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雲的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這一刻,四下頓時安靜了許多,只有一些低聲細語,這些低聲細語基本來自於下界的那些驕楚,他們在低聲議論這多了的一條獎勵,好像比較無關緊要。

但屬於天宮的人,卻在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特別是那些閉關許久的老傢伙,他們的雙眼發紅,眼中充滿了羨慕的眼光,看的比賽場上的小八和綠錦直起雞皮疙瘩,渾身難受,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羨慕的目光投向他們。

他們不知道,不代表天宮中的人不知道,天宮存在大陸已經不知道多久了,天宮之主更是地位超然,除了天宮盛宴的時候會露面,其餘時間,根本沒機會看到他。他並不是沒有去指點過別人修鍊,但卻是數千年也難得會去指點一次,有記載的人,在天宮這數萬年內,也不足十人。並且都是指點那些已經跨入神級許久,並且對天宮有著極大貢獻的人。

那些人,本身實力就極強,他們想要提升是非常困難的,但就是這種人,在天宮之主的指點下,紛紛有了巨大的提升,宛如脫胎換骨一般。這些人無疑最後都成為了供奉堂內的長老,比之那些神將,地位都還要超然一些,也更加可怕的多。

所以當有人聽到這次比賽的前三名,可以得到天宮之主的指點,他們簡直要瘋了,甚至悔恨自己為什麼不年輕個幾百歲,更有甚者,他們覺得如果天宮選拔以後的獎勵都變成這個的話,他們應該自殺,來重新投胎,等二十年後,去拼得到這麼一個機會。

邱雲自然知道這些天宮中人的想法,說實話,就是他已經得到這個消息好幾天了,再次說出口時也難以平靜。當初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他比那些在空中漂浮著,雙眼通紅的老傢伙們可強不了多少。不過邱雲唯一比他們清醒一些的就是,邱雲知道,以後絕不可能再有這種獎勵,而這次為什麼天宮之主會如此,那完全是因為他。

邱雲將目光投向了被看的有些發毛的小八身上。 或許是因為最後一場比賽了,也或許真如邱雲所說,他比較激動,今天,他的話明顯比以往多了很多。當邱雲比平常說了數十倍的話后,終於宣布了小八和綠錦的比賽開始。

其實本來應該先進行三四名的比賽,但三四名是張雨桐和陽光,兩人都是屬於仙境的,再加上陽光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如果讓他們上台比賽的話,那勢必會出現張雨桐跟小八比賽時候出現的情景,造成冷場。所以邱雲在大賽開始前,便找到了張雨桐和陽光,讓其決出一名勝者。陽光自知肯定不是張雨桐的對手,很有風度的選擇了退出,張雨桐便順理成章的成為了第三名的人選。

此時比賽場上,小八和綠錦相對而戰,但出奇的二人的目光卻沒有一個在對方身上,小八的目光一直在看台上掃來掃去,他在尋找著紅薔。小八相信,自己最後一天的決賽,如果紅薔得到消息,是一定會來看的,所以他希望找到她的身影,不為別的,只為看看她有沒有事。而綠錦卻也沒有過多的關注自己這個對手,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她的目光總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掃向陽光,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你們倆比賽已經開始了!」邱雲下場后,見二人-大眼瞪小眼的,誰也沒有動手,升起一股悶氣,立刻出言警告道。

