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槍之後,石磊看向沈小恆,平靜道:「我希望你明白,你是無辜的。」

沈小恆連忙點頭,「請您放心,我會幫你指認天使議會在雙慶市的暗棋,只希望你可以保護我的老婆和孩子。」

「這得看你的表現!」石磊快速道:「等一會什麼都不要說,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的人員,我來應付!」

石磊剛剛說話,凌宇國和夏宇沖了進來,凌宇國大吼道:「石磊,尼他瑪的瘋了?你知不知道,你剛剛做了什麼事情?」

「做了什麼事情?自我保護沒有錯?」石磊一臉無辜的表情。

「自我保護?」凌宇國怒極而笑道:「丁志閣的雙腳被銬在固定的不鏽鋼椅子上,雙手被銬在固定的不鏽鋼桌子上,你需要怎麼自我保護?」

在凌宇國說話的時候,四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沖了進來,四把七九式微型衝鋒槍指著石磊,只要石磊敢輕舉妄動,他們手中的七九式微型衝鋒槍,絕對不會客氣!

「石磊,放下武器!」凌宇國冷哼道。

石磊看著四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他露出了一抹笑容,「我是榮成軍區特殊戰術部隊的少校,我命令你們四個,放下武器!」

四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正是榮成軍區的士兵。他們主要負責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的安全,同時也是押送鋼鐵號等武器裝備過來。

石磊掏出了隨身攜帶的榮成軍區少校證件,對四名全副武裝的士兵亮了亮。四名士兵作為押運武器的精銳人員,他們自然認得石磊手中的證件。

榮成軍區的四名士兵立刻放下了武器,並且來到了石磊的身後。審問間中的局勢,一瞬間發生了根本的變化。

凌宇國的臉色很不好看,他並不知道,石磊在榮成軍區,竟然有少校那麼高的地位。少校軍銜,一般可是副營長、營長,或者是特種作戰連連長的職位。才擁有的軍銜啊!

「參見首長!」四名榮成軍區的士兵行禮道。

石磊還了一個軍禮,指著沈小恆道:「把他押起來,他涉及到榮成軍區特級機密,我要單獨審問他。」

凌宇國冷哼道:「石磊,你要做什麼?」

石磊走到凌宇國身邊,小聲道:「凌叔,這件事情,我以後給您解釋。關於你們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丟失的a級絕密情報,我一定會從他的口中問出來。不過。他的確涉及到了另一件機密,所以我需要帶走他。對了,凌叔,丁志閣的直腸之中,藏有液體炸彈。你們處理屍體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一點。剛剛我之所以開槍。便是因為丁志閣。企圖引爆液體炸彈。」

直腸隱藏液體炸彈,這是魔鬼傭兵團的規矩,特別是暗棋人員,必須按照這個規矩執行。一旦落入了敵人手中,並且沒有逃離線會,便有可能引爆液體炸彈。

石磊從丁志閣的語氣中。聽出了他已經萌發了死志,於是先下手為強,幹掉了丁志閣。免得丁志閣通過口腔的觸發器,激活了液體炸彈。那就不怎麼美妙了啊!

石磊的解釋,給了凌宇國一個台階下,他順勢問道:「石磊,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

「凌叔,丁志閣是某個組織的成員,我恰好知道某個組織的情況。具體什麼情況,涉及到機密,恐怕暫時不能告訴凌叔。好了,凌叔,我要帶著沈小恆離開。」石磊解釋著道,然後命令榮成軍區的士兵,將沈小恆口中的液體炸彈引爆裝置取出來。

凌宇國不放心的囑咐道:「石磊,一定要問出我們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丟失的a級絕密情報。」

「放心,絕對沒問題!」石磊做出了保證道。

石磊和四名榮成軍區的士兵,押解著沈小恆,在凌宇國和夏宇的陪同下,一起離開了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的秘密地下基地。在工作大廳中,石磊走到凌雨墨身邊,撓著頭道:「小墨,我幫你爸處理完了事情,你先回家去,明天記得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回來。」

