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掌毫不留情。

「認不認錯?」騰戰天凌厲的眼神望著騰炎,冷冷的聲音響起。

「你打我?你竟然打我?」騰炎右手捂著臉頰,吃力的從地上坐起身,沒有理會嘴角那一絲血跡,而是用那無限冰冷深邃的雙瞳死死的盯著騰戰天,咬著牙冷冷的說道,一臉的倔強。「我……沒……錯。」隨即,騰炎咬著牙,三個字一個一個的從的口中響起;他依舊抬著高傲的頭顱,十六歲的少年他有著常人所沒有的傲氣。

「你沒錯?你沒錯?難道是我錯了?難道是我們這裡所有人錯了?馬上道歉認錯,不然今天絕不輕饒你。」聞言,騰戰天氣急敗壞,那惱怒的眼神望著少年呵斥道,在場可是這麼多雙眼睛都看著呢。

「我就是沒錯,是她勾引我,是她陷害我……我沒錯。」騰炎指著左側的少女,那怨恨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對方,那近乎咆哮的聲音也隨之響起。那聲音之中,怒火,仇恨肆意瀰漫。

「賤人……」

「你……」騰戰天氣急敗壞。

「公主會勾引你?公主會陷害你?她為什麼要勾引你?她為什麼又要陷害你?到了現在你還死不悔改,你真當以為沒人收拾的了你是不是?」當即,騰戰天那惱怒的聲音響起。

「我怎麼知道?」騰炎掃了一眼少女冷聲道。

「你不知道?讓我來告訴你。」騰戰天怒道,「你是誰?你是騰炎,騰家大少,在這帝都誰不知道你的惡名?欺男霸女,無惡不作,你說說,這帝都之內多少女孩子被你禍害過?啊,你說啊……我騰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以前,你的所作所為我也就忍了,但是如今,你既然連公主都敢下手?絕對不能繼續放任於你!」騰戰天凌厲的聲音響起,回蕩在在場每一個人的腦海之中。

騰家惡少!!

帝都之內,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放屁,那些女人都是自己送上門的,關我屁事。我又不是白痴,白送的幹嘛不要啊?再說了我什麼時候惡名昭彰了?那些全部都是他們嫉妒我。哼,而且就算是,難道就一定是我qiangjian她嗎?」騰炎越想越氣,當下那惱怒的聲音直接響起,竟然被一個女人給坑了?奇恥大辱。隨即,他乾脆直接站起身,我沒錯為什麼要跪?

站起身,騰炎冰冷的眼神死死的盯著少女,指著她道「就她這種貨色?要胸沒胸,要身材沒身材,就那臉戴還能見人,白送老子都不要。再說了,如果我真想要qiangjian她,她現在還會好好的站在這裡?十個她都不夠老子玩的,麻痹的,賤人……」

「放肆。」聽到少年的回應騰戰天徹底的怒了。

「你還要打我?」感受著騰戰天的舉動,騰炎冷冷的聲音響起,扭過頭,視線落在騰戰天的身上,那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冰冷。騰戰天那一巴掌也戛然而止,就這麼停在了騰炎的面前,看著少年那深邃,執著的眼眸,騰戰天不由的一愣。

「剛才那一巴掌我記住了,你是我二叔,你不幫我竟然幫這個賤人,我一定會告訴爺爺的,麻痹的,騰家的臉都被你丟光了。」騰炎惱怒的聲音響起,長這麼大他什麼時候被人這麼坑害過?而且這一次還是被一個女人給坑了,這樣的事情叫他如何能夠容忍?

「你就等著爺爺收拾你。」

「你……」聞言,騰戰天咬牙切齒,身體都不斷的顫抖著,這是被氣的。

自己丟騰家的臉了?

