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她已經聽了好幾遍了,為什麼最近總有人問這種莫名其妙的問題呢?肖瑤瑤說:「天宮雖然漂亮,可是肖瑤瑤更喜歡奧城啊!」

喬喬認真地看著她的眼睛:「肖瑤瑤,聽姐姐跟你說,三天以後你要去天宮,從此以後那裡就是你的家,這是你的宿命,你不能違抗,明白了嗎?」

「喬喬……。」陸安陽想制止她,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哎,不該這麼早就讓肖瑤瑤知道。

肖瑤瑤怔怔地看看他們,哥哥姐姐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要突然說這種話?

眼波里忽然蕩漾出水晶般的光芒,肖瑤瑤吸著鼻子說:「為什麼?」

喬喬捂著臉哭起來,撲到陸安陽的懷裡:「如果,如果肖家有一天能和家主對抗了,姐姐一定把你帶回來!」

有一天,有一天一定能的!

肖瑤瑤不會一輩子都留在天宮,總有一天,等肖家強大起來,她會親手,把肖瑤瑤帶回來……

小文守在車子旁,剛才看到宴會中慌慌張張跑出許多人,就知道出了事,現在看到端木先生也出來了,更覺得不妥!連忙迎上去:「端木先生,出了什麼事?」

「看到小紅了嗎?」端木玉沉聲問,把瑤放到車子上,眼底一片灰色的深淵。

小文眼光一閃:「剛才我看見她跑出來,神色有異,我便派人跟著她。」

「把她抓回來,立刻!留下活口!」端木玉牙齒間一個字一個字吐出來,夾雜著冷冽的殺氣。

小文連忙吩咐下去,跳上車子:「端木先生,回公司嗎?」

「對!」端木玉看著昏睡中竟然沒有一絲動靜的肖瑤瑤,心中湧起從未有過的恐懼。

「端木玉?」跟著出來一同上了車子的端木瑾疑惑道,「小紅是如何下毒的?」

「她指甲里藏著毒,」端木玉垂下眼瞳,手指收緊,骨節泛著青白色。

原來端木玉也看到了,端木瑾暗嘆,「端木玉既然知道她藏著毒,為何還讓她接近肖瑤瑤?」

端木玉眯起眼:「她的另一隻手放在她的章門穴上。」如果不是看到小紅這個微妙的動作,從他的角度,恐怕都不能發現她在下毒。

「她為何要這樣做?」

「端木瑾。」端木玉緩緩吐出這三個字,聲音雖輕,卻有千鈞的重量。

端木瑾一怔。

車子飛快地朝端木家大少爺府的方向飛馳,端木玉心急如焚,把肖瑤瑤抱起來:「肖瑤瑤,醒一醒!」

懷中的人彷彿睡過去一般沒有絲毫動靜,身子軟軟的,依舊溫暖。

突然之間那麼害怕,她會不會永遠這樣睡下去……

「端木玉!」端木瑾按住他的肩膀,「肖瑤瑤不會有事。」細長的眸中閃過一絲憐惜,端木瑾忍不住用指尖小心地,輕微地,碰了一下端木玉的臉。

胸中忽然湧起一股大火,燒得全身滾燙。

端木玉此刻全身心都在肖瑤瑤身上,毫無所覺,忽然間低下頭,含住肖瑤瑤紅潤的唇瓣。

「端木玉!」端木瑾大吃一驚,用力把端木玉拉開,「她已經中毒了,你救不了她!」那麼冷靜睿智的端木玉,竟然也會如此痴傻。

「毒沒有進到她口腔,她一直昏睡,不會流進身體里。」

端木瑾收緊手指,在他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一把抓住他的雙肩:「夠了!」

端木玉眸中瞳孔緊縮,看著端木瑾。

端木瑾偏過頭:「端木玉應該以大事為重,端木家老太爺……應該不行了。」

「大事?」端木玉忽然冷笑一聲,「你心裡的大事就是繼承人嗎?」

端木瑾抿唇不語。

「我會把繼承人給你,」端木玉眸底一片冰冷,連同周圍的空氣都冰冷地彷彿凍結,「可我的大事,就是肖瑤瑤,我要救她!」

「我不同意!」顛簸的車子中,端木瑾的聲音忽然拔高,手指著沉睡不醒的肖瑤瑤,「我希望她從此就消失,永遠不要出現在你的生命里!」

端木玉抬起頭,即使車子里光線昏暗,依舊讓他臉上的震驚清晰地任何人都看得清楚。

端木瑾冷冷地笑起來,笑聲里夾雜著一些破碎的低沉:「是,我是變態,我是喜歡你,我從小就喜歡你……。」

