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到時候再來個裏應外合是吧?”傅孤白笑道,不過能夠作爲大本營的開荒之源,恐怕也不是這麼容易的,轉頭看向老神在在的青道子,傅孤白直接問道:

“話說青道子你在這邊幹嘛?”

青道子依舊淡定,沒有回答傅孤白的話,杜望給傅孤白解釋道:

“青道子道友是天機谷的傳人,天機谷和兵域本就是世交,我們的計劃給他參與也無妨。”

天機谷?看不出來來啊,不過天機老人也叫天機,這倒是有點聯繫,難道天機谷是天機前輩創下的?

傅孤白心中疑惑頓生,沒有接下去詢問。 而蕭江海一行人也往東方的方向離開,目標和吳一念的最終目標想來是一樣。

“師兄,我們動手嗎?”一名炎鬼門弟子朝陸焱燚問道。

“全部換成兵域的衣服了嗎?”陸焱燚問道,看着速度漸漸加快的蕭江海等人,不由得緊了緊手中的大刀。

“全部準備好了。”那名炎鬼門弟子點頭道,臉上也忍不住的露出了戰鬥的期待。

“行動!”陸焱燚一聲令下,所有炎鬼門弟子四散朝着蕭江海等人潛伏而去,只有陸火炎站在一旁,目光之中閃爍出毒蛇般的狡詐,悄無聲息遊走着,時機一到,就給予致命的一擊。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小二在蕭氏客棧作爲鎮店強者,自然有他的長處,耳朵一動,周圍的聲音盡數傳入耳中,小聲的問道。

“恐怕是我們的哪位老朋友來了,出來吧!”遊蕩頂露出無所畏懼的笑容,朝着四周大聲喊道。

“哈哈哈,敢冒犯武七副城主,死吧!”陸焱燚口中哈哈大笑,大刀一指,僞裝成吳一念人馬的炎鬼門弟子蜂擁而上。

щщщ ☢тт kдn ☢C 〇

“哼!”看着敵人一上來就放出話來要他們死,這事情真的要分個生死了!蕭江海冷哼一聲,如果在蕭氏商行的人手到齊,這些小嘍囉哪裏敢這麼放肆?

蕭江海這邊能夠選中爲消滅陰魔的人手,實力自然是遠超一般人,但是令人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的實力竟然全部達到了九品,如今兩方一交鋒,實力立分高下!原本陸焱燚這邊人手的實力就比蕭江海等人的平均實力高上一籌,加上超過他們的人數。

“啊!”蕭江海這邊的人手不消片刻,就傳來了重傷致死的慘叫聲,形式看來更加嚴峻,而三到五名的炎鬼門弟子特地將溫如玉、明廣和尚和林妍兒等人分開包圍着,他們一時也突破不了。

陸焱燚除了開頭的一句話接下來什麼也沒說,手中大刀揮舞着目標,選定了蕭江海,兩者直接交鋒起來。而陸火炎如同一條毒蛇般靜靜潛伏在一旁,如同一個普通的小兵一般,等人發覺沒有任何威脅的時候暴起殺人!

“蕭兄,這樣下去不……”遊蕩頂看着己方的人手在對方的攻擊之下愈來愈少,一把擋開周圍幾人的進攻,焦急的開口道,但是話音未落,陸火炎就如同毒蛇暴起一般,凌厲的氣勢生生將遊蕩頂出口的話頂入腹中。

鏗——

兵刃交鋒,鏗鏘聲傳蕩好遠,遊蕩頂慌忙的收縮心神凝神對抗着眼前的敵人。

“我……”蕭江海何嘗不急,但是眼前的陸焱燚的攻勢源源不絕,根本沒有給他任何逃脫的機會。

眼看己方的人數愈來愈少,原本圍攻溫如玉等人的炎鬼門的人由三到五名開始漸漸增加着,而如同遊志之蕭奈兒這些境界不過五六品的,則是苦苦在敵人的面前掙扎着,唯恐下一個不注意就命喪當場。


