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軒轅劍?」

張濤回想起在古籍上看到的介紹,心中猶如掀起巨浪,不確定地說道。

以前雖然知道蘇北有柄厲害的神兵,但也沒多去看。

現在神兵放大,他才發現和歷史上傳說的一柄神器極為相似。

方平撇過頭去,驚訝問道:「軒轅劍,傳說中人皇軒轅的那柄聖道之劍?

軒轅戰蚩尤,這些傳說,難不成是真的?

不對,武道都存在,所謂的三皇五帝,未必就是虛擬或是神化的形象,也許真的是武道巔峰的人物。」

李寒松此時更是興奮地渾身發顫,一個勁地念叨著。

「對上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蘇北就是人皇,創建天庭,更為天帝!

上一世戰死,這一世捲土重來,勢必要帶領人間,征戰地窟。」

這一次,沒人再打斷李寒松,也沒人再反對。

軒轅劍的出現,讓他們無法反駁。

這麼一柄神兵的出現,和軒轅劍的記載一模一樣。

蘇北也說過,這是他從三焦之門取出的,是前世佩劍,一切都對上了,不是天帝也是人皇啊。

天空中,精神力顫動愈發嚴重,一切異象消失,化作一朵蓮花,趨於平靜。

花瓣展開,就看見一金色小人盤坐中央。

一旁,圍觀的一位精血合一、兩位宗師、一位大宗師加上一位絕巔,此時臉上只有兩個大字:就這?

先前弄得氣勢浩大,怎麼到頭來就化成一個小娃娃?

「是他、是他、就是他……」

方平臉上詭異,輕聲吟唱起來,頓時將其他人的目光吸引過來。

方平不好意思笑了笑,想了想,突然說到:「你們覺得這個像不像元嬰?」

方平越想越是興奮,緊接著將自己天地之橋擺了出來。

「你看,我這是金丹,蘇北這是元嬰。

也許我們兩個當世天驕,走出了一條全新的武道之路,創造出了修仙之法。」

他話沒說完呢,直接被張濤一掌排進地下。

小崽子,滾犢子,這時候誰有心情聽你胡說八道啊。

下方,蘇北此刻也是睜開雙眼,兩眼明亮,望著那個小人。

「舉頭三尺有神明么?」

蘇北輕聲念著,心中一片大好。

先前那些具現物他都有清楚,降龍十八掌、小李飛刀、軒轅劍、天角蟻血脈,一樣更比一樣強。

如果選擇軒轅劍作為具現物,他可能真正掌握這一聖道之劍,直接走上正統人皇道。

如果他選擇天角蟻作為自己的精神力具現物,他甚至有機會學習天角蟻寶術,甚至可能和天角蟻冥冥之中建立一道微弱聯繫。

可是他不願,他是誰,他是天帝,未來的天帝!

人皇軒轅又如何,十凶的天角蟻又如何,天帝之路,豈可假借他人。

現在他很弱,但他會一步步變強,追平乃至超越!

他的具現物,只會是他自己!

「我為天帝,當鎮壓一切敵!」

「我為天帝,天上地下,有我無敵!」

「我為天帝,諸天寰宇,為我無敵!」

大量能量粒子,在蘇北腳下凝聚,化為一座座淡藍色階梯。

蘇北一步步朝上走去,沒走一步,氣息增強一截。

一時間,整個京都,無論武者還是普通人,竟將目光移了過來,皆看向這道強大身影。

ps:最近成績好慘淡,太難受了,大家多多支持啊。沒條件的支持個,有條件的給點打賞投個月票!待白楚楚和簡清涯從仙古畫軸中出來之後,發現外面天色已黑,且莫林謝小飛等人都並不在。

「已經過去多久了呀?」

白楚楚心虛,她和簡清涯好像在仙古畫軸里呆的時間不短。

「一天一夜,今晚是進入遺迹中的第九日夜裡。」

簡清涯問了畫靈,給了一個準確的回答。

「莫

《化劫之神道至尊》第174章葉楓,超凡血脈者? 砰,拳爪相碰,再次激起一片火花。兩人的手臂同時收回,又再次同時拳爪相出。就這樣兩人就像是小孩子賭氣一般拳掌快速舞動。漸漸的只能看見四條手臂的黑影在相互殺伐。

