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荼蘼起床后沒有直接去樓下,而是先去沖了個涼,順便衝掉臉上的淚痕。

出了浴室,換上一身簡單的便裝,紮起簡單利落的馬尾,無暇的面孔不需要任何妝容,便是最美的冬日雪蓮。

下了樓的時候,隆恩看到了她還是像昨晚一樣對她微笑致意,公會裡的人都很自然地問早。

昨晚的事情沒有人知道,只是今早隆恩起床后便告訴所有人不要去打擾陌荼蘼。

陌荼蘼在吧台上簡單地吃了一些早餐之後便去了海底訓練室修鍊去了,一起下去地還有霖凌羽。

駱小蝶也要跟著一起下去的時候,隆恩卻在一旁叫住了她。

駱小蝶的事情除了她自己以外,這裡的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當剡溪把駱小蝶生命流逝的事情告訴了隆恩的時候,對方表現出的只有無奈地傷感。

而當時駱芯風告訴過霖凌羽,絕對不可以讓駱小蝶的力量再這樣增下去,因為一旦她自身的力量突破了極限,那麼她的生命流逝將會進一步增強。

隆恩將手中的一枚戒指交到了駱小蝶的手裡。

「這是什麼?」駱小蝶端詳著手中的戒指問道,戒指本身是銀白色的,精緻的花紋鏤刻,中間是一顆黃豆大小的紫紅寶石,樣式極為漂亮。

「這是一顆儲物戒指,上面的這顆小寶石就是一顆儲物寶石,是靈元聖央科技開發局利用空間技術製造的,裡面大約有四個立方米的儲物空間,以後你可以把一些東西放在裡面。」隆恩從駱小蝶手中拿起那枚戒指,指點到。


駱小蝶抬頭看著隆恩,問道:「為什麼要給我這個?我看其他人好像也沒有啊。」

隆恩立馬反駁道,「誰說的?公會裡每個人都有啊,霖凌羽和陌荼蘼我也早就給他們了。」

事實上,這個戒指的獲取途徑大體只有兩種,一種是領取公會懸賞,另外一種就是自己花錢去買。

公會裡除了新來的這三小隻之外,所有的人都有這種儲物戒指的,而隆恩給的這枚其實是他自己掏腰包買的。

事實上,隆恩主要目的是要給駱小蝶一枚住處戒指,而為了不讓駱小蝶有所懷疑,霖凌羽和陌荼蘼就跟著沾了光,當然他們手中的儲物戒指都是最普通的那一類。

那隆恩是不想讓駱小蝶知道什麼呢?

當初霖凌羽從稚生的科技開發局出來之前,就從他的手裡得到了一樣東西,一樣專門針對於駱小蝶的生命流逝的東西。

它的名字叫做「生命石」,用稚生的話來說是一種可以用來封印駱小蝶的元力增長,並能補充生命能的,是科技開發局製造出來的科技結晶,只要駱小蝶戴在身邊就會起作用。

霖凌羽得到這個東西后就交給了隆恩,大部分事情他也對隆恩毫無保留的交代了出來,並以此請求隆恩的幫助。

而那枚「生命石」現在就被隆恩隱藏在了駱小蝶手中的那枚儲物戒指里。

「這個東西是會員福利,作為會員,你必須要時時刻刻帶在身邊不能丟失,否則一旦這枚戒指被人界的普通人減去,會暴露我們的秘密。」隆恩義正言辭的說道。

「嗯……奧,好。」駱小蝶看著隆恩忽然板起臉來說話的樣子,不禁有些獃獃地點了點頭,「那這個東西怎麼用啊。」

隆恩從駱小蝶手中拿回那枚儲物戒指放到了吧台上,手指輕輕放在戒指上,也沒有見他有什麼其他動作,吧台上的一打高腳杯便在戒指寶石上投射出的一道淡光中消失不見,然後也沒有任何徵兆,那高腳杯又在一道淡光中重新出現子啊原地。

