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稱號,足以說明一切問題。這不是別人冠稱的,而是其出道之時自已封的的道號。當然,在今時今日,完全沒有人敢於去質疑他。只因為其盛名響徹,是硬生生用自己的雙手打出來的,是不知道多少屍骨與鮮血澆灌出來的名號。

俯視天地,氣吞山河。

其只是安靜的坐在那裡,便散發出這種恐怖的讓人窒息的氣息,頗有年輕至尊的風範,讓人不敢直視。

整個酒樓,霎時間安靜了下來,氣氛凝滯,沒有人說話。

就連跟隨常儀而來的那幾名修者也是臉色不自然,繃緊了嘴巴。

「神?」

「聽聞,你曾經逼迫一名仙女,使其陷身於一座月宮之中?」

突兀的,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瞬間打破了這種緊張的氣氛。

一時間,似乎有殺氣鋪天,森冷的讓人牙齒打顫。

所有人,臉色一下子都變了。

這是一道不容被人揭開的傷疤,甚至,可以說是**裸的挑釁。

那名自稱神的青年,緩緩睜開了眼睛。那並不高大的身體中,突然湧現出一股讓諸天萬界都顫抖的恐怖力量,席捲天地。

剎那間,所有人都忍不住顫抖,渾身汗毛直立。

一場不受控制的殺劫,要開始了嗎?!!! 被稱作神的年輕修者,身影模糊,整個身體都包裹著一副厚厚的甲胃,有斑駁的劍痕刀孔,更有乾涸的聖血殘跡,透著一股無邊無際的戰意和殺氣,鋪天蓋地。

這是一個可怕的存在,以無盡的鮮血和屍骨鑄造出了一條通往未來的神途。據說,倒在其腳下的修者,不下數萬,當真是踏著屍山血海走出來的年輕至尊。

殺劫滔天,血海灌體,我行我素,無所顧忌,這便是他的路,這便是他的道,讓所有人為之驚懼,如同面對著一尊魔神。

此刻,他睜開了雙眸,頓時沸騰而起一股滅絕一切的恐怖波動。只是輕輕瞥了一眼而已,虛空便忍不住的顫抖,隱隱約約之間,似乎有鬼哭神嚎之聲響徹,讓人毛骨悚然。

「怎麼,傳聞有誤嗎?」

「還是說,你惱羞成怒?」

顯然,李昊絲毫不在乎那濺射而出的可怕氣勢,依舊抿著清酒,一臉的冷漠。

「這傢伙,竟然這麼狂妄?」

「不過,倒真是有些氣魄!」

常儀身旁端坐的四聖使忍不住回頭望了望李昊,發出一聲由衷的讚歎。

神的威名,是其硬生生打出來的,是靠著數不盡的生靈鮮血所鑄造出來的。尋常修者,別說如此挑釁了,就連面對他的勇氣都沒有。李昊膽敢如此**裸的諷刺,只是這份膽識,便遠超無數人。

「你是誰!」

神開口,聲音低沉,如同在奮力壓抑著的火山,隨時可能爆發。

「現在,是我在問你!」

「你是不是曾經逼迫過一個叫做冷月仙子的人?」

李昊沒有搭理,斜著眼蔑視著他,漠然道。


「是!」



沒有絲毫的猶豫,亦沒有所謂的掩飾,神的回答乾淨利落。

聞聽神親口承認,眾人心中不由震動。

冷月仙子,亦是一名罕見的人族修者。據說其乃是先天道體,身與道合,擁有著不可思議的戰力。這種體質,舉世罕見,天生親近大道,幾乎沒有所謂的桎梏加身,能夠不受限制的一直提升下去。可以說,只要其能夠順利的成長下去,最少也能夠邁入准帝境,成為一名威壓萬古的絕世高手。

不止如此,有傳聞,冷月仙子風華絕代,風姿卓越,簡直就如同是一名九天仙女下凡,美麗到了極致。而且,其性情冷淡,恍若天空中的清冷明月一般,擁有著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動人心魄。

如此仙女,自然備受人們的尊崇,以至於神都主動追求,想要與之結成一對賢伉儷,共闖帝路。

然而,傳稱,冷月仙子果斷的拒絕了神的請求,才有了那被逼迫逃入月亮上的傳聞,卻沒有想到,今日竟然真的被肯定了。

「那就是了!」

「調戲我的女人!」

「你是準備自裁,還是讓我親自動手!?」

李昊輕聲細語,話語中卻是含著無盡的冷漠,如同在跟一個死人說話!

