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蘇哲今天主要的目標,而來天海車行買車也只是順便而已,他自然不會忘記了這件事。

所以他在付了定金后,就馬上離開天海車行了,坐車去舒慕語的家了。

天海車行離舒慕語的家不遠,在一路上,沒有塞車的情況下,也只是用了10多分鐘的時間就到了。

在快到舒慕語的家的時候,蘇哲看到一間名為天天的水果店,便讓司機靠邊停下來。

蘇哲付了車錢后,便走進這一間天天水果店。


他打算買點水果,不然兩手空空去舒慕語的家,蘇哲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即使蘇哲知道舒媽媽和舒慕語都不會介意這些。

蘇哲買了點藍莓,以及橙子,還買了一個榴槤。蘇哲記得之前舒媽媽和舒慕語都喜歡吃這些水果,現在她們的口味應該還是一樣的。

這些水果都稱重付錢后,蘇哲讓水果店的店員幫忙把榴槤給剝開。

手裡提著水果,蘇哲步行向舒慕語的家走去。

到了舒慕語的家門口后,蘇哲按了下門鈴。

好像才過了幾秒的時間,門就打開了。

「來了,快點進來坐?」舒慕語把門打開后,一看果然是蘇哲來了,不禁有點愉悅。

舒慕語急忙接過蘇哲手裡的水果,然後側身讓開,讓蘇哲進來。

蘇哲好像感覺舒慕語在看到他后,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心裡好像鬆了一口氣。

在蘇哲沒有來之前,舒慕語心裡的確很緊張,很擔心蘇哲不來。在昨天晚上蘇哲答應了舒慕語會過來看舒媽媽后,舒慕語馬上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舒媽媽知道。

舒媽媽在知道蘇哲要來了之後,整個人顯得十分高興。舒媽媽今天一大早就起來了,考慮著要做什麼樣的飯菜給蘇哲吃,一早就出去外面買菜,回來之後,就一直呆在廚房裡忙活,也不讓舒慕語幫忙。

但是舒媽媽越高興,舒慕語心裡就越擔心,她在擔心萬一蘇哲因為有事來不了,或者是不想來了,那應該怎麼辦,到時舒媽媽心裡會多失望。

因為舒慕語與蘇哲現在的關係,舒慕語並不敢保證蘇哲一定會來。

在蘇哲沒有來之前,舒慕語心裡七上八下的。時間好像過得特別慢一樣,感覺好像度秒如年一樣。心裡忐忑的舒慕語連坐都坐不穩,就在門口一直等著蘇哲的到來。

所以蘇哲在剛剛按了門鈴后,舒慕語才會那麼快就打開門讓他進來了。

「舒姨呢?怎麼沒有見到她?」蘇哲看了一眼,並沒有找到舒媽媽,有點奇怪的問道。

「媽媽知道了你今天會過來后,就一直呆在廚房裡,說要做你最喜歡吃的飯菜,也不讓我進去幫忙。」舒慕語把水果放在茶几上,笑道。

「那舒姨可別累壞了,舒姨,你出來休息一下吧。」蘇哲來到廚房,對著正在忙活著的舒媽媽說道。


如果蘇哲不是想到自己不會做菜的話,他也想進去幫舒媽媽的忙。可是蘇哲只會做蛋炒飯,其它的一概不會。所以就沒有進去幫舒媽媽的手,不然進去也只是越幫越忙。

而且舒媽媽現在把食材都準備好了,也不用人去打下手。

「不用,舒姨的身體好著呢,小哲,你出去外面休息一下,舒姨很快就做好,你不用擔心舒姨會累著。」舒媽媽笑道,舒媽媽一直把蘇哲當作她的親兒子看待。

之前舒慕語和蘇哲還沒有分開的時候,因為蘇哲平時難得有時間過來看舒媽媽,所以每次蘇哲來的時候,舒媽媽對蘇哲比起對舒慕語還要好。

所以舒慕語以前經常會假裝吃蘇哲的醋,在蘇哲的面前問舒媽媽,到底她是舒媽媽的女兒,還是蘇哲是舒媽媽的兒子。

這次蘇哲這麼久的時間才過來看舒媽媽,讓舒媽媽覺得好像是自己的兒子出遠門,難得回來一趟,所以才想著給蘇哲最好的。


蘇哲看著舒媽媽在廚房裡為他忙活著,他的心裡不禁有些自責愧疚,自己既然那麼長的時間,才過來看望舒媽媽,而舒媽媽卻從來沒有抱怨過。 舒媽媽讓蘇哲出去外面等,蘇哲也沒有拒絕。

或許能親手做一桌子女喜歡吃的飯菜,便是為人父母最大的幸福。

蘇哲坐上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對著舒慕語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舒慕語為了避免尷尬,便站起來拿起水果,說道:「我進去洗一下水果,你先做一下。」