「我們靈妖都有異於常人的精神力,你只要用自己的精神力窺探,便會看道儲物戒指裡面的空間,然後使用一點元力注入到戒指里去作為牽引就可以憑藉自己的意念收取物品了。」

「好神奇啊。」駱小蝶拿起儲物戒指仔細端詳著。

隆恩又換回了嬉笑的面孔,「你看看那根手指合適,戴上吧,記住一定不要讓他離開身邊。」



駱小蝶看了看手中的戒指,猶豫了一下,便從衣服口袋裡掏出了一根銀扣皮繩穿過了戒指。

「你幹嘛?」隆恩好奇地問道。

小蝶一邊擺弄著皮繩,一邊說道:「謝謝你,隆恩叔,不過我覺得戴戒指太招搖了,我還是把它掛在脖子里吧,反正也一樣。啊,串好了。」

駱小蝶把戒指當做一枚吊墜一樣,和她那枚玉墜一樣都藏在了衣服領子裡面。

隆恩暗暗點頭,現在像這麼乖巧低調的女孩子不多了。

哎呀,霖凌羽啊霖凌羽,你暗戀駱小蝶的架勢,估摸著和她一起在學校轉一周,連門口的保安大叔都能看出來,可偏偏駱小蝶這個傻丫頭就是看不出來,還有你,都這架勢了,竟然也不表明心意,都什麼年代了還藏著掖著。

隆恩拍拍額頭,皇上不急,太監急,不過……

「好了,你先熟悉一下,先別修練了。」

「啊?」

「怎麼?這個很難的,你先試試再說。」

自從隆恩知道了駱小蝶的事情之後,就再也沒有打算讓她進行元力提升的方面的修鍊。 嶙峋的山峰,怪異的亂石,這似乎比任何一處的山嶽都要來的險峻,而在山崖的頂端卻可以看到搖搖欲墜的巨石,卻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若即若離地懸浮在那裡,更為奇異的是,在這裡,沒有陽光,更不可能有植被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千奇百怪的珊瑚礁,和那巨型的海洋生物和深海魚群。

是的,這裡是海底,深達兩千一百米的深海。

所謂的大海,不過就是一方被海水淹沒了的陸地。

跟隨這魚群的軌跡,來到這山巒之間。

魚群層層散開,一個巨大的淡藍色護罩已經佔據了整座山谷之中的平地。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座棲息在魔王之爪中夜明珠。

