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楓葉啊,也是我們得到的那份文件裏面的,我覺得甚是好看的同時,也拿出來找高材生幫我看過,可是高材生覺得只是一個什麼古文字母。於是,我覺得沒有什麼重要性之後,把楓葉夾在了方柔的書本里。怎麼?葉亦凡,是不是覺得這個楓葉大有問題?你就是用這個楓葉圖來讓我露出痕跡的。”何倩兒追問道。

“既然楓葉出現在文件裏,肯定有它的作用,只是我們現在還不得而知它的具體作用!你開始追問賀韋強圖案有沒有查出結果來,他的回覆是正在進行中。這不是謊言,因爲賀韋強再次找到高材生詢問圖案時,我也在場。我估計賀韋強對於圖案的認知,也就是‘哎’字發音這個字母的層面上,他也沒有找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賀韋強顯然在幫倩兒你做事的同時,也在幫着指使者做事。這個傢伙很圓滑,因此我覺得,賀韋強要是有事瞞着我們,那一定是和策劃綁架你的人有深一步認識!也就是說,他是知道指使者的身份,而不願意說出來。爲此,我們要在他身上多做文章!”葉亦凡一口氣說了很多。

“嗯,賀韋強那廝的話,我根本就不信,他以爲能忽悠到我?哼!”想起賀韋強有事瞞着自己,何倩兒不滿的一聲冷哼。

“不用爲他神傷,有的是辦法讓他說出真相來!”葉亦凡很是激靈的一個鬼臉,繼而把話題來回來,笑道:“倩兒,文件這事,你要是放心我的話,就把它交給我來保管,我也會用性命去守護這份文件的。”

“我當然放心你啦,等會我們回學校,我就把文件交給你。有你保管文件,我也很放心。”何倩兒心中一喜,由葉亦凡來保管文件,那絕對要安全很多。像葉亦凡這樣心機和武技的人,她還真不用像嚴浩明保管文件你們提心吊膽。

“嗯,文件這事,就交給我了。接下來,我們還得借用文件在手,來一招引蛇出洞,引出那個幕後之人。既然對方那麼在意這份文件,那麼只要找個傳話筒給對方傳遞信息,就說文件被我拿到手了,那麼那個人就會把注意力轉到我身上,那個時候,便是我揪出他真面目的最佳時機!”葉亦凡的目光中精光灼灼,臉上露出一絲淡儒的笑容。

“你是想……”何倩兒望着屋子外,嬌媚的臉上也有了微笑。

“對!倩兒真是冰雪聰明,以前倩兒你們只知道如何確保文件的安全性,那是在防守;而現在,我們要主動進攻,逼出那個幕後之人。既然那個人找到賀韋強來綁架你,那麼我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我就是要賀韋強去做這個傳話筒!”葉亦凡和何倩兒相視一笑,很多不需要再多說的話,都蘊含在這一笑之中。

心有靈犀一點通!說的,正是如此!

“葉亦凡,我們主動攻擊之後,就得看你的了!”何倩兒在笑過之後,溫柔的眨巴着眼睛。現在的何倩兒,越看葉亦凡越是歡喜,面前這個成竹在胸的男生,完全的纂刻在少女的心扉間。

“一切交給我是喔k的,對了倩兒,我還想知道幾個事,第一個,是凹凸曼老師他究竟被你哥何宇怎麼樣整治了一回?還有就是,你能脅迫賀韋強爲你辦事,他又有什麼把把柄住在你手中?”葉亦凡站起身來,這兩個問題,關乎他心中一些事的判斷。

“呵呵……說起那個比你還齷齪的體育老師霍根山,他真是活該被我哥整治。那是早前,霍根山找到我哥幫忙收拾他的情敵,本來一切都進行得很正常,我哥沒有親自出馬,便讓霍根山的情敵遭了很多罪。可是沒有想到霍根山心眼老壞了,他在人前說我哥很仗義,背地裏卻說我哥收取了他多少費用才辦事的。

本來嘛,這個世上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愛,霍根山找我哥辦事,肯定得出點血本不是?可是霍根山這樣拆我哥臺,讓我哥很是不爽。所以接下來,我哥找了幾個人,把霍根山丟進了糞坑,說是霍根山說話不經過大腦,嘴裏含着糞便很臭,活該他去吃屎!

