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劉璐璐的腦海中-出現了兩個小人,其中一個說道:「既然你那麼喜歡你的宇哥哥,為了他做點事情怎麼了?不就是跟小茹一起玩嘛,反正已經答應了三個人在一起玩,現在兩個人也可以先熟練熟練嘛。」

「不,不能這樣,羞死人了。」另外一個小人立刻就反駁道。

可第一個小人卻反駁道:「怎麼不能這樣?你沒看到宇哥哥身邊有多少美女嗎?你覺得自己比祝文雨還漂亮,還有地位嗎?既然什麼都比不過人家,還不好好努力去想想其他的辦法,你難道想讓宇哥哥把你打入冷宮嗎?」

「別的不說,你看看人家小茹,她可是燕都大家族的千金大小姐,人家都不害臊,能夠接納女歡,你有什麼資格來拒絕呢?」

「可是……」

「沒有什麼可是的,現在是小茹感恩你們之間的姐妹情誼,想要帶你,不想讓你被拋棄,一旦你錯過這次機會的話,以後恐怕距離你的宇哥哥會越來越遠。」

「那,要不要試試?」

「何止是試試這麼簡單啊,你還必須要熟練,不能等宇哥哥臨幸你們的時候,讓人家去等待。」

「好吧,我盡量。」

這個小人說完就消失不見了,劉璐璐的腦海當中只剩下贊同的那個小人在自我歡喜的跳躍。

腦海中的交戰完成之後,劉璐璐就把腦袋扭向了關悅茹,小聲的問:「小茹,你睡了嗎?」

關悅茹聽到了,但裝睡,並沒有回答她,而是在心中得意的自語道:「哼!璐璐姐,你忍不住了吧,哈哈,別看你外表很淑女,其實你內心很方盪,這一點從你裡面穿著的Y字褲就能夠看出來。我先不理你,看你打算怎麼做?」

見關悅茹不理會自己,劉璐璐就以為她睡著了,便從被窩裡面悄悄的探出手,輕輕的掀開對方的被子,把手伸到了裡面,拉著了關悅茹的小手。

還別說,這小手真滑膩,掛不得男人都喜歡拉女人的手了。

這一刻就連劉璐璐這麼淑女的女人都忍不住在關悅茹的手上輕撫,還特別的享受。

當然了,她要進行女歡的行徑,不可能一直留戀在對方的手上。

見關悅茹沒有反應,劉璐璐的膽子不由得大了起來,順著她的小手慢慢的往上攀爬,越過她的手臂,碰觸到那柔嫩之處。

終於,關悅茹受不了了,她裝不下去了。

猛然睜開眼睛,瞪著劉璐璐質問道:「璐璐姐,你幹嘛呢?不是說好的睡覺嗎?」

雖然話是這麼說,可關悅茹並沒有阻止劉璐璐的行為。

甚至不等劉璐璐回到呢,她就拉過對方要抽回去的手,慌快的說:「你想通了啊?真好,咱們來看著視頻學習學習……」

……

葉宇並不知道他的一個簡訊會讓這兩個女人如此瘋狂,如果知道的話,他早就這樣調-教她們了。

畢竟身為一個男人,誰不想跟眾多的女人一起大被同眠呢?

只可惜葉宇並不知道這些,他發完簡訊還在心中暗自說了一聲抱歉,之後又給秦雷昌也發了一個簡訊。

明著告訴他,如果三天之內還不聯繫自己的話,那就不要怪葉宇撂挑子了,他會直接把天目組織隊長的職位辭去,把這個爛攤子甩開,愛誰接誰接。

很顯然,秦雷昌並沒有看到簡訊,壓根沒有回應他,讓他的威脅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沒有激起任何的風浪。

葉宇也沒有理會那麼多,又給冉亦菲和徐閩玉祝文雨她們都發了簡訊,告訴她們自己有事,要離開雲溪縣一段時間,有關馨美產品拍攝的事情將全權交由冉亦菲負責,如果中間出現什麼差錯的話,讓她們去找沈志永,由他來幫襯著解決。

