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長槍之上縈繞的詭異氣息,具有攻擊靈魂的力量,一旦被長槍擊中,不僅會肉身受創,靈魂也會遭受難以想象的傷害!

這是絕殺的一擊,凝聚了蔡松所有的力量,摧枯拉朽,無可抵擋!

丁寧感覺整個世界就只剩下了他和那轟隆而來的一槍,其他的一切都消失在他的感覺之中,這一刻,似乎應該有無盡的恐懼湧上心頭,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恐懼,眼眸平靜得有些冷漠!

陡然間,一道光華在他的眼眸之中浮現,流光一般飄忽不定,他轉過頭去,看到那將要降臨到他身上的一槍,那恐怖得無法躲避的速度,此時在他眼中竟變得緩慢起來!

他腳下一動,身軀一矮, 替嫁豪門:總裁別太壞! ,斬斷他一縷頭髮,而後擊到了空處!

轟!

虛空炸響,恐怖的氣浪形成肉眼可見的波紋,蕩漾開來,丁寧整個人都被沖飛,口中鮮血如箭,噴射而出!

他撲通一聲落到地上,撞碎一塊巨石,眼眸之中浮現一縷劫後餘生的驚悸,當即一枚生骨造化丹送入口中,挺身而起,手中雷刀再現,朝著蔡松衝殺過去!

此時,蔡松已是強弩之末,剛剛的一擊耗盡了他的力量,他沒有想到會失敗,那是絕殺的一擊,必殺的一擊,不可能失敗,但結果卻讓人吃驚!

在那毫釐之間,丁寧進入了一種特殊的境界,眼眸中的一點靈光,乃是武技破的顯現,在生死之間,他憑藉這門詭異的武技保住了一命!

破,破招,破法,破道!

一槍擊空,蔡松整個人呆住,而此時丁寧已經殺來,清秀的面容蘊含恐怖的殺機,手中雷刀劈斬,如一道電光落到蔡松身上,又從他身上穿過!

丁寧的身影陡然停下,好似天地在瞬間靜止了一般,他手中的雷刀緩緩消失,眼眸精光閃爍,長長呼了口氣!

噗!

鮮血從蔡松脖頸噴涌而出,將他的腦袋衝起,跌落在一旁的礦洞之中,無頭屍身隨即一歪,也向著礦洞倒下!

死了,蔡松,這位凝元境八重的高手,衝天峰五大弟子之一,死在了丁寧的手中!

丁寧憑藉自己的實力,將蔡松擊殺,他手中有著強悍的丹藥,還有法寶,但是他沒有動用,而是選擇依靠自身,他做到了,雖然險死還生,但這一刻,他心中升起一股從未有過的自信,強者的自信!

給讀者的話:

四千字大章,求收藏推薦啊啊啊!

另,感謝『梁天驕』『偏執的孩子』『人族幻想』『仙霞道』『左眼本尊』『就愛八摸』(這個名字我喜歡……)等書友的打賞支持!拜謝!

!! 丁寧站立在那裡,依舊保持劈斬的姿勢,眸中精光如星光皓日,體內熱血好似要沸騰,那屬於強者的無畏、無懼、無敵的氣息在他體內滋生!

即便是動手之時,他都不曾想到自己會成功,畢竟他與蔡松之間修為相差太大,一個凝元境四重,另一個則是凝元境八重,這種差距是絕對致命的!

但丁寧還是成功將蔡松擊殺,憑藉他強悍的武技,悍不畏死的無懼之心,還有他自身的戰鬥意識,成功逆襲,誅殺蔡松!

心中興奮,但丁寧卻感覺到一陣疲憊,剛剛戰鬥的時間雖短,但他必須全力以赴,不敢有絲毫大意,耗費了巨大的心神。

一枚滋養心神的丹藥送入口中,丁寧轉身,凌厲的目光落到陸書劍的身上,危險還未解除,還有一個修為和蔡松一樣達到了凝元境八重的陸書劍!

陸書劍整個人處於獃滯之中,他沒想到,丁寧,這個他口中的螻蟻,竟然擊殺了蔡松,雖然他與蔡松同樣都是凝元境八重的修為,但他的實力並不如蔡松!

農門俏佳媳 這不可能,我肯定是在做夢……」

陸書劍腦中轟響,難以置信!