魚,是敏銳的生物。

一團熾烈的白光電射而出,魚群被瞬間嚇退,可是那白光卻終究只是擊打在了護罩之上。

「呼、呼、呼、呼、呼……」陌荼蘼不斷地喘息著粗氣,望著被自己擊中的地方,魚群慌亂的游弋著。

也許由於之前過於賣力的原因,她的雙手還保持著結印的手勢,嬌軀卻猛然跪倒,被一雙修長有力的手及時扶住。

「怪物……怪物年年有,今年特別多,還全被我們一鍋端來了。」山官蝶懶洋洋地說道。

陌荼蘼勉強扶住,汗珠滲出的嬌顏之上卻是毫無掩飾的興奮之色。

二級六階元術,熾欄。

陌荼蘼剛剛加入Michael公會,就被之前的靈王廷叛逃者景秀從中作梗的原因,連同她一起,整個公會分部都被抓了進去,這是她回來之後第二天正式修鍊。


兩天的時間,陌荼蘼已經熟悉使用了一二級的幾乎全部元術。

陌荼蘼展現出來的元術天分可以說是驚倒眾人,就連霖凌羽和當年的元術天才隆恩都沒有她這般迅速。

除了霖凌羽與駱小蝶這樣的極少數特例之外,靈妖的淬鍊妖魂是要經過很長時間的摸索的。

所謂的淬鍊妖魂,就是激活體內的一部分來自妖族的血脈並與人類的力量相結合,感悟出自身元力屬性的過程。

而一般在這種時候,剛剛覺醒的靈妖會先進行元力的鞏固修鍊和一些基本元術的學習,基本元術的學習其實就是為了學會一些元術的技巧操作。

而陌荼蘼這兩天來所進行的修鍊內容就是這些。

原本上官蝶也是本著這個目的交給了她一些低級元術來鞏固自身的基礎來為以後淬鍊妖魂做下準備。

可是,陌荼蘼卻在不經意間展現出了她那精練的元力操控能力,不僅任意控制自身的元力形態,甚至可以將元力的效率做到百分之百。

無論是靈妖還是其他御元師,在輸出自身元力進行運用的時候,難免會產生一些浪費,而沒有浪費的元力與自身輸出元力的比值就是所謂的效率。

就一般來說,天賦較好的御元師可以達到百分之七十左右,而進過後期訓練,天賦和努力都足夠的御元師可以到達百分之九十以上,百分之九十以後若還想進步,便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比前進一分,都是一道門檻。

而幾乎只有到了會長那個級別的人,才會有可能到達百分之百,那麼他的元力操控技巧也就相應地到達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可是能做到這種程度的,萬里無一。

而同時高級元術,對於自身的元力操控能力要求也是極為苛刻的,所以,對於自身元力效率以及控制能力的鍛煉也是學會高級元術的前提。

這同時也就是為什麼有些御元師只是單純元力強大而卻戰鬥能力一般,無法學會高級元術的原因。

作為一百多歲便學會了「凝玉」的上官蝶也只是剛好達到百分之九十而已。

可是陌荼蘼卻做到了百分之百,也就是說,只要她元力修為增長到足夠的強度,那麼她就完全可以學會高級的元術,而且由於這種先天的優勢存在,她可以基本做到在修為相同的人之中成為佼佼者。

正所謂人各有長短,而陌荼蘼或許在元力方面並不十分出色,但是上天卻給了她在元術方面的驚人天賦。

「把你的儲物戒指拿出來一下。」上官蝶對著已經坐在地上的陌荼蘼說道。

「嗯,幹什麼?」陌荼蘼扭頭看向山官蝶,因為勞累而泛紅的臉龐嬌美可人。

上官蝶修長的手指在自己的鎖骨處的項墜上輕點一下,一道如絲般地藍光被牽扯而出。

藍光收斂,氤氳在手心中,上官蝶的手裡已經多了一個直徑三厘米大小的圓球,圓球呈現暗黃色,表面像是用刀刻一樣在四面各自刻出了一個十字,每個十字的中間都有一塊藍色的像是寶石的裝飾。

「這是什麼?」陌荼蘼問道。

上官蝶摘下陌荼蘼手上的儲物戒指,指尖再次輕點,那圓球便沒入了那儲物戒指之中,

「這是憶珠,是一種儲存設備,類似於人界的快閃記憶體之類的東西,不過要高級的多,它的使用原理差不多,也是運用精神力為主,原理為輔助,可以直接探視裡面儲存的信息,你在元術修鍊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這裡面儲存的惡就是一至七階的元術詠唱文和運用方法,以後你直接從裡面自學,不會的再問我。」

陌荼蘼開心一笑,「謝謝。」

「不用謝,」上官蝶擺擺手,「反正裡面的元術我都早就學爛了,留著也沒用。」

嗯,的的確確不用謝他,丫的把話說的誰真好聽,什麼反正也學爛了留著也沒用,這貨實際上就是看陌荼蘼天賦太好,所以直接偷懶不去直接教了。

陌荼蘼把戒指收回手中,遠處的一聲轟鳴引起了她的注意,遠遠望去,在那幾乎接近邊際的位置,金光的火柱衝天而起,沒入了數百米的穹頂。

護罩之外,驚跑了深海底的魚群, 豪門絕戀,婚色成狂

火柱褪去,火焰如同迷亂的花火一般驟然潰散,一身金色裝束下的霖凌羽的英氣逼人。 霖凌羽周身花火綻裂,細細看去,他的「御炎」外衣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他那條盤龍紋絡似乎改變了位置,而且誘原本的金色轉化成了赤金色。

