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槍可能是清風社敵對勢力的人,在知道張清華被王陽給劫持之後,趁機對張清華下毒手,從而削弱清風社的實力。

問題又來了,要有清風社的敵人有這本事,還需要今天才動手?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張清華最不想去面對的殘酷「真相」。

這一槍是後面一直都沒有出現的於國澤讓人做的。

「這樣說有意思嗎?」張清華心緒煩亂的冒出一句,想要將這事情給打住。

張清華本身也是一個槍械高手,他自然可以判斷出,這一顆射向他的子彈是狙擊槍發出的。

張清華先為這事情做一個假設,那個狙擊手急急忙忙接到通知,完全沒有準備好,這一槍才沒有把握住最佳時機,後面在發現他上車之後,這才顧不得那麼多,直接開槍,從而被王陽給感覺到了殺機,讓他避過一劫?

張清華可不笨,相反他更是聰明絕頂之輩。

他在事情發生的時候,他便已經想到王陽的說的事。

儘管理智告訴張清華,他不該去懷疑於國澤,他更是一個勁在心中告訴自己,於國澤是清風社極少對他死忠的人。

但是張清華的性格比較多疑,他一下子就想到剛才於國澤不單止沒有出來,反而在裡面和中島粉順呆著,中島粉順的本事,他也是知道的十分清楚。

剛才中島粉順幾句話都可以策反他的手下,現在中島粉順有和於國澤相處了幾分鐘,這難道不會出現什麼意外?

最為重要的是於國澤手中便有狙擊手,剛才狙擊手也沒有露面拯救他,這事情如何不讓張清華懷疑?

「前面停車,放他下去。」王陽知道自己該說的已經說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後面開花結果,況且張清華的不願意繼續聽,還無法說明什麼嗎?

當然,在這裡放下張清華,那也是王陽出於安全考慮。

誰知道剛才那個要殺張清華的勢力,會不會追殺過來?

若是那些人真的要是追殺張清華,他們在這裡找到張清華,將張清華怎麼處理那都是他們的事情。

只要不追擊過來就是,至於張清華死了會不會被算到王陽的身上,那根本就不在王陽的考慮範圍,反正王陽都已經和清風社不死不休,再背負一個幹掉張清華的名頭也沒有什麼大不了。

要不是王陽怕殺了張清華會讓中島粉順沒有制衡的人,他現在都想幹掉張清華這禍害。

「你真的放我走?」 獵心遊戲:總裁慢慢撩 張清華都感覺到難以置信,要是他處於王陽的位置,他怎麼都不會放人。

「我怕你死在我車上,祝你好運了,希望你小弟勇猛一點,我不介意擔負一個罪名。」

王陽依舊不忘添油加醋,暗示於國澤會派人來殺張清華。

「這事情不勞煩你操心。」張清華則是已經在心底有了打算,所以他的言行舉止都已經恢復正常。

車停下來了,張清華打開了車門緩緩走下去,王陽則是揮手示意,好似在和好朋友告別一般。

張清華則是深深的看了王陽一眼,而後神情陰冷,聲音更像是九幽之地傳來一般說道:「希望你不要那麼快死,我還等著取下你人頭當馬桶。」

「嗚嗚,啊,恩……」

剛才被王陽給壓制住的麥茜茜在他揮手的時候,一個勁的摟著他狂吻,嘴裡更是發出誘人的聲音。

「對了,你還沒有告訴我,你是否已經變成太監,我好送東西給你。」車緩緩開啟,王陽的聲音飄下,他始終無法猜透張清華的傷勢。

要說張清華被王陽給廢掉了,那張清華早就該沒有行動能力才是,要說沒有被廢掉,王陽之前明明攻擊到對方的那個位置。

最為離奇的是,即使只是單純什麼地方受傷,張清華那麼長時間沒有止血,那也該出問題,但是他什麼問題都沒有,這是為何?

