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直接提高了100萬?

按900畝地來算,相當於比一畝地400萬價格的時候多支付9個億!


蘇氏國際真的這麼想拿這塊地?

還是說計劃書中的產業將來比我想的還要賺錢?

900畝地,算下來總共可就是45個億啊,這值得話這麼多錢買地嘛?

算了,不多想了,如果真是45億,對他,對整個魔都官方來說更好啊!

柯一鳴將兩份文件全部看完合上,對着現在他對面的馬小路吩咐道:

“小路,去跟其他領導通知一聲,待會我們詳細商量下這份計劃的可實施程度。”

“是,一號!”

……

葉歷剛纔接到了老爸的電話。

電話裏,老爸告訴他同意了他跟蘇哥還有星白三人的想法,問他需要多少錢。

葉歷想了想,最終要了70億。

50億呢,他就準備全都投到電競產業中心這個項目,剩下的20億留着備用,畢竟當時算的是至少350億,如果50億足夠了,那萬一以後蘇哥又要拍電影或者進軍其他行業,自己有足夠的資金也不慌。

他準備明天去蘇氏集團的時候告訴蘇玉清這件事情。

……

京都,蘇寧梔跟祕書小方剛看完葉林發過來的東西。

蘇寧梔嘴角輕挑,開口對小方說道:“小方,說說你的看法。”

小方畢竟是國際知名學府的畢業生,一開口就說到了點子上:“蘇總,小蘇董的這個想法如果成功了,那就是源源不斷的財富,以往都是老美棒子賺我們的錢,這個項目一旦完工投入使用,那對魔都,甚至對整個國家都是非常大的收益。不過就是這350億不知道小蘇董那邊夠不夠,還有會不會跟官方打交道。”


蘇寧梔滿意的點點頭,:“小方,說的不錯!不過我這個侄子這兩天帶給我的驚喜,不,應該說是驚訝,太多了,錢的事情應該難不倒他,而且他不是文學教授嘛,應該挺會說話,所以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

何清月等人回來後將結果告訴了蘇玉清,蘇玉清表示不着急。

讓她們各自回到工作崗位上,蘇玉清又玩起了遊戲。

他現在非常希望小萌來個任務,然後獎勵很多現金或者工程隊或者高科技團隊,如果來幾個黑科技就更棒了!

奪嫡 ,又是幾萬塊入賬,蘇玉清回家了。

吃完飯,7點15了,來到直播房間,打開電腦,進入豆芽後臺。

我的鬼王大人

不錯!

一天漲粉兩三百萬,這速度就很奈斯!

歐陽靜凝吃飯略微慢一點,畢竟女孩子!

到7點26的時候,她才吃完走進來,蘇玉清待她說了一聲“好了”之後便準備直播了。

將直播間的標題改成了“小魯班最愛的青蓮劍歌!”,然後打開攝像頭麥克風開啓了直播。

跟往常一樣,彈幕裏又有那麼幾個花癡的小姐姐一個勁兒的刷蘇玉清長得帥!

要擱其他直播間,這種情況下恐怕有些男的開始各種酸了,但是蘇玉清的直播間沒有,因爲蘇玉清在他們看來都帥的離譜啊,關鍵還特麼賊有錢,纔會也相當高,對觀衆還特別好,這尼瑪的誰要是黑,肯定會有彈幕罵黑子是傻比啊!

他們可不想被彈幕罵!

彈幕區一片祥和,蘇玉清心情也不錯:“大家看見直播標題了吧,今天給你們玩玩李白,還有,別再懷疑我的實力,我發現以前我每次玩個原來沒玩過的英雄都有人懷疑,結果你們也看到了,所以啊,認真看我秀就行。

昨天那個水友,你在直播間嗎,在的話我往昨天的開黑羣裏發鏈接,你自己點進來。”

蘇玉清說完後開了多排房間,一邊等着那孩子進來,一邊留意着彈幕。

“蘇少說的沒錯,第一次玩露娜的時候,我們懷疑,結果兩次五殺直接打臉,哈哈……”

“我懷疑蘇少每次都在我們不知道的時候偷偷練英雄。”

“我猜測蘇少不是英雄池,是英雄海啊!”

“你們都忘了一件事,昨晚抽獎太嗨,蘇少的每日直播段子都沒講!”

“對對付,蘇少,講段子!”

雨中的夜 是啊,蘇少,求開車,我要上車!”

“……”

看着這些彈幕,蘇玉清確實想起昨晚抽獎結束已經很晚了,他直接去睡了,還真沒有說段子。

於是對着鏡頭說道:“既然大家都想聽段子,那就講一個吧,把昨晚的補上。”

說完後,蘇玉清低頭思考了起來,想個有內涵的段子!