蔡松那一擊,堪稱恐怖,那種威勢和力量,讓他都心中驚懼,別說一個凝元境四重的螻蟻,就是他也躲不過去,但不可能發生的竟然發生了!

丁寧躲過了那一擊,蔡松耗盡了力量,被丁寧斬下了腦袋,整個人落到了礦洞之中!

陡然間,他一個激靈,回過神來,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四周氤氳霧氣似乎濃稠了許多,他看向丁寧,那冷厲的目光竟讓他心頭髮顫,湧起一抹恐懼!

定了定神,他周身一震,湧現一股強悍的氣勢,喝道:「丁寧,你竟然殺了蔡松,你可知道,殘殺同門乃是大罪,現在束手就擒,讓我將你帶回去,或許還能有一線生機!」

「殘殺同門?」

丁寧嗤笑一聲,冷冷道:「你將我帶到這裡不就是要殺我嗎?現在給我說這個,你是白痴嗎?」

「你——你這是找死!」

陸書劍面色漲紅,難看到了極點,怒道:「你最多只有凝元境四重的修為,擊殺蔡松,是因為你的無恥偷襲,蔡松被你殺了個措手不及,你以為憑你的實力是我的對手嗎?現在束手就擒,我保證你不會那麼快死去!」

丁寧冷哼,搖了搖頭,盯著陸書劍淡淡道:「陸書劍,你我無冤無仇,但你卻想要聯合蔡松來殺我,僅憑這一點,你就是死路一條!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臣服於我,我不殺你,並且讓你有機會學習高深的武技,靈武技,甚至是神通!」


「臣服於你?」

陸書劍失笑,好似聽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一個凝元境四重的小子,竟然要讓自己這個凝元境八重的高手臣服,這是得了失心瘋了嗎?

「你以為你殺了蔡松,便有了強大的實力,有了狂傲的資本了嗎?在我看來,你就是個跳樑小丑,一個上不了檯面的自大狂而已,看不清自己的身份,永遠活不長久!」

陸書劍手中出現一柄長劍,劍尖指地,一抹寒光沿著劍刃遊動,有股撕裂一切的氣息瀰漫出來。

「既然你不願束手就擒,那我就讓你看看凝元境八重的高手究竟有多麼強大!」

他身上一股殺意衝出,將四周霧氣衝散,手中長劍錚錚而鳴,劍氣激蕩,嗤嗤作響!

丁寧擊殺蔡松,在他看來,只不過是因為丁寧的突然偷襲,將蔡松重傷,所以才能殺死蔡松,要不然,一個凝元境四重的人,即便修鍊了靈武技,也不可能殺得了凝元境八重的高手!

「哼,你以為我不知道唐獨讓我來死亡礦山是要我死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帶我出來是不安好心嗎?我知道,但我依舊來了,因為我早已做好了應對一切的準備!」

丁寧冷哼,他身軀筆直如劍,神情冷漠,眼眸深淵一般平靜,渾身散發出一股特殊的氣勢,無懼無畏,有無敵之勢!

他看著陸書劍,淡淡道:「我心中無懼,不管你實力強大還是陰謀詭計,想要殺我,我一概接下,但究竟誰死,不是由別人決定的,而是由我!」

他身上氣息升騰,氣概雲霄,略顯瘦弱的身軀好似瞬間變成了巨人,打破一切,俯視蒼生。

「既然你不願意臣服,那我就打到你臣服!」

他冷漠開口,身上氣息陡然間暴漲,瞬間衝破凝元境四重,達到了凝元境五重,而後又在眨眼之間衝到六重、七重,一直到七重巔峰方才停下!

「凝元境七重,不可能!」

陸書劍心頭狂跳,一雙眼睛睜得老大,眼珠子好似要蹦出來,一臉的驚駭,此時,從丁寧身上散發出的,正是屬於凝元境七重巔峰的氣息,只差一絲便能夠達到凝元境八重!

修為瞬間從凝元境四重跳到凝元境七重,這絕對是一件瘋狂的事情,一個凝元境七重,一個凝元境八重,二者的差距在瞬間縮小了無數!

「聚靈丹!你竟然有聚靈丹?」

聚靈丹,是一種在短時間內將修為提高的丹藥,這種丹藥極為珍貴難得,外門弟子若是沒有什麼重大貢獻,根本不可能得到!

陸書劍驚叫,他沒有想到,丁寧竟然會有聚靈丹,瞬間將修為提升到了凝元境七重的巔峰!