王陽沒有等到張清華的回應,他的思緒便被麥茜茜給打斷了。

此刻的她已經在開始撕扯自己本來就破碎的衣服,要不是王陽反應快,只怕她的小白兔都要跳出來了。

「老大,我們現在去哪兒?」按照張虎目不斜視的看著前方,更是順手將車內的後視鏡給調整一下,後面有可能是他未來的嫂子,這一雙眼還是不能夠亂看的。

記憶七章 不過按照張虎想來,王陽現在最該去的地方就是酒店。

沒有看見麥茜茜需要解毒嗎?

王陽那麼偉大的人,就該犧牲自己的貞操拯救麥茜茜。

「去醫院。」

「轟……」

然而,王陽的話語讓張虎大吃一驚,腳下的力量都用多了,油門更是被張虎一腳到底。

張虎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去醫院?

那麼一個漂亮美人兒送去醫院?

老大不會是性無能吧?

不過也不對!

剛才老大那色樣可是真真實實的。

也就是說,這個老大人格高尚了?

張虎得出了一個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猜想。

「看著點。」王陽連忙喊道,他最怕的就是這些人開車分心,幸好前面沒有車,要不然還不上天。

「老大,最近的醫院還要半個小時,她的情況好像已經撐不到那個時候,要是沒有及時將那毒給解出來,她很容易就會留下大問題,你看該怎麼辦?」

張虎連忙開口說道,他之前也遇見過不少被下藥的女孩,最終都因為種種原因導致沒有被及時「解毒」,從而帶著各種後遺症。

張虎這話倒是不虛假,在昏暗的燈光下,王陽看見麥茜茜的雙眼已經滿是猩紅,顯得異常猙獰可怖。

「找家最近的酒店。」王陽有些頭疼,他突然想到之前他也遇見過這樣的事情,最終就是用那種手段解決,他大不了再來一次便是,反正這也是急人所需,他也沒有毀壞麥茜茜身上的東西,她應該不會讓他負責吧?

「好。」張虎的車朝右邊走,穿過這一片樹林便是市區,那邊有許多家大酒店。

「我好難受啊……嗚嗚……恩……」

只是,麥茜茜似乎等不到那時候。

她嘴裡銷-魂的聲音越發大,即使被王陽給按住了雙手,她的身子卻是顫動不停,甚至雙腿更是無師自通的夾著王陽的腰桿。

王陽都納悶,車內那麼狹小,麥茜茜的雙腿是怎麼辦到的。

也不知道是王陽失神,還是他故意如此。

一時間沒有按住麥茜茜,她竟然和王陽呈現近距離臉對身子的姿勢,尤其是她身上散發出一種誘人的體香,更是讓王陽的呼吸都有幾分急促,他一再告訴自己,他是一個人,他不能夠趁人之危,但是無奈,他是一個男人,他的身體有了強烈的反應。

「吱呀……」

一陣急剎車,張虎竟然將車給開到了比較隱蔽的地方,而後開口說道:「老大,我有些尿急,先去小解了……」他可不會沒有眼色,本來他還想將麥茜茜給帶到酒店裡面被王陽解毒,但是現在他們都好像要提槍上馬開幹了,他哪裡還有辦法開那麼遠的路?

況且麥茜茜現在這情況,要是去到酒店被人給阻攔,那不是麻煩更大?

最為重要的是,麥茜茜也經不起耽擱了,既然都是「解毒」,那還不如在這車上來的方便。

況且在車上更是刺激的很,雖然張虎沒有經歷過這事情,但是他跟著吳宏的時候,那小子不知道做了多少這樣的事情。

據吳宏說,在外面的刺激性會更大,所以他也只好「委屈」王陽一下了。

甚至,張虎都還在自己腦海給自己催眠道,麥茜茜需要發泄出來,要不然她腦子燒壞都有可能,我這是在幫她,讓她少幾分危險。

如果愛你是死罪 「王八蛋,回來……」 一個小時后,張虎回到車外面,王陽的長褲變成了短褲,上半身則是沒有了衣服。

麥茜茜倒是衣著「完整」,這個完整也是相對王陽,她上半身的衣服都是一些碎布纏繞在一起。

那bra也是強行蓋在身上而已,可以看出剛才的戰鬥有多麼的激烈。

「老大,你幫她解毒了吧?」張虎小心翼翼的問道,儘管他知道王陽是佔便宜。

張虎也沒有認為有什麼不對,麥茜茜中的葯太烈,尤其是這裡附近都沒有醫院,他就是飆車都沒有辦法將人給送到醫院。

要知道半個小時左右足以發生許多的事,若麥茜茜在這路上出了事,那對誰都不好。

要是麥茜茜醒過來之後尋死覓活,這事就得看王陽的本事,人被他給「吃」了,安撫一下人家,那也不過分吧?