“呀——”

這時候突然一陣低吼的響聲在衆人的耳邊響蕩,還在激動中的雙方不由得一愣神,齊齊的轉過頭去,只見溫如玉的身上突然傳出一道九品的氣勢,勃發的氣勢直接將所有圍攻她的炎鬼門弟子全部的震飛出去。

“達到九品了?”蕭江海臉上一喜,溫如玉的臨陣突破算是一個好消息吧,雖然現在勝算低,但是也算是一絲希望吧,至少溫如玉的斧芒如劍的狀態他們還是記憶猶新。

果然,下一刻,溫如玉手上揮舞的大斧頭頂端迸射出一道斧芒,揮舞之間將幾個還在錯愕間的炎鬼門弟子攔腰斬殺,頓時血液四濺周圍,配合着溫如玉雙目之中帶着的噬人血芒,所有人心中忍不住的一陣顫慄,溫如玉並沒有因爲衆人的失神而留手,如同大劍一般的斧頭揮舞着連連擊殺炎鬼門弟子。

“慌什麼?”陸焱燚看得己方在溫如玉的一招橫掃千軍將己方的心神震懾,一刀將蕭江海擊退,口中喝道,然後身子高高一躍,大刀高舉着向着蕭江海重重劈去,如同火焰般的刀芒延伸而出,一股刀氣在大刀未臨之前將蕭江海再次擊飛,一道血花從他的身上飆了出來,倒地不起了。

“當家!”小二心思系主,忍不住驚呼道。

“蕭兄!”遊蕩頂也是一緊,蕭江海作爲衆人的領軍人物,如果他死了,恐怕他們這邊的士氣就完全的消磨了。

炎鬼門弟子原本被溫如玉的戰鬥慾望的瘋狂震懾了心神,所幸陸焱燚一擊重傷蕭江海將炎鬼門衆人的士氣重新拉了回來。

溫如玉此刻沒有關注周圍的情況如何,進入戰鬥慾望的她無喜無悲,當眼前的敵人再無生命氣息的時候,就是下一個敵人夢魘的開始。

溫如玉如同收割生命一般的速度讓陸焱燚重傷蕭江海後立刻抵擋在溫如玉的面前,才堪堪阻止了溫如玉的勢頭,但是炎鬼門弟子本就高於蕭江海這頭人手的實力,何況還有一個重傷不起的蕭江海在消磨着士氣,此消彼長之下,他們這邊的敗勢愈來愈明顯。

我不可能這么俗 分開跑!”

遊蕩頂終於忍受不住了,擋開眼前的攻擊,腳步飛快後撤着,但是對手是不會讓他得逞的。

“跑?跑得了嗎!”

陸火炎雙眼一蹬,屬於九品的氣勢排山倒海一般朝着遊蕩頂壓去,手中大刀刀氣迸射,野火燎原一般席捲而去。

“可惡!”遊蕩頂牙齒都要咬碎了,看着周圍,現在對方的人手已經遠遠的多於他們這邊,完全是幾個人壓制着,勝負是早晚的事情,而唯一的希望溫如玉卻被陸焱燚壓制着根本抽不開身。

“如果傅孤白在就好了,如果他在的話,這個時候……”不知爲何,苦苦支撐着的衆人心中不由得閃過這個想法。

轟——

是爆丹爆炸的聲音!


衆人聽到這陣熟悉的爆炸聲響,心神一緊,誰在這個時候有時間放爆丹?

“快走!”

