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金屬,名為水藍精金,是煉製水屬性秘寶的絕佳材料,極為難得。

通常,煉製一件玄級乃至地級的水屬性秘寶,可能要用到數千萬斤,才能提煉出極少的精華部分,用於參入水屬性兵器,增加威能。

今日,一艘墨綠色的戰艦停靠在碎星上方,表面有防禦罩,而後,十幾頭如同野獸般的鋼鐵怪物降落在碎星之上。

這艘戰艦有千米長,內部有數百武者,等階從真神到始神不等。

內部,一位白髮老者正襟危坐,通過一塊奇異的能量境,在控制鋼鐵怪物的行動,然後,讓鋼鐵怪物行動,進行採礦,代替武者本身,這是很高明的事情。

這鋼鐵怪物的爪子很鋒利,尋常玄神、虛神都難以破開的碎星外表,被這些鋼鐵怪物很隨意的破開,而後鑽了進去,開始採礦。

奇怪的是這位老者,身材不高,只有一米左右,境界也不太精湛,才堪堪虛神境而已,但卻給人一種十分精明的感覺。

此人境界雖然不是太高,但一身的華服,每個手上都帶著三個幻靈戒,很顯然,裡面存滿了各種奇珍異寶,神晶靈材。

「孝烈大師,您天工族的利器可真是好用啊,我們都不用下去採礦了。」他的身邊,一位同為虛神境的異族武者說道。

往常,都是各族武者,做到周密防禦之後,親自攜帶工具,進入碎星上採礦,這樣,往往會有很大的傷亡,特別是他們這種境界和地位都普遍不高的武者。

通常被拍去採礦的武者,境界都在玄神和虛神之間,就算防護再周密,也有被域外混亂能量吞噬絞碎的風險。

這個死亡率,可是極高的。

現在,這位天工族的大師,帶來了天工族的特產,一種以金屬淬鍊的鋼鐵怪物,沒有靈智,不知疼痛,但卻能被人操控採礦,極為實用。

天工族以鑄造文明,是上古遺留下的種族,族人稀少,每一個戰鬥力都不強悍,但卻都極為精通精密工具的鑄造。

但這種鑄造,不同於煉器師的淬鍊秘寶。

這種鑄造物,不似秘寶那般,擁有靈智,而是以精密的零件構成龐大的機器,動力乃是能源,而且能被人為控制,根本不會如同秘寶般,反噬主人。

這正是天工族的鑄造精要,也是他們屹立星河數萬年而不倒的根本之一。

但是,要操控這種鋼鐵機器,需要多種秘法,一般人就算得到精工機械,也很難使用,這和修為無關,完全靠特殊秘方。

和煉器師根本不是一個方向。

「呵呵,區區一些鋼鐵怪物,又算得了什麼?」這位天工族的孝烈大師,微微一笑,道:「我天工族還有很多你們從未見過的東西呢,隨便拿出來一件,都是精品。」

這倒不是孝烈吹牛,天工族的確有很多精品機械,這鋼鐵怪物,只是最簡單的採礦機器,甚至有些奇妙的東西,是外界生靈根本想不到的事情。(未完待續。) 「大師,您就給我們講講,天工族還有什麼精品吧?」一個異族的武者諂媚的問道,他是妖族,頭頂有雙角,看起來十分的猙獰。

「是啊大師,反正閑來無事,您就講講吧!」另外的人也哄鬧起來。

孝烈周圍,數十位武者,境界不等,但都是這艘船上的護衛,閑來無事的時候,會纏著孝烈,要他講一些天工族的鑄造技術,還是外界的神秘事物。

「哈哈,既然你們好奇,那我就給你們說說看。」

名為孝烈的天工族老者,露出得意之色,天工族的鑄造技術,聞名整個星域,雖然對戰鬥力沒有太大幫助,但勝在能擔任很多危險角色,能代替生靈進入很多危險的絕地,避免傷亡。

無論是域外開採礦石,還是進入某種絕對,都會損失大量的人手,這可不是有錢就能培養出來的。

所以,天工族的這種機械,就在這裡產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避免了大量損失。

「我們天工族乃是太古時代流傳下來的生靈種族,我們雖然沒有超絕的戰鬥力,和出色的繁衍能力,但我們很長壽,每一個生下來都是鑄造能手,我們天工族,幾乎沒有庸才。」孝烈一臉得意。