「王八蛋,有你這樣的嗎?要不是你老大功力深厚,具備神之手的技能,剛才就已經被她給榨乾了!今天的事情爛在肚子裡面,說出去會影響人家的名節。還有送我回家,我先回家休息,舌頭都麻了。」

王陽的聲音有些嘶啞,神態之中盡顯疲憊,張虎估摸著剛才王陽是被麥茜茜給掏空了,這事情也不需要問誰,就從車裡面充滿男人和女人那事情之後的味道,張虎便可以推算出一二。

張虎倒是也有些疑惑,人都被王陽給上了,這還有什麼影響不影響?

張虎清楚好奇心太重要不得,老大說是怎麼樣就怎麼樣。

「好。」

張虎也知道王陽住在哪兒,所以他迅速啟動車朝王陽家趕去。

「開門。」到了王陽家門口,麥茜茜還在昏睡之中,王陽直接將鑰匙丟給張虎,他則是將麥茜茜給緊緊抱著,兩個人的胸口貼在一起。

沒有辦法,要是不這樣做,麥茜茜前面的春光就會徹底暴露出來,這對於一個女孩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雖然說現在周圍沒有什麼人,王陽卻清楚這左鄰右舍一旦有什麼風吹草動,那都是在窗戶邊蟄伏看向外面。

估計現在都有幾十個人在看著這邊都說不定,而且何子山派來保護這裡的人,那更是時時刻刻在看著這邊,誰知道那些傢伙會不會yy起來?

男人都是自私的,除非是有特殊的帽子情結,要不然誰願意和自己有親密關係的女人被人給看光?

至少,王陽是不願意的,誰要是敢去偷窺,王陽敢讓他們後半生天天念叨:假如給我三天光明。

「誰?」當張虎開門的時候,裡面卻是傳出王雪的聲音,她的聲音之中帶著幾分警惕。

「雪姐,是我。」王陽有些詫異的應道,現在都已經是深夜,王雪竟然還沒有睡覺。

「陽陽,你終於回來了……啊……你有朋友回來也不說一聲。」

王雪穿著絲質睡裙一溜煙朝外面衝來,似乎十分迫切的想要看見王陽。

不過在出來的時候她看見了張虎,她又一溜煙的跑進去,她的臉上都是滾燙的,這該多麼羞人?

那麼隱秘的衣服,竟然被外人給看見了。

要說王雪這一身衣著在王陽面前,她不會有什麼彆扭,但是在外人面前她可不習慣。

王雪這一身裝扮可是十分的暴-露,若是仔細看可以輕易看出那惹火身材和那些內衣褲,很容易就會勾起男人的心思。

至於王雪為什麼要這樣打扮,那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當然,王雪之前不是穿這樣的,那也是王陽回來之後,她和王陽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她才穿這樣的衣服,王國政則是被王陽安排到療養院。

王國政的身體有些虛,而且最近王家也不是那麼太平,暫時在那邊還是比較安全,免得有人來鬧事,讓王國政受到驚擾。

畢竟王國政的年紀也來了,要是被驚嚇到,那指不定需要多少時間恢復。

張虎倒是反應的十分迅速,他在剛剛看見王雪穿著的時候,他便已經低下頭。

非禮勿視,這在什麼時候都需要記住,有些時候只是多看了一眼,命運便會發生改變。

「你先將車給放好,待會你直接進來,今晚你先住著這一樓那間客房。」

王陽邊走邊說,他現在可沒有那麼多心思招呼張虎,手上這個女人還有一段時間要忙。

「老大,我今晚想要去我爸那邊看看,可以嗎?」張虎終究還是不放心張父,張父剛剛做了手術,雖然已經有護理在那邊處理著,但是他還是想要好好陪著張父,這是一個兒子的本分。