他感覺此時丁寧身上的氣勢無比強悍,與自己絲毫不弱,無盡的雷霆之力瀰漫,那恐怖的氣息甚至超越了自己!

「靈武技,丹藥,這小子還有什麼秘密?」

陸書劍心中升起一絲後悔,但此時後悔似乎有些晚了,丁寧說的不錯,從他答應幫助蔡松對付丁寧的那一刻,二人之間就不可能善了了!

丁寧出手,手中無盡的雷霆化作雷刀,恐怖的氣息瀰漫開來,好似要毀天滅地一般!

他手握雷刀,只感覺體內元氣如大江大河,瘋狂奔流,丹田之中,青皮葫蘆散發青光,葫蘆下方是一方雷池,無盡的雷霆化作液體,從雷池之中溢出,而後衝出體外!

強大,前所未有的強大!

這就是丁寧的感覺,修為瞬間從凝元境四重暴漲到七重,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有種打破一切,天下無敵的感覺!

背後大鵬雙翅閃現,微微一動,他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勁風撲面,讓他感覺到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他的速度太快,快到讓他有種猛然間撞到空氣鑄就的牆面上的感覺!

「我讓你臣服,你就要臣服!」

他口中吐氣發聲,聲音震動空氣,如大鼓洪鐘,帶著一種威嚴,手中雷刀高揚,而後猛然劈出!

這一刀大開大合,毫無花哨,但卻恐怖無比,讓陸書劍變色,提劍而擋,只聽轟隆一聲,刀劍相擊,爆射出無盡光芒,照亮夜空!

陸書劍倒退三步,丁寧的身影停在他面前,二人刀劍相持,平分秋色!

轟!

丁寧身軀不動如山,手中雷刀劈斬,如先前一般,霸道、兇猛、毫無花哨!

寂滅雷典,有寂滅二字,就代表了摧毀一切、毀滅一切的力量,任何人任何事物都無法逃脫寂滅的下場!

丁寧的力量狂暴,瞬間劈出了數刀,一刀比一刀兇猛,一刀比一刀恐怖,而這數刀更是被他恐怖的速度連到一起,好似疊浪一般,洶湧將陸書劍淹沒!

陸書劍手中寶劍散發無盡劍氣,寒光在夜晚之中格外懾人,但在丁寧狂暴的攻擊下,他已經抵擋不住,在一步步後退!

毀滅性的雷霆力量從雷刀傳遞到他手中的寶劍上,又轟擊到他的身上,讓他渾身有了麻痹的感覺,出手都變得遲緩!

「怎麼會如此恐怖?這樣下去,我只怕會和蔡松一個下場!」

陸書劍眼中露出焦急之色,心裡的後悔再次涌了出來,本想藉此機會交好蔡松,在宗內找個靠山,卻沒想到事情竟然發展到了這一步!

他想要反擊,甚至抽身離開,返回山谷,將丁寧擊殺蔡松的事抖摟出來,但想到丁寧那恐怖的速度,他知道,若是不能將丁寧擊敗,他根本無法離開!

轟!

一團光芒炸裂,丁寧手中的雷刀爆碎,化作無盡的雷霆海洋,將二人的身影淹沒,他手中的雷刀畢竟不是真正的法寶,只是雷霆之力的凝聚,與陸書劍手中的寶劍碰撞,根本堅持不了太久!

陸書劍整個人落入雷霆之中,恐怖的力量轟擊,讓他渾身劇痛,肌膚在瞬間變成了焦炭,頭髮一根根豎了起來,但是他眼眸大亮,手中寶劍寒光衝天而起,將雷霆撕裂,斬向丁寧!

劍光如虹,瞬間就到了丁寧面前,陸書劍露出喜色,心中狂笑:「哈哈哈,丹藥提升的力量根本無法徹底掌控,這小子攻勢猛烈,但卻是個唬人的東西,如今終於力有不繼!不過,我還要從他口中得到靈武技的修鍊之法,不能就此殺了他,須得留他一命……」

他心中想著,手中寶劍微微一偏,想要留丁寧一命,只是將其重傷!

但他手中寶劍剛剛一動,臉上的笑意便僵住了,只見丁寧眼眸冷漠地盯著他,一柄雷霆凝聚而成的雷刀已經擋在了他寶劍之前!

