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系統自帶的揹包,有着難以估量的空間,基本很難存滿東西。

可是還有9000反派值可以用,於是他繼續尋找,發現了一件售價7000反派值的劍訣深度解析卡。

劍訣深度解析卡。

這是個很現代化的名字,通過說明,蘇御明白了這是能夠對劍訣進行深度開發拓展的東西。

他雖然能夠推演劍訣,但畢竟是靠人腦,而這個卡片有着機器推演的意味。

效率會更高,推演深度會更深。

買了買了,蘇御想了一下,下了決定。

許十安是氣運之子,想必也將月隱峯的劍訣學完了,要想贏他,就要學會那些更強大的劍訣,這深度解析卡,正好能實現這個作用。

隨後他在院子中,將劍法再次複習一遍。

暗金色的法力從體內暴涌而出,聚集在金芒劍上,蘇御一劍刺出,爆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嘯之聲,劍氣激盪而起,向着四周擴散而開,周圍的碎石枝葉瞬間化爲粉末。

這龍泉劍法果然奇妙,蘇御滿意地點點頭,他有些能夠理解玄幻世界的人爲什麼追求力量。

僅僅是他這一劍足以切開一座山峯,斬斷一條河流。

收劍之後,金芒劍竟然化爲無數的光點,聚集成爲細流,鑽進了蘇御的識海中。

在識海中,重新聚集成了一把劍,周圍有着玄奧的氣息環繞。

片刻之後,竟有着劍鳴之聲,從體內傳出來。

隨即他便雙指並劍,猛然點出,只見一道劍氣細流,迸發出來,面前的假山轟然化爲齏粉。

“這是人劍合一!”

一抹激動的情緒在蘇御的心中涌動,他與金芒劍合二爲一。

人劍合一,是與劍默契度的一種昇華。

到了這個境界,劍心就是人心,心心相印。

人的意識就是劍的意識,劍彷彿就是人的器官一般,隨意的調動。

識海之中,除了有一把劍懸浮在半空中之外,還有有着一條青色的蛟龍,在空中飛舞,極具威嚴之感。

這條龍,就代表着龍泉劍訣。

隨後蘇御使用劍訣解析卡,只見卡片飄在空中之後,自其中心綻放出無數道白光,如同乳燕投林一般匯入進入識海當中。

識海中,一輪烈日突然出現,爆發出無數刺眼的光芒,普照這片空間。

劍上蛟龍身形舞動,向着烈日,暴掠而去,旋即巨口一張,竟將天空的太陽吞入體內。

“蛟龍吞日”

見到這一幕,蘇御心情激動,這一招碾壓龍泉劍法所有招式。

解析卡解析過後,並需要練習的過程,蘇御一劍刺出,蛟龍吞日便施展開來。

有了這一招蛟龍吞日,無疑是更加穩健了。

他也想和許十安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擾,可是對方想要搶他聖子之位,即便是有着氣運的干擾,這一戰,也要打。

此時的趙小蓮過來送點心,看到了一把三尺長的劍,懸浮在蘇御頭頂。


嚇得微微一怔,這就是人劍合一嗎?今天早上剛開始修煉,晚上就達到了人劍合一的境界。

這種速度恐怖如斯!

翌日。

陽光照射在萬勝宗四大峯,不少弟子,早早地便起來,趕往問心峯決鬥臺。


路上各種議論聲音沸騰開來。

他們討論的話題,自然是關於聖子之戰。

不少年輕男弟子,臉上浮現着笑容,他們等這一天,等了太久了。

各大峯的內門弟子中,最漂亮的十一個女弟子,都被蘇御招爲侍女,使得不少人,情路受挫。

蘇御是何人,就是一個紈絝子弟。

“真是天道有輪迴啊,蘇御的報應終於要來了”

“不知道這一次會是誰拔得頭籌,成爲新一任的聖子”

“依我看還是那個戰神許十安最有希望”

“我看也是,真傳弟子中就屬他比試勝率最高,百分之百的勝率啊”

“我看倒是未必,萬一覺醒劍體的是蘇御呢?”

“如果覺醒劍體的是他,那麼聖子之位,到底會落在誰家,還真不好說”

在這些弟子落座之後,又來幾位穿着相對華麗的弟子,從他們手中的佩劍可以看出,地位要比這些弟子高。

“快看,是真傳弟子!”

人羣中,不知是誰喊了一聲,衆人的目光皆是向着這幾人看去。

“這些真傳弟子,也是參加聖子之戰的吧,蘇御這下子,能夠比的過來嗎?”

“據說挑戰書,都已經堆積成山了,塞得整個柴房都是”


“何止是柴房,上次如廁的時候,實在無聊,順手一摸,竟摸到了一本挑戰書,挑戰蘇御的竟然是淬體三重啊,看得我回去之後,趕緊也寫了一份”

“淬體三重都寫了,我堂堂的淬體五重,當然不能落人之後”

真傳弟子到了之後,四大峯的首座也都趕了過來。

這些首座的實力,都到達了天人境,舉手投足,都具備毀天滅地的能力,平時根本就見不到,只有重大場合纔會到來。

各個首座見面之後,互相寒暄。

巨石峯南潯道人拱手道:“子沐師弟也來了?”