安排完這一切,葉宇也感覺到有些累,抱著劉桂香沉沉的睡了過去。

還是電話把他給吵醒的,拿出來手機看了一眼,是徐閩玉打過來的,他看了一眼仍舊在熟睡的劉桂香,急忙把手機給調成靜音,然後把劉桂香放在床-上,讓她睡的更舒服一些,這才輕手輕腳的離開房間,到外面接電話。

「小宇,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怎麼這麼突然的要離開啊?」

徐閩玉有些抱怨的說。

原本這一次葉宇回來,她還打算跟對方好好的溫存溫存呢。

第一天晚上葉宇要去陪著他的未婚妻劉璐璐,徐閩玉爭不過,只能期待第二天。

可現在倒好,第二天還沒有到呢,緊緊是在第一天夜裡,她就接到了葉宇的簡訊,說要離開雲溪縣,那她哪裡還有機會去伺候他嘛。

「劉桂香病重,想會老家看看。」

葉宇沒有隱瞞,把劉桂香的情況給徐閩玉解釋了一遍。

「你說什麼?桂香姐命不久矣?」

徐閩玉驚呼起來,雖然之前她把劉桂香視為自己的情敵,處處針對她。

可自從劉桂香來到了玉宇酒店工作,徐閩玉意識到這個女人已經對自己構不成威脅了,這才放鬆了警惕,跟劉桂香交好。

然後她就發現,劉桂香是真好。

不但工作能力強,為人處世也自有一套,非常恰當得體,而且關鍵的是劉桂香為人還特別好,不管是對她,還是酒店的其他工作人員,劉桂香都能夠笑臉相迎。

尤其是對徐閩玉,劉桂香可謂是照顧有加,就如同是在照看自己的妹妹一般。

這讓徐閩玉很是感動,早已經在心底把劉桂香看做是自己的姐姐了。

而且在徐閩玉辭掉酒店的工作,專心負責生味粉的加工廠,劉桂香更是任勞任怨,把酒店給接管了下來,還順帶著管理生味粉的銷售問題,簡直就是勞動楷模。

徐閩玉很是敬重她,現在聽說她命不久矣,內心不免有些疼痛,眼淚也已經在眼眶當中打轉,眼看就要流出來了。

「小宇,你們在什麼地方,我能去看看桂香姐嗎?」 葉宇剛想答應呢,就聽到房門吱呀一聲響了起來,然後他就看到劉桂香扶著門框,一臉急切的看向自己。

「桂香姐,你不好好休息,怎麼出來啊?」

葉宇驚呼起來,也不顧得去回復徐閩玉,慌快的跑了過來,攬著劉桂香的腰身,把她輕摟到了房間內。

而就在這個時候,手機那端徐閩玉急切的聲音傳了過來。

「葉總,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桂香姐沒事吧?能不能讓我給她通個電話啊?」

葉宇看向了劉桂香,劉桂香也正在看著葉宇。

「是徐閩玉的電話,她想要過來看看你……」

不等葉宇把話說完,劉桂香就拒絕道:「不用了,小宇,我的情況有些特殊,如果她們都過來看我的話,萬一對她們的身體造成了損傷就不好了。」

一聽這話葉宇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畢竟劉桂香是冰體,她此刻周圍幾米之內都是寒流,一般人還真忍受不住。

所以他點點頭,拿起電話說:「閩玉姐,你不用過來了,我們這就打算離開。」

「可是……」

徐閩玉急了,想著自己連桂香姐的最後一面都沒法見到,竟感覺有些委屈,一下子就哭了出來。

「你別哭啊,閩玉姐。」

「我怎麼能不哭呢,這可是我跟桂香姐的最後一面,她連這個機會都不給我,明顯是生我氣。」

徐閩玉哭訴道:「我知道,以前因為看不慣她跟你之間眉來眼去,我心中吃味,做了一些對不起她的事情,可那都是過去,現在我已經改過了,求求你,小宇,讓我見見桂香姐吧,我想送她一程。」

「別說那些喪氣話,有我在,保證不會讓桂香姐出現意外的。」

聽到這些,葉宇就不高興了。

這人還好端端的站在自己身邊,怎麼就成了最後一程呢?這不是在詛咒劉桂香快點死嗎?

