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看到某個骸骨生物因為跑的太急結果腳絆倒了地上的時候,直接摔倒在地。雖然漆黑的環境讓他幾乎看不清對方摔下來的情況,但是那咔嚓的骨骼摔打的聲響卻傳到了陳凱的耳朵。而這種情況對於陳凱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那代表著這些骸骨生物要不計一切代價的把陳凱一行人幹掉。

「該死老四你不是那些傢伙都跑到礦洞深處了嗎?」跌跌撞撞朝著洞穴深處狂奔的陳凱幾乎是咆哮著朝著費雲吼著,如果不是情況不允許他肯定會在費雲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上十幾下。

「我哪知道而且我是昨天探查的,天知道它們是不是今天又跑上來了」費雲用無辜的語氣說著,但是明顯的陳凱他們都有點不相信,因為那些骸骨生物很明顯都是埋伏在隊伍的後面,而且是等著他們通過以後再衝下來的。

當然這一切並不能怪費雲,畢竟只要死亡生物想躲起來,它們隨便挖個坑就可以把自己埋起來而不會讓外人看的。靈魂之火只要保持在沉睡狀態中是不會被探測法術查看到的,因此陳凱他們幾個的偵測邪惡和星辰之眼都沒有發現躲藏起來的骸骨生物。

「媽了個逼的死系統大神,幹嘛把死亡生物的靈魂之火弄成在沉睡以後不能被探測的,5555老子的大腿啊都撞紫了」費雲哭哭啼啼的說著,地下通道的道路是非常不平坦的,什麼突起的石頭啊,橫出來的鐘乳石啊,都會給逃跑的道路增添麻煩。跑在最前面的費雲一個不留神直接變成的滾地葫蘆,狠狠的撞在了地上幾塊突出的岩石上。

陳凱同樣不好受,他的盔甲和武器實在太沉了,即使他把巨劍放進了背包里也無濟於事。當然最讓他鬱悶的是背後那越來越近的馬蹄聲,很明顯一隻骸骨生物正在朝著他們衝過來。

「背命啊」聽著那越來越近的馬蹄聲,陳凱知道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們肯定會掛在這裡,而且是非常肯定的掛在這個骸骨騎士手裡。當然也可能是被追上以後被那骸骨騎士打斷腿,然後讓那些白銀骷髏徹底的撕碎。

不過似乎今天陳凱他們的運氣還沒糟糕到沒藥救的地步,按照地圖上的圖案在整條下坡路的最下方有一個巨大的轉彎處,而且幾乎是超過300度的超級大轉彎。如果走動的速度太快話會直接掉下去,至於掉下去的後果地圖上沒寫,但是哪怕是用屁股都知道用骷髏標記的地方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因此哪怕背後被那個骸骨追的幾乎要接近身體了,陳凱他們還是非常緊急的想要減速。因為他們已經看到了那個轉彎的地方了,而且下坡的角度越來越大幾乎達到了近60度。至於為什麼能夠看到,很簡單因為轉彎地段周圍的岩石上生長著眾多的紫色水晶,這些水晶在漆黑的環境里依然散發著淡淡的幽光,如同暗夜裡的紫色精靈一般。

當然這些紫水晶在地圖上的名字可不好聽——冥河彼岸的幽魂水晶。似乎製作地圖的人對於這些水晶沒有好影響,把它們和那些傳說中生長在冥河邊上的專門吸收靈魂的幽魂水晶相提並論。不過這些對於陳凱他們來說並不重要,他們現在想要做的是讓身體快點的停下來,而不是衝到幽暗的懸崖下面去。

轉角的地方很窄,按照陳凱的估計那裡最多也就只能容納一個人的兩隻腳而已,至於為什麼製作地圖人不把這裡修的大點。陳凱很容易的就清楚對方的想法,因為他的這裡岩石都是鐵礦石啊而且他的全都是含量超過90%紫鐵礦,幾乎是已知的最堅硬的礦石了。

陳凱用匕首狠狠的插座岩石上,試圖讓身體下滑的速度降低一點,但是結果他只看匕首在岩石上劃出了一陣火花然後直接崩斷了。雖然陳凱的速度稍微降低了點,但是他依然以極高的速度朝著下面快速的下滑著,幾乎不用陳凱自己行走他整個人就會快速的衝到轉角處然後啊的一聲摔到漆黑的懸崖下面去。

同樣的追趕在陳凱他們背後的骸骨生物們也似乎發現這種狀況,它們在一瞬間做了和陳凱他們一樣的動作。揮起武器然後試圖把劍插到岩石里讓身體減速,但是同樣的這招失敗了。只有跑在最後面的骸骨生物才能把自己的白骨長刀插進岩石里,因為它們站的地方還不是紫鐵覆蓋地方。