霍根山遭受了這次之後,絲毫沒有收斂,反而到處奔波,逢人就說我哥不講江湖道義,過河拆橋啥的,結果,引來我哥的暴怒。後來吧,霍根山便被打斷了腿,在醫院裏住了半年。據我哥說,之所以打斷霍根山的腿,是不想讓霍根山還有腿可以行走去到處胡說八道。呵呵……

咦?!葉亦凡,你好像對我哥的做法有些不待見嘛,幹嘛鄙夷着一張臉?”何倩兒本來說得極爲愉悅的,卻是發現說到最後,葉亦凡的臉色變得極爲的不屑。

“的確,霍根山有他的不對,可是何宇這樣狠的做法,讓我有些不怎麼認同。都是人,教訓一下就好,何苦把霍根山弄得看到你們何家的人就心有餘悸!”葉亦凡總算是弄懂了霍根山爲什麼談及何宇變臉變色的原因,可是心裏卻對何宇的做法,有些想法。

“大哥別說二哥,葉亦凡,你對待賀韋強,不也是弄得他膽戰心驚嗎?”好一個何倩兒,立馬給予了回擊。葉亦凡對付賀韋強的手段,和何宇雖然方式不一樣,可是效果也是大相徑庭。

“我?”葉亦凡苦笑一下,也不再就這個問題繼續和何倩兒糾纏下去,轉而說道:“倩兒,何宇不是你的親哥哥吧?”插班生之所以這樣問,皆是因爲何宇曾經談及的是何倩兒的半個哥哥。

“我們是一個爹,兩個娘!”何倩兒回道。

“哦,是這樣的啊!嗯,我們再談談賀韋強,他又是怎麼一回事?”葉亦凡必須得弄明白何倩兒和賀韋強的糾葛。在開始和成興宏匿藏在戶外偷聽到何倩兒和賀韋強的對話,只是粗略的明白了賀韋強也得罪了何宇,而正是因爲這個,何倩兒才能威逼到賀韋強幫她做事!

“這事,就簡單很多了。在賀韋強沒有被你整治之前,他老牛逼哄哄了,所以他目空一切的情況下,和一個女生髮生了關係。而這個女生,是我哥以前的小情人,懂了嗎?”何倩兒對於賀韋強這事,說得很少。

“哦,感情賀韋強色心上頭,錯點鴛鴦譜,搞了一個你哥或許都不記得的女人還渾然不知!”葉亦凡淡淡一笑,這也可以弄明白,爲什麼賀韋強會幫着何倩兒辦事。雖然,何宇或許早就不記得這個女人了,可是一旦賀韋強上了這個女人的事傳進何宇的耳裏,憑藉何宇對付霍根山的手段,便能想象出賀韋強也不會好過。

有些男人,他即使不再多看一眼自己早前上過牀的女人,但也決不允許自己碰過的女人被別的男人貼上標籤。這種男人,是典型的大男人主義!而何宇,顯然就是這種男人! 第075章 遲早會看到的

“搞女人?唉,爲什麼你們男人說這話的時候,就好似把我們女人當成了玩物呢?”何倩兒針對葉亦凡的話語,有些不怎麼認可。

“哦,不好意思!”葉亦凡尷尬的撓撓頭皮,要不是何倩兒站在女性角度不滿‘搞女人’這話,他還真沒有把它放在心上。這普天之下,大部分男人不都是這樣描述的嗎?同化,同化而已!


何倩兒也不較真下去,微微一撇黛眉,說道:“開始我回答你不少問題,現在你也該告訴我了,告訴我,你來飛宇私立學校,究竟是爲何而來?別給我說,你是來求學的!”問着話,何倩兒拖着香腮緊緊地看着葉亦凡。越喜歡葉亦凡,也越來越瞭解對方,而葉亦凡來學校的目的,顯然不是真正開讀書求學的!

一個上課總是睡覺,而下課和放學後又龍馬精神的在校園裏穿梭的男生,再擁有過人的機智和武技,他會是來學校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纔怪!

“好吧,既然倩兒已經把話說到這個程度,我要是再不說實話,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葉亦凡聳聳肩,淡淡道:“倩兒還記得我找你拍攝蕾絲內衣照的事情吧?我是一個職業攝影師,我來學校的目的,是聽說飛宇私立學校美女如雲,而我正在策劃一集蕾絲秀的專題照片,而所有的女模特,我都選擇學校的女學生。”

葉亦凡並沒有對何倩兒說出真相,來學校找尋師妹這事,是師傅千叮呤萬囑咐的神聖使命!雖說現在確信何倩兒不是什麼壞人,但卻不能保證這個妖魅女生一時興奮之下,把自己來學校的使命給說出來。

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也就意味葉亦凡找尋師妹的難度又大了很多,在無數謎團的籠罩下,任何泄密使命的話,都有可能帶給師妹致命的衝擊!