出生在天工族,是他的幸事,他用外界沒有的鑄造技術,幾乎能橫行這個領域。


他一口一個我們天工族,可見他對天工族是多麼的尊敬自豪,以出生在天工族為榮。


當然,他絲毫不在意自己的安全,因為天工族也是一個大族,而且是一個極為護短的超級種族,族內有度過了很多劫難的老祖,在整個星域內,都是超然存在。

據說,當年有一個超級大族,族內神王數十,始神數百,甚至有超越神王的天道老怪坐鎮。

這個大族以為自己很強大,偷偷抓捕了流落在他們域界內的天工族族人,然後囚禁起來作為族內製造精工機械的努力。

但這個消息,最終被天工族所知曉,於是,天工族派出了一艘巨大的戰艦,和十幾位神王,攜帶了大量的精工機械,如同蝗蟲過境般,滅掉了那個大族域界內的所有生靈,所過之處,星辰破碎,生靈都被徹底絞碎。

就連該組內那位天道級老怪,都被十幾位天工族神王聯手,催動戰艦,直接將其絞碎。

而後,那個星域再也沒有任何靈氣,因為生靈賴以生存的星辰都沒有了,自然難以聚集天地能量。

從此以後,天工族族人的安全,就有了極大的保障。

孝烈帶著一群武者,唾沫星子亂飛,講的是天花亂墜,根本忘記了繼續觀看鋼鐵機甲的情況。

然而,就在他們吹牛打屁的時候,一塊巨大的碎星內部的鋼鐵怪物,一爪子下去,突然發生了異變,一束束神秘的灰色絲線,突然游弋出來,將最近的一頭鋼鐵怪物絞碎,而且悄無聲息。

而後,一股股令人心顫的力量,自礦星內部發出。

本來極為穩定的空間節點,突然變得混亂,而後,一股股空間力量爆射,礦星爆碎,衝擊波席捲一切,千米長的青色戰艦,在悄無聲息之中,被空間能量無情的絞碎,裡面的武者,瞬間灰飛煙滅。

與此同時,一道門戶出現,倏然放大,直徑足足有數十萬里之遙。(未完待續。) 這道門戶,自然是空間之門。

而後,空間之門迅速穩定下來,一艘艘戰艦飛了出來,這些戰艦很奇特,都是成編圓形,如同一個飛碟,外表乃是褐紅色,散發出一股股鮮血的味道。

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空間之內,飛出無數這種戰艦,最小的直徑都有數千米,最龐大者,甚至有幾萬米的直徑。

這些突然冒出來的飛碟型戰船,十分的詭異,外表亮著詭異的紅光。

飛船的內部,是一個個異族武者,他們全身散發紅光,頭頂和背後有拇指粗細的觸手,體表更是如同鮮血在流動,泛著一股子邪惡之氣。


如果楊羽在這裡,肯定能認識這個種族,正是邪血族。

「這這……這竟然是墨藍星域,哈哈,天助我也!」

那一艘長達萬米的飛船內部,一個壯碩的大漢叫喊道,他滿臉的激動,通過屏幕看著外界的星空,狀若癲狂。

「血魄,這裡真是墨藍星域?」這個時候,他身邊的一個美妙少婦問道。

這美少婦只有二十**歲,體表有神秘的邪血族符文亮著,為她平添了一抹別樣的風姿,是個另類的邪血族武者。

「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名為血魄的邪血族武者癲狂的大笑起來,狂笑道:「哈哈,不錯,這裡就是墨藍星域,沒想到,我族苦苦尋了數萬年,最終還是被我們先找到了。」


無盡星河中,墨藍星域極弱,據說,天道級別的老怪物,數量極少,很難對抗其他星域的生靈武者。

在數萬年之前,墨藍星域的強大者,為了阻止其他星域的武者進攻,直接將和外界連通的通道全部封死,造成了墨藍星與外界極難連通的樣子。

這些年,除了一些通過特殊方法,意外出入墨藍星域的武者之外,根本沒有人能找到墨藍星域的所在之處。

就算外界想入侵墨藍星域,找不到墨藍星域的位置,也是沒有辦法的。

無盡星河很大,有數不清的大小域界,就算以最傑出的戰船全速飛行,要通過一個超級域界的話,也要花費相當的時間。

以邪血族的戰艦速度,如果只是單純的靠虛空航行,要想正常的穿過普通域界的話,也要數百年的時間,這還只是普通的域界。

曾經有人傳言,如果以普通戰艦的速度來說,要想穿越七大星域這種超級域界,很可能需要上萬年的時間。

上萬年的時間,連神王都耗干壽元而死了。

所以說,如同兩個不相鄰的域界間,沒有空間通道的話,窮其一個武者畢生,都難以從一個域界到達另外一個域界。


但是,如果知道了一個域界的具體位置,和空間坐標的話,強大的空間武者,就能隔空構建傳送陣,把空間之門顯現出來,這樣,要通過空間之門來到墨藍星域,所花費的時間,也就少很多了。