隨著兩人交手的越來越快,雙方也不時會漏掉對方的幾個招式。戰天殤還好,身上穿著冥陽鎧甲,雖然冥陽鎧甲有幾處已經出現了坑陷,但身體並無大礙。反觀小泰此時嘴角已經出現了血痕,氣息也已經不穩。

「老大……這兩個小子好像都沒有動用魂能吧!這是純肉體力量。」

那五人其中一人點了點頭,五人對視都看出了,五人眼中的驚懼,以及毫無掩藏的殺心。

而戰天殤和小泰此時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此時誰退誰就會立馬落敗。兩人眼中都浮現出了勁敵兩個字,戰法也從原地對轟開始加入身法。

小泰所有的戰法都是從魂獸大森林中的魂獸學來的,雖然不夠靈動,但是都是魂獸從生死搏殺中演變而來的。沒有花里胡哨的走位,只有在必殺一擊的時候的走位,用來輔助這必殺一擊或者躲避必殺一擊的生死戰法。

而戰天殤並沒有學習過高深的身法,只能在幽冥玄虎的提醒下勉強跟上小泰的步法。但終究不是自己的,戰鬥有時往往都在瞬息之間便能決定勝負。在幽冥玄虎剛一提醒完,戰天殤身體某處便已經遭到了攻擊,而且小泰攻擊的這些地點總是很關鍵的部位。漸漸戰天殤便落入了下風。

「炎龍,你再不幫忙,我就要被這小屁孩打死了。」

「嚷嚷什麼,啊……你不是還沒有被打死呢嗎?」

聽著炎龍竟然還打了個哈欠,戰天殤現在恨不得把炎龍揪出來,按到地上使勁摩擦。

「呵!」好似能看懂戰天殤的想法,炎龍在戰天殤的腦海里輕笑了一聲。

「你以為,吾讓你練習逆推瀑布,只是簡簡單單的訓練掌握力度嗎?那是一種戰法的準備訓練。此戰法名叫壓浪。是龍族使用龍吟最常用的戰法。可不是這小子這種未成形的百獸戰法能夠比擬的。雖然你身法不行,但是一力降十會。你超常發揮一下,應該勉強可以壓住這小子了。」

戰天殤聽完臉又黑了幾分,什麼叫超常發揮才能勉強壓住這小子。

說話期間戰天殤又結結實實挨了小泰三拳。

「小子你過分啦。呀!」大吼一聲,為自己打打氣。接著便按照在瀑布下面練習的一樣,先用一尺的力打出一拳。

砰……這隻能將瀑布逆推一尺的力在小泰面前,完全就是小孩子的力氣,一爪迎上便將戰天殤的手臂震開。中門大開,小泰抬腿便是一記鞭腿,將戰天殤踢飛出去。接著便又是一記絕命鎖喉撲向了倒地的戰天殤。

「小子你是吾見過最笨的人類了。你這麼笨怎麼和聖朝那些陰險狡詐的人斗。你遲早會被笨死。壓浪戰法,壓的是浪,不是瀑布。浪頭不像瀑布,浪頭是一個接著一個,是不會像瀑布那樣等落下來才能去打。現在舉起你的雙手,就好像每一次發力瀑布都已經落下來了。」

戰天殤並不笨,相反是很聰明的。經炎龍這麼一提醒,戰天殤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壓浪戰法,與其說是壓浪還不如說是模仿浪。自己本就不該有停頓,浪花是一浪接著一浪,一浪高過一浪。自己的拳風也是一樣,自然是一拳強過一拳。

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面對已經近在咫尺的小泰,抬手就是一拳,依舊是一尺的勁道。這一尺的勁道甚至都沒讓小泰有一絲的停頓感。戰天殤面色不改,連接著第一拳的末尾,第二拳已經打出,二尺的力,同時開始後退,和小泰拉開距離。