邱雲的話就像敲響的警鐘一般,將兩人的注意瞬間拉了回來。

「哦哦。」二人幾乎是同時應道,當二人回過神對視的時候,紛紛尷尬的一笑。

雖然始終沒有找到紅薔的身影,但比賽既然已經開始了,小八也不會再分心,畢竟他還有被寄託著很大的重任,這場比賽的結果,對他而言極為重要。

而綠錦那邊相比於小八,卻要顯得輕鬆許多,她依舊如往常一樣,掛著淡淡的笑容,說不出的溫柔。

因為外貌和樣子,綠錦獲得了幾乎所有的支持者,倆人還沒交手,為綠錦加油的呼喊聲,就以覆蓋了整個比賽場,同時還有一道道橫幅,為之吶喊。

鄭子睿聽著這漫天的助威聲,撇了撇嘴道:「這些人一看都是色胚,哼。」

「咱們輸人不輸陣,來,一起喊!」說完,拿起之前準備好的自製紙喇叭,開始大吼起來,為小八諸位。

只不過他的聲音還沒吼出兩句,鋪天蓋地的廢品就從天而降,隨著鄭子睿「哇呀」一聲驚叫,就被埋在了下面。

見到鄭子睿的樣子,正準備拿出「喇叭」為小八加油的其餘仙境眾人,均都默默的收起了鄭子睿在比賽開始前分發給眾人的喇叭。

「搶先攻擊,千萬別等,最好一擊取勝。」這句話是陽光為小八總結的對付綠錦的方法,雖然他還沒有鬧明白綠錦的能力到底是什麼,但多少也可以肯定,如果像自己一樣,等著綠錦將自己放出的那抹綠色佔滿場地后,那麼就將極為被動。

「小心了!」小八大喝一聲,腳下一蹬,已經以急速沖向綠錦,陽光的話他始終記得,所以比賽一開始,他直接發動了雷霆萬鈞的攻勢。

華影刀虛空一斬,震波斬率先斬出。

綠錦見狀毫不驚慌,左手一揚,只見一面碧綠色的盾牌出現在他身前,正好擋住了震波斬的攻擊。


震波斬與這面碧綠色的盾牌只是一接觸,便發生了爆炸,碎石紛飛。從爆炸的規模來看,小八這記震波斬的威力絕對在八階的巔峰上,讓許多人驚嘆,如此年紀便有這等修為,也實屬不易。

可就是這八階巔峰的攻擊,轟在在這面碧綠色的盾牌上,卻只是掀起了一些漣漪,盾牌依舊浮現在那裡,沒有絲毫要破碎的徵兆。

在這裡比試的可都是個人的實力,是絕對不可能動用什麼品級過高的武器,否則會被直接判定失敗。所以這面盾牌,應該是直接綠錦用能量所凝聚而成的,這也激起了她支持者的一陣歡呼,要樣貌有樣貌,要實力有實力,綠錦一瞬間已經成為了大部分人心中的完美女神。

但就在他們歡呼自己女神名字的時候,很多人同時發出了驚呼,因為小八已經借著爆炸的掩護,繞到了她的身後。

華影刀橫劈出去,刀鋒所過之處,留下一道極細的黑線,這是空間被劃破的顯現,小八這一刀毫不留情,對準的便是綠錦的脖頸,如果她不能抵擋,那麼會被直接削下頭顱。

但綠錦可能無法抵擋么?答案當然是否定的,綠錦能走到決賽,絕對不是靠著運氣。是靠著真正的實力,一步步闖過來的,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小八進入決賽,更偏向於運氣。選拔賽沒有參加的他,在正式的十六強的比賽中,也只是打了一場而已。剩下就是飯糰和張雨桐的棄權,保送小八進入決賽的。

而綠錦卻是從選拔賽一直打到決賽的,她的運氣再好,也不可能一路上都遇見不堪一擊的對手吧?就拿小八認識的陽光來說,他的實力,小八可是清楚直到的,所以小八這一擊沒有絲毫留情,留情便意味著自己失去獲勝的機會。

華影刀劈出,就在眼見著要劈中綠錦的時候,小八突然覺得華影刀變得十分沉重,好像劈入泥沼一般,刀速不由的慢了些許。

而這則給了綠錦躲開的時間,一步向前跳開,恰好躲開了華影刀的攻擊,只是在空中留下了幾根斷裂的髮絲。

小八凝神看去,只見他感覺劈入的泥沼,正是第一天綠錦鋪滿場地的那抹綠意。

「有減速的作用?」小八心道,這一點陽光可沒有說過,小八並不認為陽光故意隱瞞,應該是對手不願意暴露,所以一直隱藏著,沒有動用的原因。

雖然驚訝,但小八也沒有過多的時間用來思考這個問題,那抹綠意已經開始向四周擴散開去,如果真的有減速重力的這種效果,被沾染上,將會十分被動,小八絕不會允許它肆意擴散的。