子沐道人笑着回禮:“師兄好,聽說這次聖子之戰,不少弟子參加,我過來看看這些年輕弟子的修爲如何,好對我日後的教學,提供參考”

南潯道人點點道:“師弟不愧是萬勝宗第一名師,任何時候都想着教學,讓人佩服啊”

子沐道人揮揮手道:“什麼第一名師啊,要說教學,最厲害的當屬元白師兄,據說許十安已經神通境了”

南潯道人聽了這話,臉色一沉,倍感壓力。

他坐下真傳弟子有七人,其中修爲最高的不過是凝物巔峯,而且那個弟子,如今已經70歲了。

這許十安不過是二十歲,就能達到這種程度,讓他感到很詫異。

南潯道人嘆了一口氣道:“唉,當初許十安在真傳弟子選拔賽的時候成績優異,我見他的履歷上頂撞主考官,想來不是懂得感恩的弟子,就沒有收他,真是虧大了”

子沐道人也是贊同地點點頭道:“元白真人真是撿到寶了啊,這次若是許十安成爲聖子,那麼他在萬勝宗的地位也會提高”

聽得這話,南潯道人低了下頭,似是想到了什麼,靠近子沐道人,低聲說道:“元白那小子,可不一定會得逞哦,據說覺醒劍體的,不是掌教”

子沐道人微微愣神,隨後道:“不是掌教,難道真是聖子?怪不得,昨天掌教又給蘇御派了十個侍女,或許是獎賞,而且蘇御昨天還去了劍府,這傢伙從來不去那種地方的”

聽了南潯道人的話,子沐道人也是心中微喜,他看不慣元白真人,若聖子還是蘇御,就如償所願了。

說完此話,南潯道人和子沐道人互相看了一眼,隨後發出嘿嘿笑聲。

南潯道人低聲說道:“不如我們過去奉承一下元白,讓他燃起希望,之後他弟子落敗,希望落空,心情從天上墜入山谷,這種滋味一定有趣”

子沐道人拍手道:“夠損,我喜歡,走去奉承他!”

南潯道人來到元白真人面前,拱手作揖道:“這次恐怕要提前恭喜元白師弟了”

元白真人心中一喜,自然知道此話何意,不過他還是微微愣了下神,故作不解地道:“不知師兄何出此言啊?”

南潯道人心中有些不屑,笑道:“元白你這小子要發達了,許十安神通境,年輕弟子中首屈一指,這次聖子之位非他莫屬”

子沐道人也跟着符合道:“是啊,元白師兄,若是許十安成爲聖子,別忘了攬月樓請我們喝酒啊”

元白心中更喜,臉上也繃不住了,笑道:“聖子身懷至尊骨是一代天驕,這場比試,我那徒兒還不一定能夠獲勝”

南潯道人臉色一沉,有些生氣:“師弟,你這什麼意思,你是不是不想請我們?”

子沐道人也跟着臉色緊繃:“師兄,你可不能這麼吝嗇啊”

元白真人聽聞,苦笑一聲:“好好好,若是真如你們所預料的那樣,攬月樓我包場就給我們三兄弟喝”

南潯道人上前拍拍元白真人的肩膀,哈哈大笑:“這纔對嘛”

子沐道人笑得更加離譜,哈哈哈大笑起來。

鐺鐺!

旁邊的大鐘敲響,比試即將開始。

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擂臺當中,此人就是本次比試的主持長老。

他站在臺上,視線往下面掃了掃,高聲喊道:“本次比賽,挑戰者太多,一共三萬多位,我萬勝宗弟子十萬,僅是這一次的挑戰者就有三分之一,面對如此龐大的人數,我們內閣也是感到頭大”

“因此商量決定,去掉一部分的挑戰者,在所有弟子中,真傳弟子修爲最高,因此挑戰的名額就限於真傳弟子”

“現在請聖子上臺,接受大家的挑戰”

話音一落,一道道目光紛紛看向蘇御。

男弟子的目光多爲得意,女弟子則是同情居多。

蘇御聲譽不是太好,可是長得帥氣,爲人有趣,有不少女弟子傾慕,想要照顧他,保護他。

如果他不是聖子,不是掌教外甥,不少女弟子有着想讓其入贅的想法。

可惜了,他的身份讓人高不可攀。

蘇御看向蘇沐瞳,後者點點頭,道:“上去吧,展示你的能力!”

只見,蘇御手中結着印,口中唸唸有詞,一道彩虹橋出現腳下,一直延續到擂臺上。

這一舉動,立即掀起了無數的議論聲。

“這是道法凝物,難道蘇御已經到了凝物境?”


“是我出現幻覺了嗎,這的確憑空出現彩虹啊”

“一個月之前,他還是淬體二重,現在就凝物了嗎?”

“傳言說,蘇御開始認真修煉了,看來是真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