凌雨墨白了一眼石磊,「明天再說,媽媽應該要多留我幾天。」

石磊聳了聳肩,「好!明天我會安排人,把你在京城市的車,給你送過去。」石磊送了一輛保時捷boxter給凌雨墨,目前已經從京城市運送回雙慶市,明天上午就可以變更辦理雙慶市的號碼牌照。

凌雨墨沒有拒絕,她現在的駕駛技術還不錯,有一輛車方便不少。

「小墨,我還有事情要處理,記得明天給我打電話啊!」石磊又說了一次。

「你要忙就去忙,我明天才不會給你打電話呢!」凌雨墨輕哼道。

「嘿嘿,你不給我打電話,我給你打電話!」石磊無賴的說著,然後伸手揉了揉凌雨墨柔順的頭髮,這才離開了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

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外面,石磊吩咐榮成軍區的四名士兵回去,他一個人便可以對付沈小恆。帶著沈小恆坐進了白色的保時捷卡宴,讓他坐在了副駕駛,並且用手銬將他銬在了扶手上面,防止他突然暴起。

石磊駕駛著白色的保時捷卡宴,進入了內環快速之後,才開口道:「沈小恆,你知道我為什麼留下你?」

沈小恆回答道:「石先生,請您放心,我明白的,我會幫你粉碎天使議會在雙慶市布置的所有暗棋。」

「不不不!這不夠!我突然改變主意了,殺了那些暗棋,沒有半點作用,我需要你成為他們的領導,我需要你在天使議會中,獲得更高的位置!明白嗎?」石磊這是打算策反沈小恆,並且讓沈小恆成為他在天使議會內部的暗線,也就是雙重間諜。

天使議會,想要對付m先生,也就是石磊;石磊自然也不會放過,重創天使議會的機會!

.(未完待續。。)


ps:【打賞感謝】無畏基因,打賞200.非常懶的魚,打賞100. 若是砸中要害,萬一砸掛了怎麼辦?

思索許久,韋笑小聲念道:“三十六計,走爲上策!”

“媽媽,快看,那個男的閉着眼睛站在那裏幹什麼?”路邊一個小孩指着唐輝對着他的媽媽問道。

“不知道,可能是個神經病吧!離怪叔叔遠點,快跟媽媽回家。”媽媽拉着小孩快速地跑開了。

唐輝的眼睛雖然沒有睜開,不過耳朵還是靈敏。聽到一個女人莫名其妙地罵自己神經病,頓時睜開了眼睛,一看周圍已經有好幾個人呆呆地看着自己,而身旁的韋笑卻早已不見了蹤跡。

“韋笑,韋笑!你個王八蛋跑哪去了?”唐輝意識到自己被韋笑無情地拋棄,頓時怒火攻心,毫無節操地衝着馬路大吼大叫道。

“瘋子,瘋子!”路人見唐輝突然大叫,感覺這個瘋子定是神經錯亂,嚇得趕緊四處逃竄。

“王八蛋,騙子!嗚……”唐輝彷彿一個被情人拋棄的怨婦一般,拿出手機撥打了韋笑的電話。

“喂,你個王八蛋人跑哪裏去了?”在韋笑剛剛接通電話的那一刻,唐輝便瘋狂地罵道。

“喲,是阿輝呀,你不是在比試嗎?怎麼把眼睛睜開了!”韋笑若無其事的問道。

“我睜你妹!”

“啊?蒸我妹呀?”韋笑嘻皮笑臉的說道:“不好意思呀,唐哥,我耙耙麻麻都是良民,他們都響應國家的計劃生育政策,只生了我一個喲!”

此時的唐輝就好像一個被扒光了衣服的女人正站在衆人面前一般的羞辱:“韋笑,你個騙子,我GAN你姥姥!”

怒火攻心的唐輝此時除了狂罵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哎喲,阿輝,你可能不清楚,我姥姥早已經陪閻王爺多少年了,莫非您還有那樣的愛好……?”

“你……你……”唐輝氣得七竅生煙,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好了,阿輝。你看你現在把眼睛睜開了算什麼呢?咱們開始不是說好了一個小時不睜開眼的嘛。現在身爲裁判的我只能判決你輸了喲!”韋笑一句句的風言冷語就好像一把尖刀直刺唐輝的胸膛。

“我輸?你憑什麼判我輸?”已經方寸大亂的唐輝反擊竟是如此的沒有力道。

“我當然是憑事先定的規矩嘛。好了,阿輝,我看還是選一個良辰吉日拜我爲師吧!”