「破空!」小八低聲喝道,華影刀發出一聲響亮的刀鳴。這一次,華影刀劈出時,空間傳來的不再是撕裂聲,而是爆炸聲。就如一個重鎚轟在了虛空上一樣,大片的虛空破碎向著綠錦蔓延而去。

綠錦見狀,也終於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柔美的歌聲從嘴中傳出,左手掐了一個符印,同時右手一拉一推,之前形成的那面盾牌直接向著小八所破碎的虛空撞去。

那碧綠色的盾牌,猛的撞在正在逐漸碎裂蔓延的虛空之上,轟鳴聲再次傳出,空間猛的塌陷了一大片,並且最讓人吃驚的是,那原本朝著綠錦碎裂的空間竟然改變了方向,向著小八而去。

見狀,小八不退反進,這次他並沒有去攻擊,而是一頭扎入了破碎的虛空之中。這一下,頓時引出了一片驚呼之聲。要知道虛空中的亂流是非常恐怖的,不單有著極強的攻擊力,更為可怕的是,一旦被捲走,將迷失在虛空之中,沒有準確的坐標,將無法回來,甚至就算能破開虛空回來的,如果沒有對捲入前坐標準確的感應,運氣好的可能出現在億萬里之外,如果運氣不好,恐怕就直接落在其他小界面之中了,就好比血狼的父親,就是被關押在那麼一處地方,因此血狼才會需要準確的坐標。

就因為虛空中如此危險,所以哪怕是有能力抵抗虛空亂流攻擊的大能,也不願意輕易進入,實在太過危險,可此時,小八卻已經進入裡面消失不見。 小八消失在場地上,這樣讓綠錦神色露出了一絲緊張。誰都知道,小八不可能想不開一頭鑽入虛空選擇自殺,他必然是有利用虛空穿梭的方法。

綠錦此刻全神貫注的等著小八的出現,但讓她有些驚訝的是,破碎的虛空早已閉合,時間都已經過了幾分鐘了,小八卻依舊沒有出現他,這讓她很是錯愕「難不成他真的失手,將自己捲入虛空之中了?」

小八這麼久沒有出現,此時有這個想法的不止綠錦一個人,就連邱雲都開始暗暗皺眉了,為小八趕到擔憂。哪怕是他,這麼長時間在虛空中潛伏,都很有可能搞亂方位,無法回歸。

邱雲都這麼認為,場外的觀眾更是已經有人開始起鬨,大聲呼喊著小八已經墜入虛空,無法回歸,要求邱雲判綠錦獲勝,並且呼聲越來越大。

就在綠錦心中出現小八真的可能失誤,導致自己萬劫不復的這個念頭的同時,她的警惕心,也隨之降到了最低。可就在這時,貼著她右側臉頰的虛空突然出現了一絲波動。

綠錦心中一緊,不容她多想,身體已經做出了最本能的反應,立刻向著左側躲去。可就在這時,她所跳向的方向,空中突然裂開一道口子,一把通體黝黑的長刀從中刺出,直奔綠錦的心口而去。

「上當了!?」綠錦大驚,手下卻片刻不停,之前她用來護住身體的那枚盾牌瞬間被她拉在身前擋住了刺出的華影刀,同時她也迅速調整自己的身體,讓自己停了下來。

碧綠的盾牌與黝黑的長刀接觸,發出了一陣刺耳的摩擦聲。綠錦雖然擋住了華影刀,但華影刀所帶來的衝擊力,卻把她撞得向後退了出去。

退就退吧,綠錦並沒有放在身上,可她卻忽略了之前她為什麼向另一邊躲去的原因,空中絕不會無故盪起波紋的。

「嗤啦」一聲,她身後的空間傳來了劃破的聲響,一柄比華影刀要大出許多的厚重戰刀,劃破空間,從中刺出。此時綠錦的注意力都在身前,這讓她對身後事物的反應能力降低了許多。當她反應過來的時候,身後的戰刀已經碰到了她綠色的裙衫。

此時四周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驚住了,誰也沒有想到,小八的攻擊竟然突然出現了,而且還是從兩個方位進行攻擊,先暴露其中一點,讓人躲避,然後從另外一點佯攻,吸引綠錦注意力,最後在石破天驚的從原先的地方攻擊,這一次算計,可以說是完美無缺了。