「好的,有什麼事給電話我。記住要是有什麼麻煩,保住小命再說。按道理張清華的報復不會那麼快來,但是我怕他想要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你小心點。還有,你去前面那一座院子找人借一輛車,就說是我說的,現在這一輛車不合適開出去,要不然會給你帶來麻煩,不要推辭,你有車,有什麼事,那我們也比較好反應。」

王陽也知道張虎的心思,他很是貼心的給張虎安排好一切,至於讓張虎去借車,不是他捨不得車,而是這車牌應該已經在清風社那邊掛上號,他怕張虎開著車被人給幹掉了。

前面那邊的院子,那是何子山的人待的地方,張虎去那邊找人借車准沒錯,尤其是剛才那些人都還看著張虎和他一起進來,這個眼力要是都沒有,王陽都不敢相信他們可以保護好王雪。

今晚這一輛車王陽自己開倒是沒有什麼事情,誰敢來找他麻煩,他敢送那些人去西天。

「是,老大鑰匙放在這窗戶,待會你出來拿,我先走了。」所有事情都被王陽給考慮好了,張虎內心十分的感動,他輕輕將門給鑰匙給放好,而後關上門便離去。

當王陽將麥茜茜給抬進去的時候,王雪也已經換了一套比較保守的衣服出來。

「這是你的女朋友?」王雪有些詫異的看著王陽問道,不過她的鼻子特別靈敏,一下子就嗅到了兩個人身上的那種刺鼻氣味。

咻的一下,王雪本就紅撲撲的臉蛋再度滾燙起來,就像是初升的烈日那一般紅艷。

王雪雖然未經人事,但是那麼大個人,怎麼也不可能是一無所知的小白,她自然知道這是什麼味道。

王雪內心有些憐愛和嫉妒的看著麥茜茜,王雪內心有一個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只是這一刻她打算一輩子將這個秘密給隱藏下去。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她的事情我待會和你說。雪姐,麻煩你幫她洗一個澡,再拿你的衣服給她換。我先休息一下,今晚累的夠嗆,這腰杆子都要直不起來了,果然是不能夠太過操勞。」

王陽隨意說道,他卻是不知道他的話語讓王雪浮想聯翩。

在聽見王陽前面一句話的時候,王雪的世界好像在那麼一刻亮起來,但是在聽見王陽後面的話語,她忍不住在心底抱怨道,真的是不害臊,不是你女朋友,那你的腰桿怎麼直不起來,莫非你們只是那種交換男女體液一晚上的朋友?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朋友,那你將她給帶回來幹什麼?

王陽可不知道王雪心思,他將麥茜茜輕輕放在沙發上,而後他便將窗帘給拉上,他不知道還有誰在監控他家,要是被人給看見什麼不該看的春光,那就麻煩了。

儘管王雪有千言萬語想要詢問,但是她卻什麼都沒有問。

「咕嚕……」

就在王陽準備抱著麥茜茜進浴室的時候,一陣微風吹過,麥茜茜身上蓋著的bra被吹起來,儘管幅度比較小,但是依舊讓屋內的人看清楚一些東西。

不過只是這樣的風景一下子就消失了,王陽也是恢復平靜,若不是剛才那一聲咽口水的聲音,王雪都懷疑一切是幻覺。

「還傻乎乎幹什麼,將人給抱進去。」王雪看見王陽還在發獃,她連忙開口說道,她的內心是十分的不爽。

「是。」

王陽迅速將麥茜茜給抱到浴室裡面,王雪則是眯著眼看著站在這裡的王陽問道:「怎麼,你還想幫她洗澡嗎?」

「啊?是……不,不是。」王陽脫口而出應道,隨即他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

「哼。」王雪十分的不爽,「出去。」

「恩。」

王陽手忙腳亂的跑出去,看見他這模樣,王雪跺了跺腳,有些惱怒的說道:「你個死傢伙,讓你將我姐妹給吃了,但是你自己倒是好,不單止招惹了我二姐,還帶回來一個美女,這女孩看起來也不差,只是為什麼會睡到現在的呢?而且她的衣服……」

「陽陽的眼力倒是不錯,這一副身段,即使我這個女兒家看著都會心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