順利的話,最多三五天,半個月而已,若是中途遇見空間風暴,可能會消耗一些時間,但頂多也就是幾個月,乃至一年而已。

一個強大武者閉關一次,可能都不止一年的時間。(未完待續。) 「趕緊聯繫族內,告訴他們墨藍星域的位置,讓他們派大軍過來,立刻佔領墨藍星域,到時候,我們就有無盡的資源了。」那美少婦極為興奮的說道,說著,她就要聯繫族內。

「血媚,你傻了不成?」

血魄突然截斷了通訊器,一臉神秘的說道:「此事,先別忙著通報族內,既然讓我們先找到了墨藍星域,如果不事先搜刮一番,怎麼能對得起這次的運氣?」

此事,血魄嘴角露出一抹危險,有難以掩飾的笑容。

傳言,墨藍星域如今沒有天道級別的老祖坐鎮,而且,此次竟然率先被他們找到了墨藍星域,他自認為,這是上天在恩賜他。

再怎麼說,墨藍星域都是七大星域之一,就算沒落了數萬年,其中肯定還是有太多的奇珍異寶,如果直接通知族內,到時候派遣過來的武者,肯定比他們還強大。

到時候,還有他們什麼事?

「你是說……」血媚突然一愣,不過,她很快明白了,露出狂喜之色。

她是個極為聰明的女人,經過血魄略微點撥,便立刻明白了血魄的打算,原來,血魄之所以不準備立刻通告家族,是存了這種心思。

他們這次到來的,足足有數千戰艦,武者數千萬,而且,境界最低的都是真神境。

這雖然不是邪血族最強大的戰士,但畢竟都是他們自己的班底,而且,這次的探尋,他們幾乎帶來了自己近半的班底,都是衷心於他們的族人。

血魄這一支邪血族,在族內雖然不是最強大的,但勝在數量較多,而且都是他們自己人,想要事先在墨藍星域搜刮的話,完全不成問題。

「可是,這樣真的好么?」血媚露出了擔憂之色,再怎麼說,他們也只是先頭部隊,探尋到墨藍星域,不通知族內,怎麼說都不太合適。

「血媚,你我都是神王巔峰境界,而且,壽元都超過了八千歲,如果不出意外,再有一兩千年,我們就要壽元耗盡而亡。」

血魄淡淡道:「但是,這次卻讓我們最先找到墨藍星域,而且,我們還有數千萬的大軍,難道,這不是我們的機會嗎?」

血媚微微蹙眉,說實話,她也心動了。

對於任何一個神王境武者來說,能打破桎梏,進入天道級別,都是最終夢想,當年鐵荒曾言,破劫之下皆螻蟻,想想看,還是很有誘惑力的。

武者萬年一個劫難,度過便能跨入天道級別,若是難以度過,那就形神俱滅。

他們都是神王巔峰,而且壽元所剩不多,如果沒有一個踏入天道級別的機緣的話,那麼,他們會很快隕落掉。

時間是把殺豬刀,這話太對了。

任你多麼驚艷卓絕的天才,不入天道級,萬年一到,就會像養肥的花豬一般,會在時間上挨上一道,不甘心也沒有辦法。

「好!」血媚狠狠地點頭,提及跨入天道級別,對她的誘惑太大了,明知道這樣不妥,她也難以拒絕血魄的建議。

但是,只要能搜刮到能助他們晉入天道級的神料,一切都值得。(未完待續。) 「好,立刻聯繫我們在墨藍星的分支,告訴他們,我們要墨藍星域的勢力分布圖,我們要從弱小開始,逐步蠶食墨藍星域。」血魄狠狠地道。

