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待那人開口,房間中便是傳來薛青痛苦的吼叫聲!

薛家老祖宗身子頓時一抖,掠進屋內。

而那綠衣人,回憶了一下林白的舉動,也是臉色一變!

「我的曾孫子兒啊,你這是怎麼了啊,可別嚇祖爺爺啊……」那薛家老祖宗進屋的時候,薛青已經不喊了,而是獃獃的躺在床榻上,雙目無神。

「他的神識,被毀了。」那綠衣人見狀,皺了皺眉頭,開口說道,同時心中也對林白忌憚了幾分。

沒想到林白一個淬靈境界的人,竟然能在他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覺的毀了薛青的神識!< 「咳咳……小風,謝謝你。」林白整個人虛弱的坐在隱颶風鷹的背上,不斷的咳血。

元靈境界的人,一掌真不是鬧著玩的,雖然沒有任何的靈氣,可依舊將用全身靈氣抵擋這一掌的林白,打了個半死。

若是今天沒有隱颶風鷹,林白估計也就葬身薛家了。

「實力如今這麼差……果真……咳咳……不能太玩命。」

稍微恢復了一點離去,林白立刻驅動起噬魂刃,釋放出靈魂力,將自己團團包圍住,開始自我療傷。


隱颶風鷹帶著林白飛回了綺綉山脈,一直盤旋在虛空,警惕著周圍的風吹草動。

而林白,此刻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繭,與外界隔絕。

綺綉城,城中。

薛家將人分為了三波,分別包圍了林家、齊家與陸家。

而這三波人中,竟有半數以上,是柳家的人!

而柳家家主柳正,則是與薛家的現任家主薛浩,帶領著薛家與柳家的部分成年男子,出現在了林家的門口。

「柳正,你果真是如此不識時務!」林天易站在二人對面,氣的渾身嘚瑟,柳正不同他們一起討伐薛家,他們可以當他為了自保,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帶著柳家同薛家站在了同一站線上!

「呵,林天易,我看不識時務的是你吧?」柳正冷笑一聲,看著對面氣的嘚瑟的林天易,一臉的嘲笑,「薛家本就有著淬靈巔峰的強者,如今又來了元靈境界的高手,難道你們還有本事對抗他們么?」

聞言,林天易一驚!

元靈境界!

「怎麼會有元靈境界?!」林天易不相信,但是他們竟然把話說出來,定然不是空口無憑的,「難不成你們薛家老祖宗突破了?」


可是人群中,林天易卻是並沒有看到薛家的老祖宗。

薛浩聞言,卻是得意一笑,沒有回答,但是也沒有否認。

「林天易,如果你答應我一個條件,我薛家會考慮讓你們林家所有人,一根頭髮都不少。」薛浩笑眯眯的盯著林天易,隨後目光又是慢慢掃過林家所有的人。

林天易突然有一種很強烈的不安,不過為了林家眾人,依舊開口問道:「什麼條件?」

「交出柳靜璇與林白,如此而已。」薛浩摸了摸他的鬍子,依舊一副笑眯眯的模樣,但是再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眼中的殺意卻是流露而出。

「你做夢,我不會將老三交給你的!還有柳小姐,既然她現在在我林家,那便是我林家的人,我林家,可沒有人會做出你柳家那種喪盡天良的事情!」站在林天易一旁的凌若言聞言,緊緊抓住林天易的胳膊,看著笑眯眯的薛浩,滿是恨意。

林家眾人也是一樣反駁著!

而薛浩則是盯著凌若言好一會,一副欣賞的表情。

凌若言被薛浩盯得噁心,卻依舊怒視著她,讓她交出自己的兒子,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老爺,夫人,三公子並不在房間內,只有柳小姐在房間,三爺已經去找三公子了。」一名男子匆匆從林家大門跑了出來,對著林天易與凌若言小聲說道。

「什麼?!」凌若言聞言,眼前一黑,暈倒在了林天易的懷裡。

「若言,若言!」林天易抱緊凌若言,頓時一股殺氣瀰漫而出!