“你這個騙子有什麼資格要求我拜你爲師!”

“喲,輝哥,這纔沒多久怎麼就把你事先發的誓言給忘記了!您老人家可真是健忘!我現在還有事做,也不跟你廢話了,你要是不肯拜呢,那就麻煩您老人家當一輩子的烏龜兒子王八蛋吧!”

“哇!”電話那頭傳來了唐輝痛哭的聲音。

“好了,好了,阿輝,別哭啊!乖!”韋笑得意的笑道。

“你這個騙子!”唐輝對着電話一臉的哭腔,他當然能夠想像的到此時的韋笑是一副什麼樣欠揍的模樣。

“哎,阿輝,別總是這麼說我嘛。這些東西我們這不是事先說好的嘛!”韋笑一邊笑一邊說道:“這樣吧,阿輝,咱們怎麼着也算相識一場,兄弟就給你指條明路吧!”

唐輝聽完這句,彷彿一個在沙漠裏飢渴了數天的人看見一灘泥水一般。雖然以他有限的智商還是能夠想到韋笑給自己指點的一定是條荊棘密佈的小路,但是事情已經這樣,這灘泥水不喝也得喝:“兄弟,你說吧!”

聽着唐輝一臉的哭腔,韋笑一陣快感,這種快感甚至比自己那網站突然宣佈可以到納斯達克上市還要爽快一般:“阿輝,像您這樣有頭有臉的人物,當了烏龜兒子王八蛋可真不行。那豈不是毀掉了一代拳王的稱號……”

唐輝木納的拿着電話,任由韋笑瘋狂的調侃着。許久纔回話道:“你到底想怎麼樣?”

韋笑聽見那唐輝已經徹底被自己征服,便說道:“明天中午十二點,我將在希爾頓國家大飯店一個叫隆重的大廳裏爲您籌備一場拜師大會。爲了證明唐哥你的影響力以及誠意,這次大會我還會邀請全市各大媒體,以及各大網站的老闆來參加,希望你可以好好準備喲!”

“滾!”唐輝氣急敗壞之下將手機摔的遍地是零件。


聽到電話裏傳來了嘟嘟嘟的聲音,韋笑知道這場爭鬥已經徹底地以自己的勝利而告終,帶着滿腔的喜悅之情進入了夢鄉。

“砰,砰,砰!”韋笑正在做着春秋大夢,只是感覺門外有人敲門的聲音,不禁喃喃地說道:“誰呀?這大清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

門外沒有人答應,仍舊傳來“砰,砰,砰”的敲門聲。

“誰呀!”韋笑睡覺的心情已經完全被破壞,突然爬了起來衝着大門狂叫道。

“韋笑,開門,是我!”門外傳來一聲細膩的聲音。

“啊,是唐佳寧!”韋笑的怒氣頓時煙消雲散,立即跑去開門。

“怎麼,一大早這麼大火氣,是嫌我吵着你睡覺了?”唐佳寧不溫不火的說道。

面對眼前的唐佳寧,韋笑知道她還在爲昨天看到的事情生氣,便笑眯眯地說道:“哪裏呀,佳寧,你看你一開始沒有出聲,我哪裏知道是你呀!”

“看來我到這裏來出真出乎你的意料了?”唐佳寧板着臉問道。

“沒有,沒有!”韋笑笑嘻嘻地看着唐佳寧進來坐在沙發上,伸手準備撫摸唐佳寧的手,卻被唐佳寧一把推開。

“別呀,佳寧!昨天那事就是個誤會。我真的和那女的沒有關係?”韋笑看着唐佳寧冷冰冰的面容,只能是一臉的苦笑。

“你和她有沒有關係跟我有什麼關係!”唐佳寧眼睛像窗外看去,根本不願看韋笑一眼。

“好了,你看你都來了,這說明你已經相信我和那女的沒有關係了,是不是?”