而這個衝擊一旦形成,師傅將會爲保護自己的孫女不擇手段的。其中,很有可能會做出傷害何倩兒的事情來。爲了完成師傅交代的神聖使命,爲了何倩兒的安危,葉亦凡只能善意的撒謊忽悠着何倩兒。

“你覺得,我會信嗎?”何倩兒拖着香腮的姿勢不變,一雙明亮的大眼睛在閃動着。葉亦凡的話,她完全不信!一個專業攝影師,先不說是不是捨得花大筆錢轉入飛宇私立學校,就說葉亦凡身上投射出來的氣質,和從事藝術職業的攝影師完全不同。葉亦凡更加像痞子多一點,而攝影師更加文藝性的流氓一些。

再說,一個攝影師能有葉亦凡這樣的身手嗎?又或者,擁有葉亦凡這樣把妹的能耐嗎?這纔剛到飛宇私立學校一週,便吸引了不少女生,而其中,更有她以前不把男生放在眼中的何倩兒大小姐!這樣讓人又恨又喜歡的男人,會是一個專業攝影師?

“倩兒,信不信由你,很多事,彼此心裏明白,何苦一定要說出來,不是嗎?”葉亦凡咧嘴一笑,上前拉住何倩兒的柔夷,輕輕地一拍,說道:“倩兒你放心,不管將來會怎麼樣,我都不會再像今日這樣處心積慮的針對你。”

“葉亦凡,這是保證還是承諾?”何倩兒問道。

“什麼都不是,可也算得上什麼都是。這些話,是我的真心話,有真心存在,還需要什麼承諾和保證嗎?承諾和保證,那是很飄渺的東西,假若這個世界上承諾和保證能兌現,也不會有那麼多戀人分道揚鑣,也不會有那麼多不幸發生着!”葉亦凡拉着何倩兒並肩站在了窗戶前,潮溼黴氣的空氣中,帶着一絲兒涼爽。

“葉亦凡……”何倩兒把頭輕柔的靠在葉亦凡的左肩上,柔聲道:“你說的話,好有道理,什麼承諾和誓言都是虛妄的,我相信真心比它們強得多!”

“是,真心做事、真心待人,只求無愧於心,比什麼都好。”葉亦凡認可的點點頭,左手攬住何倩兒的***,也不多做撫摸。現在這個場景,很溫情,不需要再增添乾柴烈火的燃燒。


“我們……要是一直能這樣依偎着多好啊!”忽然,何倩兒若有感悟的嘆息道。她不奢求別的,能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依偎着,便覺得很幸福。什麼潑辣大小姐、什麼火爆母老虎,骨子裏終究是一個女人,需要一個能帶給她溫馨感覺的男人!

“倩兒,我最後問你一個問題,你得老老實實地告訴我,不然的話,我可要打你的小屁股!”葉亦凡沒有再和何倩兒再繼續溫馨的話語,而是馬上轉變了話題。何倩兒的癡迷,讓他有些難堪。在何倩兒駐紮於心之前,還有一個姚婉婷存在!

“切,人家的可不是小屁股,呵呵……”剛繃着臉的何倩兒,發出了一陣嬌笑,說道:“問吧,你想問什麼都可以!”

“倩兒,你會霍家拳嗎?”葉亦凡凝視着何倩兒,這個問題,關乎着他認定何倩兒是不是黑衣女的關鍵所在。只需要看到如今情意綿綿的妖魅女那雙眼睛,便能洞悉對方的心思。

“霍家拳?霍元甲?”何倩兒那雙明亮的大眼睛裏,閃爍着不解的光芒,隨之左手成拳,從葉亦凡懷裏閃出來,嘴裏嘿嘿的叫着,比劃了幾個拳勢,然後咯咯一笑,問道:“霍家拳,有我的拳勢威猛嗎?”



“嘿嘿……倩兒的拳勢真不錯,難怪可以把哈皮狗他們反綁!”葉亦凡笑得很開心,何倩兒的眼神和表情,那絕對瞞不過他!那就是,這個妖魅的女生,絕不會使用北方霍家拳。那也就是說,何倩兒不是那晚上遭遇的黑衣女!

