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文他們畢竟才高二,還太嫩了。

而蘇明川背後有着賈家撐腰,自然還是能和他們鬥鬥的!

搖了搖頭,鄒小北這才說道。

“這不怪你們,我這纔回來也只是正好聽說,就過來問問你們情況。

那好了,我問的差不多了,就先回去了,你們慢慢吃。”

說完,不顧周圍人驚詫和惶恐的目光,鄒小北直接起身離開。

而陳博文等人,雖然想要攔一攔鄒小北。

但是話到嘴邊,卻又不自覺地縮了回去。

顯然,鄒小北的餘威尚存,所有人都還是十分的畏懼與他。

就剛剛那麼一砸,現在還有不少人心中撲通撲通直跳! 但是顧藏鋒聯想起幾年前自己擊敗泰玉衡的那一拳……

泰玉衡只是一個先天高手,自然不會有D病毒戰士那種變態的體質,自己那一拳足夠讓泰玉衡在牀上躺上一年半載的,就是不知道泰玉衡會不會記恨自己……

坐在火車座位上後沒多久,火車就開始啓動了。

顧藏鋒身邊的唐詩妍或許是昨晚一直在收拾行李睡眠不足,又或許是身邊的顧藏鋒給了唐詩妍足夠大的安全感,剛上火車就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顧藏鋒的座位是靠窗的位置,唐詩妍的座位是靠過道的位置。

顧藏鋒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不斷倒退的風景,對這一次的川東之行隱隱感到一陣期待。

但是這種期待之餘,又有點擔憂。

自己如果是全盛時期去拜訪泰家,自然沒什麼好擔憂的。

但是現在自己還受着傷,受傷就不好說了……沒準還沒等到自己示好,泰家的一羣人就衝出來將自己亂拳打死……

但是如果說不去拜訪泰家,自己就失去了一個結交夏國先天家族的機會……

看來自己得想一個藉口去拜訪泰家了!

就在顧藏鋒腦海中思緒萬千無比糾結時,火車突然抖動了一下,唐詩妍小腦袋一歪,靠在了顧藏鋒的右肩上……

顧藏鋒瞥了一眼依然處於熟睡中的唐詩妍,不由得感到一陣害怕,唐詩妍醒來要是看到這一幕,該不會覺得自己是在佔她便宜吧?


不過顧藏鋒想了想,貌似以唐詩妍軟萌可愛的性格,醒來後看到這一幕只會害羞的說“顧大哥,不好意思呀,借用你肩膀這麼久了,我實在是太困了”之類的話。

顧藏鋒笑着搖了搖頭,也不在意了,繼續思考着該找個什麼藉口去拜訪泰家。

大約一個小時後,火車駛入了湖東市的下一站,一個不知名的小鎮。

與湖東市不同的是,這個小鎮上從火車上涌進來大量的乘客,原本空蕩的的車廂竟然開始人山人海。

等到火車重新啓動之後,在火車的晃動中唐詩妍醒了過來。


唐詩妍擡起小腦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絲毫沒有注意自己之前睡着了腦袋靠在顧藏鋒的肩膀上。

“顧大哥……你喝點什麼?我去給你買瓶飲料吧!”

顧藏鋒本來想委婉的拒絕,但是轉念一想,還是點了點頭:“礦泉水就行了,謝了!”

“嗯……”

唐詩妍點了點頭,小手往口袋裏掏着什麼東西,好一會兒,唐詩妍俏臉之上浮現出一絲恐慌:“糟了!顧大哥!我的錢包!我的錢包不見了!我的車票、身份證、銀行卡、員工卡還有駕駛證什麼的全部都在錢包裏!怎麼不見了!我記得明明放在口袋裏的!”

顧藏鋒微微一怔:“你確定放在你的衣服口袋裏了嗎?”

“嗯!我記得我把車票放進錢包裏之後就塞進了上衣口袋裏!現在不見了,褲子口袋裏也沒有!是不是弄丟了!”唐詩妍焦急之下,額頭上都冒出一陣細小的汗珠。

顧藏鋒瞥了一眼唐詩妍的上衣口袋,唐詩妍今天穿的是一件休閒裝,上衣口袋比較深,如果錢包真的放在上衣口袋裏,自然的掉落在地上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很有可能……有人趁着剛剛人多擁擠的時候把唐詩妍的錢包偷了!

