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真的是一個部隊進山,這真的浩浩蕩蕩的,「什麼!這是武當!這不是一個鎮子嗎?」

「對啊!這個就是武當了,武當可是一個名鎮,是一個武俠人士的聚集地!軒兄,難道你不知道嗎?」楊過對李軒有些驚異,「額……哈哈,你軒兄我向來不喜歡這種打打殺殺的地方!」

「現在天色,已晚,所有人進鎮入宿!好好休息!」郭靖大聲喊到。

入夜。

「你覺得郭靜這個人怎麼樣啊?」

回到了郭靜為他們找好的住處,李軒躺在床上,歪著腦袋問著楊過。

「感覺其實還好啦,挺有武林盟主的氣勢,感覺是個很好的人呢。」

楊過一臉正直的說道,眼珠子卻瞄向了開著的窗子。

「嗯,我也是那麼覺得的,郭大俠此人為人仗義,又如此照顧你我二人,這真是讓我感激不盡啊。」

看到了楊過這個眼嘴不協調的樣子,李觀卻軒也一臉感慨的說道,還同時狠狠地拍了一下大腿,表示實在是感激對於這位「郭大俠」感激不盡。

「對啊,對啊,這次真的沒有來錯,跟隨郭大俠真的是跟對了人啊。」

楊過感慨道,只是兩個人的表情都是相當的精彩,怎麼說呢,現在李軒都有一種忍不住想打開直播間,來好好直播一下現在這個小劇場的衝動。

兩個人看似在聊天,之後楊過又扯了一下雜七雜八什麼的話題。

很快窗戶外面閃過了一個淡淡的黑影,然後離開了窗戶。

這個黑影走的特別小心,顯得有些鬼鬼祟祟的,可能是認為李軒他們還在聊天,不會注意到外面的動靜,他就彎著腰離開了窗戶旁邊,然後就直起身來,大搖大擺的離開了李軒的這個院子。

殊不知,屋子裡面的兩個人像看猴戲一樣的看著他走了出去。

李軒屈指一彈,一道指風「啪」的一聲打在了支撐窗戶的竹棍上面,窗戶沒有支撐物,便「啪嘰」一聲落了下來。

「此人……額,技藝還需要在努力一下。」

楊過想了想了,最後發現自己實在是無法對這種傻乎乎的人說出什麼,只好含糊了一通。

「偷聽還撐著窗戶,這是對自己的聽力是有多麼的不自信啊……」

李軒也是搖搖頭,頗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味道在裡面。

「看起來,郭靜似乎也並不是一個多麼正大光明的人啊。」

聽見李軒的調侃,楊過轉過頭來對著他說道,可以看的出來,楊過還是有點失望的。

「能當同時當上城主和武林盟主的人,怎麼可能正大光明,一面是政客,一面又是江湖的領頭人,這樣子的人沒有兩把刷子怎麼可能混得那麼好。」

李軒搖搖頭,對著楊過說道,不過雖然是對楊過那麼說,自己對於神鵰這個世界的三觀還是再次破碎了一部分。

什麼叫再?從看到楊過開始就已經開始碎了好不好。

不過這個樣子,但是相當符合一個真實世界的呢,李軒暗自心想道。

「咱們初來乍到,郭靜對我們不放心是對的,晚上這個傻子探子倒也是幫了我們忙。相信聽到這個探子的彙報,這下郭靜也對我們徹底放心了,這是好事。」

想了一下,李軒說道。

此時,郭靜書房之中。

「你確定這是他們真心實意的話?」.. 郭靜看著眼前這個黑乎乎的傢伙的彙報,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屬下可以肯定,這二人在房間內談及大人的事情時,那種被大人大義折服的感情不可能是假裝出來的。」

這個探子信誓旦旦的說道。

就是不知道他的這個自信從何而來。

「你沒有被他們發現吧?」

看到了自己的屬下這樣子的回答,郭靜還是有些不放心,心裏面依舊有著一些顧忌,站起身來在房間裡面緩緩轉悠著,忽然他想起了這個可能,急忙轉過身來面對著探子說道。

「這……絕對沒有,他們的談吐舉止一直都是十分自然,沒有什麼異樣的表現,而且在屬下離開的時候,他們還聊的正歡呢,絲毫沒有發現屬下的痕迹。」

聽到了郭靜的質疑,探子微微一愣,然後仔細回想了一下,再次肯定的說道。

「那就好。」

看著屬下如此確定的神情,郭靜終於放下了心裏面的最後一絲顧慮。

「好了,你先下去吧。」

郭靜揮揮手,示意這個人離開。

「是。」

看見屬下的離開,郭靜重新坐在了書桌面前,可以明顯的看到,書桌上面,被分成了兩堆文件,較少的一份是朝廷的各種指令批文,較多的一份裡面,則是各種字跡的紙張,這是郭靜手下的探子給他帶來的信息。