“不是!”唐佳寧突然瞪大雙眼看着韋笑說道:“人家可是大明星,只怕你是想跟她發生點什麼都來不及吧,還有臉說沒關係!” .

五月十一日,晚上二十一點。

石磊帶著天使議會下屬的魔鬼傭兵團潛伏人員沈小恆,來到了翠湖大廈的十七樓。這裡被裁決安全公司,進行了徹底的改造,成為了裁決安全公司的總部。

裁決安全公司的核心精銳人員,一般在這裡聚集,負責米瑞科技旗下的子公司安全,以及執行石磊的命令。

石磊帶著沈小恆,來到了裁決安全公司總部的一間審訊室,準備第二次審問沈小恆。裁決安全公司的審訊室,沒有採用單向透視玻璃,只是一個簡單的審問間。

沈小恆看著坐在對面的石磊,緊張的道:「石先生,您剛剛所說的計劃,我恐怕無法完成。我所在的組織屬於天使議會的下屬組織,名字叫做魔鬼傭兵團。魔鬼傭兵團在夏國的主要大城市,均布置了情報人員,但整個情報組織採取了垂直聯絡的方式,每一個情報行動組,直接與魔鬼傭兵團總部聯繫,由總部向他們下達命令。雙慶市一共擁有三個行動組。我和丁志閣是c小組,還有另外兩個小組。」

石磊皺了皺眉,「你知不知道另外兩個行動組的情況,人員身份?」

「知道。」沈小恆點了點頭,解釋道:「按照魔鬼傭兵團的規矩,我們三個情報行動組,本來應該彼此不知道對方的信息。只不過,我們三個情報行動組,在雙慶市的潛伏時間,已經有十年之久。所以在私下,我們三個情報行動組,均知道對方的身份,並且時常情報共享。提高任務完成率。」

『十年?』石磊心中一寒,天使議會在雙慶市的布局,竟然已經長達了十年時間。其他城市呢?至少也有十年了?

『當初天使議會選中我,也許是早有預謀啊!』石磊聯想到了前世,他與天使議會的糾葛,或許並不是那麼簡單。

包括他被天使議會控制著無人機,發射導彈擊殺的事情,也充滿了各種解釋不通的情況。最大的一個疑點,便是為什麼夏國的防空警報,為什麼沒有識別利堅國的無人機。只可惜。石磊到現在都未能夠確定準確的信息。

「沈小恆,你的意思是,你無法成為另外兩個情報行動組的領導人嗎?」石磊語氣森冷的詢問道。

「是的!石先生,我不敢欺騙你。我可以幫你指認其他兩個情報行動組的人員,我自己也沒有奢求活下來。但我希望你可以放過我的家人。他們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全部都是普通人。」沈小恆語氣哀求著。

沈小恆之所以沒有打什麼歪主意。也沒有想要欺騙石磊。便是因為他希望保全自己的家人。作為魔鬼傭兵團的一員,沈小恆已經厭倦了這樣的生活,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未來的道路與自己一樣。

石磊雙手食指交錯,低著頭沉思,他企圖策反沈小恆的計劃。還未開始執行,便已經失敗了。沈小恆可以幫助他打擊天使議會,但想要通過沈小恆陰一把天使議會,可能性很低。

在魔鬼傭兵團中。沈小恆的地位太低了,根本沒有什麼影響力。石磊想要通過策反天使議會的成員,而對付天使議會,至少需要被策反人員在天使議會或者魔鬼傭兵團中,擁有不低的地位。

「說出另外兩個行動組的成員身份!」石磊退而求其次道,雖然暫時無法用陰謀對付天使議會,但打垮天使議會安排在雙慶市的爪牙,石磊也相當的樂意去做。

沈小恆慢慢的說出了魔鬼傭兵團另外兩個情報行動組成員名單,兩個情報行動組總共有五人,a組三人,b組兩人。

「石先生,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的a級絕密情報,目前在a組的手中。」沈小恆追加的說了一句。

「什麼?」石磊驚訝的看著沈小恆,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二月十七日丟失的a級絕密情報,現在是五月十一日,差點三個月的時間,難道情報還沒有被轉移走?