從陳凱所在的地方往上看就能看到掛成一串趴在岩石上的骸骨生物,當然此刻的陳凱很希望自己是那一串鏈子上的一員,至少陳凱不用擔心自己和那個衝過頭的骸骨騎士一樣直接衝到了懸崖下面去。即使那個骸骨生物再怎麼拉扯戰馬,它都不可能把加速后的戰馬徹底的停下來,就算它把自己的骸骨長矛狠狠的扎在岩石上扎到長矛都爆斷了,都不能改變它那高速下墜的事實。

結果就是這個追在陳凱他們背後追的非常起勁的骸骨生物很悲催而又憋屈的朝著懸崖下摔了下去,而且幾乎是摔下去以後連一點回聲都沒有聽到。

「呼呼差點點,真的差點點」陳凱看著自己雙手巴拉著地方用力的吸了口氣,這裡原本是給人落腳用的岩石,上面亂七八糟的開鑿痕迹說明當初開鑿這個小台階花了相當長的時間。而這一刻這個台階成了陳凱的救命之所,陳凱用儘力氣讓自己的身體掛在岩石上不掉下去,但是他也沒力氣往上爬。因為他身上還掛著好幾個人,而肩膀上也頂著幾個人。

「大小姐你踩夠了沒有,踩夠了就快點爬過去,我的腦袋都快被你踩扁了老四你丫的快給我減肥,我的腰快被拉斷」陳凱咬著朝著自己腦袋上踩著的陳怡以及身上掛著費雲喊道,除了身邊的蘇星河以外,幾乎超過一半人此時都靠著陳凱支撐著。當然幸好這幾個人身體分量都不和費雲一樣,不然陳凱肯定會被直接壓得摔下去。

「水哥堅持住啊」費雲用力的抱著陳凱的大腿,在他的身上還掛著兩個人,一個是許飛另一個則是白莎莎。兩個人幾乎和他一樣抱著大腿,當然他們抱的不是陳凱的大腿,而是費雲的大腿。

.. 第217章大地權杖——-橫貫大地的脈絡(八)

總算是爬進地底了,這幾章寫的真的很拖拉,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累死了——-

「該死的骸骨騎士,臨死都要陰我們一把」蘇星河用一隻手吃力的掛在岩石的邊緣上,由於落腳的地方實在太窄,當陳凱掛在那裡以後他已經沒地方落腳了。結果只能靠著一直手頑強的掛著,而另一隻手則拉著何麗雯。

「是啊***差點沒把我給撞死了」在蘇星河的上面趙鐵柱緊緊的趴在岩石上,他距離蘇星河他們所在的地方只有不到一米,而他沒有掉下來的重要原因是他那把被磨得快沒有刃口的斧錘。

蘇星河只要微微往上抬頭就能看到趙鐵柱那身被裝的凹凸不平的鎧甲,上面還有從骸骨騎士身上蹭下來的骨頭渣子以及半截白骨長毛。這是那個骸骨騎士在掉下懸崖之前最後留給陳凱他們的紀念禮物,只是這並不是它想要留下來的,如果可以它倒是很想把自己作為禮物留在上面。

「白莎莎你快點先爬上去吧我要撐不住了,三個人的重量實在太大了」陳凱朝著下面的白莎莎喊著,雖然頭頂上的幾個人以及離開了,讓陳凱得以鬆一口氣。但是實際上陳凱的雙手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在變得越來越無力,一滴滴鮮紅的鮮血正在順著手臂往下面滴答滴答的滴著,這是那隻骸骨騎士掉下去之前給他留下的傷口。

「輕點,莎莎你別拽我褲子」費雲看著自己被拉扯的褲子對著正在順著他的身體往上爬的白莎莎說道,當然換來的則是一記更大的疼痛,因為實在找不到東西抓的白莎莎直接抓著他的衣領往上爬,結果就是脖子被掐著費雲差點沒憋過氣去。

好不容易所有人都爬上了台階,陳凱的生命值幾乎只剩下一半了,而那消失的一半則變成了流出來的鮮血順著他的身體滴到懸崖下面。大難不死的一群人看著還在上方掛著那些骸骨生物幾乎開心的想要笑出來,但是他們還是忍住了,因為那些骸骨生物正在緩緩的朝著他們所在的地方攀爬著。

如果不是先前不清楚情況,這些白銀骷髏肯定早就爬下來把陳凱他們幹掉了。因此當確定懸崖的另一側有轉角道路的時候,這些白銀骷髏才紛紛朝著下面爬下來,只不過速度非常的緩慢,畢竟一個骸骨騎士可是在它們眼眶下面摔下去的。

結果就是當陳凱被其他人拉上來的時候,第一隻白銀骷髏也快要爬到轉角了,雙方此時的距離只有不到兩米,但是兩邊卻沒有一個動手。陳凱是累的沒辦法動手,而骸骨戰士則是因為四肢扒拉著崖壁沒辦法動手,一動手就是整個身體往下掉下去。