「此事,就交給血飛去做吧!」血媚說道。

很快,在邪血族武者的通知之下,一個極為年輕的邪血族武者走了進來,臉上帶著傲然之色,似乎在俯視任何人。

此人邪血族的特徵不太明顯,更多的,像是一個人族。

但是,此人在來到血魄身邊的時候,微微躬身,平靜的道:「見過兩位首領,不知首領呼喚,有何吩咐?」

此人名為血飛,是血魄這一分支的一位天才。

當年,血飛年少時並不如意,因為自幼沒有表現出極強大的修鍊天賦,而且和一般的邪血族不太一樣,所以被家族和父母所摒棄。

那些年,血飛一度以為,這個世界是黑暗的,抱著消極厭世的心態,渾渾噩噩的度過了少年時刻。

但,後來,一個不經意的機會,血魄發現了血飛,這個因為血脈沒有被激發,從而被無視的少年。

再後來,血魄將血飛的血脈天賦激發,然後輔以太多的絕世靈材,最終力排眾議,將血飛送入祖地的血海內,進行試煉。

最終,那血飛沒有令血魄失望,在那血海內數百年,血飛連敗邪血族各大天才,從始神中階,直接突破神王境。

如今,他是邪血族最年輕的神王境武者,甚至不足一千歲。

擁有這份成績,足夠他傲視無數人了。

「嗯,血飛,有件事交給你去辦,一定要保密。」血魄朗聲道。

血飛略微頷首,輕聲道:「首領儘管吩咐,血飛一定按照首領的意思去辦,絕不會透露半點消息出去。」

「很好。」血魄淡淡道:「你去聯繫莫藍星的分支,一定要搞清楚整個墨藍星域的勢力分佈,這是上天給我們的機會,只要我能踏入天道級別,肯定少不了你的好處。」

「多謝首領,此事我一定用心去辦。」血飛恭敬道,而後,退了出去。

數日後,血飛果然不負眾望,成功聯繫上莫藍星邪血族的分支,並且拿到了墨藍星域的勢力分布圖,最終交給了血魄。

而後,血魄一道道命令發布下去,一艘艘戰艦,開赴個個星辰上面。

在未來的幾個月里,邪血族的大軍,侵佔了墨藍星域大片的星空,殘殺或則奴役了一個個曾經強大的種族,讓他們成為邪血族的走狗,為邪血族效力。

這趟的邪血族大軍,人數不少,強者的數量,也是極為上乘。

神王數百,始神數萬,剩餘的都是數不清的虛神、玄神、真神武者,而且,邪血族極為富裕,戰鬥力有極為強大,所以,很順利的佔領了太多的墨藍星域的星空。

一片片的血海聖地,建立起來,被屠殺的武者,精血全部被抽離,投入了血海聖地,成為邪血族族人提升實力的養料。

邪血族入侵的消息,在整個墨藍星域傳遞,一時間人人自危。

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邪血族的大軍前鋒,還有已經被收服的本土勢力武者,已經快要殺至莫藍星本土了。

面對邪血族大軍,莫藍星立刻亂了。(未完待續。) 邪血族入侵的第一站,是神戰大陸。

這塊大陸之上,有三個超級勢力組成,最強勢力為「青葉」,其次為「流雲」,最後才是趙家,至於其他的的一些勢力和家族,都很普通,神王境武者都很稀少。

青葉如今的首腦,是一名木族的強者,名為木嵐,神王境高階的絕世強者,在數千年前,就十分的出名,戰鬥力卓絕,據說,此人曾經得到過木族一位天道級大能的遺留功法。

青葉很強大,擁有神王數十,始神數百,虛神更是數萬,玄神、真神不計其數,但並不是有純粹的人族武者構成。

在青葉裡面,不論種族出身,不論貧富貴賤,只要實力夠強大,便能擁有一席之地,可以說,青葉屬於一個包容性極強的勢力。

這一天,一艘艘暗紅色的圓形戰船,在神戰大陸上方停留,上面站立著大量的邪血族強者,每一位都氣血旺盛,是絕世強者,修為最低也是真神境。

烏拉是青葉的一位神王境武者,雖然只是神王境初階,但因為他的一位族叔乃是青葉的長老,所以,他在青葉的地位十分超然。

最開始進入青葉之時,烏拉還只是虛神境而已,這些年來,承蒙那位族叔的照顧,傾斜給他大量的修鍊資源,讓他在短短兩千多年的時間裡,成功的進階神王境。

他的手下,也聚集了一批境界強大的武者,十數位始神,數百虛神境武者,這的確是一股極為不弱的力量了。

這些年來,烏拉的那位族叔,一旦有什麼明面上不好解決的事情,都會交給烏拉去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