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徐曉婉在自己面前究竟是裝的純情,還是本身就是私生活不堪?

林凡已經有些看不懂了。 見林凡這麼解釋,夏夢也沒有去多想,其實她在知道這個祕密的時候,也是相當的震驚。

“這些我也是聽別人說的,知道他們兩個關係的人都是這麼傳的,我也沒有證據,不過至少證明了一點,那就是黃源和徐曉婉真的關係不一般。”

夏夢的話倒是給了林凡一點安慰,這倒不是林凡惦記着徐曉婉,只是有點無法接受那種事實,畢竟徐曉婉在他面前總是一副鄰家大姐姐的形象,他不願意他理想中的那個形象被破壞。

“也就是說,徐總會因爲要報恩或者看在兩人過往的情分上做出一些損害集團利益的事情出來?”

一想到徐曉婉可能會幹出這樣的事情來,林凡不知覺的嘆了一口氣。

“沒錯!我確實是這麼想的,但現在我手上也沒有證據,只是假設而已!”夏夢點點頭道。

接着, 林凡又看了看名單上其他人的名字,楊國斌赫然是排在第二個,這個一點疑問都沒有。,

他雖然是集團第二大股東,但是一直都想得到夏氏集團,出賣集團利益和別人合作也沒有什麼。

只要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當前損失一些利益他完全不放在心上。

除此之外,名單後面還有謝菲、杜宇 ,甚至林凡的同事黃凱的名字也赫然在列。林凡的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這個謝菲和杜宇他不知道,但是爲什麼黃凱也在名單之上呢?

兩人雖然是在同一件辦公室,但說實話,他對這個黃凱還真不是很瞭解。

最後一問夏夢才知道,黃凱是因爲最近他的銀行賬戶突然有一筆巨大的資金匯入,所以纔會被淪爲懷疑對象。

於是林凡又向夏夢問了謝菲和杜宇這兩個人的身份。

謝菲是公關部的經理,業務能力極強,但生活作風卻十分放蕩,愛慕虛榮攀附權貴,跟很多男人都有曖昧關係。


至於杜宇則是業務總監,爲人十分好*色,總是愛騷擾集團的女員工,以上兩人都是楊國斌一手提拔起來的,屬於楊系。

以上這些人都有可能是公司的內鬼,至於內鬼究竟是誰,還需要找到證據才行!

正好林凡一直都想調查一下這個楊國斌,於是林凡將名單還給了夏夢說道:“這件事就交給我去調查吧!“

“你?”夏夢有些詫異的看向林凡,不是她信不過林凡的能力,只是她沒有想到林凡會主動攔下此事。

“怎麼?不覺得我能辦好這件事?”林凡摸着自己的鼻子說道。

“不是,只是沒有想到你會主動攔下此事!”夏夢搖了搖頭道。

“這很奇怪嗎?畢竟你是我媳婦,我主動幫你分擔一些壓力應該很正常吧!”林凡聳聳肩道。

是啊!

應該很正常啊!

是她自己一直下意識的將兩人的關係給分開,殊不知夫妻本是一體,任何一方有困難,都是兩個人的事!

夏夢就是沒有將林凡當做她真正的老公,纔會覺得林凡今天的舉動有些奇怪!

好吧!

想通了這點,夏夢承認自己是有些大驚小怪了,她看着林凡一臉凝重的問道:“你準備如何去調查?”

林凡卻是神祕的一笑,“山人只有妙計,這些你就不要管了,你只需要等待結果就好,三天之內我必會幫你揪出這個內鬼是誰!”

看着林凡自信滿滿的眼神,夏夢竟然一點懷疑都未曾生出。

“那三天之後,我就等待你的好消息了!”有了林凡的幫助,夏夢感覺自己肩上的膽子似乎是輕了一點,心頭一塊巨石也稍稍放下一點。

“沒問題!”林凡用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要是當初能夠說服天宇和戴夢妮合作,集團如今也不會是這個樣子。”夏夢突然嘆了一口氣說道,她一向堅強,要不是真的身心疲憊,是不會說出這麼喪氣的話出來的。

“怎麼?後悔當初我把你帶走了!”林凡嘴角帶着一絲壞笑,打趣的看着夏夢說道。

夏夢搖了搖頭道:“不是,只是感覺最近有點累而已!說實話,我和感激你當初的及時出現,若不是我心裏始終放不下……我想,我會去接納你的!”

林凡聞言一愣,夏夢究竟心裏放不下什麼?

難道這就是她一直和自己若即若離的原因?