“呵呵……開玩笑,我可是從小就學武的,對付哈皮狗這樣的人,那是信手拈來。對了葉亦凡,爲什麼你要問我這個問題呢?”何倩兒收住拳勢,疑惑不解的問道。

“因爲我對霍家拳打小膜拜,想着倩兒會武功,所以問問而已。倩兒,我還可以再過分提一個請求嗎?”葉亦凡眼睛飛快的旋轉着。

“說說看!”何倩兒微微一笑。

“我還是想再看看倩兒的身體,可以不?”葉亦凡抹一把臉,現在確定了何倩兒不是黑衣女,也不是什麼壞人,那麼接下來,就需要看看美女身上有沒有金蓮花了!

“呀呀,你還在想着這個?不……行!”何倩兒擺着手,嬌軀往後退開幾步,擺出一個對敵的起手式,笑道:“你要是膽敢再提及這個羞人的事情,我可要對你不客氣了!”

“哈哈……好好,現在不看就是,反正,嘿嘿……遲早會看到的,嘻嘻……”葉亦凡賊笑着,身子一閃,大手一張,又把欲拒還迎的何倩兒摟進了懷裏,隨之在女生的耳畔呼出一口氣。

“哎呀,癢……”何倩兒嬌軀一扭,耳根被葉亦凡這樣一吹,頓覺渾身難受。

“噓……倩兒,別做聲,現在我給你耳語一下,說說接下來,我們怎麼樣出去面對賀韋強等人,咦……真香!”葉亦凡的舌尖一伸,在何倩兒的耳根掠過。

“唔……”何倩兒的悶聲,顯得是那麼的銷魂,隨着嬌軀軟弱無力的癱倒在葉亦凡胸懷裏,任憑插班生在耳邊低語的同時,不時的伸出嘴脣在她玉頸處留下輕吻的痕跡…… 第076章 冤有頭債有主

“成師傅,凡哥和倩兒小姐進去了這麼久,爲什麼還沒有出來?”廢舊廠房裏,賀韋強等得很是煎熬,眼前的那個老者成興宏,現在坐在了麻布袋上,嘴裏叼着一根香菸抽的不亦樂乎,而把他賀韋強和哈皮狗等七人當成了透明。

“我說賀公子,你看樣子也不算笨蛋,爲什麼要問這麼幼稚的一個問題?”

成興宏吐着菸圈,嘿嘿笑道:“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家師弟那臭小子和那個妖魅的女生之間有曖昧嗎?孤男寡女的,表面上看起來水火不容,其實吧,嘿嘿……估計現在兩人正在牀頭吵架牀尾和,哈哈……”想起葉亦凡又在撲倒美女,沒有由來的,成興宏樂得就像自己在壓倒美女一般。

“這樣啊……”賀韋強暗自心驚一陣,正如他想象的一樣,何倩兒和葉亦凡果然存有曖昧,看如今哈皮狗等人因爲掙扎累了躺地上不再動彈,再看看完全不把自己當回事的成興宏,再想着等會葉亦凡和何倩兒咔嚓完畢出來對付自己,賀韋強的後背冒出了絲絲冷汗。

“賀公子,你就別在那邊賊想了,你惹上我那師弟,算是你這輩子最觸黴頭的事情了。我要換做是你的話,此刻絕不站着,而是坐在地上養精蓄銳,等我師弟鞭撻征服了你唯唯諾諾對待的女生之後,再來對付你的時候,你不也多一絲體力捱揍不是?”

成興宏一拍大腿,嘆道:“小凡那臭小子,是惡魔加淫/神轉世,誰也幫不了你哦!”

“我……我又沒有再做過對不起凡哥的事情,我不怕……”賀韋強想笑,可是面部肌肉變換出來的笑容,無疑變成了扭曲。成興宏的話,看似在好言相勸,實則聽着賀韋強耳中,那無疑是掀起了一股子莫名的驚恐。

“誰在說我的壞話啊!?”正在賀韋強忐忑不安的時候,葉亦凡笑眯眯的拉着何倩兒的手,得意洋洋的走了出來。

成興宏一笑,隨即對着賀韋強打個呼哨,說道:“對吧賀公子,我沒有騙你不是?我這個師弟,搞定了開始要殺人一般的女孩子,嘿嘿……”

隨着成興宏的話,賀韋強和哈皮狗等人都把目光轉向了深情款款的何倩兒。此時和葉亦凡手拉手的女生,哪裏還有半點開始對葉亦凡的恨意存在!?