「首領,這小子怎麼變弱了許多。我們是不是該。」說著那人做了一個下切的動作。

那首領搖了搖頭,道:「如果沒有看錯,他倆用的應該都是戰法。這小子的戰法應該是疊加傷害,看似不強,但當你發現到強的時候,疊加下來你已經承受不住了。」

「戰法?那是什麼魂技的一種嗎?」

那首領再次搖了搖頭道:「我也是聽少師偶爾提起過的。戰法不同於魂技。戰法是魂獸肉體搏擊的戰鬥方法,是一種很強大的殺敵技。最關鍵的是戰法是不需要運用魂能的。有很多人都研究過戰法,但是戰法對人體肉身要求太大。我們人族本身肉體就非常贏弱,根本承受不了強大的戰法。所以戰法幾乎沒人修鍊。你們也不要有戰法的想法,你們身體承受不住。倒是沒想到,今天有幸能看到兩個小孩在這比拼戰法。」

且不管五人現在正在想什麼,戰天殤邊退邊打,已經將力發揮到了五丈的程度。小泰也從剛開始的乘勝追擊,變成現在的防守躲避。終於在戰天殤將拳風疊加到六丈的時候,一拳突破小泰的所有防線,左拳印在了小泰的胸口。而小泰的氣息瞬間就萎靡了下去。

「好!小兄弟好樣的!」

就在五人面露喜色的時候,異變生起。

原本捶在小泰胸前的那個拳頭,變拳為抓,一把將小泰的右臂抓住。

「瞬閃三段飄!」

抓住小泰手臂的同時,瞬閃三段飄瞬間發動。在戰天殤不斷後退的時候,已經選擇一個人,不停的靠近了他。瞬閃三段飄第一閃發動,便帶著小泰出現在了這個人的身後。

再次出現,龍叱金槍已經出現在了戰天殤的右手,根本沒有片刻猶豫,夾雜這壓浪戰法第六十層浪的威力,龍叱金槍猶如一條怒龍一般貫穿了,那面帶喜色和殺意的人。

與此同時,在剩下四人的身周一天天空間裂痕已經出現,雖然沒有能起到多大的傷害,但也將他們四個的皮膚劃出了些傷口。不過最關鍵的是,還有一股血紅色的煙瀰漫在他們四個的身周,快速的向他們的傷口滲透進去。

「千軍破!」

戰天殤也沒閑著,槍尖一顆龍頭抬起,沖向了那個首領。周圍的溫度也因為這條火龍的出現,急劇升高。

「小子你好大的膽子!」

回應他的只是戰天殤喊出的二閃,三閃。

那首領隨便放了一個魂技抵擋掉了千軍破,下一刻便向戰天殤追去,一邊追還往嘴裡塞著什麼東西。剩下三人見狀也立刻跟了上去。

作者說0/200

2000-2020中文在線對於史密斯的話,李欽也算認可。

但他並不認為,自己與FBI能再有什麼交集。

這也是李欽最早回絕雷納德的原因,你們PY交易,我一個合法商人實在沒興趣參與,看在之前合作的份上,我認栽了。

可換言之……

白扔九百萬與獲得一個分局長官的人情對比,聊勝於無。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428】法律顧問 「教皇,您找我?」景零用這最短的話語,維持這種場景。

剛進入大門的楚閑溟,看見了一位熟人。

「杜審音!」

此時她穿着一身學生服,舉著一個牌,上面寫着。

「抓鬼小組」

「嘿,你好,請問校長室怎麼走?」楚閑溟問之前,特意戴了一副墨鏡。

「那這位傻瓜為什麼找不到路呢?」杜審音脆生生的語音,又把牌子舉高一點。

「因為本少和一個女孩中午約好一起吃飯,時間還有點趕,我又不是很認路,你可以帶我過去嗎?會長!」看見她胸前的楚閑溟真誠的伸出自己的右手,想要握個手。

可是杜審音態度冷漠,那小神情就像眼前這個男人是個醜陋的癩蛤蟆,天天騷擾她一樣。

「你一個魂宗的人,來聖宗的地盤幹什麼?信不信我就把你是間諜的事大喊出來?」楚閑溟保持姿勢不變小聲的威脅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