顧藏鋒雙眼一寒,敢當着自己的面偷唐詩妍的錢包?這不是找刺激嗎?

顧藏鋒伸出右手輕輕拎起唐詩妍的右手,唐詩妍雖然不明白顧藏鋒在幹嘛,但還是任由顧藏鋒將自己的右手拎到顧藏鋒的鼻子旁邊仔細嗅了嗅。

顧藏鋒很快就放下來唐詩妍的右手,隨後站起來在仔細嗅了嗅空氣中的氣味,顧藏鋒憑藉基因改造戰士體質覺醒的變態嗅覺,一下子就鎖定了目標,一個坐在門口位置的墨鏡男!

顧藏鋒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王八蛋,居然敢偷唐詩妍的錢包,簡直就是找死!

顧藏鋒在唐詩妍疑惑地眼神中,大步走到了墨鏡男身邊。

顧藏鋒朝墨鏡男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嘴裏說的話也十分的簡單:“交出來,我既往不咎!”

墨鏡男無動於衷的坐在座位上,彷彿沒有聽到顧藏鋒的話。

“還跟我裝?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要把我惹毛了!”顧藏鋒的臉上浮現出一絲戾色。

“喂!你幹嘛!”墨鏡男旁邊坐着的一個年輕男子站起來,用一種不滿的眼神瞪着顧藏鋒。

顧藏鋒瞥了一眼青年男子,顧藏鋒憑藉變態的嗅覺,很清晰地從青年男子身上聞到了墨鏡男的味道,這也意味着兩人的衣服曾經在同一個洗衣機裏清洗過,這也意味着兩人是認識的!

顧藏鋒沒好氣的瞪着青年男子:“你們是一夥的?”

“廢話!我叫風雲,他是我舅舅風格!你這樣跟我風格舅舅說話幹嘛?你想幹嘛?”名叫風雲的青年男子十分不友善的用自己的手打開了顧藏鋒的右手。


“你舅舅風格偷了我女朋友的錢包!在我看來這只是一件小事,你舅舅把我女朋友的錢包交出來就行了!不然……”

“不然怎樣?”

“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嚯,我倒是想看看你怎麼個不客氣法!”

“你找死?”顧藏鋒雙目一寒。

“幹嘛呢!你們幾個幹嘛?”顧藏鋒和風雲之間的爭執很快就吸引了隔壁車廂裏乘jing的注意力,有兩個乘jing大步趕了過來。

“幾位同志!”顧藏鋒轉過身看了看兩個乘jing,“這個墨鏡男偷我女朋友的錢包!”

“嗯?小偷?”乘jing一臉警覺地看着風格,“這位先生,請您站起來配合我們一下!”

不過風格似乎沒有聽到乘jing的話,依然靜靜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先生!請您站起來配合我們調查!我們沒有認定您就是小偷,只是隨便問幾個問題,如果您不是小偷,我們一定會還您一個清白,並且要求這位先生給您道歉!”另外一個乘jing態度十分友善的朝風格輕輕鞠了一躬。

“不可能!我舅舅絕對不可能是小偷!”風雲趕緊搖頭否認。

“你憑什麼這樣肯定?”顧藏鋒不由得感到一陣好笑,“你又不是他,你怎麼知道他乾沒幹?還是說……你們壓根就是一夥竊賊,互相打掩護?”

“先生!”顧藏鋒的話讓其中一個乘jing也開始懷疑風格了,乘jing將自己的手臂搭在了風格的肩膀上。

“有事嗎?”此時風格才終於有了動靜,戴着墨鏡的臉上滿是疑惑。

“你裝什麼呢?跟你說話你沒聽見嗎?”顧藏鋒更加不滿了。

風雲怒視着顧藏鋒:“喂,你說話注意一點!我舅舅是盲聾人!”

“什麼?盲聾人?”兩個乘jing對視了一眼,紛紛朝風雲道歉,“對不起,先生,是我們唐突了,我們沒有欺負您舅舅的意思,這事怪我們沒有問清楚!罪在我們!”

風雲的臉上滑過一絲狡黠的笑容,隨後故作大方的揮了揮手:“算了算了……反正我舅舅無論走到哪裏都是被嫌棄的,家裏人都嫌棄他,更何況你們這些壞人!”

