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龍小小倒是沒有想到.魔皇還有孩子.她以為他除了侍妾便是孤家寡人了.

“花尋.花尋…”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龍小小抬頭一看.是一個穿著素色衣裙的女子.眉目間帶著一絲焦慮.


“娘親.我在這兒.”眼前的小女孩大聲的答應著.龍小小挑了挑眉.原來她叫花尋.那是不是說明魔皇也姓花.她記得十大神族便有一個花家.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麼關係.

“花尋.你如何在這裡.讓娘親好找.”女子責怪的看了她一眼.花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隨即指著龍小小道:”娘親.這便是二娘說的狐狸精.花尋不能讓她將爹爹搶走了.”龍小小頗有些無奈.此刻她有些像在原配和孩子面前的小三.

“如何能聽你二娘瞎說.娘親不是告訴過你.不能與二娘走的太近了嗎.你又不聽話.””可是…二娘有好多漂亮首飾…”花尋嘟著嘴說道.又換來女子瞪了她一眼.花尋趕緊縮了縮脖子.

女子有些歉意的對著龍小小笑了笑:”對不住啊.姑娘.花尋年紀小.不懂事.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一舉一動謙和溫柔.讓龍小小也生不起氣來.當即搖了搖頭:”花尋是真性情.很像我的一個朋友.我不會怪她的.”

見龍小小一臉溫柔的看著這些花.女子問道:”姑娘很喜歡這些花.”龍小小點了點頭:”所有人都是喜歡美好的事物的.”

“聽到姑娘這樣說.我種的這些花也算是有意義了.””這些花是你種的.”龍小小驚訝的問道.

女子溫和的笑了笑:”要是不嫌棄.去我那裡喝一杯花茶吧.”

花園的最南邊.有一棟兩層的竹制小屋.小屋前還圍了一個菜園.園子里種了些瓜果蔬菜.還養了些小雞小鵝.龍小小一看到這裡便喜歡上了.她想著萌萌一定很喜歡這裡.她離開時未同萌萌說過.回去后萌萌定然會怪她的.想到這裡她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龍小小就在院子里的石桌石凳上坐著.女子去泡茶.綠意從開始就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能不說話.便不會說話.而花尋.則一臉戒備的盯著她.龍小小笑著看她.最終將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臉紅的轉過了頭去.

不一會.女子便泡開了茶.用透明的茶壺裝著.茶水是淡淡的綠色.兩個物體在一起相得益彰.顯得十分的精緻.茶杯也是同色的玻璃杯.造型小巧獨特.龍小小拿在手中把玩.便有些愛不釋手了.

“姑娘喜歡這套茶具嗎.”女子笑著問道.龍小小點點頭:”是.很少看見這樣漂亮精緻的茶具.”

“這一套茶具是我讓琉璃師父為我專門燒制的.天下間可就這麼一套.姑娘要是喜歡.便送給你了吧.”龍小小聞言忙擺了擺手.她可不能奪人所好.

女子也不勉強:”姑娘可喚我藍羽.我與姑娘也算是一見如故.就叫姑娘紫鴛可好.”女子的爽快也讓龍小小頗為投緣.她最不喜歡那種陰測測的對你笑的女子.表面上姐姐妹妹叫的親熱.說不定哪一天她便會捅你一刀.於是龍小小也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你是這花園中的花匠嗎.”龍小小問道.女子淡淡的笑了笑.遞給龍小小一杯花茶.算是默認了.”可花尋…”龍小小看向一旁的花尋.斟酌著語言.

龍小小接過花茶喝了一口.一股異香頓時撲鼻而來.她眼前不禁一亮.這花茶好香.喝下去淡淡的味道.但是留在嘴裡的香味能持續許久.而且沒有一般茶葉的苦澀.還帶一點花朵自身的清甜.

藍羽見龍小小喜歡.臉上的笑意更深:”我是將新鮮花瓣採下.用特殊方法密封七七四十九天.再在太陽下曬一周便可.泡出來的茶便沒有苦澀.只剩香甜.”

