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自爆,並沒有什麼恐怖的殺傷力,但是卻化為了無數道血箭,直接射入了他們腳下的這片地面中,異變突如其來,即便是方辰,在這最後時刻,都只能攔截了數十道血色箭矢,而其餘的,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它們遁入地下,

幾乎就在這些血色箭矢遁入地下的下一刻,一股甚至還要比涅槃境巔峰的強者都要強大一些的恐怖氣息,忽然從地底下散發開來,與此同時,方辰等人更是感覺到,有一股陰冷的強橫意念,在「看著」他們,

這一刻,元靈大陸這邊的眾人全部面色一變,即便是已經將那葉家唯一的一個涅槃境巔峰的強者狠狠壓制著的劍老以及刀君,神色都有些難看,因為他們發現,這突然從地底下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全部要凌駕於他們之上,

一個超越了涅槃境的恐怖存在在蘇醒,

「難道是那個葉家的長生者,」有人猜測,

不過這猜測很快就被否決了,眾所周知,如今葉家的那位長生者還在與天意互相糾纏著,即便能夠出手,他不可能這麼早就出手,而且如今這突然從地底下散發出來的這股氣勢雖說強橫,但是比起長生者而言,卻還是相差了許多,

如果長生者就只有這種程度的話,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干擾最後的長生劫,令元靈大陸歷史上無數涅槃境巔峰衝擊長生境的絕代天驕全部隕落了,

轟,

就在元靈大陸眾人一邊仍舊壓制著葉家之人,令一邊小心翼翼的戒備的時候,那地底下的神秘存在,徹底爆發了,


可怕的氣息,如同火山爆發一般,從地底下衝天而起,一股超越了涅槃境的強橫波動,在這氣息中暴起,直接將眾人腳下踩著的這片地面都生生撕裂,

「敖吼,」

麒麟皇怒吼,在那氣息爆發的前一刻,已經預感到不妙的方辰將元靈大陸的眾人全部接引到了麒麟皇身上,而後麒麟皇騰空而起,剎那間遠離這片地域,這才徹底躲過了這次幾乎是無差別的強橫攻擊,

半空中,遙遙的看著下方几乎已經成了一個巨大的坑洞的地方,眾人神色間都帶著一抹緊張,因為他們都知道,那東西要出來了,

吼,

一道非人的吼叫聲,忽然傳來,與此同時,一股濃濃的血光衝天而起,血光之中,有一個成人形卻又似人非人,似獸非獸,通體流轉著血紅之光的怪物出現了,

「吼,」這怪物出現之後,便仰天怒吼,而後,他那一雙猩紅色的眼眸掃了一下麒麟皇身上的眾人,一股滔天的陰寒,頓時間將眾人籠罩,即便是涅槃境的強者,在這一刻竟然都微微受到了這陰寒之力的影響,面帶一絲不舒服,

「哼,」

方辰冷哼了一聲,那籠罩在眾人頭頂上方的陰寒之色頓時消散一空,他自身就是凶煞之力滔天之輩,因此這種負面的情緒之力,對於方辰來說,卻是最沒有用的東西了,


陰寒之力被方辰驅散,就在眾人以為那怪物要向他們出手的時候,令他們一驚的事情發生了,

那怪物非但沒有向他們出手,反倒是將一雙猩紅的目光,看向了最後倖存著的包括葉飄零在內的葉家涅槃境強者,

嗤,

怪物忽然動了,他速度奇快無比,整個人如同一道血光,剎那間就出現在了一個葉家涅槃境的武者身旁,而後,那渾身流淌著的血光之中,忽然出現了一隻血色爪子,直接捅進了那葉家涅槃境的武者身上,與此同時,其身上的血芒直接籠罩了那葉家涅槃境的武者,


一息之後,血芒消散,怪物也緩緩收回爪子,而其身旁原本站立著的那個葉家的涅槃境強者,卻已經失去的身影,彷彿就這麼憑空消失在了這片天地間,

那葉家的涅槃境強者真的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嗎,

「被吞噬了,」方辰凝重的開口,目光緊緊的盯著那通體流淌著血芒,如同沐浴鮮血而行的怪物,面容也忍不住微微緊繃起來,

「它的氣息,比之前強大了一絲,」一旁,劍老也忍不住開口,

「好邪惡的東西,沒想到身為長生者世家的葉家,竟然還養著這種東西,」

「竟然先吞噬葉家之人,這手段也當真是毒辣無比了,」

眾人紛紛開口,

也就在他們開口的期間,那吞噬了一個葉家涅槃境強者的怪物再次動了,這一次,他的目標是葉家那個唯一的涅槃境巔峰的存在,

與之前那個葉家之人一般,雖說目睹了怪物生生吞噬的可怕的一幕,但這個葉家的涅槃境巔峰的強者,卻絲毫沒有逃避或者是反抗的意思,那看向這人不人獸不獸鬼不鬼的目光中,反倒是帶著一抹狂熱的崇拜,