並且還有一些人,發出了更高的讚歎,那些實力都已經進入半神,或者已經邁入神級的大能們,他們一眼就看出,小八竟然已經具備了邁入神級必備的條件,可以掌控一些元素,讓自己模擬成武器。雖然小八此時模擬出的樣子,並不算很完美,如果完美的話,應該是和另外一側出現的華影刀一模一樣才對,讓人真假難辨,到哪即使是這樣,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也足夠經驗了,這足以讓他的破壞力,防禦力有著極大的提高。

此時已經頂在綠錦背後的戰刀,只要再前進一寸,就能刺入綠錦的肌膚中了,但它卻停了下來。並不是小八收手了,而是被阻擋住了。

只見綠錦背後,一片璀璨的碧綠色光芒大放,而她身前的盾牌也同時發出耀眼的光芒,與之相呼應,看到這一幕,邱雲驚道:「本命神兵!?」

本命神兵,是極為稀有的,這種神兵,本身的品級是難以確定的。它不同於那些鑄造大師製造的兵器,可以明確的分出等級,而它卻是沒有任何等級的。天宮,並沒有限制使用本命神兵,一是因為它及其稀有,如果擁有本命神兵的人被吸收入天宮,那對天宮而言,也是大有好處的。二是因為本命神兵並不像普通的兵器一樣,如果是普通的兵器,哪怕是一個普通人,拿著一把九星級別的武器,也能輕鬆斬殺一名五階的帝級強者。而本命神兵卻不然,它起初只是一個很小的胚胎,不具備任何攻擊或者防禦能力,需要它的主人,將其收入體內,用自身的力量來蘊養,這一過程,既緩慢,又費力,還會影響修鍊的速度。但這仍然是所有人渴望的武器,因為當你的實力到達一定程度后,本命神兵對你的增幅,將比同級別所有武器都要強的多。再加上它可以隨著心意,讓你如臂指揮,而且還有著持續強化的前景,哪怕是一柄九星級的武器,都不會有其價值高。

綠錦此時與之呼應的那碧綠色的盾牌,就是一柄本命神兵。只見隨著綠錦身後的那光芒越來越盛,綠錦身前的盾牌突然消失了,下一刻直接出現在了綠錦背後。而抵擋住了小八這攻擊的,便是那盾牌。

「可惜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同時為小八嘆息了一聲,小八的計劃不可謂不完美,但奈何對方有本命神兵,最終導致了失敗。不過這也讓很多之前為綠錦鼓勁加油的人,向著小八這邊傾斜了一些,小八用他的實力,征服了這些人。

小八失敗了?就在所有人都這麼想的時候,只見那柄之前從正面刺出來,被綠錦的本命神兵擋住,而落在地上的華影刀,突然一顫。


這一顫,幾乎沒有任何人發現,接著,這柄華影刀,竟然自行飛起,向著綠錦的腹部直刺而去,速度之快,綠錦根本來不及反應。

「噗」的一聲,華影刀刺入了綠錦的腹部,綠錦臉上露出了驚恐的面容。只見那黝黑的華影刀突然炸開,小八的身影出現在了綠錦面前,而刺入綠錦腹部的,正是小八右手所化的手刀。

隨著小八的出現,綠錦身後被本命神兵擋住的那柄粗大的戰刀,也「嘭」的一聲炸開,華影刀掉落在地。

邱雲瞳孔一縮,心道:「他不是無法變化完美,而是故意的,他變化的竟然是他的武器!好算計。」

很多人都與邱雲一個想法,他們吃驚的張大了嘴,誰也沒想到,小八竟然計劃了這麼周密,到了最後還留了這麼一手,如果綠錦沒有本命神兵,那麼華影刀就能給她重創了,而綠錦雖然因為有本命神器,擋住了華影刀的攻擊,但卻受到了更加重的傷,這一切都是在小八的計劃之中。