端木玉眼中的光變幻萬千,忽然凝聚又忽然消散。

「端木瑾,你喝多了。」端木玉冷靜的輕輕吐出幾個字。

最無情的宣判,端木瑾望著他笑,狹長的鳳眼本該多情又嫵媚,此刻卻有微微的光亮透出來:「我醉了,我醉了…….恭喜端木玉,終於可以和心愛的人成親。」

車子停下,小文在外面說:「端木先生,到公司了。」

端木玉沒有片刻停留,抱起肖瑤瑤走進公司。

小文留下來,站在車子旁恭聲道:「端木家的二少爺請進公司。」

「不必了。」端木瑾看著門口消失的秀美背影,如此決絕,沒有任何的留戀。忽然間不知什麼原因,竟然扯動唇角笑了起來。

小文看他這個笑容看得心驚,端木家的二少爺一向風流溫雅,雖有時也會生氣或者不高興,卻從未像今晚這樣,渾身透著一種詭異的邪氣。

上揚的唇角和狹長的眼瞳,讓人彷彿看到一頭兇猛殘忍的野獸。

小文施了禮,連忙進去。

秦力接到消息,跑出來,看見端木玉懷裡昏睡的肖瑤瑤,立刻說:「端木先生,小紅已經帶回來了。」

「立刻帶來見我。」端木玉一邊走,一邊咬牙切齒地命令,那個女人,絕對不會放過她!

肖瑤瑤安安靜靜躺在床邊,臉頰上有一抹紅暈,那是剛才喝了酒染上的,端木玉看到,更加痛心疾首。

御醫跪在床邊診斷,半響才皺眉道:「回端木先生,夫人沒有任何中毒的跡象,只是中了一點點迷藥而已,睡一覺就不會有事。」

「迷藥?」端木玉看著肖瑤瑤的臉,沒有任何不妥,確實像昏睡了的樣子。

可是小紅搭上一條小命,只是為了對肖瑤瑤下一點迷藥嗎?

不可能!

蛋定寶寶:爹地是土匪! 端木玉站起來,大步走向外間。

秦力已經押了一個錦衣羅裳的女子跪在廳中。

「梁小姐。」端木玉居高臨下俯視跪著的小紅,氣勢如虹,叫人心驚,「你究竟對肖瑤瑤下了什麼毒。」

小紅抬起頭,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少爺的毒,那些庸醫怎麼可能看得出來?」

站在一旁的小文卻渾身一驚!

那個笑容……和剛才門外端木家的二少爺臉上的笑容,多麼相似……

渾身上下都湧起一股十分不舒服和恐怖的感覺,小文第一次感覺手和足都無比的冰涼,似乎一瞬間到了三九寒天。

怎麼回事?

難道端木先生真的沒有猜錯,端木家的二少爺暗中和端木瑾有交往?

可是……端木家的二少爺沒有必要這樣做!

錚——

蒼茫的夜空中,一聲單調的琴音忽然想起,彷彿從天上傳來,動聽中夾雜著一絲神秘,像某種宗教的召喚。

錚——

又是一聲,雖然是單音,可是動聽之處,讓人從心底湧起一種奇怪的感覺,似乎是……想流淚的感覺…..

小紅眼前彷彿看見無數美麗的花瓣,笑容擴大,越發顯得詭異駭人:「到了!」

小文一個箭步衝上來,一時間忘了男女授受不親,揪住小紅的衣領:「怎麼回事!?」

小紅詭異的目光轉向端木玉,仰頭大笑,美麗的容貌一瞬間變得十分猙獰:「端木家大少爺,你再也不是神話了!」

端木玉渾身一震,灰色的眼瞳忽然急速地旋轉,衝進裡面的房間:「肖瑤瑤!」

小紅的笑聲在夜空中傳的十分遠,尖利地彷彿無數把尖刀,眾人心頭沒來由地一痛。

不再是神話?

這個女人居然膽敢說出這樣的話,端木家大少爺永遠都是神話!

房裡,肖瑤瑤依舊安靜地睡在床上,沒有什麼不對勁。

端木玉懸著的心才放下來,在床邊坐下,握住肖瑤瑤的手:「我不會讓你有事的,乖乖睡一覺,醒來后就沒事了。」

望著窗外的月,缺月,可是很美。

淡淡的月光籠罩下來,照著端木玉沒有瑕疵完美的臉。

錚——

第三聲瀟洒快意的人生響起,端木玉忽然微微皺起眉,胸口痛了一下,眼前的一切變得紛亂。

外廳眾人又是一陣喧鬧,恨恨地看著跪在地上的小紅。

小文怒道:「快把解藥交出來!」

「少爺的毒從來沒有解藥。」小紅一笑,雖然身為階下囚,仍舊十分美麗。

眾人看得咬牙切齒。

秦力比較冷靜:「等端木先生出來再處置她!」

「端木先生!」小文看到從裡面的房間走出來的端木玉,第一個衝上去,說:「端木家的二少爺可能和端木瑾真的有關係!」他雖然沒有證據,只是憑藉剛才那一個笑容,可是已經十分篤定了。