徐閩玉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急忙改口說:「我不是那個意思,小宇,宇哥哥,我是真的想見見……」

沒有等她把話說完,劉桂香就沖著伸出手葉宇道:「小宇,把手機給我吧,讓我來跟徐總說。你去洗把臉,清醒一下,咱們等會就要出發了。」

葉宇無奈,只能把手機交給了劉桂香,自己去洗手間洗臉去了。

等他洗漱完畢之後,劉桂香已經回來了,並且把手機還給了他。

「已經安慰好了?」葉宇好奇的問。

「恩,我是她姐,她肯定要聽我的話了,我不讓她過來,她就不過來了。」劉桂香說。

葉宇知道這是劉桂香騙他的,但人家不願意說實話,葉宇只能作罷,簡單的幫劉桂香收拾一下,兩人就一起下樓,開車去了劉塘村。

原本想著現在衛星定位這麼發達,連劉家村這種地方都能夠在地圖上找到,那劉塘村自然也能夠找到。

可當葉宇打開導航之後,整個人都有些傻眼了。

不管是天門市還是雲春市,並沒有劉塘村的存在。

「桂香姐,這兩個市裡面都沒有劉塘村,你會不會是記錯了啊?劉塘村可能在別的市區?亦或者說你老家根本不叫劉塘村?」葉宇無奈,只能沖著劉桂香問。

「這個我不可能記錯,肯定是劉塘村。」

劉桂香肯定的說:「至於為什麼找不到,可能是因為太偏僻了,地圖上不顯示吧。」

見劉桂香如此肯定,葉宇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畢竟劉桂香可是一個病號,而且很有可能活不了多長時間了,葉宇想儘可能的滿足她最後的遺願,別讓她帶著遺憾離去。

雖然沒有找到劉塘村,但葉宇在網上查到了有關開滿格桑花的山脈,山並不是很大,海拔只有一千多米,跟他們劉家村的後山一般,名字就是以格桑花來命名的,叫格桑山脈,橫跨雲春市和天門市之間。

葉宇打算就沿著格桑山脈尋找,如果劉桂香的記憶不錯,肯定能在那一帶有所發現。

來到雲春市的時候,他還想著給蘇政打電話詢問一下。

畢竟蘇政是雲春市蘇家的人,蘇家在雲春市當地可是有名望的大家族,借用他們的人脈幫自己尋找劉塘村肯定能夠事半功倍。

不過最後葉宇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畢竟這件事情是他個人的私事,不能隨便的動用組織的關係。

再說蘇政是蘇家的人,隸屬於奇門世家,一旦自己欠下了他的人情,以後不好償還的。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他能夠找到劉塘村,既然已經來此了格桑山脈,劉塘村肯定已經不遠了。

只是讓葉宇鬱悶的是,他開著車子沿著格桑山脈一路從雲春市來到了天門市,仍舊沒有一個人知曉劉塘村的消息,大家一聽說劉塘村,都不斷的搖頭,表示自己沒有聽說過。

直到葉宇他們把格桑山脈快要環繞一周的時候,突然發現一大群人往山上跑。

他們一個個手中都拎著東西,有的是水桶,有的則是臉盆什麼的,而且都裝著水,哪怕水都盪了出來,也沒能阻止他們奔跑的腳步。

這些人一邊跑還一邊喊著救火,格桑山脈著火了之類的話語。

葉宇往大家奔跑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真,在格桑山脈裡面冒出了滾滾濃煙,看著勢頭,火著的還挺大,這麼些人只拿著這些工具,如果附近沒有水源的話,根本沒有辦法把火撲滅。