其實,以小八的性格,他絕對是不會這麼做的,這不是他的風格,並且已他的腦力,也根本不可能想到如此複雜的計劃。但別忘記,小八識海中可還住著一位久經沙場的大將呢。這一切,包括在虛空中停留的時間,實際上都是達納托斯為小八策劃的,小八隻是一個執行者而已。並且,達納托斯還分出了一部分靈魂力量,來幫小八定位,並且幫小八抵擋虛空亂流帶來的威脅。

起初小八心裡還有些芥蒂,覺得自己這麼做有些不光彩,但看到綠錦有本命神兵后,小八也就釋懷了很多,你有本命神兵,我有詭計大叔,扯平扯平。

鮮血,順著小八的手掌緩緩流出,小八看著綠錦,沉聲開口道:「認輸吧,否則…」

他這一下,可以說是非常致命的,如果綠錦不投降,小八因為手掌已經刺入了綠錦體內,隨時可以將她身體內的器官震碎,讓她就算不死,也將受到極重的傷。當然,小八並沒有想要殺掉綠錦,雖然當初綠錦傷害了陽光,讓小八很是憤怒,但後來她的表現,卻讓小八隱約覺得她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壞,所以小八都已經偷偷準備好了九仙露,只要綠錦一說認輸,他便會給她一滴九仙露,來幫綠錦恢復身體。

可綠錦並沒有說認輸,此時她雙眼中充滿了恐懼,她看著小八,突然失聲尖叫道:「不要,不要!」

小八眉頭微皺,他不明白對方說的是什麼意思,是不要認輸?還是讓自己不要傷害她?正當小八想著的時候,綠錦又開口了,這次他的聲音顯得更加驚恐。

「快跑,快離開這裡!」

小八根本不明白對方什麼意思,正打算開口問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你刺痛我了,螻蟻,你會為你做的一切付出生命的代價。」

小八一怔,看向綠錦,只見此時的綠錦,綠色的秀髮,已經變成了如火般艷紅的長發。 「紅髮了!?」小八心中一緊,他清楚的記得當初陽光受到重傷,就是綠錦變為紅色頭髮的時候。

此時的小八更是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綠錦身上傳來的濃重殺意。在之前的交手中,雖然綠錦實力確實不俗,但這種殺意卻一直不曾出現,而此刻就像大變了一個人一樣,與之前給人的感覺完全相反。那份殺意實實在在,但卻不是那種森然的感覺,而像是帝王,在宣判一個平凡的百姓,高高在上。這讓小八不禁對變化后的綠錦生出了一種需要仰視的感覺。

就在這時,小八識海中突然傳來了達納托斯的聲音。

「小子,不要被她迷惑,否則你就輸定了。」

「迷惑?」小八並沒有明白達納托斯所指的迷惑是什麼意思。

「你在想什麼以為我不知道么?這也是一種掌控,不過我教你的是讓你化身為刀,蘊含斬破一切的能力,而她的是一種精神上控制人心,讓人臣服的能力。哪怕比她要強,可一旦陷入進去,那麼便再無獲勝可能,只能任她處置。」

小八不由的驚出一身冷汗,經過達納托斯這麼一說,他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如果不是達納托斯體型的早,恐怕他已經陷入進去了,怪不得之前陽光幾乎沒有什麼抵抗力便落敗了,原來是陷入了這種狀態。

不過小八雖然明白了,卻不代表就可以避免,那種感覺一直在干擾著小八,只不過被他暫時抵擋住了,沒有侵蝕太深。

「竟然在這個時候才使用出來,看來之前讓人覺得她很容易親近,也是無形中被她感染了,果然陰險。」小八心中這麼想著,他認定綠錦之前所裝的樣子都是假的,為了迷惑自己,讓自己不忍對她下死手,此時突然轉變外形,同時施術給自己。