「我要你臣服,你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勞!」

丁寧手中雷刀震顫,強悍的力量席捲而出,將陸書劍的攻勢化解,而後再次展開攻勢,雷刀如開天神器,帶著毀滅性的力量,橫掃一切!

他早已算定了一切,又怎麼會給陸書劍可乘之機?

轟!

雷刀上爆發出無可阻擋的力量,陸書劍瞬間被轟飛出去,丁寧的身影如影隨形,緊隨而至,手中雷刀轟然而散化作無盡雷霆,而後雷霆凝聚,又化作一方雷霆大印落下!

陸書劍在地上滾了幾滾,徹底成了黑人,眼中駭然之色濃烈無比,正要起身,一方大印已經鎮壓下來,恐怖的力量讓他剛剛直起的腿彎再次彎下,撲通跪在了地上!

「混蛋……混蛋!我要殺了你!」

陸書劍面色猙獰,心中無比的屈辱,他從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跪在一個凝元境四重的螻蟻跟前!

他手中的劍落在一旁,渾身強大的元氣激蕩,化作一隻只巨掌,朝著大印轟擊,想要破開鎮壓!

丁寧雙手虛按,體內雷池之中無盡的雷霆之力注入到大印之中,頃刻之間,雷池中的液體便少了半成,如此恐怖的力量,陸書劍怎麼可能掙脫?

「你反抗不了的,臣服於我,才是正確的選擇!」

丁寧淡淡開口,彷彿神祇一般俯視陸書劍,陸書劍面孔扭曲,頭頂大印鎮壓之力恐怖,讓他無法說出話來。

「當然,我也沒想到你會心甘情願的臣服!」

丁寧手中出現一枚散發著幽香氣息的丹藥,屈指一彈,落入了陸書劍的口中,而後他手掌抬起,大印轟然消散!

「嘔……嘔……你給我吃了什麼?」

壓力消失,陸書劍身上一股強大的氣息衝天而起,身影一躍數丈,轟隆一聲落在地上,伸手入口,想要將那枚丹藥吐出來。


「子母連魂丹,你應該聽說過吧?」

丁寧負手而立,淡淡開口,根本不怕陸書劍再對自己動手。

「什麼?嘔……」

陸書劍神情大變,滿是驚慌和恐懼,整隻手都塞進了喉嚨里,好似要將自己的內臟都給掏出來。

給讀者的話:

求收藏推薦,兄弟姐妹們!

!! 子母連魂丹,有子丹和母丹之分,兩枚丹藥一爐所煉,若是兩人分別服用,就會魂魄相連,服用子丹之人終生受制於服用母丹之人,只要服用母丹之人一個念頭,那服用子丹之人就會魂飛魄散,身死道消!

據傳,這種丹藥乃是從很久以前流傳下來的,被一個宗門的高手無意中煉製出來,那宗門便憑藉這種丹藥迅速崛起,控制了諸多強大的高手,攪得天下大亂,人心惶惶,最終被諸多門派聯合剿滅!

據說煉製子母連魂丹的方法也在那時候失傳,但是從那以後,天下間時不時會有子母連魂丹的消息傳出,引得諸多高手聞風而動!

「不可能,你一定是騙我的,不可能……」

陸書劍滿臉驚慌,不停地嘔吐,但是丹藥入口即化,怎麼可能再吐出來?

攻城掠妻 不可能?」

丁寧淡淡一笑,當時他在丹鼎殿之中看到子母連魂丹時也是吃了一驚,不太相信,但最終還是取了帶在身上,現在,他已經能夠確定這子母連魂丹是真的,因為他能夠感覺到自己那虛無縹緲的靈魂在掌控著另一個靈魂的生死!


只要自己一個念頭,那個靈魂便會痛不欲生,自己若是讓他死,那也是一念之間的事情!

他心念一動,感覺自己的靈魂似乎伸出了手,將另一個靈魂握在手中,輕輕一握,那靈魂便發出了凄厲無比的慘叫!

「啊——好疼……不要,快停下……」

丁寧身前,陸書劍撲通倒在地上,神情瞬間變得扭曲無比,雙手抱著腦袋,滿地打滾,口中發出令人心悸的痛呼!

丁寧停手,看向他道:「現在信了?」

「信了,信了……」

陸書劍連連點頭,剛剛只是一瞬間的事情,他感覺像是過去了萬年,那種源自靈魂的疼痛,讓他沒有絲毫再嘗試一遍的勇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