之後舒慕語便走進廚房裡,蘇哲心裡有些難受,他明白這一份感情,他還沒有徹底放下。

至少面對舒慕語的時候,蘇哲還做不到徹底放開。

舒慕語端著水果盤出來了,水果盤裡只有藍莓和橙子,並沒有榴槤,因為舒慕語知道蘇哲並不喜歡吃榴槤,所以就沒有拿出來了。

蘇哲和舒慕語各拿起來藍莓,嘗了一下。這藍莓的味道還不錯,微微有點酸,但是更多是香甜,吃起來很不錯,至少蘇哲感覺還挺好吃的。

吃了幾顆藍莓后,蘇哲拿起一個橙子,放在桌面上大力揉了幾下,才開始剝皮。蘇哲這樣做,剝皮的時候就比較輕鬆點。

很快,蘇哲就剝開一個了橙子,然後他剝下一瓣,放進嘴裡試了一下,發現橙子不酸,還挺甜后,蘇哲把剝好的橙子遞給舒慕語。

看到這一幕,舒慕語心裡不禁一陣心酸,差點流下眼淚。舒慕語沒有想到蘇哲還是和以前那樣,那麼細心,為他著想。舒慕語拚命強忍著,才沒有流下眼淚來。

舒慕語是跟舒媽媽長大,她從來沒有見過父親,也不知道她的父親是誰,從小和舒媽媽相依為命。

舒慕語和舒媽媽某些方面很像,習慣喜好都差不多一樣。她們喜歡吃的水果也是同一種,而且舒慕語和舒媽媽喜歡吃橙,但是都不喜歡吃用刀子切的橙子。

她們認為只有用手剝的橙子,才是最好吃的,才原汁原味。

而蘇哲和舒慕語還沒有分開的時候,每次吃橙的時候,蘇哲都會為舒慕語剝橙,然後會先嘗一下酸不酸,如果橙子是甜的,蘇哲才會拿給舒慕語吃,而如果橙子是酸的,蘇哲就會自己吃下去,因為他知道舒慕語不喜歡酸橙。

舒慕語沒有想到她這個習慣,蘇哲現在還記得,而且還願意為她這樣做。蘇哲的行為,讓舒慕語想起了她和蘇哲以前的過往,所以她才會想流淚。

蘇哲這樣做,也是因為習慣了,他自然的就會這樣做了,而且也沒有感覺不妥。

畢竟蘇哲現在已經和舒慕語已經分開了,蘇哲還維持著這樣的習慣,會讓人誤會的。

舒慕語吃著蘇哲剝的橙子,雖然橙子是甜的,不過吃進去,她卻感覺心裡充滿了苦澀。

「你找到工作了嗎?你想做什麼?」蘇哲問道,他知道舒慕語應該快要畢業了,她好像正在找工作。

「嗯,剛剛面試成功,做的是會計,後天就正式上班了。」舒慕語道。

「那恭喜你了,祝你工作順利。」蘇哲起初是想如果舒慕語沒有找到工作的話,就讓舒慕語去蘇寵之家幫忙,現在蘇寵之家要開分店,也需要招聘人手,如果舒慕語能來幫忙,那就最好了。

可是現在舒慕語已經找到工作了,所以蘇哲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了。雖然蘇哲知道如果他提出來的話,舒慕語肯定會辭了這份剛剛面試成功的工作,來蘇寵之家幫他的忙。

但是蘇哲並不希望舒慕語因為他而受到影響,所以也就不說出來了。如果是舒慕語找不到工作,那還可以邀請她去蘇寵之家幫忙。但是既然舒慕語現在找到了工作,而且看情況這一份工作還不錯,就沒有不必要說出來了。

「謝謝,我會努力的。」舒慕語笑道。

之後蘇哲和舒慕語就沒有再說什麼,兩個人只是都靜靜看著電視節目。

當然蘇哲和舒慕語此時的心都不在電視節目上,因為現在電視播放的是廣告,並沒有播放什麼節目,而他們還不知道,好像還看的很認真一樣,也不知道蘇哲和舒慕語現在心裡在想什麼。