「我的天,他說什麼?」

「冷月仙子是他的女人,這怎麼可能!」

圍觀的眾人聽到這個爆炸性的消息,頓時心中震動,不敢置信的望著那個白衣的男子。

原本只是以為是帝路的競爭,卻沒有想到竟然還有如此隱秘。

自己的女人被調戲,這種事情放在任何一個男人身上,都是無法忍受的事情。眼前的這兩個人,似乎真的註定了將會有一戰,無法阻止!

「你是誰!」

心中的怒火,終於爆發。


神起身,身上的盔甲鏗鏘作響,甚至那上面沾染的數不盡聖血在此刻都燃燒了起來,散發出一股毀滅性的波動。

「殺你的人!」

李昊輕描淡寫,飲下最後一口美酒。

兩個青年,同樣被冠以神的名號,一個為魔神,征伐古路深處,毫無阻擋,一個為殺神,沾滿異族鮮血,所向睥睨。同為帝路上的競爭者,同為未來的絕世強者,在如今正式對峙在一起!

有必須一戰的理由,似乎,根本無法阻擋。

「還有,常儀是吧,據說你曾經追求過七寶道君?」

「卻不知道,是不是也被你逼迫到了一個地方?」

然而,超乎眾人意料之外。李昊只是稍稍瞥了一眼神,便再次轉移了注意力。

另一邊,神女微微一滯, 情花有毒:竹馬總裁非良人

七寶道君亦是一名帝子,在古路深處頗有威名。有傳聞其長相秀美俊俏,就連最美的女人都為之汗顏。曾經聽聞神女對其有意,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導致其並沒有相守在一起。

「怎麼,他也是你的男人嗎?」

常儀微微一笑,嗓音悅耳,輕而易舉化解了那份尷尬,

「……」

想笑,卻沒有人能夠笑的出來!

「今天是個好日子,不如你和這個所謂的神,一起上如何?」

「讓我見識一下,踏上古路深處的最強者,到底有什麼本事?」

李昊伸展著懶腰,從座椅上起身,語氣平淡,彷彿在訴說著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

白衣飄飄,黑髮舞動,一股股濃郁的仙威從其身上瀰漫開來。

沒有所謂的霸道,亦沒有所謂的張狂。卻繚繞著一種唯我獨尊的無上氣概,充斥著包容天地的無上氣魄。

這一刻的李昊,恍若一尊至高的大帝,微微高昂著頭,俯視眾生。

「不錯的氣勢,似乎值得一戰!」

恰在此時,酒樓中再次出現兩撥修者,分立兩處,饒有興趣的望著眼前這一幕。

其中,一對人馬共十三人,人人身披甲胃,有濃烈的戰意繚繞。這是荒古十三騎,每一個都是赫赫有名的強者,雖然跟帝子相比有一些差距,但是其共生共榮,組合在一起卻是強大無比,連帝子都不願與其爭鋒。

另一邊,赫然是被李昊踩了一腳的帝釋,此刻神情中滿是憤怒,一雙眸子如刀,恨不得將李昊給活剮了。

「要不然,你們一起上?」

李昊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身軀輕輕一震,背後陡然綻放而出一座浩瀚宇宙,噴薄而出一股股令人窒息的神力波動,剎那間鎮壓天地。

這一瞬,圍觀的眾人臉色發白,險些沒有昏死過去。

見識強勢的,見識強橫的,卻真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自信甚至自負的存在。

同為帝子,同為年前一代的最強者。

李昊竟然敢獨身一人挑釁數名帝子,並且張口讓他們一起上!