李軒說的沒有錯,能夠在官府和江湖之中遊刃有餘,郭靜這個傢伙確實有些……厚黑。

「估計也是自己的利益問題吧,人之常情。」

李軒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茶水,總結說道。

「真是沒有一個好東西啊。」

不知是想到了什麼,楊過忽然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說的不對,這個郭靜,還算是個「好東西」,至少看起來還是挺有責任心的,古墓派這個事情,郭靜一定會管上一管。」

李軒擺擺手,表示不同意楊過的意見。

「他會管嗎?」

可以看到楊過的眉頭皺了起來,有些疑惑的說道。

「我說的話,什麼時候有過錯。」

李軒笑了一下,很是自信的說道,只是這份自信,和那個探子的自信,卻完全是天壤之別。

「真不知道你的這份自信是從哪裡來的……」

有些怕李軒聽見,楊過小聲的嘟囔道。

「好了,趕緊滾去休息,都那麼晚了,說不定明天還會有什麼活動,趕緊給我麻溜的去休息去。」

看見蠟燭已經快燃到了盡頭,李軒開始趕楊過回自己的房間休息去了。

「我感覺還挺精神的啊……」

「你精神管我毛事,我要休息了。」

「軒哥,你把剛才那個用指勁彈飛竹棍的本事傳授一下可好?我學完就回……別!別別別!!哥我錯了,別在我身上演示,我錯了哥!!」

果不其然,第二天,李軒和楊過就收到了消息,郭靜正在整頓人馬,打算親自出兵前去古墓派,打算剷除這個毒瘤。

全民大冒險時代 對於這種可以打醬油的事情,李軒表示喜聞樂見。

於是,在襄陽城城門樓處,一大堆人馬軒貫而出,然後人都出來以後,兩個人緩緩的跟著這一大堆人馬屁股上面跟了出去。

「嘖嘖嘖,郭靜這是出動了襄陽城小半的兵力啊。」

打量了前面的大隊人馬,李軒眯起眼睛,估算了一下,也是有些驚訝。

「郭靜這是打算把整個古墓派連根拔起?」

聽了李軒的話,楊過有些驚疑不定的說道。

「就這些? 總裁哥哥別惹我 不夠,你注意看到最前面的那些人。」

反正是在最後面,李軒也沒有壓低自己的聲音,直接指著最前面,跟在郭靜身後的一群人對著楊過說道。

「這些可都是武林好手,這也是咱們郭靜城主的底氣,就是不知道面對武當七子會是什麼樣子的啊。」

李軒現在看起來心情不錯,他詳細的給楊過解釋了一下。

「如果你不太相信的話,可以待會去前面看看待會的情況,不過要注意啊,一會不要把自己的臉露出來。」

李軒說道,不過他想起了以後的發生的情節,急忙補充了一句,別現在楊過湊上前看熱鬧,以後去古墓派的時候再被人認出來,那樂子可就大了。

「啊,好的。」

雖然李軒的這個說法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楊過愣了一下,還是選擇了聽從了李軒的話,從心裏面來說,楊過對於李軒的話還是深信不疑的。

好在在前面的那隊人馬裡面,有不少江湖人士也是蒙面而行,楊過隨手從衣服上面撕下來一塊布蒙在臉上,也沒有人用怪異的目光看他,楊過穿過了人群,擠到了最前面的人群裡面。

PS:推薦社會我雪冰老鐵的一本超級超級超級超級好看的書-《玄幻之五歲小祖宗》,我昨晚熬夜看完了,寫的賊雞兒牛逼,點贊!.. 看見楊過似乎打算待在前面不回來了,李軒想了一下就打開了自己的直播間。