嗤,

一聲輕響,與之前一般,血芒籠罩了這個葉家的涅槃境巔峰的強者,一息之後,此人消失不見,而怪物身上的氣息,再次強大了一些,

「你們都要死,都要死,」頃刻間,此地除去麒麟皇身上的方辰等人之外,竟然只剩下了那怪物以及葉飄零,不過眼下的葉飄零卻是癲狂的大笑著,看起來神經有些錯亂,

癲狂中,他主動撞向了怪物,整個人消失在了血芒之中,一連吞噬了三個葉家巔峰強者,再加上之前被元靈大陸眾人斬殺了之後的三個連同屍體都消失不見的葉家涅槃境武者,這怪物可以說是生生將葉家的所有涅槃境的強者都給吞噬一空了,

當然,眼下葉家的涅槃境強者雖說全部以一種近乎於詭異的形式沒有了,但是擺在眾人眼前的,卻是更為棘手的這頭怪物, 「犯……葉……家……者,通……通……死,」

一字一頓的,那全身流淌著血芒的怪物,竟然開口說話了,

當然,說話的同時,他身體一動,化為一道血芒,向著眾人爆射而來,

「原來如此,這怪物是那長生者的一具身外化身,」刀君忽然開口說道,

「長生者的身外化身,」這話語聲一落,眾人心中一驚,

那長生者何等的可怕,跟他有關的東西,都不能夠以常理度之,不過這可怕的怪物是那長生者的身外化身,倒也是唯一可以解釋得通的了,

「殺,先宰了這畜生,然後我等在聯手將那葉家長生者也一併宰殺了,」方辰喊道,

雖然怪物很強,僅僅是身上散發開來的氣息來看,就超越了涅槃境層次,雖然距離長生境還有著不小的距離,但眼下也絕非是他們這些人中任何一人可以抗衡的,哪怕是他方辰都不行,但是,事情都到這種時候了,他們已經沒有了任何退路,這時候如果還心懷膽怯的話,那麼對於他們這一行人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災難,

「方辰兄弟說的是,先將這頭畜生宰殺了,」

「兄弟們,殺,」

「殺,殺,殺,」

麒麟皇身上,一行十二人的氣勢頓時大漲,能夠成為涅槃境的蓋世強者的,自然沒有人是傻子,因此,方辰的話語聲落下之後,他們就清楚自己如今的處境了,害怕,畏懼和遲疑,那是千萬要不得的,這已經是一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

轟轟轟,

麒麟皇身上,一道道身影看著那飛速掠來的血色身影,忽然齊齊的拍出一掌,十二個涅槃境的強者,其中還有三人是涅槃境巔峰的存在,這聯手之下,威力頓時極為驚人,

十二道光束從四面八方以一種近乎於碾壓的局面,轟轟蕩蕩而來,即便是那全身流淌著血芒的怪物,此時那原本向著眾人掠來的身影,都忍不住微微一頓,隨後,就此被這十二道帶著破滅氣息的光束給覆蓋了,

轟,

以那怪物為中心,其所在的周身近十米之內的半空在這一刻全部被轟得破碎開來,一股可怕的虛空亂流從中席捲出來,

半空,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玻璃被人砸開了一個口子,而此時,那氣息超越了涅槃境強者的怪物,正陷在這個口子中,生死不明看不到身影,

「難道那怪物就這麼死了,」有人喃喃自語,看著許久沒有動靜的半空,喃喃自語,

不過更多人眼中,則是帶著一抹警惕,

他們十二人的聯手一擊確實強大,即便是涅槃境巔峰的強者,恐怕一個照面都要粉身碎骨徹底消散在天地間,但那怪物可是超越了涅槃境的存在,能有這麼容易搞定嗎,

也就在這時候,原本沒有絲毫動靜的半空,忽然沸騰了起來,

轟,

大片的空間,再一次的破碎開來,一道血色的身影,從中爆射而出,向著眾人爆射而來,

「吼,」

此時反應最快的,反倒是眾人身下的麒麟皇,它怒吼間,一對通體乳白色的麒麟角上光芒一閃,而後驟然射出兩道黑白相間的可怕光柱,向著怪物爆射而去,與此同時,它那龐大的身軀,也飛速的後退開來,