這簡直就是神跡,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先不論是是否能勝,只是這一股無所畏懼勇氣,便足以讓無數人汗顏。

「你是在找死!」

荒古十三騎神色中湧現一分憤怒,同時邁進一步。頓時,從他們身上沸騰而出一股股恐怖絕倫的神威。清晰可見,一十三道璀璨神鏈交織纏繞在一起,竟然化作了一副玄奧道圖,如同萬道復甦一般,瀰漫而出一縷無上威壓,鎮壓天地萬物。

幾乎同時,帝釋也動了。一上來直接就祭出了一件不朽仙器,甚至復甦了其中神邸,釋放而出最強大的威勢,席捲八荒。

神並沒有動,但是其身上的血氣卻在止不住的沸騰。隱約之間,在其身後,竟然出現了一副九幽地獄的魔影,有數不清的神魔在嘶吼,震懾九天十地。

神女常儀,只是微微起身,腳下陡然升起一座雪白蓮台,綻放出絢爛霞光,竭力阻擋外界那充斥的恐怖波動。她似乎沒有出手的跡象,立於不敗之地之後,一雙眸子緊緊注視著李昊,似乎想要看穿他的全部。

幾位帝子,瘋狂的鼓盪神力,一瞬間所噴薄而出的力量,簡直能夠將天地都給崩碎了。整座酒樓劇烈的顫抖,角落中,虛空中不時有神秘的道紋閃爍而出,保持著殿宇不毀。

那可是一尊准帝所烙印下的不朽神紋,在此刻自主復甦,竟然彷彿有些難以壓制那瘋狂暴漲的力量。

歷經了無盡歲月的殿宇,在此刻如同要被倒翻過來一般,發出一聲聲慘烈的摩擦聲。

「好大的膽子!」

「敢在我琉璃殿中逞凶!」

突然,從殿宇最深處,傳出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隨之一位老者飛出,看到眼前的一幕,頓時驚訝的張開了嘴巴。

「你們在幹什麼,趕緊住手!」

然而,憤怒無法壓下,其大聲的咆哮道。

「發生什麼事了?」

大人物終於被驚動了,源源不絕的從內殿中走出。然而,當看到眼前這一幕,頓時都不淡定了起來。

「那小子是誰,竟然能夠同時承受這麼多人的氣勢?」

有人驚呼,緊緊盯著處在戰圈中心的李昊,眸光閃爍不停。

「先把他們分開!」

一名老人皺眉,伸出一隻大手,如同汪.洋般澎湃的神力一下子釋放而出,將眾人團團籠罩在內。這是一尊九重天的仙王,強行運轉神力,硬生生將幾人給禁錮了起來。

「好大的膽子,你們是想把琉璃殿給拆了嗎?」

「如此張狂,真以為沒人製得住你們了!」

殿宇的主人怒意沸騰,點指著幾名出手的青年,恨不得將他們給撕了。這座神殿,傳承了無盡歲月,極富盛名。尋常時候,即使是成名已久的絕世修者都不敢再次動武,卻沒有想到今日險些被一群年輕人給拆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有大人物揮揮手,將眾人壓坐在座椅上,輕聲喝道。

「回各位前輩,有人挑釁在先,要斬殺我等!」

妻居一品 萬般無奈之下,我們才被動反抗!」

帝釋緩過氣來,眼中泛著一抹冷笑,點指李昊,冷漠道。

「哦,誰這麼大膽子!」

「褻瀆先賢的神殿,當斬!」

果然,有一個老人開口,眼睛緊緊盯著李昊,眸光中滿是**裸的殺意。毫無疑問,這傢伙是帝釋的背後勢力,正在轉動著歪腦筋。

「我知道你,是我聖靈一族的大敵,該死!」

這群大人物中,竟然有一尊聖靈,此刻出言,緊盯著李昊怒道。

「我族的懸賞榜上,也有這人的名字!」

「身上沾滿了鮮血和冤魂,確實該死!」

一尊異族邁步而出,陰冷道。

「既然如此,那就讓他死了吧!」

往日的仇怨,在此刻不在壓抑。幾尊恐怖的存在,竟然同時伸手,就要將李昊給直接隕落掉。 「諸位,別忘了我們這次來是為了什麼!」

「年輕人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決絕吧!」

一名人族護道者邁前一步,阻止道。怎麼說,這裡也是人族的地盤,加之李昊也是人族年輕的帝子,怎麼也不可能讓聖靈與異族在此動手。

「嘿,這人身上有我聖靈一族的鮮血詛咒,被萬道所不容,該死!」

「再者說了,區區一隻螻蟻,也不過是動動手指頭而已!」

然而,那尊聖靈冷笑,眸光如刀,緊緊盯著李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