“果然好喝.藍羽真是賢惠.”龍小小見藍羽轉移了話題.也沒有繼續追問.她知道.藍羽一定會告訴她的.

果然藍羽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我本是天上的花仙.被魔皇看中.奪了過來.硬是將我一身的仙氣給消去了.如今將我變成了一隻花妖.我也算是空有一身本事了.”她自嘲的笑了笑.龍小小倒是有些驚訝.原來藍羽本是花仙.怪不得這些本事如此嫻熟.

“花尋是個意外.魔皇的侍妾都不允許有孩子的.那日魔皇喝醉酒.與我…事後也沒安排人送葯.我自己也沒有經驗.便沒當回事.后來便有了花尋.魔皇對她也是愛理不理.所以這孩子格外渴望父愛.所以才會受人擺布.”說完藍羽眼中有些暗淡.龍小小看著她.心中有些同情.可能至此.藍羽才會與花尋搬到這裡來.不問世事了吧.不過花尋終究是個小女孩.嚮往著那些漂亮的首飾.

龍小小看了看那間小屋.其實她便想與心愛之人住在這樣的房子里.養一屋子花草蔬果.還有小動物.再有一隻看門的小狗.還有兩個活潑可愛的孩子.一想起孩子.龍小小的眼眸便又淡了下去.

花茶之後.藍羽又端出了一籃子的餅子.吃到嘴裡有一股鮮花的香味.是用花瓣做的鮮花餅.還有一種用青草所做的青草餅.味道帶一點點苦澀.但清淡軟糯.很是好吃.

離開時.藍羽還為龍小小裝了些花茶和餅子帶走.並邀她下次再來玩.龍小小笑著答應了.走到門口.她的頭卻一陣眩暈.她回頭看了一眼.只見藍羽淡定的坐在桌前.表情已不如開始那般溫和.帶著些冷冽.而花尋也沒了天真可愛和直率.綠意站在那裡.眼神有些複雜.似乎是不知道該救她還是不救.

看了一圈.龍小小便暈了過去.藍羽看了她一眼.勾起嘴角.看著有些掙扎的綠意:”她可是最像那個女人的人.你能爭得過她.”綠意聞言.也不再糾結.不再看龍小小.冷聲道:”我會去稟告魔皇.紫鴛姑娘逃走了.”藍羽滿意的笑了笑.


待綠意離開.藍羽與花尋將龍小小拖進了竹房的地下室.地下室內各種刑具和人骨.可見兩人平日里已經害了不少人了.

“姐姐.怎麼處置這人.”花尋開口道.原來她是藍羽的妹妹.而非是女兒.”先將她綁起來.”花尋聞言開始拿著繩子.動作熟練的根本不像一個小女孩.

她剛剛將繩子套上龍小小的手時.卻發現她已經睜開了眼睛.花尋嚇得繩子掉在了地上.

“姐姐.她醒了.””不可能.我下的…”

“蒙汗藥是吧.”龍小小笑眯眯的接過話茬.”我猜.你那些食物里至少有三份蒙汗藥.嘖嘖嘖.可真是大手筆.”龍小小感嘆道.

藍羽冷眼盯著她:”你是何時發現不對的.”龍小小故意皺著眉想了想:”我想想.是剛剛進院子呢.還是你去給我泡茶時.”藍羽大驚:”這麼早.你分明對我說的話深信不疑.”

藍羽與花尋一直防著龍小小.見她又向前了幾步.竟被逼的退後了幾步.

“是啊.我不裝作深信不疑.你如何能上鉤呢.我又如何能知道你的陰謀呢.根本沒有什麼二娘吧.一切都是你們兩姐妹自導自演的.剛剛開始我還真的差一點就信了呢.”龍小小一邊打量著這間刑室.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很快.藍羽便恢復了淡定.知道了又如何.她們兩個人.且都是用毒高手.還怕這樣一個小小的狐狸精不成.

