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身影不是別人正是秦巖。

看到秦巖後,工人們驚駭無比。

他們從來沒有看到過一個人可以從靈魂血池中安然無恙的出來。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這種情況。

“說吧,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要將我帶到這裏?”

秦巖掃了一眼站在他身邊的這些工人。

他已經做好準備了,如果這些傢伙不說實話,他就將這些傢伙全部扔進靈魂血池中,讓他們好好的感受一下魂魄離體的那種撕裂感。

這些工人們雖然害怕秦巖,但是他們更害怕自己的主人。

他們如果告訴了秦巖,肯定會死在這裏,而且會受盡這個世界上最最痛苦的折磨而死。

他們對視了一眼,立即轉過身向四面八方跑去。

他們都知道秦巖只有一個人。

只能先向一個人或者兩個人出手,不可能同時對他們所有人出手。

這樣他們就有機會逃跑了。

雖然只能逃走一部分的人,但是總比所有人都落在秦巖的手中好。

秦巖似乎早就料到他們會這樣做。

他伸出手向天空中一招。

一張無形的大網從半空中落下,既罩住了他自己,也照住了這裏其他人。

這張網在罩住秦巖的時候,居然從他的身體裏穿過了。

這張網在罩住工人的時候,卻將他們全部勒緊,收縮成一個大袋子。

所有的工人就像糧店裏的大米一樣,非常緊湊的被堆在一起。

他們驚恐無比地看着秦巖,想不到他們會被一網打盡。

他們也特別驚訝,想不到秦巖的實力居然這麼強。

“說吧。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要給我佈下陷阱?”

這些工人們也沒有一個人說話。

他們全都目光呆滯的看着秦巖。

突然,秦巖發現他們的嘴角上留下了黑色的鮮血。

該死的!

這些人居然服毒自盡了。

秦巖攥緊了拳頭,心中十分懊惱。

可是又無可奈何,因爲人已經死了。

秦巖擡起頭仔細的打量起這個怪異的空間,思考着怎麼才能從這裏逃出去。

雖然徐主任他們都死了,但是這個怪異的空間依舊還在,就像蒼蠅一樣將秦巖罩了起來。

秦巖拿出羅盤開始尋找這個空間的生門。

經過半個小時的勘察,他終於找到了生門。

這個生門很可笑,就是秦巖剛纔走進工廠的大門。

秦巖從生門走出去後,他有一種非常恍惚的感覺,彷彿剛纔的一切就像是在做夢一樣,一點兒都不真實。

同時秦巖也發現,剛纔的神祕空間再次變成了鋼鐵工廠。

唯一的區別是,剛纔他走進工廠的時候,工廠裏面熱鬧非凡,到處都是機器的轉動聲,以及工人們的呼喊聲。

但是此刻,工廠裏面靜悄悄的,既沒有機器的轉動聲,也沒有工人的呼喊聲。

秦巖準備一探究竟。

他轉過身再次走進了工廠。

直到此刻他才發現,這是一個廢棄了多年的鋼鐵廠。

地上躺着十幾具屍體。

這些屍體就是剛纔想要對秦巖下手的工人們,不過他們的後背上並沒有長出背脊,和剛纔的那些工人有些區別。

秦巖打開徐主任辦公室的門,辦公室裏面落滿了灰塵。

一箇中年婦女趴在桌子上死掉了。

她身上的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腐爛,變質。

秦巖有些搞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感覺這一切就像是做夢一樣。 他並沒有更深入的追究,而是轉過身離開了這個廢棄的工廠。

他已經知道,現在的周小雨並不是真的周小雨,真的周小雨不知道去了哪裏。

不過秦巖有信心找到真的周小雨,只是需要費一點周折罷了。

回到周小雨的家,秦巖將周小雨叫了出來。

“秦巖,你找我有什麼事?”

“沒什麼事。”秦巖沒有和周小雨說實話。

他暗中施法想看看周小雨的三魂七魄。

秦巖通過幽冥鬼瞳看到周小雨的三魂七魄和真的周小雨的三魂七魄一模一樣。

這也是他當時沒有發現假周小雨的原因。

不過經過仔細觀察,秦巖發現假周小雨的三魂裏面隱藏着一個幽暗的小紅點兒。

這個小紅點兒很難引起別人的注意。

即便引起了別人的注意,別人也以爲不過是魂胎。

所謂的魂胎就是靈魂天生帶的胎記,就和人生出來後身上帶的胎記一樣。

發現對方確實是假的後,秦巖又將她帶回了房間裏。

他施法讓周小雨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然後帶着周小雨的三魂七魄直接進入了地府。

地府的差官看到秦巖後,一個個恭敬無比,紛紛詢問秦巖需要什麼。

“帶我去洗魂池。”