再過了一會,舒媽媽就把飯菜都做好了,開始招呼舒慕語和蘇哲吃飯了。但是舒媽媽連續叫了好幾聲,蘇哲和舒慕語才回過神來,才知道舒媽媽叫他們吃飯了。

蘇哲和舒慕語急忙忙走去幫舒媽媽的忙,幫忙把飯菜端上餐桌上。

滿滿的一桌子菜式,大部分都是蘇哲喜歡吃的,看來舒媽媽都是專門為蘇哲準備的。

在吃飯前,舒媽媽先是為他們各自盛了一碗湯。不出意外,依然是舒媽媽拿手的老火靚湯,用料十足,專門給蘇哲補身體的。

蘇哲喝了一碗湯后,才開始吃飯。

這頓飯,蘇哲吃得很滿足,吃了很多,份量比舒媽媽和舒慕語加起來還要多很多。

而吃飽飯後,蘇哲又盛了一碗湯喝光后,又被舒媽媽逼著再盛多一碗。蘇哲為了不讓舒媽媽失望,只好再喝了一碗。

蘇哲和舒媽媽她們都吃飽后,開始在客廳上閑聊。

坐了一會後,感覺肚子稍微消化了一點后,舒慕語進去廚房把蘇哲帶來的榴槤給拿出來。

舒慕語和舒媽媽兩母女最喜歡吃的水果,就是榴槤。所以蘇哲才會看榴槤不錯的樣子,就買了一個回來。

舒媽媽和舒慕語都知道,雖然蘇哲不喜歡吃榴槤,但是卻不反感榴槤散發出來的氣味,所以她們兩個人在蘇哲面前倒是不用特意避開,可以直接在蘇哲面前吃。

一般的人如果不喜歡吃榴槤的話,都會很討厭榴槤散發出來的氣味,對榴槤的味道很敏感的。而不討厭榴槤的味道的人,一般都會喜歡吃榴槤。

但是蘇哲雖然不反感榴槤的味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只要蘇哲吃一口榴槤的話,他就會感覺很反胃,有點想吐的感覺,感覺榴槤很難吃,他會忍受不住榴槤在嘴裡的味道。

如果蘇哲不吃榴槤的話,榴槤的味道對他就沒有什麼影響。只要蘇哲不吃榴槤,甚至有時候他還會覺得榴槤的味道挺好聞的,他感覺還不錯。 蘇哲突然想起來,他今天來看舒媽媽,在出門的時候,他還特意帶了兩瓶神力藥水出來。

這兩瓶神力藥水,是蘇哲為舒媽媽和舒慕語母女準備的。

想起來的蘇哲馬上從口袋裡把神力藥水拿出來,蘇哲帶給舒媽媽她們的兩瓶神力藥水,是兩個不同顏色的玻璃瓶裝著的,一個玻璃瓶是透明的,而另一個卻是黑色玻璃瓶,分別代表的是不同效果的藥水,是蘇哲為了區分藥水,避免舒媽媽和舒慕語到時給弄混了。

這兩個玻璃瓶都是100毫升的,透明玻璃瓶裝的是治療藥水,而黑色玻璃瓶裝的是強化藥水。

治療藥水是給舒媽媽和舒慕語生病,或者不小心受傷時用的,而強化藥水是給舒媽媽她們改善增強體質的。

把兩瓶神力藥水交給舒媽媽后,蘇哲說了使用方法給舒媽媽和舒慕語聽,同時還特意囑咐了她們不可以過度使用強化藥水,每天只需要服一滴就足夠了。

因為以舒慕語和舒媽媽現在的體質,每天就算服用太多的神力藥水也沒有多大的作用,她們根本吸收不了那麼多的藥水,只是白白浪費掉了強化藥水。而且使用強化藥水過多的話,蘇哲也不敢擔保不會有副作用出現。


舒媽媽和舒慕語都是親眼看過神力藥水的神奇之處,特別是舒媽媽更是親身經歷過。她們都明白神力藥水的珍貴與難得,所以她們對蘇哲的話,一點也沒有懷疑,全部牢牢記在心裡。

舒媽媽小心翼翼的把兩瓶藥水拿進房間,找了個比較保險的地方給收藏好,

這兩瓶不同效果的神力藥水,現在無論給舒媽媽多少錢,她都不會把神力藥水拿出來換。因為得過重病的舒媽媽,更加明白身體健康有多麼重要。

再多的錢也買不回健康,而失去了健康,再多的錢也沒有用了。

蘇哲給舒媽媽她們的兩瓶神力藥水,不僅可以改善強化她們的體質,在關鍵時刻,還可以用來救命。

舒媽媽越加珍惜神力藥水,蘇哲心裡就越加放心,。因為蘇哲知道只有舒媽媽明白了神力藥水的難得與神奇后,舒媽媽才會好好保管好藥水,不會把神力藥水泄漏出去。

要是被人知道蘇哲擁有效果這麼神奇的藥水的話,到時蘇哲肯定少不了麻煩的,至少來向蘇哲求藥水的人,肯定不會少的。

如果到時有得了重病的人,向蘇哲祈求藥水治療的話。蘇哲是給還是不給,給的話,天下需要神力藥水救命的人多得是,但是蘇哲的神力藥水又極其有限,他根本就無法救得過來。

而不給的話,難道要蘇哲眼睜睜看著他面前的病人死去,而見死不救嗎?