有時候林凡明明是感覺到了夏夢對他的態度的轉變,想要接納自己,但沒過多久,就又開始疏遠自己起來,這讓林凡實在是無奈!

因爲搞不清楚原因,林凡也不知道怎麼對症下藥!

“能告訴我原因嗎?”林凡眼神灼灼的看着夏夢問道。

夏夢下意識別過臉去,她還不想告訴林凡真相,特別是妹妹還在這裏,不方便談論這個話題。

身爲夏夢的妹妹夏青青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有些欲言又止,最後還是看了林凡一眼嘆了一口氣,顯然她是知道內情的,瞭解姐姐的心病。

林凡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夏夢不準備繼續說下去,以林凡的性格自然是不會強迫別人刨根究底。

他輕笑一聲試圖打破這種不好的氣氛說道:“不說也沒關係,我相信終有一天我會打開你的心扉,讓你心甘情願的接受我!”


夏夢擡頭看了一眼林凡,心裏略過一絲感動。

“你們兩個就不要在我面前撒狗糧了,麻煩稍微尊重一下我這個單身人士!”夏青青捂嘴輕笑,有些不滿的說道。

聽到妹妹的調侃,夏夢的臉突然紅了。

“剛纔你不是說,想要和戴夢妮合作嗎?我跟她說說就是了!”

戴夢妮不是說要感謝他嗎?自己幫了她三次,自己如果提出這個要求,相信對方應該會答應纔對!

林凡如此想着!

一旁的夏青青卻是打擊道:“姐夫,你也太天真了,就算你救過戴夢妮又怎麼樣?她又不能自己做主,如今天宇成了我們的死對頭,身爲天宇旗下的藝人,只要天宇那邊不點頭,戴夢妮是不可能擅自做主和我們合作的。”

當初她就是因爲天宇的怒火波及,纔會被封殺,直到現在也只能上一些網絡節目,可謂是星途受到極大影響。所以她深知天宇在娛樂圈裏的力量,很多時候藝人都是無法主宰自己的命運的。

就算戴夢妮再怎麼有名氣,也不可能去違背東家的意願! “是這樣嗎?”林凡饒了饒頭說道,娛樂圈裏面的道道他不是很懂。不過,夏青青說的也蠻有道理的,隨即他又很快笑了起來。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將戴夢妮弄到夏氏傳媒不就行了!”林凡大大咧咧的說道。

“姐夫,戴夢妮的違約金可是天價!你說的這麼輕鬆,我們那裏去弄那麼多錢?而且人家也未必看得起我們這家小公司吧!”夏青青沒好氣的道。

在天宇傳媒的面前,夏氏傳媒確實是小公司,這一點夏青青並沒有說錯。

“不,也許並不用付出天價違約金也有可能簽下戴夢妮!”夏夢卻是突然低聲說道。


“什麼意思,姐姐?”夏青青好奇的看着夏夢問道。

“據我瞭解的消息,戴夢妮和天宇的合約只有這幾天了,只要等到她和天宇那邊的合約到期,我們就有機會簽下她了。”夏夢解釋道。

“可是就算是這樣,戴夢妮的簽字費也不會很便宜吧!而且我們拿什麼打動她簽約我們,怕是很多娛樂公司都打着戴夢妮的主意吧!我感覺我們沒有太多優勢!”夏青青皺起了眉頭說道。

“青青,這我就要說你了,凡是都不要去貶低自己,不是有句話說,事在人爲嘛!我相信總有辦法能解決的!”林凡有些不滿的看着夏青青說道。

他感覺小姨子有點太看不起夏氏傳媒了,再怎麼說,夏氏傳媒在東海都是排名靠前的公司。


林凡卻是不知道,夏氏傳媒在東海排名靠前,但是放在整個華夏的話……

夏青青不知道自己姐夫哪裏來的這麼大的自信,不過她姐夫的話也沒有說錯,自己一味的貶低,只會讓自己的姐姐倍感壓力!

於是她笑了笑說道:“姐夫說的是!而且姐夫不是還救過她嗎?看在這個面上,她應該也會考慮一下吧!”

夏夢卻是搖了搖頭說道:“我反而不是很擔心這點,我最擔心的,還是天宇那邊不會輕易放走戴夢妮!這樣的話也只是空歡喜一場。”

林凡想了想也是,像戴夢妮這種名氣大又能賺錢的女藝人,只要是天宇老總的腦子不是抽風了,都不會放走她,一定會想法設法的和她續約!