“你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你能逃得出去嗎.”藍羽冷笑著說道.龍小小看了她一眼.偽裝已經撕裂:”我說過我要逃嗎.只不過我很好奇.你妹妹應該不叫花尋吧.花尋是你女兒的名字.”

藍羽眼中出現了一絲痛意:”沒錯.我妹妹真名是藍翔.不是花尋.花尋…是我為我女兒取的名字…”她的聲音有些沙啞.彷彿壓抑著什麼.

“姐姐.同她說這麼多幹嘛.直接殺了便是.這女人的容貌與那人如此相似.也算是為花尋報仇了.”藍翔有些不耐煩了.狠毒的說道.

龍小小始終帶著笑意的看著她們.兩人心底有些奇怪.但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沒有退路了.


藍翔猛的朝著龍小小撲過來.手中握著的毒藥也同時撒向龍小小.誰料.龍小小竟絲毫不避開那些藥粉.一掌向著藍翔打去.藍翔來不及避開.一扭身.竟吸到了自己的毒藥.藍羽在一旁看的心驚.忙將藍翔給接住.

藍翔的臉瞬間變得青紫.可見毒藥有多厲害.藍羽從藍翔的懷中掏出一瓶解藥.喂她服下.好一會.才緩過來.不過整個人躺在地上不能動彈.

“你…你為何不怕我的毒藥..”藍翔強撐著問道.龍小小攤了攤手:”我也不知道啊.或許你買到了過期的.”藍翔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她是號稱三界最毒的鬼老的弟子.所有的毒藥都是她自己研製.拿了活人做的實驗.沒人能逃得過.

龍小小也並非是運氣好.只不過在她還是龍薰時.天師便教給她一個獨門功法.專克天下毒藥.所以她才能不被蒙汗藥和藍翔的毒藥所傷害.

“原以為藍翔一人對付你足矣.沒想到.你還有幾分本事.”藍羽臉色有些難看.站起身.突然.在原地消失了.龍小小心中大驚.動作好快.龍小小凝神貫注.捕捉每一絲氣息.突然.頭頂傳來一陣波動.龍小小伸出手往頭頂一拍.一聲悶哼傳來.隨即藍羽現了身.捂住胸口.嘴角帶了一點血絲.

“你到底是誰..你這些手段絕不是簡單的狐狸精能有的.”藍羽沉聲問道.

龍小小活動了一下手腕.太久沒動手.加上這個身體不如前世強壯.這一下竟有些生澀.不然怎麼可能只傷到她的一點皮毛.

“你不過是胡亂猜測罷了.技不如人就進行人身攻擊嗎.你這招也太不厚道了.”龍小小道.

藍羽冷哼一聲.抹去嘴角的血跡:”是不是你自己心裡清楚.你接近魔皇到底有什麼目的.””能有什麼目的.我不過是路過魔宮暈倒了.被人救進來了而已.我不過一個弱女子.能對大名鼎鼎的魔皇做什麼.”

藍羽的眼裡明顯的不相信.龍小小也沒辦法.”你問了我這麼多.該我問問你了吧.我沒招你沒惹你的.你為何要害我.”

“你的確與我沒什麼仇怨.你錯便錯在不該長這張臉.”藍羽恨恨的說道.龍小小有些哭笑不得的摸了摸自己的臉:”我長這樣是爹媽給的.我有什麼辦法.又沒吃你家的米.礙著你什麼事了.”

“就是這張臉…就是這張臉.害死了我的花尋.”藍羽大喊道.眼裡淚光閃爍.

龍小小皺了皺眉.這張臉.那麼就是紫鳶.紫鳶只是一個人類.如何能害死她的女兒呢.