不過骸骨戰士不能動手,不代表陳凱他們不能動手,一顆顆奧術飛彈從轉角處射出來朝著白銀骷髏的身體飛過去。這些飛彈的威力幾乎不能給這個白銀骷髏造成多大的麻煩,但是連續的擊打也會給它造成一定的危險,更別提在這個幾乎達到75度的陡坡上。

在這樣的陡坡上,白銀骷髏除了硬抗以外幾乎不能做任何的反抗,只要它的雙手離開的陡坡那麼它的身體就會啪的一下摔下去。額不對因為懸崖太深了估計它摔下去的時候是沒有聲音的,連回聲都聽不到。

更加重要的是大半個陡坡都是由堅硬的紫鐵組成的,即使骸骨生物想要用四肢插進岩石里固定也做不到,它只能一步又一步的被擊的往上倒退或者硬抗法術的攻擊。

不過由於轉角的地方實在太過狹窄,因此幾個施法者根本無法準確的命中白銀骷髏,只能把它逼退而已。同時當陳凱爬過轉角以後,他們又面臨的另外一個問題,轉角那邊通道同樣非常的窄小,只能容納一個人側著身子走過而已,因此當陳凱爬過轉角時許飛就不能施展法術對白銀骷髏展開攻擊了。

因此一旦陳凱撤到轉角以後他們也就不能再組織骸骨生物踏上台階,只能任由它們慢慢的一個個的從上面爬下來。即使陳凱的神術可以給它們造成一些,麻煩,但是現在他的胳膊幾乎疼的抬不起來,根本無法施展攻擊。以至於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白銀骷髏出現在轉角,然後慢慢的追上來。

但是狹小的道路同樣給了那些白銀骷髏造成了麻煩,它們只能和陳凱他們一樣緊貼在懸崖慢慢的攀爬。任何試圖趴著懸崖過來的白骨骷髏都用它們的生命證明了這一行為的錯誤性,幾乎沒有任何意外的失敗了,因為即使到了轉角這裡的懸崖依舊是堅硬的紫鐵。

如果不是那些追趕的死亡生物的話,那麼下面是幾乎看不到底的懸崖陳凱也非得在這塊懸崖上敲點礦石下來。紫鐵的價格雖然不高,但是卻從來沒有出現那麼大的一整塊礦石過,而且即使它的價值再怎麼不高也是將近100金幣一公斤的市場價了。

整個道路差不多有近一公里長,全部都是非常危險的狹小道路,有些地方因為時間太久或者因為意外出現了崩塌。使得整條道路上出現了大小不一的缺口,或者沒有道路的情況。但是這卻給陳凱他們了一個擺脫白銀骷髏追趕的機會,在一些過分寬的缺口上,陳凱他們用木頭架起了橋樑,等到走過去以後再把橋撤了。

當然這種辦法也只能暫時拉遠骸骨戰士和他們的距離而已,那些骷髏腦袋裡燃燒的靈魂之火併不傻,很快就能找到應對的辦法。比如說幾個骸骨生物搭成*人梯,或者用自己的骨骼纏繞上死亡氣息組成白骨梯子。

陳凱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那麼詭異的組合方法,幾個骸骨自己動手把自己拆開,然後組合成一個奇異的白骨梯子。後面的骷髏士兵就用這個梯子搭在崩塌的地方度過,而等到都通過以後整個梯子又被拆開從新組合成一個個全身銀白的骷髏兵。

不過這些都沒辦法阻止陳凱他們拉開距離,當陳凱一行人踏出最後一段狹小的道路時,他們已經走到了一個新的山洞邊上,而在他們背後一百多米的地方,那些骸骨士兵還在慢慢的磨蹭著。

依靠著這個寬大的岩石平台,陳凱他們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處理一下身上的傷勢然後給追趕在後面的那些白銀骷髏一個教訓。當然要是能把它們全部幹掉的話就更加好了,而且陳凱也很有信心把它們都給幹掉,只要它們敢靠近岩石平台十米的範圍的話。

「龜兒子快點過來吧過來老子就把你們全射下去」費雲輕輕的把他的弩機放到岩石平台上,依靠著火把的光亮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幾個逐漸靠近的紅色眼眶。這些頂著一對如同燈籠一樣的眼光的白銀骷髏正在慢慢的朝著岩石平台磨蹭著,而在最前面的那個白銀骷髏已經一隻腳踏進了弩機的射程了。

但是當費雲想要扣下扳機的時候卻被陳凱阻止,陳凱的手直接按到了弩機上阻止了費雲扣動扳機,讓原本要被射出去的弩箭再次停留在弩機的箭槽上。


「再等等這幫傢伙的腦殼太硬了,距離太遠的話會沒辦法射穿的」陳凱手臂上纏著繃帶,眼神則直直看著那些在黑暗中緩慢前行的骸骨生物,此時對方距離這個岩石平台只剩下了不到三十米。