晚飯最終是在三人的討論之中宣告結束,吃過晚飯之後,三人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林凡將門關好沒多久,門外就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林凡打開門一看,發現站在門外的居然是小姨子夏青青,於是有些疑惑的看着對方問道:“怎麼呢青青,有什麼事嗎?”

“姐夫,我想跟你說件事!”夏青青臉色凝重,自顧自的走進來說道。

見到如此,林凡只能是先將門給關好,以免又被夏夢看到給誤會。

“你要跟我說什麼青青?”林凡示意夏青青坐在牀邊,他自己則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的電腦椅上。

夏青青也沒有囉嗦,直奔主題說道:“姐夫,你知道姐姐究竟放不下什麼嗎?”

林凡臉色一變,雖然之前他在夏夢面前信誓旦旦的表現的沒有關係,其實心裏是十分介意的,很想知道夏夢的心結究竟是什麼。

如今聽到夏青青專程過來告訴他這事,林凡的心一下子就迫切了起來。

“是什麼?青青,你應該知道對吧?”林凡神色急切的問道。

夏青青點點頭,她和夏夢只是相差兩歲,兩人又是親姐妹,自然是知道一些姐姐的祕密。

“告訴我青青!”林凡突然雙手扶住夏青青的雙肩認真的看着對方說道。

夏青青被姐夫看的一陣臉紅心跳,小心肝不爭氣的一下子快速跳了起來。

她抿了抿嘴掩飾自己慌亂的心說道:“其實姐姐之所以不願接受你,除了你三年前給她的印象極差,還有就是姐姐心裏一直都有一個人。”

“是誰?楊少青?不對,夏夢說過她不喜歡他!”林凡自言自語。

看到林凡這樣一副表情,夏青青就知道姐夫是很喜歡姐姐的,於是也不多做停留。

“那個人是姐姐的大學同學,也是姐姐的初戀,名字好像是叫做鄭玉明來着,兩個人可以說是男才女貌,姐姐很喜歡她,三年前如果不是我爸的干預讓姐姐嫁給了你,他們很可能會走在一起。 ”

林凡下意識捏緊了拳頭,雖然這個鄭玉明已經是夏夢的過去式了,但是一想到這個男人曾經居然是夏夢的初戀,林凡打心裏就一陣嫉妒和不爽。

“姐夫,那個鄭玉明以前再怎麼優秀,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現在我姐姐是你老婆,你幹嘛還吃這種乾醋!”夏青青忍不住捂嘴輕笑。

‘誰說我吃醋了,我只是心裏不爽而已!“林凡死鴨子嘴硬。

夏青青只是捂嘴輕笑, 也不去揭穿他。

“姐姐只不過是暫時放不下這個人而已,怎麼說呢?準確點應該是姐姐想要弄清楚一件事情,想要的是一個結果,那個男人欠姐姐一個答案!這就是姐姐的心病。”夏青青皺着好看的黛眉說道。

“什麼意思?”林凡有些古怪的問道。

“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畢竟都已經是三年前的事了,我只知道就在你和姐姐結婚的前幾天,那個鄭玉明不辭而別悄悄離開了東海,什麼也沒有跟姐姐交代,我想姐姐應該是想弄明白這究竟是爲什麼吧!”夏青青猜測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林凡眉頭皺起,也覺得很是奇怪。

就算是夏夢的父親不同意兩人在一起,那個鄭玉明總應該跟夏夢把事情做個了斷吧,是選擇放棄,還是選擇反抗,不過男人的離開似乎是選擇了放棄,只不過他這種放棄,有點太不負責任。

什麼話都沒有留下,就那麼獨自離開了東海,也難怪這麼多年,夏夢心裏一直放不下。

“這件事已經成了姐姐的魔障!如果她永遠搞不清楚,我想她是不會再去接受其他男人的。”夏青青臉色不好的說道。

可惡!

林凡不得不懷疑這是鄭玉明故意爲之的,目的就是想要夏夢無法忘掉他,即便是他得不到,也要夏夢一直惦記着他,還真是夠卑鄙的! “好了,姐夫,該說的我都已經告訴你了,你可不要告訴姐姐這是我跟你說的。”夏青青站起身來囑咐道。

畢竟這是她姐姐的隱私,如果要是讓夏夢知道她私自將這些告訴了林凡,她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知道了,青青,姐夫是絕對不會出賣你的,我就當什麼都不知道。”林凡也站了起來拍拍胸保證道。

夏青青這才點頭,不一會兒就離開了林凡的房間。

待門又重新關好之後,林凡一時之間心裏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越想越是覺得很是不爽,想到那個從未謀面的鄭玉明,他突然覺得這個傢伙比楊少青還要讓他厭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