都打不過的話,那他以後這臉面該往哪放,講到這裏他不僅咬緊了牙關,又快速的朝着石傑衝了過去。

石傑眼底劃過一絲深意,他微微勾起脣角,漫不經心的笑了一下,淡淡的說道:“這就是你自己自尋死路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