看著騰炎,騰戰天一陣惱怒。貌似丟騰家臉的人是你?qiangjian未遂,你丟的臉還小嗎?現在從他口裡說出來竟然變成自己丟家族臉了?不過,騰戰天很快就明白騰炎話中的意思了。

在帝都,所有人都清楚騰老爺子是什麼人。那是絕對的護犢子,別說騰炎現在qiangjian公主未遂,就是上了皇妃那騰老爺子也絕對會站在騰炎這一邊。用騰老爺子的話來講,那就是姓騰的當然要幫姓騰的,沒有對錯,心裡不爽那就是受了委屈,在外面受了委屈那就回家叫人,一個打不過就兩個,兩個不行就三個,實在不行帝國的軍隊都是咱們騰家的,拿出軍隊跟他干。

總之不能給騰家丟人,幫親不幫理。


這絕對是一個彪悍的老人。

騰老爺子的威嚴騰戰天不敢挑釁,也正是因為騰老爺子的寵溺,騰大少才變得肆無忌憚,蠻橫無理。每次騰炎鬧出什麼事情來,最後都是由騰老爺子出面解決的,只不過這一次騰老爺子因為閉關所以沒在,要是他在,騰大少也不會挨那一巴掌。當然,一旦他出關知道自己這寶貝外孫受欺負了,那到時候騰戰天絕對是第一個倒霉的。他可不管誰對誰錯,騰炎是他孫子,那就沒錯。什麼公主?qiangjian她那是看的起她,給她面子。現在聽騰炎這麼一說,可不就是自己在丟騰家的臉?

所以,騰戰天沉默了。

「還有你這個賤人,婊子。你竟然誣陷我,冤枉我,小爺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給小爺等著。」看著沉默的騰戰天,騰炎冷冷的眼神望著那少女指著她威脅道。他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被騰大少盯上的人以後還有好日子過?

要挾;

這是*裸的要挾。

「還有你們,你們都說我qiangjian她,你們有什麼證據?冤枉小爺?當小爺好欺負是不是?爺爺還沒死呢,麻痹的,都給小爺等著。」之後,騰炎視線又掃向其他人,指著眾人怒吼道,一臉正色。

證據??

當即,在場的所有人心中不由的一陣惡寒,嘴角也不由的一陣抽搐,那鄙夷的眼神望著騰炎,心中暗道:你小子都被zhuojian在床了,還不承認?這麼多人可是親眼看到的,你還要抵賴?

實在是……無恥啊。

不過,想到騰炎口中的騰老爺子,眾人直接選擇了沉默,那老頭他們可不敢惹啊,而且他們也是被莫名其妙的拉到這裡的,這事本身就和他們沒關係,當即一個個抱著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而且,這是小輩之間的事情,他們這些做長輩的不好插手,一旦插手那豈不是成了以大欺小了?到時候騰老爺子出關,那他們勢必吃不了兜著走——不死也得掉層皮。

人的影樹的名;

騰老爺子,那是一個絕對彪悍的老人!!!!

騰炎,不就是因為騰老爺子的庇護成為了帝都無人敢惹的第一惡少嗎?

氣氛,一瞬間沉寂了下來。

ps:「」新書上傳,本書慢熱,情節會慢慢展開。千萬字完本保障,兄弟們可以放心收藏,放心閱讀。 「你……你……你……啊……父皇,我要殺了他,我一定要殺了他。」終於,這個時候作為這一次事件的另一位主角,紫雲帝國紫雲兒公主感受著眼前怪異又死寂的氛圍,指著騰炎咆哮道,一臉的憤怒和抓狂。

「閉嘴賤人。」騰炎怒吼一聲。

「你說我qiangjian你,那為什麼你現在還好好的?」當即,騰炎怒吼道,雙眼之中閃過一絲精光。

「你。」紫雲兒公主一愣。

「我是武者,我是體境六段的武者,你只是一個廢人,一個不能修鍊的廢人,你當然奈何不了我。如果我是普通人,早就遭到你的毒手了,父皇,你一定要給我做主啊,殺了他,殺了他。」隨即,紫雲兒公主指著騰炎惱怒的聲音響起,她已經徹底的抓狂了,心中暗暗下定決心,今天一定要把這個傢伙給收拾掉。


紫雲兒公主的話音落下,在場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的詭異,所有人那複雜的神色全部都落在了騰炎的身上。帝都之中,所有人都知道騰大少是一個不能夠修鍊的廢人,而這也成為了騰大少的逆鱗,任何人提到這件事情那就是觸動了騰大少的逆鱗,那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至於紫雲兒口中的父皇?

作為當今九五之尊的紫千豪,凝神境的高手,此時卻只是靜靜的坐在一邊,眯著眼一臉的平靜,似乎眼前發生的一切事情都和他沒有任何關係一般,而且受到委屈的也不是他女兒一般。當然,在場除了紫千豪之外,在紫千豪的身邊還坐著一名中年男人,他是當朝宰相,也是騰炎的未來岳父,此時他也是眯著眼沉默不語。他們兩人和其他人一樣,也都是被莫名其妙的拉到這裡,然後見證了騰炎在床上即將對紫雲兒公主「施暴」的一幕,應該說是騰炎一絲不掛的被紫雲兒制服在床上。

一切來的非常突然,也非常的詭異。此時他們兩人的言行舉止也非常的詭異。

靜觀其變!!