「給我備馬。」端木玉走出來,面色如常,沒有什麼異樣。

小文一怔:「端木先生要去哪兒?」

「不必問去哪兒,我很快就回來!」 穿越到大蛇無雙 端木玉邊走邊說,「任何人都不準跟著我!」他出言警告,已經讓小文不敢說什麼,端木先生之下,就是他在沙漠里的眼鏡蛇部隊中稍有地位,端木先生這樣說,分明是在警告他。

可是……

秦力按住小文,示意他不要多說,把馬牽到端木玉面前:「端木先生小心一點兒。」

端木玉一聲不吭,開車而去。

小文上前拉住秦力:「你怎麼也不攔著端木先生!現在這個時候,端木瑾分明是有圖謀!」

「沒有辦法,端木先生為了肖瑤瑤小姐,什麼事都肯做。」秦力也是一臉凝重,「況且,我相信端木瑾不會對端木先生怎麼樣。」

端木家大少爺統管著海港城最大的公司系統,他一出事,端木瑾的人肯定會造反,加上沙漠里的眼鏡蛇部隊的力量,區區一個熱帶雨林眼鏡蛇部隊,頃刻間便讓他消失無蹤。

只是,心裡還是隱隱約約擔心。

武破九荒 「小文,你派出沙漠里的眼鏡蛇部隊的高手,遠遠跟著端木先生。」

「好。」小文親自下去,自然要找沙漠里的眼鏡蛇部隊最厲害的高手。

入夜的海港城大道上,已經看不到人,端木玉單人匹馬,到了城門口,守城傭兵大喊:「是誰!」

端木玉抬起頭。

守城傭兵一看,立刻嚇得屁滾尿流:「快,快開城門,端木家大少爺要出城!」

城門立刻大開,傭兵匆匆跪下來。

端木玉沒有多看一眼,開車飛快奔向城外。

「半夜三更,端木家大少爺一個人出城做什麼?」

「誰知道,哎,還是不要問了,擔心小命啊。」

城門再次關起來,守衛又說:「看著點兒,要是端木家大少爺一會兒回來了,立刻下來開門,不準耽擱!」

「是是是。」誰敢不下來開門?除非不要腦袋了。

看來今晚要警惕一些了。

傭兵說話的同時,沿海公路上已經掠過無數條白影,速度奇快,追著端木家大少爺去了。

若是讓人看見,還以為是半夜出來索命的鬼呢。

汽笛的轟鳴聲在空蕩蕩的城外迴響。

忽然間,剛才只響了三聲的瀟洒快意的人生忽然再次響起來,這一次,瀟洒快意的人生激越繚亂,宛如群魔亂舞,在夜空中到處肆虐,呼嘯,追逐。

端木玉停下車,跳下阿斯頓馬丁,走進一片深林。

肖家的大小姐要嫁給家主的消息像炸彈一樣在天地間傳來,作為家主的第一位正式迎娶的的女子,肖家的大小姐擁有無上的榮耀。

成為家主的妻子,和家主一同統治天地萬物。

神族和肖家的此次聯姻,是否也暗示著什麼,兩個全然不同的種族終於開始聯手了嗎?

各族之中,多了許多蠢蠢不安的因素。

肖瑤瑤不高興被人擺弄來擺弄去,穿上她從來沒有見過的漂亮衣裙她也不高興,這一次,她要到天宮去,並且就像喬喬姐姐說的那樣,再也不會回來了。

她不高興,一連幾天,都不打算和任何一個人說話,等到被帶上前往天宮的車駕里時,才想起從馬車裡探出一顆小腦袋,望著站在奧城大門外送她離開的親族。

父王,母后,陸安陽哥哥,喬喬姐姐,還有很多很多熟悉的人……

肖瑤瑤眼眶紅了紅,把頭縮回馬車裡,吩咐道:「走吧。」

天馬拉的車一下子就衝上了九重天,她沒有哭,在心裡輕輕告訴自己:我不會離開,總有一天,我還會回來的……

九千多年之後,當她再次踏上奧城的土地時,驀然想起今日這一刻,恍然若夢,那個時候何曾想過,這一走,竟然就走了九千多年…….

她並沒有立刻就見到家主,帶她來的人只奉命把她安置在月華宮中,便離開。

肖瑤瑤從月華宮裡跑出來,四處看著,一排排宮殿望不到盡頭,她順著迴廊一直走,路過的天女看到她全都嚇了一跳,但是誰也不敢說什麼。

肖瑤瑤走了一段路,忽然聽見有人高聲說話,下意識地躲到柱子後面,因為他聽到那人提到了『肖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