「嬌(滴滴的女人就是讓人喜歡,林家主,夫人甚是不錯。」看著昏迷過去依舊美艷的凌若言,薛浩咽了咽口水,他垂涎凌若言可不是一年兩年了,而是這個女人出現在綺綉城的時候,他便早已經盯上,可卻是被林天易捷足先登!

「薛浩,你閉嘴!若是再敢羞辱若言半句,我現在就讓你死無全屍!」將凌若言交給身邊的人帶回府中,林天易手在虛空中一抓,一柄金色長劍便是被其握在手中,直指薛浩。

林家人全都使得一手好劍法,加上林家的心法和自古流傳下來的「虛靈劍法」這門靈技,讓林家一直在這綺綉城屹立不倒。

「就憑你一個人,也是殺了我么?林天易,你最好看仔細了,我們一共有多少淬靈境界的人!」薛浩雙眼眯起,看著林天易彷彿再看一隻待宰的羔羊,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薛浩,柳正,為了對付我林家,你們還真是好大的手筆!」林天易忍者怒氣將長劍收回,他現在必須要保持冷靜,若是衝動,那定會將整個林家葬身進去!

如今他的敵人,除了柳正、薛浩這兩個淬靈四階的人外,身後還有著三名淬靈二階、五名淬靈一階、以及一名淬靈四階、與一名淬靈五階,兩名淬靈六階!

而他林家,只有兩個淬靈三階與一個淬靈四階及一個淬靈五階,還有林葉一個淬靈六階!

而林天易自己,也僅僅是淬靈五階!

兩方的高手人數,實在是相差太多,根本沒有勝算!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便是,林不朽一直在閉關突破淬靈境界大圓滿,而閉關之地,也並不在綺綉城!

林葉還去尋找林白了!

「這就是大手筆了么?你未免也太小看我們了!」薛浩哈哈一笑,對著虛空中揮了揮手。

立時,便是聽到一聲怒吼,一隻飛行妖獸,沖著林天易便是俯衝而去!

「黑虎鷹!」看清楚飛來的妖獸,林天易周身靈氣立刻涌動起來,舉起手中長劍,對著那黑虎鷹便是刺去!

黑虎鷹乃是渾身漆黑,發出吼叫時,聲音似老虎的吼叫,所以叫黑虎鷹,是一種沒有頭腦,只知道硬拼的妖獸!

就在林天易的劍馬上要刺到黑虎鷹的時候,薛浩卻是吹了一聲哨,那黑虎鷹瞬間便是向後飛去,避開了林天易的攻擊。

「這隻黑虎鷹乃是我收的靈獸,乃是黑虎鷹這個妖獸種類的王者。我想告訴你的是,黑虎鷹在綺綉山脈可是有著大群體,而且實力都是淬靈境界,怕是來個十隻二十隻的,便會讓你們很享受的,哈哈!怎麼,林家主,難道你還不準備將林白交出來么?」

薛浩哈哈大笑著,一邊逗弄著黑虎鷹,一邊威脅著林天易。

要林白的命,可是那位元靈強者下的要求,他必須做到!

「想要我弟弟的命,門都沒有!不就是黑虎鷹么?有什麼可怕的,給你看看姑***靈獸,嚇死你!」就在林天易有些束手無策的時候,一道如銀鈴般清脆的聲音,卻是從薛家後面傳來。

而薛家那些普通的弟子,則是一個個毫無徵兆倒在地上開始口吐白沫,就連那五個淬靈一階境界的強者,都是異常的開始抓起自己的臉!< 而在薛家眾人倒下所讓出來的一條道路中,一個黃色衣裙的女子,款款走來。

玲瓏有致的身材,明艷的臉龐,一頭烏黑的長發,隨意束在腦後,手中一柄銀色長劍,此刻直指柳正的喉嚨。

「韻竹!」

看清來人,林天易的臉上頓時滿是驚喜之色。

「爹,還好我回來的不算晚。」女子沖著林天易吐了吐舌頭,嬌俏可愛的模樣。

此女子正是外出歷練的林家大小姐,林白的姐姐,林韻竹。

「把她給我抓起來!」薛浩終於反應過來,對著周圍人怒吼道。

薛家與柳家眾人聞言,迅速向林韻竹靠攏。

「韻竹,過來,那裡危險!」

林天易見狀,便是一個閃身沖入了薛家與柳家的人群中,想要將林韻竹拉出來!