「廢人?」果然,聽到紫雲兒的話,騰炎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了。這是他心中最大的痛,最不能觸及的逆鱗,從小被神秘人暗算經脈盡斷,導致一生都無法修鍊,在這強者為尊的世界,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悲劇?此刻,被紫雲兒提及心中的痛,騰炎的怒火瞬間爆發,那陰冷的眼神落在紫雲兒的身上,那雙瞳猶如野獸的雙瞳一般,陰寒深邃,讓紫雲兒的腳步不由的一陣後退。

那個眼神,讓她靈魂戰慄。

好可怕。

「你,你想幹什麼?」當即,紫雲兒弱弱的聲音響起。

「哼……」騰炎冷哼一聲,隨即無視眼前的紫雲兒,他直接向著一邊走去。

他要幹什麼?

在場所有人那不解的眼神看著騰炎那詭異的行為。

咔嚓……


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下,騰炎直接將一邊的一張茶几拖到了大殿中央,就這麼擺放在他和紫雲兒的面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這詭異的一幕,讓在場所有人都帶著一絲的不解和迷茫,那困惑的眼神望著騰炎。

「賤人,你說小爺qiangjian你是不是?你說你是武者是不是?體境六段很厲害嗎?」望著紫雲兒,站在茶几面前,騰炎一臉冰冷的說道。隨即,在所有人困惑的眼神下,騰炎從身上拿出一些瓶瓶罐罐一字擺開在他面前的茶几上。「你是武者我就拿你沒辦法了?那我現在就告訴你,狗屁體境六段,在小爺眼中什麼都不是,老子要是想玩你,十個你都跑不了。知道這是什麼嗎?」騰炎問道。

「什麼?」眾人困惑的眼神落在騰炎身上,尤其是紫雲兒。

「這瓶是**香,普通人聞了之後至少昏迷三個時辰,體境九段以下的人聞了之後至少昏迷半個時辰,脈境無效。半個時辰你知道能做什麼嗎?搞你足夠了。這瓶是催情散,能夠讓體境九段以下的人意識瞬間崩潰,慾火焚身,釋放最原始的本能,持續時間半個時辰,脈境無效。這是幽魂香,能夠……;這是蝕心丹……;這是……」騰炎指著面前一瓶瓶藥劑冷冷的說道,每說一種都會向眾人解釋一番這種藥劑的功效,同時他每說一種都會讓眾人感到一陣戰慄,一個個身上冷汗直流,看著騰炎的眼神都徹底的變了,帶著一絲的忌憚和防備,這小子到底是什麼妖孽啊,他這些東西都是從哪裡弄來的?

惡少。

這牲口果然一點都沒有對不起他的稱號啊;

武者等級分為:體境,脈境,穴境,凝神,天人境……

天人境,那絕對是世俗巔峰的存在,不過這樣的人少的可憐,整個世俗估計兩隻手都能數過來。就是凝神,穴境的人也不多啊,在整個帝都怕是都不超過一百人。脈境的人自然不少,但是體境才是整個世俗的主流啊,絕大多數修鍊者都是體境。而騰炎手中的藥劑對脈境以下的人都有效,這是多麼恐怖的存在啊?即便他只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人,但是他的殺傷力也絕對會因為這些藥劑而恐怖到極致。

這牲口太可怕了!!!!

這牲口絕對是少女們的噩夢!!!