「周萱你先試下」陳凱轉過頭對著手持長弓的周萱說了一身,後者輕輕嗯了一聲就直接拉開了手中的弓箭朝著不遠處的白銀骷髏射出了一箭。帶著淡淡白色鬥氣的箭矢快速的在空中穿行著,並且非常準確的命中了那個骷髏兵的前額,但是所有人只是聽到了叮的一聲。那個骷髏兵除了晃了晃腦袋以外幾乎沒有受到任何的損傷,當然也不能說沒有,至少它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凹陷,只是距離太遠這個凹陷幾乎看不見。

「這腦殼果然夠硬老四瞄準眼眶射吧,腦袋上面的位置就不要管了,當然其實只要射中腦袋哪裡都一樣」陳凱拍了拍費雲的肩膀示意他可以開始使用弩機了,而其他幾個施法者也同時開始準備起了法術,在火把的照耀下幾種法術元素在黑暗中散發著迷人的幽光。

「進攻給我把這幫骨頭渣子全都送到懸崖下面去」當陳凱喊出這一嗓子以後,所有的遠程法術和箭矢都朝著當先骸骨生物射了過去,而選擇的時機就是對方一躍而起快要跳上岩石平台的那一刻。

身體還在半空中的白銀骸骨幾乎沒有一絲機會的直接被眾多的法術神術直接命中了,尤其是打在他腦門上一根弩箭。雖然沒有擊穿它的顱骨卻把它整個腦袋打的向後翻轉,整個身體在一瞬間被打的偏離了岩石平台朝著懸崖底下落了下去。

不過在它的身後更多的白銀骷髏開始朝著岩石平台的方位躍起,至於另一些則是沿著道路向著另一側直接跑上來。在那裡趙鐵柱蘇星河以及蘇婉正在那裡等著,他們要把所有試圖從這條道路衝上來的骷髏兵全都打回去,甚至直接打到懸崖下面去。

「晨曦螺旋炮」陳凱的用打著繃帶的雙手用力往前一推,然後一個巨大的旋轉著的圓錐體朝著不斷躍起跳上來的白銀骷髏的身體打了過去,巨大體積讓在半空中的白銀骷髏幾乎沒有躲閃的位置同樣它們也沒辦法躲閃。而被螺旋炮直接命中的骸骨幾乎是最慘的,因為它們會被直接打退好幾步,甚至連身體上的骨骼都會被打的骨折。

因為構成晨曦螺旋炮主要元素是神聖屬性的元素,而這種元素對於死亡生物具有先天上的剋制作用。同時陳凱那對邪惡生物攻擊雙倍的天賦,讓被擊中的白銀骷髏在一瞬間就被打斷好多骨頭,全身骨頭咔噠咔噠的往下掉撞進了後面的骷髏堆里。

被它撞倒的骸骨生物幾乎差點滾做一團,而在這種環境下滾做一團則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陳凱至少看到三個白銀骷髏如同下餃子一樣被直接撞下了懸崖,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恩白銀骷髏沒辦法發出慘叫,最多嘴巴咔噠咔噠張合幾下。

何麗雯的動作更加簡單,她直接從背包里甩出兩個罐子,一個裝著黏住劑另一個裝著潤滑油。裝著粘著劑的罐子直接在空中爆開,形成一張巨大的蜘蛛網,把跳起來的沒跳起來的骸骨生物都罩了進去。沒跳起來的還比較好點,至少它們還有地方站著,而跳起來的則直接被帶著朝懸崖下落了下去。因為蜘蛛網直接被它們劈開了,而失去了拉扯力的蜘蛛網連當繩子用都不行,結果就是最後想起來抓著蜘蛛網想要爬上去的白銀骷髏自己把自己的後路給斷了。

至於潤滑油則更加簡單,它直接被傾倒在白銀骸骨落腳的地方以及岩石平台上,然後所有試圖跳上岩石平台的白銀骷髏都發現自己的腳下出現了刺溜的聲音。緊接著它們整個身體就不由自主的向後摔下去,結果自然是直接滑出了岩石平台掉了下去。

油膩術落在那些白銀骷髏落腳的道路上以後直接讓這些傢伙不敢動彈了,因為它們一動彈腳下就會打滑。雖然大部分岩石都非常的粗糙,但是還是有部分的地方非常光滑,不過即使在粗糙的地方被施展油膩術以後短時間裡也會變得非常的光滑。這一下就阻止了七八個想要衝上來的白銀骷髏,因為在它們跳起來之前它們會先滑倒。

在一個只有三四十厘米寬的地方滑到的後果是非常慘的,好點的直接摔在地上,慘一點的則是瞬間掉到下面。因此陳凱他們的壓力一下子變得非常的低,幾乎可以稍微休息一下等油膩術消失再動手。

在失去數量優勢以後這些白銀骷髏自然變得不那麼危險了,尤其是陳凱他們的目的只是把這些骸骨生物推下懸崖,因此戰鬥變得更加的簡單。僅僅是過了不到半小時,最後的一個骸骨生物也在咔噠一聲中被徹底的整到了懸崖下面。當然到現在為止陳凱他們只獲得了不到五萬點經驗,比起單挑或者完整幹掉這些白銀骷髏的經驗少了不知道多少。