咚,

黑白二色的光柱轟擊在了血色身影上,雖說並沒有給他帶來多大的傷害,但至少也讓他的身形微微一頓,也就在這一頓的功夫上,以方辰為首的十二個涅槃境強者的攻擊再一次來臨了,

轟轟轟,

一道道顏色各異的光束,從眾人身前的半空噴薄而出,化為絢麗無比的光束囚牢,徹底將那血色的怪物籠罩在其中,

這光束囚牢,美則美矣,但其中波動著的氣息卻是恐怖無比,在這一次醞釀了一會兒的功夫之下,比起眾人第一次的聯手一擊還要來得強大許多,

嘭,

這一次,有著先前的經驗,在眾人的刻意控制之下,並沒有讓空間直接破碎開來,不過那十二道強大的力量,倒是全部加諸在了那血色的怪物身上,而且這一次,他並沒有被打飛掉,而後近乎於困在原地,在被眾人煉化,

「大家再加把力,滅了這畜生,」方辰喝道,

話語聲一落,原本站在麒麟皇身上的眾人頓時身形一動,各自出現在了十二道光束囚牢旁邊,看著其中奮力掙扎卻始終難以破開光束囚牢的血色怪物,眾人臉上都帶著一抹振奮,這個超越涅槃境的怪物,還是要被他們煉化了,

熊熊,

金色的火焰,忽然降臨,落在光束囚牢上,那煉化之力頓時更為濃郁,而其中的血色怪物,掙扎得幅度也更為劇烈,似乎害怕著這種集十二個涅槃境強者之力才製造出來的毀滅之炎,

眾人的元力毫不停留的向著那金色的火焰注入,這般煉化,一直持續了小半個時辰,

終於,那血色的怪物,已經被煉化成了一團通體呈現黑色的污血,

只是,就在還沒有眾人來得及喘一口氣的時候,一股遠遠凌駕於涅槃境之上的恐怖氣息,忽然從九天之上降臨,

「那是長生者的氣息,」

有人恐懼的說道,

被天意糾纏著的長生者,竟然在這時候出手了,

然而,在眾人緊張驚駭地戒備中,想象中的毀滅性的恐怖攻擊並沒有來臨,之前那長生者的氣息,來得快去得也快,很快就消失不見了,只是,隨著那氣息的消失不見,眾人光束囚牢之中的那一團污血,也不見了蹤影,

「以血污天意,」

天地間,忽然有這麼一個淡漠的聲音響起,

那聲音響起的剎那,一團烏光直衝雲霄,剎那間,原本蔚藍的天空,直接黑了下來,泛著陣陣黑紅色的妖異之光,與此同時,一陣刺耳的尖銳之聲,從九天深處傳了出來,一抹無可抵禦的悲哀,浮上眾人心頭,

「不好,我們中計了,」劍老神色一緊,

「他是故意借我們的手煉化那血色怪物的,」方辰面色極為難看:「那葉家長生者,如今在用這團污血來污染天意,」

「天意要擋不住他了,」刀君焦急道:「好霸道的污血,竟然連天意都可以污染,」

怎麼辦,

看著這突如其來的異變,一時間,眾人都有些慌了,

「如果大家信得過我的話,我倒是有一個辦法,」沉吟了些許,方辰沉聲說道,

「方辰兄弟請說,」幾乎沒有絲毫猶豫,眾人紛紛點頭同意,

按照如今這種情況,恐怕那葉家長生者很快就要煉化天意了,到時候,對於他們來說就是真正的末日了,現在不論有什麼辦法,只要能有一絲可能,他們都願意去嘗試一下的,

輕點了一下頭,方辰忽然身形一動,開始俯下腰,在眾人腳下的地面上刻畫起什麼來,隨著方辰的刻畫,一股玄而又玄的氣息,開始漸漸瀰漫開來,

不一會兒,方辰拍了拍手,收工了,

此時,在眾人腳下,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靈陣,


這是一個頗為複雜的靈陣,各種神紋閃爍,互相交織著,即便眾人是涅槃境的強者,此時這麼一看,都有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很難想象,如此複雜的靈陣,竟然是方辰在短短數分鐘之間就布置出來的,

「十二都天大陣,啟,」方辰雙手掐訣,忽然沉聲一喝,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劇烈的轟鳴聲,在這一刻轟然而起,與此同時,在這繁複的神紋流轉的十二都天大陣邊角處,有十二根巨大的光柱衝天而起,

「請大家各自進入其中一根光柱之中,」方辰的聲音,在此時響起,

「好,」眾人點頭,隨即各自選了一根光柱,進入其中,

只是眾人之中,主持大陣的方辰並沒有動身,這十二根光柱,如今也還有一根其中並沒有人存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