風衣表面的暗金色紋理變得更加深邃而複雜,手腕,肩膀等地方的紋路隱隱自成一體,似乎開始有甲胄衍生出來。

整副衣著似乎也變得更加緊緻貼合身體,身上燃燒的幾簇火焰也更加的濃郁而凝重。

「看來,你的第一妖魂印的第二天賦技能帶來的元力提升終於達到了十二倍了。」剡溪站在他面前說道,從霖凌羽身上不時迸發出來的熾烈火焰在到達他的跟前時便被一道無形的屏障隔離開來,飛散四周。

霖凌羽點點頭道,「嗯,但還差的遠呢。」

剡溪呵呵一笑,道:「這幾天有沒有產生有關感悟到第三妖魂印的跡象?」

霖凌羽頓時苦笑一聲,搖搖頭道:「還沒有,也許還需要再加把力吧。」

剡溪點點頭,「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千萬不要急躁。」

霖凌羽輕笑一聲,似乎帶有淡淡地不以為然,「我是會急躁的人嗎?」

「是。」剡溪毫不猶豫地一口答道。

霖凌羽頓時微微一怔,輕笑一聲看向遠方的無盡海域。

「你先加深一下自身的元力修為吧,自身基礎越牢固,煉化妖魂印也就越簡單。」

「嗯。」霖凌羽點點頭,身上頓時升騰起了熊熊火焰。

剡溪立馬說道:「你悠著點啊,這個海底訓練室要是被你弄壞了,可就沒有第二個了。」

霖凌羽頓時對剡溪的話感到一絲異樣,問道:「你好像話裡有話,似乎這個訓練室很特殊?」

剡溪慢慢走向穹頂的邊際,眼睛似乎是在看向玩彩斑斕的海景,又似乎是單純的沒有焦點,「這裡幾乎是隆恩叔用他所有的積蓄建造的。」

「隆恩叔建造的?」

剡溪轉身看向霖凌羽,護罩外一條兇猛的巨鯊從他身後游過,「凌羽,你知道什麼是人界分部嗎?」

每當這時,霖凌羽都不會說話,而是等著對方把心中想說的話全部說完。

「所謂的人界分部,事實上就是一群被剔除的公會人員所發配的地方,讓他們呆在人界發現新的靈妖的誕生。

隆恩叔曾經是米迦勒公會的會長,後來因為那件事情而被貶,來到人界分部,而他來這裡之後就用自己當會長時的所有積蓄建造了分部以及這個海底訓練室,他把他所有的一切都帶到了這裡。」

「一切?」

奸臣 當初隆恩叔來到這裡,就再也沒有打算回去。」

「為什麼?」

剡溪微微一笑,沒有繼續說下去,轉身走向出口,然而當他走出幾步之後,突然又停了下來,回過頭來,

「我有時候會忍不住說些廢話,發發牢騷的。」

霖凌羽看著他,有些陌生的恍惚。

一天的時間往往很迅速,當然,許多個一天加在一起也並不漫長。

夜幕降臨,霖凌羽等人並沒有再回家,而是留在了公會,公會的晚餐都是由耳春一人負責的,營養美味,好吃的很。

晚上九點半,大部分人都已經開始就寢。

駱小蝶在自己的房間里,倚靠在床頭,沐浴過後,一身淡粉色睡裙讓她看起來像是一個不染塵埃的初生薔薇。

頭任意地靠在懷中的抱枕上,隨著思緒地流轉,兩隻小腳丫不自覺地輕輕上下擺動著。

隨手拿過床頭柜上的一本《舊諾言》,翻過了厚實的封面,俊秀的行書,一筆一劃中充滿了蒼勁的力道。

昨天……星瑾老師跟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

「同學想要什麼書?」星瑾坐在書桌上,一雙眼眸如同一汪若水,足以沉沒所有純情少女的芳心。

駱小蝶看著眼前小木屋裡的各種書籍,清淡的木香讓她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星瑾看著駱小蝶的樣子,微微一笑,將手中的鋼筆輕輕地擔在了筆架上,道:「不如先坐下吧。」

「嗯?」聲音似乎帶著淡淡的磁力,讓她清醒過來,看著眼前這位充滿了儒雅之氣的青年男子。

「請坐。」星瑾手輕輕伸向眼前的木椅。

「嗯。」

坐下之後,星瑾說道:「同學有什麼心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