“那時.我的小花尋剛剛兩歲.多可愛的孩子.那賤女人過來假模假樣的看望孩子.花尋不懂事.就踢了她一腳.你說說.小孩子力氣能有多大.她居然對魔皇哭訴.結果第二天.魔皇便將我的花尋給丟進了蛇窩.好多的蛇啊.我的小花尋哭著喊著:娘親.我好疼.娘親.救救我.我卻被一旁的侍衛架住了手腳.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的小花尋被蛇活生生的咬死.先是小手再是小腳.最後.連小臉也看不見了…那賤女人和魔皇都站在那裡看著.臉上還帶著笑容.你知道嗎.他們竟然在笑.哈哈哈.多諷刺啊.后來.三界大戰.是我將那女人推出去送死的.她死的好啊.我將她的屍體也拿去餵了蛇.終於.能為我的花尋報仇了.終於…我的花尋不寂寞了…”

藍羽說完.已經有些瘋狂了.滿臉的淚水.龍小小心中忽然有些同情她.她自己也有孩子.知道那種痛苦.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她的痛苦應該去找魔皇發泄.而不是牽扯無辜的人.

“所以.你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長了和那蛇蠍心腸的女人如此相似的臉.”藍羽說著.又朝著龍小小撲過來.龍小小皺著眉後退著.她有些不忍心置她於死地了.邊退邊與她說著:”你應該去找魔皇報仇.而不是牽扯別人.””你以為我不想找他報仇嗎.我的妹妹已經被他打去了幾百年的修為.變成了小孩子的模樣.他還拿花尋轉世來要挾我.我如何找他報仇..”藍羽說著.掌風更加的凌厲.龍小小隻得出手抵禦.

前世的功法用起來有些生澀.不過對付這樣一個瘋狂的女人.也足夠了.最終.藍羽被打倒在地.面色有些頹廢.藍翔此時已經被她們帶起的掌風打的暈了過去.

“要殺要剮.就快些.栽在你手裡.我也認了.”藍羽閉上了眼.”我為什麼要殺你.”龍小小拍了拍手.手掌有些酸澀.藍羽睜開眼.看了她一眼:”我不相信這世界上以德報怨那一套.”

“我也不信.”龍小小笑著說道.”不過.我沒有理由殺你.雖然你要害我.但是我現在毫髮無損的坐在這裡.況且.我本也是有孩子的人.能體會到你的痛苦.”藍羽聞言.眼裡又流露出一絲痛意.

“這樣吧.我們做一筆交易.”龍小小蹲在她的面前說道.”什麼交易.”藍羽聽到她也是有孩子的人.表情也緩和了些.

龍小小將自己來這裡的目的說了一遍.當然.隱瞞了自己的身份.藍羽聽完眉頭微蹙:”這個解藥我不知道在哪裡.但是我可以配出來.不過.我為什麼要為你配置解藥.”

“我呢.可以去幫你看看花尋的轉世.說不定.還能求得閻王將她的下一世重新再托生到你肚子里.讓你們母女再續前緣.”藍羽眼中分明有了亮光.顯然是對龍小小的提議十分的動心.

“姐姐.你別信她.”藍翔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怒氣沖沖的說道.藍羽看了她一眼.卻沒有答話.而是轉過來問龍小小:”我憑什麼相信你.””不憑什麼.你相信我.便還有一絲希望.不信.便半絲也沒有.”

藍羽沉吟了半晌.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不過事成之後你要帶我離開這裡.”為了再次與花尋相遇.她得先保住自己的性命.

龍小小點了點頭.答好.這筆交易就算是完成了.

“解藥需要三天時間.我到時會派人通知你.”龍小小點了點頭.

藍翔頗有些不服氣.龍小小見狀笑眯眯的走過去.藍翔驚的往後挪了幾步:”你要做什麼..””我知道你想去揭發我.不過你要清楚.我們三人現在可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事情.我想.鬼老應該不想看到自己的徒弟英年早逝吧.”