「哼……現在你還說我qiangjian你嗎?強x未遂?簡直就是可笑。如果小爺想上你,你覺得你跑的掉嗎?隨便這裡任何一種藥劑,都可以讓小爺對你為所欲為,你還說不是誣陷我?」望著紫雲兒公主,騰炎冷冷的聲音響起,雖然他是「惡少」,但是也不能夠任人誣陷不是?要不是現在騰老爺子閉關,騰炎都懶的廢話直接動手打人了,相信有騰老爺子在絕對沒人敢阻攔,也沒有人敢反抗。

「再不濟,小爺我讓爺爺跟皇帝叔叔提親,皇帝叔叔你一定會答應的是?到時候你還不是我的?我想對你怎麼樣就怎麼樣。qiangjian?有必要嗎?我雖然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傻子。」隨即,騰炎那戲謔的眼神落在一邊的紫千豪身上話鋒一轉訕訕的說道,上一秒他還怒火衝天,這一秒卻是一臉欠揍的樣子。整個帝都,或者說整個帝國,敢這麼跟紫千豪說話的怕是只有這傢伙了。

「……」一邊,紫千豪嘴角不由的一陣抽搐,對於騰炎,他無話可說,他依舊保持著沉默。

「你……」紫雲兒語塞。

「你什麼你,你是不是想說老子不忍心對你用這些東西?」騰炎鄙視道。

「對,就是這樣。」

「對個屁,你都說qiangjan了,你去你們家大牢裡面問問,哪個qiangjian犯還會懂得憐香惜玉?男人這種動物,一旦**來了管你是誰,用盡手段推到才是王道。再說了,小爺剛才已經說過了,這催情散能夠讓人催發心底最原始的**,對付你足夠了,我為什麼不用?我傻啊?還有,告訴你這東西我是時時刻刻隨身攜帶的,忘記帶了一說也不可能。」騰炎怒喝道,不給紫雲兒任何反駁的機會。

「我……我不管,反正就是你想要強……強……」紫雲兒慌亂的聲音響起。

「強什麼強?強你妹啊,你有少點什麼嗎?小爺有對你做什麼嗎?就算小爺要干你,那又怎麼樣?現在你沒事,那就是說qiangjian未遂,未遂懂嗎?未遂就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什麼事情都沒發生就是沒人受到傷害,沒人受到傷害你還追究個屁啊?你說你,你要冤枉小爺,那你至少讓老子把你幹了再說,現在這樣……記住,下次多下點本錢。」騰炎訕訕的說道,彷彿,在他口中qiangjian那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你……」紫雲兒徹底的崩潰了,怎麼可以有這樣無恥的人?

「汗……」眾人也是對騰大少一番彪悍的話語感到深深的佩服,這是什麼理論?不過這個時候他們也都把眼神落在了紫雲兒公主的身上,帶著一臉的詫異。騰大少雖然蠻橫,但是他說的並不是沒有道理,他手上有著那些藥劑,如果真想對紫雲兒做點什麼的話,還真如他所說的,十個紫雲兒都跑不掉。qiangjian未遂?這說不通啊,難道真是公主誣陷這惡少?

「你什麼你?你是不是欠*啊?既然你那麼想被小爺強x,那你還等什麼?脫了衣服少爺現在就臨幸你。怎麼,不敢了?哼,從今以後,你別被小爺逮住機會,不然小爺一定對你下猛葯,弄你三天三夜,叫你陷害小爺。」騰炎冷冷的說道。

「你……」紫雲兒面色發白,這是被嚇得的。

「這……」周圍眾人也會一愣,那同情的眼神看著紫雲兒,被惡少盯上了這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

「我知道你喜歡小爺不是一天兩天了,誰讓小爺長的這麼帥呢?但是你也不能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啊,如果你喜歡小爺你告訴我啊,小爺很開明的,成全你就是了。現在你弄成這樣,如果小爺再接受你,那小爺以後還怎麼出去見人啊?」隨即,騰炎走到紫雲兒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一臉無恥的說道。

「無恥啊……」在場的人心中不由的一聲驚呼。這牲口也太無恥了點?現在是你qiangjian人家未遂,還說人家喜歡你,想要主動獻身?還希望用這種方式來佔有你?人可以無恥,但是不能夠無恥到這種境地啊,顛倒黑白,騰大少,你夠牛*啊。

「我……」紫雲兒面色發紫,這是被氣的。

「現在知道怕了?晚了。還有你們,現在都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了?這是她在誣陷本少爺,不過本少爺大人不計小人過,現在不跟她追究了,沒事了,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媽,聽說醉香樓(帝都最大的妓院)今天又來了幾個漂亮妹子,小爺就不陪你們了。」騰炎甩甩手一臉得意的說道,看著紫雲兒那發白的臉色他心中就是一陣暢快。他的臉上是一副欠揍的樣子,然後無視眾人,直接向著外面走去。