觀衆也是殷切期待,最好是能開車的段子! 觀衆的期待之中,蘇玉清緩緩擡頭,放了一首比較有年代感的輕音樂,然後開口了。

“在一個古老的山鄉,發現了一個古老的村落。由於他們世世代代和外界隔絕,宛如桃源中人,外界對他們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這話剛說完。彈幕中就有人問了。

“蘇少,你說的什麼啊,怎麼感覺在哪聽過?”

“樓上你特麼沒學過語文嗎?這明顯桃花源記啊!”

“蘇少啊,我們想聽你開車啊,不是講課啊!”

“你們急個屁,蘇少的段子都在最後才能聽出來是段子!”

“……”

蘇玉清沒理會這些彈幕,繼續說着。

“於是一個漂亮的女記者前往這落後的山鄉,去採訪當地人。

她採訪的對象是一個50多歲的老頭,知道他們世世代代與世隔絕的生活以後,女記者大爲驚訝,繼而是好奇,於是她打算描寫一下他們與世隔絕生活中的喜怒哀樂。

“請問,這麼多年來,您最高興的一件事情是什麼?”,好奇的女記者問道。

“有一年冬天,隔壁老三家的羊丟了。”老頭說。

“羊丟了,有什麼值得高興的嗎?”女記者更好奇了。 ”


彈幕也是好奇心很重啊。

“記者說的沒錯,羊丟了應該難過纔是。”

“莫非這隻羊是無惡不作的神獸?”有個觀衆發彈幕天馬行空的猜測。

“接着聽蘇少講,別瞎猜!”

“……”

“羊丟了以後,我們幾十個人打着火把上山去找,找了三天三夜,終於在後山的一個角落裏面找到了”,老者吸了口煙,眯縫着眼睛回味無窮的說。

“找到後怎麼了?”女記者好奇的問。

“找到的時候天已經很晚了,我們在雪堆裏面紮了帳篷休息。外面的風很大。我們感到很無聊。於是大家就一個個的把那隻羊給,你們懂得,說出來要被和諧,最後只是覺得好爽!”

蘇玉清這句話說完,觀衆頓時驚了!

“臥槽!這羣人太猛了吧,連羊都不放過?”

“太秀了,太秀了!居然還說好爽!”

“怪不得老頭回味無窮啊,真的有那麼爽嗎?”

“樓上,要不你去試試!”

щщщ •тTk án •C○

“滾滾滾,我的五指姑娘更好使!”

“……”

蘇玉清繼續說着,觀衆彈幕轟炸了一會兒後也接着開始聽。

“女記者顯然感到有點尷尬,她想避開這個話題。於是她打斷老者的話,問有沒有其它高興的事情?


“有一年冬天,前邊老馬家的新媳婦在山裏面走丟了。”老者說。

“找到了嗎?”女記者追問。

“我們幾十個人找了三天三夜,終於在後山的角落裏找到了。於是我們按下帳篷休息。冬天的晚上的風很大。我們大家都很無聊。於是我們又一個個的,反正別提多爽了。”老者說着敲了敲手中的旱菸袋。

女記者感到更尷尬了。她決定避開這個話題。於是她問到,在這幾十年與世隔絕的生活中究竟有沒有什麼值得悲傷的事情?

老者的臉色突變,手也開始顫抖,幾乎抓不住手中的旱菸。深陷的眼眶中滾出了兩滴渾濁的淚。嘴脣哆嗦了好幾下,他的身體也似乎在顫抖。沉默良久,他說:“一年冬天,我丟了。。。。。””

蘇玉清說完了,歐陽靜凝在一旁聽着臉蛋緋紅,陳清揚則是哈哈大笑!

而觀衆已經完全被雷的不要不要的,彈幕更加瘋狂了。

“我靠!這車開的賊牛比啊,蘇少,真有你的!”

“當我聽到又一年的時候已經發現事情不簡單了,但是想要撤已經來不及了!”

“風水輪流轉啊,蒼天饒過誰!”

“兄弟們,我來補充。之後一羣女的在找那老頭,終於在後山的一個角落裏找到了他。那幫女的紮好帳篷,晚上的風很大,她們很無聊,於是一個個的將那老頭給……”

“樓上說的不對,是男的更可怕啊!”

“尼瑪,疑車無據!”

“蘇少,再來一個,我還要聽!”

“對,再來一個,正常點的,我一個妹子覺得剛纔的口味太重了,都把我給帶壞了!”

“再來一個,再來一個!”

“……”

蘇玉清早料到這個段子反響應該會比較強烈,但沒想到居然勾起了觀衆想繼續聽段子的興趣。

“行,那我在想想,稍等。”

約麼過了一分半,蘇玉清說起了第二個段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