藍翔瞪大了眼:”你如何知道家師是鬼老.””不過是偶然與他對了幾招.”藍翔心中更是不可思議.鬼老在三界中素來沒有人能在他的手下過三招.如今龍小小竟說過了幾招.還如此輕鬆的模樣.師父往日里說過.也只有那個人…莫非…

藍翔看著龍小小的眼裡情感劇變.最終帶著一絲絲敬佩.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龍小小扔下了這句話便離開了.


留下屋子中的兩人:”姐姐.你信她.””如今.也不得不信了.她的本事.哪像一個普通的小妖.我想賭這一回.”

解藥到手了.龍小小也不想再去花園中閑逛了.徑直回了她居住的卧房.回去后就看見魔皇一臉怒氣的坐在她的屋子裡.看見她明顯一怔.

接著迅速的沖了過來.一把將她摟住.龍小小剛想推開他.就聽魔皇的聲音從頭頂傳來:”別動.讓我抱一抱.”聲音帶著些沙啞.

“稟報吾皇.沒有找到.”門外一名侍衛低聲說道.”不用找了.”魔皇對著外面吩咐一聲.接著放開了龍小小.細細的看了她一會.才道:”你去了哪裡.”龍小小故作疑惑:”我不過是聽你的去花園逛了逛.怎麼了.”想必綠意是來打了小報告.說她離開了.正想著.綠意推開了門走了進來.看見屋內的龍小小.一副受了驚嚇的模樣. “你怎麼…”綠意有些結巴的說道.”綠意姑娘見我回來怎麼不太高興的樣子.”龍小小笑著問道.魔皇見狀面無表情的掃了綠意一眼.綠意瞬間清醒了過來.忙道:”怎麼會呢.奴婢是在擔心姑娘.如今回來了.可太好了.”綠意的聲音有些乾澀.她以為龍小小已經死在了藍羽的手中.沒想到她居然活著回來了…

“我不過是去逛了園子.去藍羽姑娘那兒喝了茶.你也是同我一起的.為何無緣無故就說我跑掉了呢.”龍小小皺著眉問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她善待別人.別人卻想害她.那麼.就怪不得她了…

“是啊.綠意.你且來說說.你為何會說紫鴛逃走了.”魔皇漫不經心的問道.語氣中含著一絲犀利.

綠意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請吾皇和紫鴛姑娘贖罪.奴婢如廁回來見姑娘與藍羽都不在院子里了.四處也沒找到.便以為…”

龍小小嘆了口氣.將綠意扶了起來:”哎.快起來吧.其實我也沒怪你.我從前也是服侍別人的.自然知道有多不容易.”

魔皇看著她.眼裡閃過一絲瞭然.不過.綠意還有用:”下去領十鞭.””是.”綠意的臉色有些蒼白.隨即離開了.

魔族的鞭子不同於普通的鞭子.是加持了魔族法力的.那種痛是深入骨髓的.

房間內僅剩下了魔皇與龍小小.魔皇隨意的靠在床頭.有一種洒脫的氣場.一雙深邃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龍小小.帶著些壓抑的深情.但她明白.這個男人是個連w小孩都不會放過的惡魔.手段殘忍至極.

而且這個紫鳶看起來也不是什麼好人角色.借刀殺人玩的很好.

“今後.可不許再嚇我了.”魔皇柔聲道.龍小小心中不屑.但面上還是盈盈一笑.點了點頭.

魔皇的手落到龍小小的頭上.輕輕的摸了下.就是這雙手.將花尋那麼小的孩子推入了蛇窩.花尋當時該有多麼絕望.即使不愛.也不要傷害.虎毒不食子.這個男人到底是有多毒.

三天後.龍小小如約來到了藍羽的小竹屋.藍翔也在.兩人見到龍小小已經沒有再偽裝了.藍羽拿出一個瓶子.瓶子中是藍色的液體.