但是大難不死的陳凱卻非常的開心,至少他不用擔心在遇到那些死亡生物了。當然可能上面的礦洞里還會有一些骷髏兵或者骸骨騎士,但是現在他們已經徹底脫離了礦洞的範圍,只要那些死亡生物不下來尋找,是不會有怪物發現他們已經深入地下的。

坐在岩石平台上陳凱輕輕的鬆了口氣,現在他總算有時間打量周圍的環境了順便可以朝著岩壁上的那些紫鐵礦流點口水。陳凱幾乎現在就想要在岩壁上在開鑿一條專門採礦的道路出來,只是他發現這種事情似乎不大實際,因為紫鐵實在太過堅硬了。

大部分原住民開採紫鐵礦是純法術開採的,也就是用土元素法師施展化石為泥的法術把礦石從岩體上剝離下來。這需要極大的魔力輸入以及精準的法術控制力,畢竟岩體崩塌的後果是任何一個法師都承受不起的。

而純手工開採紫鐵礦的消耗則是法術開採的好幾倍,幾乎每開採一百公斤礦石就要報銷整整兩把礦鎬。這還是開採貧礦,而不是這種純度極高的堅硬富礦,因此陳凱發現估計就算用光他背包里的礦鎬都不一定能採集到一套盔甲的分量。

畢竟誰會沒事在背包背一打的礦鎬,除非他是專門靠挖礦為生的礦工。陳凱不是一個職業礦工,他背包里也沒有一背包的礦鎬,所有人背包里的礦鎬加起來也不過五把而已,而且兩把是壞的。

「哎我現在明白什麼才是最痛苦的了,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明明你眼前有一座金山但是你卻沒有礦鎬去挖這座金山」坐在岩石平台上的陳凱輕輕的嘆了口氣,當他把最後一把礦鎬挖的報廢以後,他只能獃獃的看著那巨大的紫鐵礦山發獃。

在岩石平台上散亂著各種碎小的紫鐵礦石,也有幾件製作粗糙的礦鎬。那是陳凱零時用青銅加工出來的,只不過質地實在太軟了,挖了不到幾下就徹底報廢了。而白莎莎的火焰法術的溫度不夠高,即使加入了火油和木炭都無法融化紫鐵,結果就是陳凱設想中用紫鐵製作礦鎬的計劃在還沒開始的時候就遭到了失敗。

「知足吧至少已經挖了一套重甲的分量了」蘇星河拍著背包說道,整整三百公斤的礦石足夠製作一套重甲,而且還是那種全身板盔的重甲。這種重甲是皇家重甲護衛的標準裝備,防禦力極其的強大,當然價格也相當的不菲,光是材料成本就超過十萬金幣還不包括製作費。

「早知如此當初我就多準備一些礦鎬了」陳凱嘆了口氣,然後撿起了地上那些破爛的傢伙,這些報廢的礦鎬陳凱還是打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熔煉成一把新的。當然在他發現了背包那些貧鐵礦以後他的這種想法更加的強烈,結果就苦了白莎莎,她的魔力幾乎被陳凱榨乾了。

最後陳凱拿著剛出爐的礦鎬又挖掘了近兩百公斤的紫鐵礦才罷手,不是他不想挖多,而是背包實在塞不下了。畢竟陳凱他們背包里塞著整整一個月的食物還有各種補給品,能騰出一個空間來塞礦石已經讓陳凱他們調配了很長時間。

「不知道這個洞穴後面是什麼情況哦?」在岩石平台上,徹底放鬆下來的陳凱他們窩在帳篷里休息著,順便仔細檢查著地圖上的信息。按照地圖上標註的情況,此時他們應該是在近距離地面近千米的地下,也就是真正的地下世界。

同時陳凱他們也失去查看道路的最好標記,因為他們錯過了確認方位的第一個岔道,在被那些骷髏生物追趕的時候。當然也不是說陳凱他們就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哪,因為按照地圖的指示他們現在站的位置就是大地之脈岔道里,只要進入洞穴然後沿著地圖走就能走到大地動脈當中。

「不知道所謂的大地之脈是什麼樣子?為什麼地圖上老是提到這個名字?」所有人的腦海里都帶著這個疑問,然後在簡單的休息恢復體力以後舉著火把踏入了洞穴,此時在外面已經是臨近黑夜了。但是在幽深的地下世界里,無論白天還是夜晚都是一片漆黑,只有燃燒的火把才能給人一點點光明。 第218章大地權杖——-橫貫大地的脈絡(九)