“師兄,別用上搞定兩字,聽起來怪怪的。”葉亦凡說着話,側過頭在何倩兒臉頰上一吻。

“討厭!”何倩兒嬌軀一扭,揮動粉拳,輕輕地砸在了葉亦凡胸膛上。

這一幕,看得賀韋強等人那是瞠目結舌。明顯的,何倩兒淪爲了葉亦凡的胯下之俘虜了!

“哈哈……”成興宏的爽朗笑聲大起,緊跟着爲老不尊的老者拿眼睛上下瞟着羞答答的何倩兒,嘆道:“好一個美人兒,小凡,你真他媽的好命,像何小姐這樣的小尤物,估計很爽吧?”

“我擦!”賀韋強和哈皮狗等人皆都是一陣惡寒,成興宏的話,太直白了吧!?

“爽,很爽,嘿嘿……”葉亦凡和成興宏對視一笑,拉着何倩兒的手放肆地在不說話的女生臉上輕輕一捏。

“不要啦!”何倩兒粉臉通紅之下,咬着下嘴脣嬌嗔道。那模樣,看得賀韋強等人是瞪大了眼睛長大了嘴巴。一個早前火辣的母老虎,就這樣淪陷在葉亦凡的胸懷裏。

“倩兒,你害羞的樣子,讓我忍不住再想親親你,嘻嘻……”葉亦凡的舌頭舔動,一把將何倩兒的嬌軀帶進懷裏,身子一個旋轉,背對着賀韋強等人,把何倩兒斜斜的摟住,低下頭吻向了何倩兒的臉頰。

成興宏所在的位置,倒是看得清清楚楚,葉亦凡是借用背對身於賀韋強等人的機會,表面上親吻着何倩兒,卻是嘴部距離在何倩兒面頰上幾公分停住,並且給成興宏比劃了一個手勢。

也正是這個手勢,讓成興宏心中一笑,隨即發出了一陣乾咳:“咳咳……要溫存,也找個沒有人的地方吧,我們還沒有眼睛瞎掉!”

“嘻嘻……忍不住,不好意思啊!”葉亦凡再次給成興宏豎起個大拇指,以示對成興宏配合的讚揚。隨即把何倩兒嬌軀扶正,鬆開何倩兒的手之後,走到了地上躺身的哈皮狗身前。

“唔唔……”看到葉亦凡走近,原本正在欣賞銷魂場景的哈皮狗,身體馬上有了掙扎。

“哈皮狗,你做得很好!”葉亦凡一把扯掉哈皮狗嘴裏的布料,然後解開了對方身上的繩索,把哈皮狗從地上撈了起來。

“咳咳……呼呼……”哈皮狗先是急促的呼吸過後,然後警惕的看着葉亦凡,問道:“凡哥,你這話是在損我還是……?”葉亦凡出現之後說出來的話,讓哈皮狗頓時明白了很多事。這一回,他被葉亦凡從頭到尾給耍了!

“我是在稱讚你,能夠配合我的行動,讓某些人的歹毒心思完全暴露。”葉亦凡眼圈一滾,冷冷的看向了一邊的賀韋強。

“凡哥,我沒有!”純屬自然的,賀韋強被葉亦凡冷峻眼神看得一個哆嗦,葉亦凡說出來的話,那是明顯在暗指他賀韋強了。

葉亦凡冷笑,卻是不搭理急着解釋的賀韋強,反而是拍拍緊張神情減緩了很多的哈皮狗,說道:“這一次,爲了整個計劃的完美實施,我壓低聲線冒充黑衣人找到哈皮狗你,這事,你別太放在心上。我也是沒有辦法,要想揪出謀害倩兒的真兇,只能隱瞞自己的身份。”

“凡哥,我能理解!”哈皮狗經過葉亦凡這番話之後,連忙點點頭稱是。

“你能理解就好,開始我和倩兒已經談過,這一次你們兄弟六人出色的完成了揪出真兇的任務,我答應過你們的事情,倩兒表示會逐漸做到。所以,哈皮狗,趕緊給你其它五個兄弟鬆綁,從今往後,你們就是我和倩兒的朋友。”葉亦凡淡淡一笑。

“是是……凡哥,跟着你和倩兒小姐,有肉吃!”哈皮狗早前的一切厭恨早就煙消雲散,隨即歡天喜地的給同伴們解除着禁錮。他們六個兄弟,終究還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不是?這已經足夠了!