蕭江海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現在看上去臉色蒼白,腳步虛浮,看來陸焱燚的刀氣對他造成的傷害一時半會是恢復不過來的。

“當家!”小二激動的喊了起來,蕭江海的重新振作令他們的士氣恢復不少,眼看有幾個要脫離圍攻他們的行列去包圍蕭江海,衆人手上拼命了幾分,不顧敵人的攻擊,反而將那些欲圍攻蕭江海的敵人牽制住了。

шωш★TтkΛ n★¢ O

“快走!”蕭江海的眼色冷峻,手上的爆丹接連不斷朝着炎鬼門弟子扔去,服下一顆丹藥,臉上的氣色紅潤了許多。

轟——轟——轟——轟……

爆丹炸開,炎鬼門弟子連忙躲避,一時之間倒是無暇繼續圍攻,讓衆人終於獲得了一絲喘息的機會,迅速聚集在一起,只有遊蕩頂和溫如玉被死死的牽制住,完全的脫不開身。

“你們先走!”遊蕩頂喊道,手上的攻勢漸漸凌厲起來,漸漸擋住了陸火炎的攻擊。

“快走!”蕭江海這時候身體恢復了不少的力量,口中大聲喝道。

“蕭施主……”明廣和尚忍不住遲疑着,但是蕭江海一下子將他的話打斷了。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把吳一念截殺我們的消息放出去!”

聽到蕭江海的話,陸焱燚和陸火炎忍不住的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冷笑,看着蕭江海帶着咬牙離去的衆人,口中喊道:

“追!”

轟轟——

換來的卻是蕭江海的爆丹,將一衆炎鬼門弟子全都阻擋,陸火炎說道:

“繼續追,我看看他的爆丹有多少!”

“喝!”被陸焱燚苦苦牽制住的溫如玉終於不耐煩了,斧芒暴漲,竟然將陸焱燚的攻勢擊退,沒有繼續戀戰,向着蕭江海等人追襲而去。

陸焱燚被溫如玉暴漲的斧芒擊退,正欲追趕,不過陸火炎卻傳音道:

“師兄,不必追了。” “爲何?”陸焱燚眼睜睜的看着蕭江海等人逃走,轉身問道,只要將他們全部殺了,看兵域還有什麼名聲。

“剛纔分開擊破或許可以將他們全部擊殺,但是你認爲現在溫如玉跑了,我們人手追上去的時候,萬一你牽制不住溫如玉的話,我們人手會損失多少?”陸火炎擋住遊蕩頂的去路,口中緩緩分析道。

“呃……”聽到陸火炎的話,陸焱燚頓時語塞,陸火炎說的倒是沒有錯。

“何況,如果殊死一搏的話,你認爲蕭江海會有多少爆丹?我們這次的目的是栽贓嫁禍,就算留他們一命也沒有關係。”陸火炎口中緩緩說着,手上的大刀火紅刀芒逼迫得遊蕩頂漸漸後退。

“你們到底是誰!”遊蕩頂聽到兩人的對話,心中一緊,這些人不是吳一念手下的人!

“哈哈哈!”聽到遊蕩頂的話,陸焱燚和陸火炎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撕掉了臉上的僞裝,目光灼灼的看着遊蕩頂。

“陸火炎!你沒死?”遊蕩頂看到陸火炎撕掉僞裝露出的面孔,臉上忍不住一個失神。

高手對戰,一個失神都是一個致命的錯誤,陸火炎抓住遊蕩頂錯愕的瞬間,大刀砍在遊蕩頂的胸前將其擊飛,口中怨毒道:

“僥倖逃了一條性命,可惜死的只是你一個。不過你放心,他們很快就會陪你的!”

“嗬嗬……”遊蕩頂胸前發出烤肉般的香氣,口中一股抑制不住的鮮血涌出,臉上面如死灰。

“去死吧!”陸焱燚看到機會,大刀的揮舞間刀氣紛飛,連續幾道刀氣又讓遊蕩頂的身上多了幾道傷痕,而那些炎鬼門弟子看到這個情況,忍不住也要夾攻而上。

“退下。”陸火炎喝道,謹慎的盯着遊蕩頂,口中說道:

“封住他的去路就可以了,如果都上來了,他自爆了你們都得受傷。”