哎今天又被罵了,555好凄慘t,t

—-上班時間不準碼字,回家以後就只能碼到這麼晚——–


「這洞怎麼那麼長啊?」費雲看著一眼望不到頭的洞穴通道哀嘆著,他們已經進入地下世界整整三天了。但是他們卻依然還在蜿蜒曲折的地洞里尋找著出口,至於那地圖上標記的大地之脈,一幫人連看都沒有看到過。

「老四有那個時間廢話還不快點去探路,nnd這個鬼地方,竟然在這裡繞了三圈」陳凱滿臉陰沉的對著費雲吼著,後者聽到以後立馬從地上竄了起來拉著一根細繩子沿著漆黑的洞穴通道開始探索之路。

地下岩洞里的道路實在太過複雜,以至於即使手中拿著地圖,陳凱他們也迷了好幾次路。有一次走著走著直接回到了出發時的那個岩石平台那裡,結果白白走了一個下午。

看著費雲沿著一個洞口走了進去以後就消失在視線里,陳凱再次把目光收回到地圖上。這份從那位奸商店老闆手裡花錢買來的地圖雖然標註的很仔細,但是實際上還是太過粗劣,因為它的面積就只有那麼大,無法把所有的入口出口都標註出來,只能用文字來形容周圍的環境。

比如說對於陳凱他們所在的這個岩洞,註釋里就是這樣寫的:「岩洞內岔路眾多,需要以細繩為索派人探路,沿著白色岩石所在的洞穴往西北方向通行。」這是從陳凱他們這個角度來說,另外一個方向則是相反,朝著東南方向通行。

寫的不是很細緻,這理解起來也很麻煩,因此整個岩洞里白色岩石至少有一半的洞口有的,而且更慘的是一些洞穴入口是白色的岩石,但是進入到裡面一段距離以後就變成了另一種岩石,這讓陳凱他們走了很多的冤枉路。

再加上在地下世界里有時候很難辨別方向,往往走著走著原來是往西北方向走的,結果就繞成往東南方向了。並且一些地方還有鐵礦磁石等物質干擾,指南針也會不大頂用。

最後陳凱他們只能用一個最笨的辦法,慢慢的一步步的做標記,一個洞穴一個洞穴的試探過去。當然幸好洞穴的數量不多,有白色岩石的洞穴加起來也就三四十個而已,一個個試過去幾天時間就能試完,而且要是運氣好還能一次成功。當然要是運氣不好就會和費雲一樣,被怪物從洞穴里追殺出來。

岩洞里並不怎麼安全,或者說地下世界絕對不會有安全的地方,除了邪惡的地底穴居人以外,還有各色的怪物。比如說爛泥怪,岩石蟲,以及穴居蜥蜴和陰影牙獸。

除了這些正常點的怪物以外,還有不正常的元素生物,類似於土元素傀儡或者岩石傀儡這種。當然體型都不大,最多也就是兩米高而已,打起人來的話,差不多一拳頭就能把陳凱打飛。所以看到這種傀儡的時候,陳凱他們都選擇無視,然後夾起尾巴繞著走。

不過到現在為止整個岩洞里陳凱他們都沒有遇到一個元素傀儡生物,畢竟那種生物是最低等階高達五階的元素怪物。當然最重要的元素生物只有在元素能量密集的地方才會出現,而整個岩洞里迄今為止還沒見到任何元素能量密集的地方,也就沒機會碰到那些傳說中身上帶著眾多元素核的元素生物了。

陳凱他們在費雲探路的時候開始點燃了篝火,橘黃色的火焰發出柔和的光芒驅散了岩洞里的黑暗。在篝火的亮光下陳凱他們得以稍微放鬆一下,仔細打量這個他們繞了三次以後又繞回來的地方。

整個岩石大廳面積大約有二十平米見方,周圍是十幾個通下不知名通道的洞口。當然其中有三個陳凱他們已經走過了,但是結果走了三次還是繞了回來。而且他們還在其中一條通道里遇到了一隻岩鯢,一種類似現實當中保護動物娃娃魚的動物,但是並不是兩棲動物而是爬行動物。

只不過岩鯢生性膽小,因此在遇到陳凱他們的第一眼就直接轉身爬走了,讓一幫子白白虛驚了一場。畢竟岩鯢的體型足有三米多長,四肢撐起以後有近兩米高,全身上下都是堅實的肌肉。要是發起怒來足可以把陳凱他們全都撞死,當然大部分時候它們都是膽小而又溫順的。

不過陳凱他們只見識了岩鯢膽小的一面,至於溫順的一面他們並沒有看到。但是想想那種大體型的動物,再溫順估計也不會很可愛,尤其在看到它那滑溜溜的皮膚以及大便黃的顏色以後所有人都不會把它和溫順聯繫在一起。