呼……

轉身邁出一步的時候,騰大少不由的長出了一口氣。

這女人真狠。

葉大少心中暗道一聲,隨即加快腳步趕緊閃人,要不然指不定還會出現什麼幺蛾子呢,現在老爺子在閉關,可沒人罩著自己啊,先躲一段時間再說。同時,他的心中卻是一番別樣的景象,腦海之中不斷的回想著之前的畫面。自己是被紫雲兒陷害的,但是從眼前這些人的突然出現來看,事情絕對沒有那麼簡單,絕對是有預謀,有計劃的陷害。帝國皇帝,將軍府騰戰天,就連自己那宰相府的未來岳父都來了,紫雲帝國三大掌權人物同時到達,還有帝國一些文臣武將,一個紫雲兒能請的動?這要說紫雲兒沒有幫手打死騰炎都不相信。

強x帝國公主?

這簡直就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啊。

會是誰?

騰炎的腦海之中不斷的思索著。

從小騰炎的心性就超於常人,一歲能言,三歲能跑。但是這些都只有騰炎自己知道,就連那最疼愛他的爺爺都不知道,畢竟這太驚世駭俗了,彷彿自己不是一個少年,而是一個經歷了無盡滄桑歲月的老怪物一般。四歲遭人迫害的那一刻開始,騰炎就感覺有人要害自己,或者說有人不希望自己成才。而且這種感覺非常的強烈。這些年一直頂著惡少的名號在帝都之內無惡不做,絕對是一個無所事事的超級紈絝,這也是騰炎故意為之,他這是一種自我保護,他是在迷惑暗中的敵人,他不知道自己如果表現的太過出色,對方會不會殺了自己。

一切,都是他裝出來的。

當然,這些年騰炎也不是真的無所事事,至少他曾經嘗試著各種辦法修復自己被廢的身體,從來都沒有放棄追求武道之心,而且他艱苦的付出也讓他達到了體境九段巔峰,但是因為經脈被廢,他想要更近一步,踏足脈境卻最終都是以失敗告終。

如果經脈不能修復,那麼體境巔峰便是他的終點。

這是騰大少心底最大的秘密,只有他自己清楚。而對於紫雲兒的體境六段,騰大少更是不屑一顧,自己想要虐她絕對能夠完敗了她,不過騰大小不想暴露自己體境九段巔峰的修為而已。

那隻會給自己遭來殺身之禍;

如今;

為什麼突然又有人要對自己動手了呢?

為什麼?

騰炎心中想不明白,他眉頭緊皺,眉宇之間更是帶著和他年齡極其不符的專註和深層。明天就是自己生日了,整整十六年,除了自己從小遭人毒手之外,這些年一直都是相安無事的,現在突然又有人對自己動手,會和當初那個神秘人有什麼聯繫嗎?

答案,沒有人會告訴騰炎。

但是,騰炎心中卻是清楚,空穴來風,必定有因。有人想要借著公主的手來滅殺自己,那麼絕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什麼對方不想看到的事情。騰炎的大腦飛速的運轉著,想著那種種的可能。


十六歲生日?

這種想法很快被騰炎否定了。

訂婚!!

突然,騰炎的身體不由的一陣顫抖,腦海之中也浮現著兩個字。明天是自己十六歲生日,也是自己和宰相府千金訂婚的日子。這種想法在騰炎的腦海之中萌生而起之後便再也揮之不去了。這是最近發生在騰炎凡身上最大的一次變故,也是給自己遭來殺生之禍的唯一可能。

宰相府和將軍府聯姻?

強強聯合!!

誰要阻止?

為什麼要阻止?

皇室?

騰炎的腦海之中帶著一絲的困惑,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但是這種感覺卻越來越強烈,這次的事件絕對和明天的訂婚有關。但是是誰想要阻止,又是誰在暗中陷害自己,究竟是不是皇室?這些騰炎卻是不清楚。不過,這對於騰炎而言或許是一次機會,至少能夠搞清楚究竟是誰在背後」扼殺」自己。

呵……

想著,騰炎的嘴角浮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騰大少的心性遠超常人,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至少從他用惡少這個身份欺騙了所有人整整十年都沒有被人看穿這一點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天才」。

玩陰謀?

現在還真沒有多少人是他的對手。

砰!!!

騰大少剛邁出大殿,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隨即沒有絲毫的遲疑,一掌直接落在了騰炎的身上。騰大少的身體瞬間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再次倒飛進了大殿之中。



Leave a comment