美利堅科技霸主 呲呲……」

一道窸窣的聲音,一個嫩黃色的龐大身軀,漸漸出現在眾人眼中。

直到那龐然大物完全現身,驚了周圍眾人。

「呲呲……」

「是千幻冥影蛇!」人群中,終於有人認出這龐大的妖獸,嚇的跌跌撞撞向後退去。

而其餘眾人聞言,則是呆愣在原地,好半天才反應過來,哭喊著急急向後退去。

而那千幻冥影蛇,則是扭動著蛇軀,將林天易與林韻竹用它巨大的身軀圍了起來,對著周圍其餘人,吞吐著巨大的蛇信。

「對對,千幻冥影蛇,你快殺了那一男一女!」薛浩見到千幻冥影蛇將林天易與林韻竹包圍在中間,頓時臉上一喜,還以為那千幻冥影蛇是要將二人弄死。

而千幻冥影蛇,只是高傲的看了薛浩一眼,對著他張了張巨大的蛇口。

「別!別!別……」見狀,薛浩整個身子直接跌倒在地,狼狽的向後退著。

而林天易同林韻竹被包圍在中間,他則是一直警惕著這千幻冥影蛇。

千幻冥影蛇他曾經只是聽說過,這見到了,還真是有些駭人。傳聞千幻冥影蛇乃是蛇類妖獸中的至尊存在,本體是一直巨大的嫩黃色蛇形,但是卻可以幻化為各種妖獸的模樣存在,而不為發現。

是一種極為霸道的妖獸。

「韻竹,別怕,父親在。」林天易抓住林韻竹的手,散出周身靈氣將林韻竹護住。

「哈哈,」林韻竹則是笑了起來,輕輕捅了捅林天易,在其耳旁道:「爹,這千幻冥影蛇,是女兒的靈獸,當然不用害怕了。」

「你說什麼?」林天易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林韻竹。

這千幻冥影蛇可是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妖獸,怎麼會屈尊與他們人類修鍊者做妖獸?

「爹你沒聽錯,具體的,等事情解決了,女兒慢慢道給你聽。」林韻竹嘿嘿一笑,隨後將目光移向薛浩,冷笑一聲,又看向千幻冥影蛇,調皮般的挑了挑眉毛。

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千幻冥影蛇乖巧的對著林韻竹吐了吐蛇信,隨後一轉身軀,毫無徵兆的,尾巴對著薛浩狠狠的甩去!

「噗!」

沒有絲毫的防備,薛浩的身子被千幻冥影蛇抽中的瞬間倒飛出去,重重的撞在身後五尺左右的石壁上,「嘭」一聲跌落在地,一口一口鮮血不停地噴出。

「原來這千幻冥影蛇是這林家小妞的!」柳正仔細的觀察著林韻竹與千幻冥影蛇之間的目光交流,嘴角挑起一抹笑容,一個人,悄無聲息的,慢慢消失了身影。

而人群中,此刻的目光都是聚集在薛浩與千幻冥影蛇身上,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柳正的離去。

「啊啊啊!」一道痛苦的吼叫聲突然從遠處傳來,隨後只見到一個滿頭白髮的老人,似風一般的速度,來到薛浩的身邊,痛苦的喊著,「我的兒啊!」

可是他終究來晚了一步,薛浩的身體,已經開始慢慢融化了。

千幻冥影蛇渾身上下都是劇毒,就算是靠它近了,基本就會吸入毒氣,更何況薛浩被狠狠的抽了一下呢!

