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光滑的腦袋,真就沒有一根雜毛,可以見得,當初爲他理髮的託尼老師手法是多麼高絕。

只是這一句“小兄弟”,着實是讓巫丙有些受寵若驚。

“撲通!”

一聲脆響。

巫丙跪了。

“怎麼了,小兄弟?”江北有些尷尬,那雙拍着人家肩膀的手有些無處安放。

“還請,還請滅霸大人不要爲難我的族人……”巫丙一臉驚慌的說道。

雖未魔物,但是他也是有感情的魔!

而且詳細歸結起來來說,他們魔巫族就如他們的名字一般,是半巫族半魔族的……

“嗯……放心吧小兄弟,我說過,這是送你們……什麼族來的?一場大造化。”江北咧嘴一笑,一臉的真誠。

“魔,魔巫族……”巫丙有些牽強的開口了。

“對,魔巫族,走吧,去你家族。”江北擺了擺手,一副不跟你多BB的意思。

“是。”巫丙答應了一聲,趕忙站了起來,緩緩走出去,這些人,前腳還跟你稱兄道弟,可能下一秒直接砍了你。

秉承着這樣的心態……

巫丙成功到家了。

只是他後背的衣服也已經被冷汗給徹底浸透了。

倒是值得一提的是,就這般走着,天窟距離這魔巫族的老巢也並不遠,約摸着……也就那麼兩公里的直線距離。

而且讓人覺得很欣慰的是,這魔巫族,看起來也很富有。

怪不得是除了三大族之外……咳,兩大族。

除了這兩大族之外,還能拿得出手的幾個小族之一了。

這魔巫族的佔地,就算是何修煉界那些古老的世家相比,也是絲毫不顯羸弱。

但是看到了這一看就很值錢的大門,江北的心中便冷靜了下來。

這魔巫族會不會和這巫丙一樣好說話……尚且不得而知。

“滅霸大人,魔巫族到了。”巫丙轉過頭說道,臉上的笑容早已經凝固了。


臉上的汗水……都不敢去擦,一臉都是。

“小兄弟,你這是怎麼了?”江萬貫和善的問道。

但是在巫丙眼裏……這特麼纔是個真煞星啊!這是那滅絕和滅霸的爹!


“沒,沒怎麼,天熱,天太熱了,我們魔巫族天生怕熱。”巫丙嘴角哆嗦着答道,生怕自己一個不滿意就被人給砍了。

“喲,這不是三少爺嗎?今天怎麼出息了?這麼早就回來了?”

正此時,大門內卻是出現了一道……極爲讓人覺得尷尬的嘲諷聲。

小白文第二定律,非家族重點培養對象,回家必被嘲諷。

江北嘴角抽了抽,看着站在門口,有些手足無措,更多的則是尷尬的巫丙。

突然間就好奇了起來,這巫丙會不會來個什麼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之類的話? “你,你!”巫丙嘴角哆嗦着,緩緩回頭,朝着那滿臉嬉笑的年輕人看去。

這嘲諷臉。

簡直是標準的反派嘴臉,尤其是那上下打量這巫丙,那一副‘我就是瞧不起你,你能拿我咋地’的樣子……

讓江北看得都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大光頭,突然覺得這魔巫族也有趣起來了呢。


倒是江家這些人,算上無量這一對師徒,也完全沒有要插手的打算。

畢竟他們也是剛來到這魔巫族,來者是客,但是……客人要是想管人家主人的家事,那就不好了。

至於江南,江南看到江北不着急,索性他也不着急了,一臉好奇的看着發生在這魔巫族門口的鬧劇。

沒多久。

那帶着嘲諷臉的年輕男人已經來到了巫丙的面前。

又是上下打量着巫丙,嘴中發出了那‘嘖嘖’的聲音,彷彿是看到了什麼讓他覺得很有趣的事情了一般。

就算是性子再好的人,這時候也忍不住啊!

尤其是被江北“嚇唬”了一道的巫丙,終於忍不住了。

“巫乙,你要幹什麼!今日你做好不要亂來,否則怠慢了貴客,可不是你能擔當得起的。”巫丙恨恨的說道,聲音低沉卻極爲有力。

這一下……

那個被稱作巫乙的青年直接露出了詫異的表情。

先是掃了一眼江北衆人……

不認識。

這個光頭……

咋的,還能是那個滅絕親自來了?