外形的變化,本就會影響對戰人的心裡,而利用這一絲心裡的波動,再加上同時感染對方,很容易便會讓人中招,這確實是極為有效的一種方法。

就在小八心中想著綠錦多麼陰險的時候,達納托斯的聲音再次傳來。

「小子,你想錯了。她不是之前那個小姑娘。」

「什麼?不是之前那個小姑娘?」小八一驚,他不懂達納托斯所說的什麼意思。

「嗯,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達納托斯徐徐說道。

「什麼是不是的?說清楚點好不好!」小八催到,同時抽身後退,躲開了已經化作紅髮的綠錦發出的一道烈焰。

「她是個雙魂人,在她體內有著兩個魂魄,之前你所見的,是她的主魂,而現在的應該是她的次魂。」

「什麼主魂次魂的。」對於達納托斯所說的小八完全搞不明白怎麼回事,這也難怪,小八從懂事到現在也無非二十年,這二十年來,大部分的時間,又都是在山村裡長大。從來沒有接觸過正規的教育,更別提誰會跟他講這麼一些比較偏的知識了。在仙境的一段時間,小八也只是耳餘目染一些普遍的知識,但是對於這些不常碰到的,是完全沒有概念。

不過好在現在有了達納托斯,這也確實是小八的一幸,小八經常會說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氣的達納托斯與他理論自己的年紀實際上並不算「老」。

「主魂和次魂,簡單點來說,就是出生時誕生了兩個魂魄,平時佔據身體的那個魂魄便是主魂,而一旦出現某種事情,次魂便會出現代替主魂。如果說簡單了,就像現在的你和我一樣,我可以隨時掌控你的身體幫你戰鬥。」

「哦~那為什麼她是雙魂,而不是也有一位住客呢?」

「哼」達納托斯冷哼一聲,這住客明顯就是在說他。「自然不是,他的靈魂波動與主魂相差無幾。如果是被奪舍的,兩者的魂魄之力,應該差距極大,就好比我跟你一樣,才有可能順利進入他人體內,而不被本身的魂魄所排擠出去。」

「哦」小八應了一聲,他才沒有在意達納托斯話中有話的在擠兌他,這一刻,他眼中只有戰意,就連之前被影響了導致的那一絲迷茫都以徹底不見。

又是一道烈焰沖向小八,華影刀一揮,烈焰炸開,殘餘的火焰飛向四周的防禦結界,在上面緩緩的燃燒著,小八握著華影刀的手前指,對著綠錦的次魂道:「就是你傷了陽光!?」


綠錦的次魂眉頭一皺,他可以感覺到小八之前還處於奮力抵抗自己精神干擾的狀態,而現在卻彷彿變成了一把鋒利的刀,不管自己如何努力的去干擾,到他身邊,都自動被斬斷,無法影響其分毫。

「陽光?」綠錦的次魂重複了一下后,冷笑道:「你說的是之前的那個小子么?呵呵,他沒死真是走運,難道你以為是誰傷了他的?」

「我以為是綠錦。」小八的話一出口,頓時掀起了軒然大波,看台上很多人都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小八。

有人說道:「綠錦?她不就是綠錦么?那個叫小八的是不是被打傻了?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就連仙境眾人,也是你看我,我看你的。

鄭子睿看著飯糰道:「你早上給你八哥吃什麼了,他怎麼開始泛迷糊了?沒做夢吧。他前面的難道不是綠錦?」

飯糰也著急起來,拚命的思索著自己給小八做了什麼吃,不過那些都是天香閣留下的食譜,應該沒有錯啊。怎麼想,也想不出錯在哪裡,這讓她著急的想要落淚,她真的以為,是自己給小八吃壞了東西,讓他產生了幻覺。

「飯糰,別亂想,你沒給他吃壞,小八說的也沒錯,現在台上這個紅髮的人,應該不是綠錦。」這時,陽光說了一句話,挽救了頻臨大哭的飯糰,同時也讓仙境眾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之前我和她交過手,在她變成紅髮的時候,我有一種直覺,就是換了一個對手,雖然我也不太清楚原因,但這種感覺很真實。並且我想小八絕對不會無的放矢的,等他比賽完了問問他就好了。」眾人雖然心中仍然充滿疑惑,但事情也只能如此,一切都等小八回來再說吧。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不懂的,有極少數人,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他們知道小八說的是什麼意思,邱雲就是其中之一。