“謝謝凡哥,謝謝大嫂!”六個男生完全自由之後,齊刷刷的對着葉亦凡和何倩兒問候着。在他們看來,雖然何倩兒纔是真正的大小姐,可是這個大小姐,如今早已被葉亦凡給征服成爲了小女人,一句大嫂,絕對比大小姐要讓何倩兒受用。


“呵呵……不客氣。”果不其然,何倩兒投進葉亦凡懷裏的時候,就像是一隻小白兔般的情意綿綿。

“常言說得好,冤有頭債有主,接下來,便是我葉亦凡和賀公子算總賬的時候到了!”葉亦凡的頭猛然一轉,目光中射出一股子冷厲的精光,在本就是忐忑的賀韋強身上一掃。

“不……凡哥,我沒有使壞,真的沒有……”被葉亦凡冷目一掃,賀韋強情不自禁地往後疾退,卻是發現,那個懶散的老者成興宏,不知何時已然截住了他的退路。

而前方,原本以哈皮狗爲首的六個兄弟,此時也是跟在步步逼近的葉亦凡和何倩兒身後,鼓譟着眼睛對着他賀韋強吹鼻子瞪眼。顯然的,如今的哈皮狗六人,唯葉亦凡馬首是瞻!

“別……凡哥,我是無辜的……”賀韋強絕望的吼叫着,倒退不得的雙腳撞在了地上的一塊雜石上,啪嗒一下,頹廢地跌坐在地上。

厚實的塵土,隨之飛揚…… “賀公子,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地交代吧,看在你給我一張名片的份上,我讓小凡不把你往死裏捏!”成興宏此時唱起了白臉,反過來勸慰着嚇得臉色蒼白的賀韋強。

“成師傅,我真的不是罪魁禍首,我是冤枉的。我給倩兒小姐解釋過,整個綁架計劃都是那個人在操作,我真不知道他是誰,你一定要相信我!”賀韋強沒轍了,如今哈皮狗等人見風使舵成爲了葉亦凡的人,而葉亦凡臉上的冰冷是越來越明顯,即使那個依偎在葉亦凡懷裏的何倩兒,也是對着自己瞪大了眼睛。

在廢舊工廠的這幾個人,似乎要把他賀韋強活活給撕裂一般,這不能不讓賀韋強心驚膽戰。現在,也只奢望給成興宏解釋,讓他出面制止葉亦凡接下來未知的懲戒了。

“相信你?唉,賀公子,我看你是不死到臨頭不會說實話。小凡,動手吧,不用太給師兄面子!”成興宏聳聳肩,叼上一根香菸,乾脆閃到了角落裏吞雲吐霧去了。

“成師傅,救我啊!”眼見着唯一幫自己說話的六旬老者離去,賀韋強雙手撐着地面,屁股擦着塵土全身蜷縮在了退無可退的牆角邊。一雙絕望的眼睛裏,投射出極大的恐懼,眼前步步緊逼的葉亦凡,臉上又有了上一回在三樓宿舍賭命的冷峻,而且,似乎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賀韋強,你可知道,倩兒是我的什麼人嗎?”葉亦凡挽着極爲幸福的何倩兒站在了賀韋強的跟前,冷冷的問道。

“凡哥,我知道,倩兒小姐是你的女人,我……錯了,我真不該答應那個人綁架倩兒小姐的,凡哥……”賀韋強不敢擡頭看一眼葉亦凡,因爲只要和葉亦凡那雙狼才具備的淒厲眼神對望,賀韋強都會忍不住打着寒戰。一次賭命的震懾足以銘刻在心,而今時今日,似乎葉亦凡會再使出震懾心靈的手段用在他賀韋強身上!

葉亦凡冷笑,緩緩道:“你既然知道倩兒是我的女人,你還要答應那個人綁架她,這就是擺明了要和我葉亦凡作對。聖人有句話說得很好,欺吾可以,不能欺吾妻!”

“是是……我該死,我沒大腦,我是個混蛋!”賀韋強一邊罵着自己,一邊伸出手來在自己臉上啪啪啪地開打,那力道足夠恨,幾耳光之後,把他那張英俊的臉頰打成了微腫。

賀韋強很明白,要是他不自罰,輪到葉亦凡來罰他,那絕不是這幾個耳光完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