聽到陸火炎的喝罵炎鬼門弟子原本還心有不滿,陸焱燚纔是他們的老大,現在聽到陸火炎這麼說,皆是心頭冒出了冷汗,心中對於陸火炎也敬佩不少。

“你計算的很好……”原本面露死志的遊蕩頂就打着同歸於盡的想法,但是陸火炎的一句話將他最後的希望打破了,遊蕩頂身上的真元漸漸的涌動起來。

“看來你還識相,省的我們再動手。”陸焱燚感受着遊蕩頂氣息的變化,口中緩緩笑道,但是依舊謹慎的撐起了一道護體真元。

陸焱燚的話音剛落,遊蕩頂就拿出一個乾坤布袋,就算自爆,也不讓他們得到什麼,直接將所有的爆丹和**全部都拿了出來,然後原本就聚集到一個頂點的真元轟然爆開。

轟——

以遊蕩頂爲中心,融合了所有的爆丹和**,一股氣浪將涌向了已經退開不遠的炎鬼門弟子。

“這傢伙的東西還挺多的……咳咳……”陸火炎和陸焱燚本就離得近,大部分的承受了氣浪席捲的重要目標,護體真元飛速的消耗着。

所有的炎鬼門弟子也或多或少的承受了一些傷害,但是沒有傷亡,都露出了心有餘悸的表情,等到氣浪散去,衆人定睛一看,遊蕩頂原本站的位置已經轟開了一個大坑,

“走吧,這麼大的爆炸聲,很快就會有人來查看的。”陸焱燚收回目光,這個爆炸直接將乾坤布袋都炸燬了,更是毀掉了原本的戰鬥痕跡,根本不需要處理。

“是。”所有炎鬼門弟子齊齊點頭應道,跟隨在陸焱燚和陸火炎的身後快速離開。

……

_тtkan _c ○

又過了幾天,吳一念的大軍終於要出動了,等傅孤白來到吳一念這邊的時候,才發現這時候的人變得多起來了。

一些不認識的勢力頭目和負責人都點頭哈腰的站在吳一念和杜望的身旁,看那個諂媚的模樣好像都恨不得把吳一念和武七供起來。

那些勢力幾時與吳一念做好的協議?

傅孤白心中閃過這個問題,看來事情的發展一切都很穩定啊,以吳一念現在的兵力,在加上杜望的頭腦,這些勢力恐怕都是從吳一念征服的那些交易場過來的。雖然算不上大勢力,現在看來,聚集在一起倒也是有一定的影響力。

傅孤白一出現,那些還在點頭哈腰的頭目和負責人都紛紛的看了過來,還對傅孤白指指點點,傅孤白把杜望拉到一旁,問道:

“要走了嗎?”

“還熱鬧呢,現在這個交易場人氣都高起來了,你消滅陰魔的消息早有人用記憶靈石錄下到處傳播,現在我們的人要是出去了就錯過了這裏的發展了。”杜望看了下四周,附耳對傅孤白說道。

“還要緩幾天?”傅孤白皺皺眉,問道。

“那倒不必,現在如果人多的話,你倒是可以招一些狂熱的追隨者,如果一些挑戰者你也擊退就更好了。”杜望搖頭,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說道。


“你還要幫我打廣告啊?”事情發展得精彩起來,不過傅孤白看着杜望臉上的笑容,心中就一陣不舒服,都被人用記憶靈石拍下來了,還真是……傅孤白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這次這個風頭看來是不得不出了。

“其實現在已經有一大部分人來找你了……”杜望看着傅孤白臉上變化的神色,還是那副笑容,不過猶豫了一番,還是開口道。


“我說啊,纔過去幾天,除了靠近點的西龐交易場,六合交易場已經被滅了,是不是都那邊的人來的?”傅孤白口中說着,眼角悄悄的撇着杜望依舊笑嘻嘻的面孔,半晌過後終於敗下陣來,問道:

“我可以去躲躲嗎?”

“孤白啊,這次就靠你了!”杜望拍拍傅孤白的肩膀,拉住他的手,將他帶到一堆人面前,口中道:

“這位就是傅孤白了,大家有什麼話想要問的可以請教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