「雙魂人?怪不得她年紀輕輕,在蘊養本命神器的情況下,還能有如此修為。」邱雲輕聲嘆道,達納托斯之前並沒有說,雙魂人實際上還有一個非常大的優點,那就是修鍊速度非常快。這種人擁有兩個魂魄,所以他的魂魄之力,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普通人的兩倍。而魂魄之力的強大,對於能量的接收和容納,也會比正常人快上很多,所以在本命神器需要分走一部分修鍊的能量時,綠錦還能有如此實力,就是雙魂所帶來的效果。

聽到小八說他以為是綠錦時,綠錦的次魂明顯面色一沉,冷聲道:「看來你知道了。」

小八點頭,沉聲道:「你叫什麼名字?」

「綠綉。」

綠綉兩個字一出,全場再次嘩然,小八之前的話已經讓人給他扣上了一個神經失常的帽子,可此時綠錦嘴中卻出現的這個叫綠繡的名字,難道這個人真的不是綠錦了?這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在比賽台上突然換人?而且天宮竟然不管么?

雜亂的聲音響起,但身在比賽場中有著防禦結界隔音,小八和綠綉是聽不到,即便聽到他們也不會理會。

指著綠繡的華影刀發出一聲清脆的刀鳴,小八看著綠綉道:「你讓陽光重傷,差點身故,我必須討個說法。綠錦,如果你能聽到,那麼多有得罪了,你受的傷,待得擊敗她后,我會替你治療。」

綠綉不屑的冷笑:「我倒要看你有什麼本事來討這個說法,那個軟弱的傢伙,因為她,我沒有取那小子的性命,這次就拿你的命來抵吧!」

綠綉話音剛落,二人便極為默契的沖向了對方。 隨著二人的衝出,他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碰撞也即將到來。或許是因為雙魂之間的性格差異,與主魂綠錦以防禦為主不同,綠綉則是直接發動猛烈的攻擊。


在換成次魂綠綉后,原本那面呈現碧綠色盾牌模樣的本命神器,在這一刻也發生了變化,化作為一柄火紅色的長劍。長劍上面光芒流轉,一道道如水波般的紅芒,徐徐流動著,美輪美奐。

面對這次碰撞,小八無懼,他雖然沒有飯糰馨曲那樣強大的力量,但是面對綠綉這樣的女子,小八有自信,正面硬撼,他有絕對的自信將對方劈飛。

下一刻,華影刀與這火紅色的長劍發生了第一次碰撞,在碰撞的這一刻,原本信心滿滿的小八突然心頭一陣悸動,一股難以言喻的危機感,瞬間襲來。

「轟隆隆~」只見兩柄武器接觸的觸點,瞬間發生了爆炸,爆炸的火焰四射。一道身影倒退而出。

這一刻,所有人都是一驚,因為這倒退出來的身影,竟然是他們認為佔據優勢的小八。自古以來,男女體質上的差距都是被世人所默認的,所以在硬碰硬上面,沒有人會認為身為男子的小八會不如一個女子。雖然之前有了飯糰和馨曲那兩個異類的出現,但總不能所有女人都這麼強悍吧?並且別人或許不知道,但仙境的眾人還是知道一些的,飯糰體內的血脈,和馨曲已經跨入的等級,都不是別人所能媲美的。所以當他們看到硬碰硬中,小八竟然落於下風,又怎麼能不吃驚,同時也對小八產生了擔憂。

同樣擔憂的還有隱藏在比賽看台上一角的焐男和焐筠,當然,他們擔憂的是自己族群的問題,小八能不能獲勝,也在乎他們這數千年的願望,能不能得以實現。

倒飛而出的小八,在空中一個轉體,將自己的身形穩住,他的眼神無比凝重,這一擊在外人眼裡,只是認為小八在力量的拚鬥上,弱了一籌,但只有身為當事人的他才知道,他輸的並不是力量上的拚鬥。

在之前的碰撞下,他手中的華影刀在與對方那本命神器所化的火紅色長劍接觸的一剎那,那長劍上水波般的光芒突然加速運動起來,接著就發出了強烈的爆炸。那爆炸的威力之大,絕對已經媲美邁入九階聖皇級強者的一擊了,要不是小八反應還算迅速,及時避開。恐怕這一擊就會讓他受到一些創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