不過片刻,那薛浩便是在老人的眼前,化為一灘血水。

「林天易,我薛猛今日跟你林家沒完!啊啊啊!吃我一棒!」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兒子死在自己的眼前,那薛猛瞬間如瘋了一般,周身靈氣暴亂,舉著手中一根氣很的玄鐵製成的棒子,便是向還被千幻冥影蛇圍在身體中間的林天易便是衝去。

「小千!」見狀,林韻竹對著千幻冥影蛇喊了一聲。


千幻冥影蛇會意,看著那薛猛衝來的身子,身軀頓時向前一竄,張開血盆大口,一口便是將那薛猛的頭咬了下來!

頓時,鮮血想四周噴射而出。

千幻冥影蛇甩了甩頭,將那薛猛的頭吐出,一顆血淋淋的頭,便是軲轆軲轆滾向一個淬靈六階的強者腳邊,嚇的那強者猛地向後一跳,飛一般的消失了身影。

「柳家主呢?」

直到這淬靈六階的強者逃跑,眾人方才想起尋找柳正的身影,如今這兩個領頭人,竟然是一個死了,一個失蹤了!

「不知道,剛剛就沒見到他的身影了。」

「那還等什麼?我們跑啊!」

瞬間,薛家與柳家的人,亂鬨哄的,向著四面八方飛也似的跑去。

「一群沒用的廢物!」

一道怒吼聲突然在林天易與林韻竹前方不遠處傳來,隨後一個綠色的身影便是漸漸浮現。

那人周身靈氣瘋狂的涌動著,他的左手,一團黑色的球體,慢慢放大,突然,便是對著逃竄的人群扔去!


「嘭!嘭!嘭!……」

幾聲巨響接二連三的響起,周圍的空間都是有些扭曲,一聲聲凄慘的吼叫聲,此起彼伏!

整片空間,似乎都被染上一片猩紅色。


「如此膽小怕事的廢物,完全沒有,活著的必要!」

那綠衣人看著整慘烈血腥的畫面,臉上卻儘是滿意的笑容,隨後,緩緩轉過身,目光盯上林韻竹,目光中滿是欣賞之色。

「年紀不大,卻也是如此心狠手辣,殺伐果斷!不如,拜我為師如何?」

「你是什麼人?」林天易急忙將林韻竹護在身後,厲聲問道!

「你可沒有知道的必要,我問的是這女娃娃。」說著,那綠衣人便是抬手,對著林天易一指!< 「住手!」林韻竹繞過林天易的身子,擋在林天易身前,眼前這個人渾身上下透著一種危險的氣息,讓林韻竹不得不謹慎。

他不單單是憑空出現,更是一招就殺了那麼多的淬靈境界強者以及一大堆的聚靈境界修鍊者。

林韻竹看了一眼千幻冥影蛇,後者授意,瞬間縮起身子,將林天易與林韻竹團團圍住,蛇尾一擺,抵擋住了那綠衣人打來的一指勁氣。

不過千幻冥影蛇的身軀,卻是微微顫抖了一下,雖然不明顯,但是依舊落入了林韻竹的眼中。

這人好強!

「呵。」看到林韻竹的舉動,那綠衣人冷笑一聲,隨後將目光移向了站在林家門口的林家眾人身上!

「卑鄙無恥!」林韻竹看到那綠衣人的目光,瞬間整個人都怒了,腳尖一點地面,整個人揮舞著長劍凌空而起,站在了千幻冥影蛇的身上。

「女娃娃,你應該知道,你不會是我的對手。」綠衣人將目光再次移到林韻竹的身上,臉上依舊是那欣賞的目光。

「就算不是你的對手,姑奶奶我也會拚死護我林家周全!」林韻竹站在千幻冥影蛇的身上,周身衣裙無風自動,手中長劍直指那綠衣人,一副英姿颯爽的模樣。

嬌俏的臉蛋、高傲的模樣,滿是不卑不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