沈小恆明白石磊為什麼驚訝,他解釋道:「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的a級絕密情報資料,並不是數據資料,而是一塊神秘的石板。所以,他們沒有辦法採取網路傳輸的方式。」

「神秘的石板?這個消息,你們從什麼渠道知道的?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為什麼不採取航空運輸?或者是派遣更多人運送?」石磊直指可疑之處的詢問。


沈小恆完全認命了一樣,簡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的兒子降生之後,沈小恆完全改變了,他的人生目標,放在了後代傳承上。

「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中,有一個間諜,他的名字叫楊林。我們的情報,便是買通了楊林,他告訴我們的。」沈小恆回答著。

『又是楊林?這個傢伙,不僅僅和沃桑國有關,現在又和天使議會糾纏在了一起,他究竟是什麼人?』石磊琢磨著楊林的身份。

沈小恆繼續解說道:「石先生,網路安全局西部總局,無法將那塊石板通過航空運輸。那塊石板的來源十分神秘,而且擁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或許是輻射,也許是電磁場。總之,那塊神秘的石板,可以干擾一切電子設備的運行。如果將它放在航空器上,航空器的電子設備根本無法運行,連啟動都做不到。」

停頓了一口氣,沈絡安全局西部總局方面,為了不引起多方勢力關注,他們特別改造了一輛商務車,將商務車內部的電子儀器全部移除,僅僅採取了純機械的操作方式,方便運送神秘石板。我們從楊林那得到了準確的情報之後,也改造了一輛奧迪tt跑車,最終劫取成功!」

「那塊石板現在在哪裡?具體位置!另外,你知不知道,那塊石板上面,記錄著什麼內容?」石磊心中有一個感覺,或許那塊石板上面,記錄著什麼相當了不起的內容。

「神秘石板在a組手中,他們目前在北玉區勝利路二十二號附三十九號,租用了一套別墅。在別墅的地下室中,存放著那塊神秘的石板。」a組是雙慶市唯一的三人情報行動組,另一個兩人組是b組,沈小恆與丁志閣是c組。

石磊微微點頭,表示明白了,原來a級絕密情報是一塊神秘的石板,並且會幹擾電子設備的運行。這也就可以理解,為什麼接近三個月時間,它還停留在雙慶市。

因為,它的確不方便運輸啊!

「石先生,我再告訴你一個情報。」沈小恆又一次主動交代道:「我還知道,魔鬼傭兵團在榮成市的情報行動組名單。」

沈小恆沒有提任何條件,直接將榮成市的情報行動組名單,全部說了出來。

對於沈小恆的配合,石磊知道沈小恆的目的,他希望保全自己的家人。石磊拍了拍沈小恆的肩膀,許諾道:「等這件事情完了之後,我會給你安排一個新身份,還會給你安排一個出色的整容醫生。不過,現在你需要留在這裡,市警察局會對外公布你與丁志閣的死亡信息,希望這樣可以麻痹魔鬼傭兵團。」

沈小恆理解的點頭,如果丁志閣和沈小恆同時失蹤,並且丁志閣死了,沈小恆還活著,而魔鬼傭兵團在雙慶市和榮成市的情報行動組,又全部遭到了清洗。那麼就是傻子,也知道是沈小恆出現了問題。到那個時候,他的家人絕對無法倖免。

魔鬼傭兵團的辦事規則,石磊十分的清楚!

石磊走出審訊室,吩咐裁決安全公司的精銳成員,嚴格的看守沈小恆,絕對不能夠粗心大意,也不能夠給沈小恆解開手銬腳鐐的束縛,哪怕是吃飯的時候也不允許。

魔鬼傭兵團成員的戰鬥力,石磊心中還是有數的。如果放鬆了警惕,造成裁決安全公司的精銳成員死傷,那就不友好了!

「子風,你過來!」石磊在裁決安全公司總部的監控室門口,招呼著李子風。

李子風小跑步來到石磊身邊,恭敬道:「老闆,有什麼事情嗎?」

「跟我來!」石磊在前面帶路,走進了第九監控室,啟動了第九監控室的所有監控設備,親自調用雙慶市的監控系統,定位監控雙慶市的魔鬼傭兵團情報行動組所在的區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