“哼!今日有客人在,我且不與你說什麼,等明日你就知道我所來爲何了……”那巫乙拍了拍巫丙的肩膀,露出了陰惻惻的笑容,而後便直接離開了這魔巫族的大院。

江北倒是有些詫異。

看來這巫乙……倒是有些頭腦的,竟然沒有對自家這些“客人”有什麼不耐煩地表現。

甚至離開的時候還對着他們點了點頭。

“幾位大人……裏面請。”巫丙擦了擦頭上的汗水,站在一旁腰部微躬,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嗯。”江北點了點頭,也沒多說話,已經朝着裏面走去。

有一說一,雖然是個魔域的小族,但是這大院還真是豪華,其中殿宇樓閣,甚至有那麼一瞬,都讓江北恍然覺得自己來到了什麼寶地。

看來……

這天窟確實是個好地方。

“幾位大人請跟我來。”那巫丙又是來到前方,爲衆人引路。

不多時。

便已經來到了一個骨質的大門前,周圍巨石嶙峋,其上帶着極爲恐怖的尖刺。

這門口恍然看去,像極了一個魔物張開的血盆大口。

當然……神識一掃,這不是什麼埋伏就是了。

可能是裝修風格使然。

江北已經率先進了這大殿,然後拉過了一把椅子,徑直坐下。

至於江萬貫……

完全就沒把這地方當什麼陌生之地,就跟自己家一樣,二郎腿一翹。

看得旁邊的厲婉真是一愣一愣的……

江南也沒差哪去。

真·親父子。

無量拉着自己的小徒弟三藏默默地背過身去,太特麼的……算了,貧僧也坐下吧。

“此地乃是我魔巫族的會客店,幾位大人在此稍作休息,我去去就來。”那巫丙將衆人帶到這邊之後,便要匆忙告退。

“等等。”江北突然喊道。

倒是聽到了江北的喊聲,那巫丙頓時身體一震,趕忙停下要離開的腳步,轉過頭來,恭敬道:“不知滅霸大人還有何吩咐?小人定當滿足。”

“嗯,你先過來坐。”江北勾了勾手,示意巫丙過來說話。

倒是那巫丙完全不敢,只是小心謹慎的走到江北身前,便就此站着。

“滅霸大人有何吩咐直說便是,在這魔巫族,巫丙的話……還是有一些人能聽得。”巫丙說起來也有些尷尬,畢竟此前被巫乙給羞辱成那樣,已經丟盡了人。

“此前在門口的時候,那個羞辱你的是誰啊?”江北擺了擺手問道。

“這……這是巫丙的兄長,名叫巫乙,也是魔巫族的二少爺,天窟那邊……就是巫乙在掌控着。”巫丙有些羞愧的說道。

“跟你什麼關係?親生的?”

“同父異母……”

“他是嫡系?”

“不知何爲嫡系……”巫丙有些懵。

“沒事了。”江北擺了擺手,反問道:“你那爹,有多少房妻妾?”

“這……”巫丙眉頭緊皺,有些糾結了起來。

“可是不能對外人說?”江北笑呵呵的問道。

“並非如此!”巫丙趕忙打了個冷戰,一副我很聽話的意思,“只是……父王的妻妾過多,巫丙一時間有些數不過來罷了,約摸着,怎麼也得有個百十來個,並沒有先後之說。”

“嗯?百十來個妻妾?”江北挑了挑眉,下意識的朝着老爹那邊看去……

四目相對。

江萬貫的目光中已經帶起了火苗。

怒氣值+66+66+66……

老子躺着也中槍?

“這麼說來,你那魔爹倒是空有欲而力不足啊。”江北摸了摸下巴說道。

“這……魔物一族產自艱難,能夠讓女巫受孕已是不易,所以父王此生也就只有我兄弟三人。”

“那巫乙爲何如此對你?”

“因爲……父王欲要退位,怕我兄弟三人爭奪家產罷了。”巫丙撇了撇嘴說道。

他對這些所謂的家產沒有任何興趣。

當初,他在這魔域的天空下,追逐着那些妖獸,那纔是他最快樂的時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