“對不起對不起!”兩個乘jing依然一臉歉意。

“盲聾人?”顧藏鋒不由得感到一陣好笑,這種小把戲騙得了兩個普通的乘jing可騙不了顧藏鋒這種眼光毒辣的人。

“是啊,先生!這位先生是個盲聾人,不太可能偷您女朋友的錢包吧?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顧藏鋒身後的唐詩妍也是感到一陣疑惑,唐詩妍也不知道顧藏鋒爲什麼聞了一下自己的手就斷定自己的錢包被風格偷了?在唐詩妍看來,這其中恐怕也有什麼誤會。

唐詩妍輕輕拉了一下顧藏鋒的右臂:“顧大哥,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顧藏鋒回頭看了一眼唐詩妍,示意唐詩妍先不要急着下決斷,隨後饒有興趣的看着風格,這傢伙裝的有模有樣的,事情這樣纔有意思!

有兩個乘jing的介入,顧藏鋒自然不好發作了,只能另想辦法識破風格的僞裝。

忽然顧藏鋒想起了什麼,大聲指着風格:“你是他舅舅?那你怎麼和你外甥都姓風啊?”

風格的嘴角十分細微的懦動了一下,顧藏鋒差點笑了出來,只差那麼一點,風格就回答自己的問題了!風格的反應也讓顧藏鋒更加確定風格壓根就不是什麼盲聾人,絕對是裝的!

風雲微微一怔,趕緊解釋道:“是這樣的!我舅舅本來姓張,但是因爲是盲聾人,很小的時候我外公外婆把他扔了,我爺爺看他可憐,就收留了他,爲了報恩,我舅舅就改姓風,有問題嗎?”

顧藏鋒聽着風雲漏洞百出的話,不由得咧嘴一笑。

很小的時候就是盲聾人?那估計是先天性的,顧藏鋒並不覺得風格這種先天性的盲聾人會懂得說話,會懂得自己被收養了,會懂得報恩改姓。這一切都是風雲瞎編的。

但是顧藏鋒知道即便是風雲瞎編的,自己也沒辦法拆穿風雲,因爲風雲的反應還算比較快,很快就會給出新的解釋,想要識破風格,必須要費一番心思了。

不過顧藏鋒並不着急,顧藏鋒早就嗅到了唐詩妍的錢包就在風格左邊褲子的口袋裏,憑藉自己的身手,完全可以在車廂裏所有人反應過來之前把唐詩妍的錢包從風格的口袋裏掏出來,到時候風格就算長了一百張嘴也沒辦法狡辯了! 驅車回到家中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看到自己的兒子回來,一直沒有睡覺的鄒爸披着一件棉襖緩緩走了出來。

“怎麼樣?有沒有看到什麼合適的地段?這麼晚了,你看看你帶你妹妹瞎玩的。”

接過已經睡着的鄒小楠,鄒爸不由抱怨問道。

聽到鄒爸的話,鄒小北只是憨厚一笑說道。

“這不是爲了咱家嘛,我就多跑幾趟,結果走得有些遠了。”

聽到鄒小北的話,鄒爸也沒有多說。

等到他將鄒小楠抱回房間後,鄒爸這纔在鄒小北面前點了根菸緩緩說道。

“不行的話就算了,感覺這錢存銀行也能讓我和你媽舒舒服服過一輩子了。

萬一你糟蹋光了,我哭都來不及哭!”

聽到鄒爸的話,鄒小北只是嘿嘿一笑說道。


“哪跟哪啊老爸,地段我已經看好了,保證讓你滿意!”

其實,在回來的路上,鄒小北就已經想好了自家要去哪裏開店。

既然知道了賈家在縣城裏開了一家世紀華聯,那麼鄒小北怎麼能夠讓他們好過?!

其實,在華聯超市旁邊,還真就有那麼一家地段不錯的小店。

是一棟空置的老民房。

周圍有着好幾家連在一起的老小區。

前前後後加起來怕不是也有上萬人住。

鄒小北之所以一開始不選擇那裏,就是因爲華聯超市那那裏,他覺着競爭不好。

但是現在看來,鄒小北還真有必要開在那裏!

別的不說,賈家三番兩次壞他好事和他作對,這是鄒小北所不能忍的。

商業競爭中可沒有什麼公平、友誼可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