「小飛你記得我們是從哪個洞口出來的不?」陳凱在篝火周圍轉悠了一下朝著了正在檢查岩石的許飛問道,因為他發現自己已經忘記了最後從哪個洞穴走出來了。

「地上岩石上打著x的就是」許飛沒有抬起直接回答了一句,因為他發現那些白色的岩石質地非常的細膩,手指稍微一攆就會變的粉碎成為如同麵粉一樣的東西。

「~~沒有啊這裡根本就沒有x嘛奇怪著地上怎麼黏糊糊的?」陳凱把手在地上一摸發現盔甲上沾上了一層白色的粘液,這種粘液非常的滑膩。

「怎麼可能沒有我明明親手畫下來的!」許飛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走到了陳凱的身邊,他舉著火把在岩洞邊上一照發現真的沒有看到x型的標記。覺得非常奇怪的許飛再次舉著火把朝著其他的洞穴入口看了一下,結果發現所有的洞口都沒有看到標記。

看到這種情況的許飛一下子呆住了,因為這代表著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並不是原本預想中的那個原點,而是一個新的相似的岩石大廳,也就是有可能他們真的迷路了。

「小飛你怎麼了?」陳凱覺得許飛的臉色非常奇怪,他看著如同沒頭蒼蠅一般在岩石大廳里亂轉著,然後快速的衝到帳篷里查看地圖於是關心的問道。

「水哥我想我們有麻煩了,我沒有找到那些標記」許飛頹然的坐在地上,他實在是想不出到底哪裡出了問題,因為他們剛才明明是看到了岩石大廳里的標記才確定這裡是走過的,但是現在那些標記卻沒有了。

「怎麼可能篝火邊上不是還有一個標記嗎?」陳凱非常不信的說道,因為他剛剛走進帳篷的時候還看到篝火邊上的標記了。

「對啊我怎麼忘記了」許飛聽完以後立刻從地上跳了起來,他快步的走到了篝火邊上那裡有一塊特意放置方式篝火散亂開的岩石,在岩石上方是陳凱他們刻下的一個圓形標記。

「太好了我們還是回到了原點,但是那些洞口的標記都去哪裡了?」看著那個圓形的標記許飛鬆了口氣,這個標記代表著他們還是回到了那個走了三遍的地方,但是讓他奇怪的就是那刻在洞口岩石上的標記都消失了。

坐在篝火邊上的許飛慢慢的陷入了思考的狀態,但是此時從一個洞口裡傳來了氣喘噓噓的呼吸以及非常熟悉的呼救聲。聽到這個聲音所有人都聽下了手頭的工作,因為那是費雲發出的呼喊,而且似乎他的背後還被某個生物在追趕著。

「救命啊老大快點救命,有一個大傢伙」費雲連滾帶爬的從一個洞口裡竄了出來,他的身上沾著一些亂七八糟的碎石和那些黏在岩石地上的粘液,整個人異常的狼狽。

「怎麼了有什麼大傢伙?」陳凱緩緩的抽出了武器對著費雲問道,只不過他很快發現自己問的有些多餘了,因為費雲嘴裡所說的大傢伙在他衝出洞穴沒多久就跑了出來。


那是一個身長近三米的巨大蛞蝓,粘稠的身體分佈著大大小小的各種岩石,其中幾塊岩石上還有一個x字。看到那幾塊岩石所有人都明白他們留下的標記去哪裡了,很明顯的它們都被這隻蛞蝓整到脊背上去了。


雖然不知道這隻巨大的蛞蝓為什麼要吸附那些岩石,但是對方嘴巴里那尖利的牙齒以及想要攻擊陳凱他們的行為都代表著一場惡戰很快就要開始。只不過看著蛞蝓那黏糊糊的身體,所有人都有一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

「用鹽用鹽撒它,蛞蝓怕鹽」逃過一命的費雲很快就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站在後面大喊大叫著,聽到費雲的話何麗雯直接從背包里掏出一袋食鹽朝著那隻蛞蝓丟了過去。

但是有些時候魔法世界里的生物是不能用常識來判斷的,現實當中害怕食鹽的蛞蝓到了魔法世界里變得不再害怕食鹽。那一袋子食鹽被撒到蛞蝓的身體上以後立刻融化變成了一灘鹽水被蛞蝓吸收了,而不是讓蛞蝓的身體受傷。

看著那個空空如也的鹽袋子,費雲一下子呆的說不出話來。隨後他就覺得身體一輕,整個人被拽的向後飛了出去,而他原來所在的地方被一個巨大蛞蝓腦袋所代替了。幾塊碎裂的石頭從蛞蝓的嘴巴里被吐出出來,原本堅硬平整的地面出現了一個大坑。

「小飛查地底生物圖鑑,老蘇你左邊我右邊,柱子舉盾牌小心別被咬到了,這傢伙的牙口很好,其他人自由攻擊」把費雲拽到後面以後,陳凱瞬間下達了戰鬥布置然後整個人朝著蛞蝓的右側沖了過去,手中的巨劍拖拽在地面上劃出絲絲火花。