“如果中毒的人多.那麼你得讓龍王配合你.將這解藥摻和雨水降下去.”藍羽淡淡道.龍小小伸手要去拿.藍羽卻一下子將手縮了回來:”等等.”龍小小皺著眉看著她.”我的解藥做好了.你答應我的也必須做到.”龍小小笑了笑:”我以龍薰之名發誓.我說過的絕對做到.”龍薰..藍羽和藍翔對視一眼.果然是她.當年叱吒三界的長勝將軍.轉世過後成為陰司的孟婆.

怪不得她能這麼篤定的幫她.藍羽當即鬆了手.將解藥給了龍小小.龍小小也不怕她會欺騙她.

“我們什麼時候走.”藍翔問道.”現在時間尚早.等晚一些在我寢殿外匯合.到時我會想辦法引來門口的侍衛.”

晚飯時間.魔皇依然與龍小小一同吃飯.這三天.兩人相處的異常融洽.沒有什麼曖昧舉動.最多也就是看著她的臉發獃.龍小小卻是很不想在這裡呆著了.氣氛太過壓抑.一靜下來便會想起判官.這樣她會覺得自己背叛了未見過人世的女兒.

吃完飯.魔皇卻沒有像往日那樣離開.坐在桌前.喝著花茶.自龍小小從藍羽那裡拿來了些花茶.魔皇似乎也喜歡上了這個味道.

龍小小也不著急.微笑著陪在一旁.為他斟茶.

待一壺茶喝完.他才離開.離開前又深深地看了龍小小一眼.

待他走後.龍小小立刻將枕頭下的解藥和一些花茶餅子拿出來.她又找了個借口將門外守著的人給支開了.

這時.窗外響起輕輕的敲擊聲.龍小小將窗戶打開.外面站著的正是藍羽和藍翔.兩人各自背著一個小包袱.

龍小小將兩人放了進來.藍羽手中還拿著一個地圖模樣的東西:”這是魔宮的密道圖.”龍小小笑了笑.原來還藏著一手呢.如果她不準備帶走她們.那麼這個密道她也不會知道了.她打開地圖一看.密道正是在魔皇寢宮內.龍小小這時有一點頭疼.這寢宮內應該如何混進去呢.

夜深.龍小小寢殿內.三個黑影一閃而過.慢慢的朝著主殿而去.三人躍上屋頂.揭開屋頂的琉璃瓦.往下望去.這一望.三人都有些面紅耳赤.因為屋內有三個人.一男兩女.龍小小和藍羽已經是為人母的人了.但依然覺得這三人的姿勢有些大膽.這魔皇還真是個精力旺盛的人.

三人又挪了個地方.揭開瓦.正是浴池.一個很大的浴池.浴池中的水還冒著熱氣.水中此時沒有人.這浴池下正是密道的入口.

走正門必定會驚擾到床上打的火熱的三人.所以三人合夥將琉璃瓦搬來了一人寬的入口.三人便從這裡一個接一個的進去了.

浴池和卧室中間僅僅隔了一個屏風.所以一進去.所有的聲音都清晰可聞.男人的喘息聲和女人的嬌喘不斷湧入她們的耳朵.龍小小不禁又有些臉紅.這魔皇白天在她那裡時一舉一動都十分君子.沒想到…

龍小小對著兩人做了一個手勢.便率先下了水.水底便是入口.她往下遊了游.便發現了入口.拉動了身上的繩子.告訴她們她找到了.可過了一會都沒有一點動靜.龍小小不禁有些疑惑.同時心裡隱約不安起來.


她遊了上去.卻看見魔皇站在水邊.他的身邊正是藍羽和藍翔兩人.兩人面上皆是十分驚恐.此時魔皇正冷冷的看著她.龍小小見被發現了.便起身出了浴池.

“紫鴛.你這又是要去哪裡.”魔皇問道.龍小小沒有答話.看了看藍羽和藍翔.身上沒有明顯的傷痕.還好.魔皇還沒來得及對她們做什麼.

“為什麼不回答我.紫鴛.或者說龍薰…”他知道了.龍小小倒是有一點意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