葉宇停下了車子,他想要過去救火。

憑藉雨露秘術,給著火的地方下一場雨他還是能夠做到的。

再加上這些農民帶上來的水,保證能夠把火給撲滅,挽救山林的損失。

只是當他回頭看了一眼昏昏欲睡的劉桂香,便把想要下車救火的念頭給掐滅了。

桂香姐已經快要不行了,自己必須抓緊時間去尋找劉塘村,讓她沒有遺憾的離開。

恰巧就在這個時候,劉桂香睜開了眼睛,虛弱的說:「小宇,你下去幫他們救火吧。」

「這怎麼行,咱們還沒有找到劉塘村呢。」葉宇立刻就反駁道。

劉桂香聽到這話,臉上離開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搖搖頭說:「小宇,我知道你是為我好,可咱們身為華夏國的子民,時時刻刻受著這個國家的哺育,我們應該立志要為這個養育我們的國度做點事情。」

「現在機會來了,你怎麼能夠坐視不理呢?」

「可是……」

葉宇還想說什麼呢,就被劉桂香阻止道:「別可是了,咱們找了那麼長時間都沒有找到劉塘村,也不急於這一時。再說這格桑山脈是我從小生活過的地方,我也不想見到它被大火燒沒了。」

「那行吧,你先在車裡休息,我去救火。」

葉宇不再爭辯。

再耽擱下去的話,火勢會越來越大,到時候想要再救恐怕都來不及。

匆忙的下車,葉宇就直奔著火點而去。

到地方,他就看到很多農民都把帶來的水給潑到了火上。

水倒完了,就拿鐵鍬挖土,把火勢給隔開,有些甚至直接把土甩到火上,來隔絕氧氣,從而達到滅火的目的。

見到眾人忙碌,葉宇並沒有上前搭話,而是悄悄的躲在旁邊的一棵大樹下,暗中施展雨露秘術,調集了凝結在周圍的水珠,讓它們形成霧水,盡數降落在著火點上。

猛然見到下雨了,眾人立刻就興奮起來。

「看,下雨了,老天都在幫我們留著這片森林。」

「大家趕快加把勁,趁著下雨,咱們趕快把火給撲滅,讓裡面的人減少一些損失。」

聽到這話,葉宇不由得一愣。

裡面的人?

難道這格桑山脈裡面住的還有人?

誰閑著沒事了,住在這裡面啊?沒水沒電的,怎麼過活啊?

不過葉宇見到眾人都在忙著救火,也就沒有上去過問,而是幫著救火。

有了那一場雨,火勢被壓了下來,再眾人的幫助下,沒多少會就把火給徹底的撲滅了。

即便是如此,這一片森林也被燒了一大片,看著儘是一些被燒毀的樹木和花草,很是凄慘。

好在這裡沒有住人,不然的話,指不定都給燒死了。

不對,想到了住人,葉宇猛然想到剛剛救火的時候有人說讓裡面的人減少有些損失,莫非真的住的有人。

葉宇便拉著身邊的一人問道:「老哥,剛剛救火的時候,我聽說這裡面還住著人,可是人呢?怎麼沒有看到啊?」

「你傻啊,發生了這麼大的火災,怎麼可能還有人住在裡面呢,他們都在參加救火呢。」那人白了葉宇一眼說。

剛好被旁邊的一個上了年紀的人聽到,對方看了葉宇一眼,皺著眉頭問:「我看小兄弟有些面生,應該不是這一帶的人吧?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啊?」

「哦,我是雲河市的人,過來尋找劉塘村,剛好碰到這裡發生了火災,便前來救火。」

葉宇也沒有隱瞞,隨口就說道。

畢竟他不知道劉塘村在什麼地方,需要不斷的打聽,剛好救火給這些人留下了好印象,便隨口打聽起來,問他們聽沒有聽說過劉塘村。

那兩人一聽就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劉塘村在什麼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