「上」伴隨著蘇星河的一聲大吼,陳凱和蘇星河兩個人一左一右同時揮起武器朝著蛞蝓的身體砍了下去。兩把巨劍產生的呼嘯聲在狹小的空間里發出了如同鬼怪哭泣一樣的聲音,但是隨後一陣岩石碎裂的聲響代替了這陣呼嘯聲,同時陳凱他們也明白了蛞蝓脊背上那層岩石是幹什麼用的了。

原來這層岩石是專門用來保護它身體用的,那些隨著身體行動上下浮動的岩石可以吸收攻擊力,並且利用岩石碎裂的力量緩解武器的砍擊力。結果兩把鋒利的巨劍連蛞蝓的皮都沒傷到,只帶起了一團黏糊糊的粘液和一些碎裂的土石。

「暈~它的皮膚也能吸收衝擊力」陳凱鬱悶的往後倒退了一步,兩個人的第一次攻擊幾乎是無功而返,除了阻擋劍刃的岩石以外蛞蝓那隨著刀刃凹陷下去的皮膚也是這一情況的重要原因。

「啪」隨著一聲重響,趙鐵柱扛著的盾牌連同身體都被打的後退了一步,而打他的則是蛞蝓那巨大的軟乎乎的腦袋。幾乎是在陳凱他們劈砍的瞬間,那隻大蛞蝓就突然伸長了腦袋狠狠的朝著擋在前面趙鐵柱砸了過來。

趙鐵柱是被打的後退了好幾步,連握著盾牌的手都有點顫抖,但是那隻大蛞蝓卻彷彿一點事斗沒有一樣,反倒是轉過腦袋朝著陳凱咬了過去。那柔軟的腦袋轉動了近180度,朝著它身體右後方的陳凱衝去,巨大的嘴巴里長著雪白的牙齒看起來就像是一頭嗜血的野獸一樣。

看到朝著自己撲過來的蛞蝓腦袋,陳凱想都沒想直接豎起巨劍擋在胸前。結果隨著一聲巨大的金屬交擊聲,陳凱整個人連同巨劍被那個蛞蝓推著倒退了好幾步,雙腳在地面劃出了兩條深深的痕迹,金屬制的靴子和地面摩擦產生的火花和熱量讓陳凱感到自己的腳底板似乎被燙起泡一樣。

當然更嚴重得是他自身的生命的損失,被如此巨大的力量撞個正著即使陳凱主動後退了有會受點傷,加上陳凱並不是主動後退的,而是被打的推出去的。因此受到的衝擊力就更加大了,當那頭蛞蝓把腦袋收回去的時候,陳凱在一瞬間幾乎需要巨劍支撐才不會坐在地上。同時他的生命力在一瞬間降低了281點,這些傷害都是衝擊傷害。

「力氣可真夠大的」無論是陳凱還是趙鐵柱心裡都閃過了這一句話,他們同時抖了抖手腕活動一下被撞的麻木的手臂。然後再次朝著大蛞蝓撲了上去,當然很快他們又抱頭鼠竄的被逼了回來,因為一整由碎石組成的攻擊朝他們衝過來了。

在陳凱他們想要再次衝上去的時候,那隻蛞蝓一抖身體,把身上那些碎裂的小石子全都挪移到了嘴巴附近然後驟然張大了嘴巴一吸,在用力那麼一噴。一團團包裹在粘液里的碎石子以極高的速度被蛞蝓射了出來,那些石子打在地上不斷發出噗噗的聲音,幾乎每擊中地面一下就在地上留下一個淺坑。

許飛他們幾個施法看到那些爆射而出的石子在第一時間躲進了邊上的洞穴裡面,眼疾手快的費雲還把帳篷給收了起來,防止它被那些石子變成一塊破布。同時原本擋在最前面的趙鐵柱還想用盾牌擋幾下,但是那接連不斷的石子雨不斷擊打在盾牌上讓他整個人都感到吃不消,尤其是一些石子的力量大的出奇,如果不是盾牌足夠結實的話估計早就被打穿了。

所以承受不住力量的趙鐵柱也不得不跟著退入了洞穴,躲在洞穴口遠遠的看著依然在發飆的大蛞蝓。

「水哥查到了,是碎岩蛞蝓屬於四階上位生物,不過天生力氣大,而且身上的岩石護甲能保護它們的軀體不會被周圍的環境所影響保證身體水分」許飛抱著一本厚厚的圖冊窩在一個洞穴里在隊伍頻道里說道,在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明白了這隻大蛞蝓的實力。

只不過明白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打的過則是另外一回事,無論是誰都不想被那陣疾風暴雨一樣的石子給打到。穿著金屬制的盔甲還好點,估計還能多抗幾下,但是要是穿了一身布袍或者皮甲出去,鐵定被打成篩子。

「這傢伙估計沒什麼腦子,竟然不知道我們都躲起來了,還在那裡吐石頭」費雲窩在洞穴里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如果不是那些不是打過來的石子他早就拿出弩機瞄準那隻蛞蝓的腦袋開始射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