這是一個難題,如果有能力的話,蘇哲自然希望他自己可以幫到所有人的,但是他現在的能力有限,對這個世界的悲劇來說,他的能力只是杯水車薪而已,根本沒有多大的作用。

所以神力藥水可以不泄漏出去的話,就是最好的結果。蘇哲只能盡量幫助他身邊的人,至於其它的人,蘇哲現在只能是無能為力了。

在時鐘走到下午兩點的時候,蘇哲看舒媽媽有點倦意,好像是一直在強忍著睡意,與蘇哲聊天。

蘇哲知道舒媽媽一直有午睡的習慣,每天在一點之前,都會回房間睡一下的。舒媽媽這個習慣,已經有好多年了。

現在已經是下午兩點了,想必舒媽媽現在已經很困了。因為蘇哲是很長時間才難得來一次,所以舒媽媽才強撐著困意,和蘇哲聊著家常。

蘇哲看舒媽媽已經累了,便主動說道:「舒姨,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你回房間休息一下吧。」

「小哲,現在就要走了,晚上留在這裡吃飯,好嗎?」舒媽媽一聽蘇哲現在要回去了,心裡不禁有些不舍。

「不用了,舒姨,有時間我再來看你。」蘇哲笑道,

……

離開了舒慕語的家后,蘇哲才剛剛走到小區的門口,他的手機就響起來了。

蘇哲看了一下手機,是一個陌生號碼。

「喂,你好,是蘇先生嗎?」手機里傳來了一女聲,聲音不大,蘇哲隱隱約約覺得這聲音有點熟悉的。

「嗯,我是,你是?」蘇哲問道,他心裡已經有點猜到是誰了,不過還沒有完全確定?

「我是天海車行的沈潔,早上的時候,為你辦理購車手續的沈潔,蘇先生,你還記得嗎?」

蘇哲猜得沒有錯,的確是天海車行的工作人員打來的,想來肯定是天海車行有消息要通知蘇哲,才會打電話給他。應該是蘇哲的購車手續已經辦好了,通知蘇哲去提車了。

「當然記得了,我可一直在等你的消息,是不是現在可以提車了嗎?」蘇哲笑道。

「是的,現在手續已經辦好了,蘇先生,你現在有時間來車行提車嗎?」

「我現在就趕過去,請等我一下,很快就到。」蘇哲說道,就算他現在沒有時間,為了能開到新車,無論怎麼樣也要擠時間出來。

現在只要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其它的事情一概靠邊站。現在馬上去提車是蘇哲的頭等大事,可耽誤不得。

「蘇先生,要記得把收據和訂車合同一起帶過來哦,不然是無法拿到車的。」沈潔最後還提醒到,以防蘇哲萬一忘記帶了,而導致白白跑一趟,浪費精力。

「好,我知道了,沈小姐,等一下見。」說完這一句話,蘇哲也不等沈潔回復,就把電話掛了。

蘇哲很幸運,才和沈潔通完電話,手機還沒有放進口袋裡,就正好有一輛計程車經過。

蘇哲急忙揮手攔車,計程車停在他的面前,他馬上坐上去。蘇哲向計程車的時間說了地址,然後蘇哲馬上拿出手機,打開手機瀏覽器。

他打算趁現在還沒有到天海車行,還有點時間,用手機在網上查詢點資料。了解一下新車需要注意什麼,臨時惡補一下知識也好, 蘇哲乘坐的計程車大概行駛了10多分鐘左右,就到了天海車行。

他付了錢,才剛剛下車就看到天海車行的沈潔在門口站著,應該就是專門在門口等蘇哲的。

這也很正常,蘇哲算是沈潔的第一個正式客戶,是蘇哲幫她完成了第一份業績,讓她這個月可以拿到不少的提車。

第一個客戶,第一張訂單,總是會讓人特別重視緊張的。

果然沒有錯,沈潔站在門口的確是專門來等蘇哲的。蘇哲一下車,就被沈潔注意到了,馬上向蘇哲走過來。

與沈潔碰了面,蘇哲就先是讓沈潔帶他去看一下他的新車。

蘇哲大概看了一下新車,他也沒有太過仔細去檢查車,只是隨便看了一下。車的外表看起來很是嶄新,讓蘇哲很滿意。

至於其它的地方,蘇哲也沒有特意去檢查。蘇哲相信天海車行開了這麼多年,經營得一直不錯,在外的信譽口碑都很不錯,也沒有聽說過有什麼負面新聞出現,所以蘇哲也不會認為天海車行會坑他。

隨意地檢查新車后,蘇哲就跟著沈潔去辦理剩下來的手續了。

很簡單,只是把剩下的餘款付給天海車行,之後蘇哲就可以把車開走了。

當然蘇哲買的這一輛沃爾沃6awd,現在還沒有正式牌照,只有一個臨時牌照。

蘇哲過幾天,還需要來天海車行上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