「親愛的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上午好啊。」

李軒向前揮手,對著直播間裡面的人示意。

「主播大大上午好。」

「主播大大晚上好。」

「上午嗎,我們這邊天才剛剛亮呢。」

「看起來,似乎朋友們時差不小呢,感謝那些大半夜還在看我直播的朋友們啊,辛苦了辛苦了。」

李軒做了一個雙手抱拳的姿勢,嘴角一勾。

「大大你是在騎馬嗎?感覺視頻好顛簸啊,看的有點暈。」

一個叫「風吹走了我的憂傷」的用戶忽然說了那麼一句話。

「對啊對啊,大大的直播間今天一直在抖。我還是以為是自己這邊出了毛病呢。」

「大大絕逼在騎馬,你們看見大大前面了沒有啊,那麼一大堆人都在騎著馬呢。」

沒有等李軒說話,另外一條用戶的回復就已經回答了,這個時候大多數人這才注意到前面的馬隊。

「666,那麼多………得上百近千了吧。」

「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啊,大大這是要開始打仗了嗎?」

「用戶「和尚用飄柔」打賞了主播10000功德點,【求特寫大大奮勇殺敵的場面!】」

「用戶「和尚用飄柔」打賞了主播10000功德點,【說錯了,求特寫大大被奮勇幹掉的場面!】」

看見了前面的人佩戴著武器,直播間裡面頓時沸騰起來,各種小禮物開始刷了起來,更有幾個老用戶土豪在後面跟著起鬨。

「哇,你們真的是我親生的粉絲嗎?你們是野生的吧,我什麼時候被人幹掉過,還是「奮勇」的幹掉,我有那麼拉人仇恨嗎?」

看到打賞的人的留言,李軒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用戶「遇見大軒」打賞了主播131400功德點,【沒有見到過主播撲街的場面(老臉一紅)想看一次。】」

「咱們大大那麼厲害,怎麼可能被幹掉,你們這群都是偽粉,只有我是真愛。」

「樓上加一。」

「表示沒有看到過大大失敗的場面唉,這種事情有生之年可能看不到了。」

「咳咳,咱們先不要討論這個事情了,如果有的話,我在彌留之際一定會打開直播的,所以大家不要灰心啊。」

抱著一種怪怪的感覺,李軒把有些歪的話題重新正了過來。

「好的,讓我們把目光重新放在我們的前方,這次不是出去打仗,而是出去砸場子……咳咳是去懲惡揚善!就在不遠處的前方,有一個自稱古墓派的強盜在欺男霸女,所以這邊的城主發兵打算徹底剷除這個大大的毒瘤,奧,現在已經能看到他們那邊的影子了,我們這就快要到了。」

李軒眯起眼睛,運足目力,在視線的盡頭出,已經能夠隱隱約約看到有一些建築的影子。

「哇,大大這是要去懲惡揚善啊,加牛加牛。」

「在哪在哪,你們都看到了嗎?我怎麼還什麼都沒有看到。」

「看著那麼大規模的人出動,不知道對面回是怎麼樣子的兵力啊,忽然有點小激動是怎麼回事?」

「大大這次要親自出手嗎?怎麼感覺大大好像是在最後面啊……」

看見已經能夠看到目的地,直播間裡面再次迎來了一次小高潮。

「不著急不著急,這次主要的目的,也是為了大家直播一次古代這種事情的日常,剛才有朋友說看不到,我把鏡頭拉近了一下,現在能夠看清楚了嗎?咦,已經有人出來了。」

李軒拉近了鏡頭,卻發現已經有人在小鎮的門口等候了。

「這應該就是他們的頭目,武當七子了,看起來這似乎是打算進行單兵對抗,不知道郭靜城主這邊會如何應對。」

看見自己這邊的人馬也停了下來,李軒環顧一下四周,找到了一個比較高的小土丘,坐在上面進行著直播。

「看起來我們這邊也是那麼想的,注意看啊,咱們這邊出來了一位,看起來還是挺魁梧的,咦,不對,對面這是打算七個人一起上?這是在布陣,七打一?」

與此同時,直播間裡面也是一片噓聲。

「這幾個人都那麼老了,還那麼不要臉,居然七個打一個。」.. 「不要臉。」

「不要臉。」

「不要臉加一。」

「好了,看起來咱們也是出了七個人,打算對抗敵方,歐不,一血那麼快交出去了?天哪,等一下啊。」

看到武當七子一劍砍掉了一個人頭,李軒看到那個場面,急忙打開了智能馬賽克設置。

「這可不行,直播血腥場面會被封號的。」

李軒和楊過接著就騎上了老頑童和金輪的馬,快馬加鞭的就往襄陽城哪裡趕,而因為李軒也根本沒有什麼機會騎馬,畢竟他也只是愛打遊戲的人罷了。

這突然叫他騎上馬還得飛快地趕往那個襄陽城,這個對李軒來說可真的是有些難為他了,但是他卻絲毫沒有表現出來不會怎麼騎馬的樣子。

畢竟都還只是在平坦的路上跑著,所以騎著那個馬就還好,沒有絲毫的問題。

「嘿嘿!各位粉絲們,剛才是不是有人說我李軒不會騎馬的!可別以為我沒有看到,現在你們那些是不是該履行自己的若言了!老鐵們禮物趕緊刷來!」

李軒很是得意起來,而且還不忘和直播哪裡的人互動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