洗魂池是地府裏面非常重要的一個地方,一般人根本進不去。

即便是他們這些鬼差也不能隨便出入。

“大人,小的職位低微,不能帶你過去。你恐怕要去找黑白無常。”

“你們立即聯繫黑白無常,讓他們來見我。”

“是,大人。”

其中一個鬼差頭領念動咒語,將消息發送了出去。

黑白無常此刻正在一起吃肉喝酒。

他們收到消息的時候,心裏面特別不高興,因爲他們最不喜歡別人打擾他們。

不過當他們看到是秦巖在找他們後,嚇得立即站起來,往秦巖所在的方向趕去。

他們可以怠慢十殿閻王,但是絕對不敢怠慢秦巖。

秦巖早在數百年前就變成了大世界的主宰。

現在的地位更是崇高無比。

不一會兒,黑白無常來到了秦巖的身邊。

他們恭敬地跪倒在地:“大人,請問您找我們有什麼事情?”

“帶我去洗魂池。“

“啊?洗魂池?”

黑白無常都愣住了,忍不住看向十殿閻王所在的地方。

就在前一段時間,十殿閻王發佈下命令,不允許任何人進入洗魂池,至於爲什麼,黑白無常也不知道。

看到黑白無常爲爲難的樣子,秦巖就知道這裏面有問題。

“怎麼?有什麼困難嗎?”

“大人,前幾天閻王大人命令我們不允許帶任何人進入洗魂池,不過您比較特殊,應該能進去。但是我們還是希望您給閻王爺打一聲招呼。這樣的話,我們也不會被懲罰。”

聽到黑白無常的話,秦巖立即意識到果然是出問題了。

否則閻王爺怎麼不讓人進入洗魂池呢。

洗魂池是一個洗滌靈魂的地方。

每次人投胎轉世的時候都要經過洗魂池,將上一世的所有罪孽和功德在洗魂池洗掉。

也就是說,讓人可以清清白白的轉世。

可是現在閻王爺居然不讓人再進入洗魂池。

那豈不是說有很多人在投胎轉世的時候要帶着他們的功德,甚至是罪孽重新進入人世。

這樣對一些人來說,一點都不公平。

這可是相當於擾亂世道的一個規定。

“好的,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去找閻王。”

閻王肯定知道這其中的一點祕密。

他準備去找閻王問個清楚爲什麼要關閉洗魂池。

秦巖離開之後,黑白無常長長地鬆了口氣。

黑無常說:“這個祖宗終於走了。這一次恐怕要引起腥風血雨了。”

白無常點了點頭:“是呀,大世界的天要變了。”

不一會兒,秦巖來到了閻王爺的殿前。

不等鬼差通報,秦巖就一步走進了裏面。

這些鬼差雖然想攔下秦巖,不過一想到秦巖的厲害,就沒有人敢敢上前了。

當閻王爺看到秦巖後先是一愣,隨後就滿面笑容的從他的座位上走下來。

“秦巖大人,你來了。不知道你有什麼事情找我?”

“洗魂池是你讓關閉的?”

“是我讓關閉的,這是那個人下的命令。”

“那個人?那個人是誰?”

“大人有所不知。那個人是我們大世界新崛起的一位領袖。他實力高超,打敗了我們所有的人。我們不得不聽從他的命令,將洗魂池關掉。“”哦

“哦,他叫什麼名字?我怎麼不知道。”

“他叫鄭凱,你不知道是因爲你最近很少在大世界裏活動。其實我也希望你能早點回來。這樣纔好分清楚誰纔是大世界真正的主人。”

閻王爺被鄭凱打怕了,同時他又害怕秦巖,所以他特別希望秦巖和鄭凱能見一面。兩個人通過比試來決定出誰纔是大世界真正的主人。

這樣的話,他也不用再夾在中間爲難了。

畢竟他既不是鄭凱的對手,又不是秦巖的對手。

“很好,我也是這麼想的,你立即讓鄭凱過來,我要見見他。”

”好好好。我馬上把鄭大人叫過來。”

閻王爺聽說秦巖同意了,也不懲罰他,立即高興地轉過身走了。

他是真不願意參與到秦巖和鄭凱的鬥爭中。

他一旦被牽連,就有可能是死無葬身之地的下場。

不一會兒,閻王爺回來了。

“大人,不好意思,我沒有聯繫到鄭凱。估計他現在也不在大世界。”

以閻王爺的實力,他此刻想要聯繫一個人,只要這個人在大世界就能聯繫的上。

可是他現在聯繫不上鄭凱,這說明對方極有可能不在大世界。

“等他回來了,讓他來找我。”

秦巖一邊說,一邊丟給閻王爺一張符籙。

這張符籙是問路符。

無論誰拿到這張符,只要把它捏碎了,就能知道秦巖在哪裏。

“多謝大人體諒,大人是不是要去洗魂池?我現在帶你去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